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二卷 阡陌纵横
第六十章 水玦略(二)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2649  |  更新时间:2019-06-25 20:47:18 全文阅读

蝣蛉山,设有荒虬岭最权威的议事厅,是一门之中权力的中心。这座小山上,更坐落着掌门戚敛的住所。

荒虬岭如今不敢说是镇北辖境最强大的门派,但若真要排名,三十二镇中不会跌出前三就是了。不清楚荒虬岭崛起历史的,都会疑惑,为何这么大的门派,最重要的一座山却名“蝣蛉”。

其实这蝣蛉山,就是戚敛年轻时的起家之所,庞大的荒虬岭,也是从此处起步。后来,戚敛联合吞并了许多门派,始终稳坐龙头老大的位置,荒虬岭中心便也始终未变。也曾有人建议戚敛换一座更有气势的山峰作为住所,但戚敛从来不曾考虑,“蝣蛉”是一种纪念,也是一种警醒。

一座略显低矮的山峰,掩映在崇山峻岭之间。仰龙雕并不能直接飞入山中,在山脚将二人放下。

于是二人手牵着手,缓步登山。

一路上暗哨自动退避,晚风中,二人衣摆飘飘,不知不觉便到了一群宏伟宫阁之前。

“到了,我先回去了。”此时应该叫做吴凌阙的黑衣少年松开手,没打算进去。

“不进去坐坐吗?”戚雪显然依旧有些舍不得。

吴凌阙摇摇头:“不了,你进去吧。”

戚雪点点头,并不强求。她知道,自己的凌阙哥哥是有苦衷的。荒虬岭以实力为尊,人人崇尚强者,所以哪怕等级森严,她依旧能听到一些关于吴凌阙的议论。在常人眼里,就是一个废人,高攀上了大小姐,这才成为荒虬岭的座上宾。她能够听到,吴凌阙自然也能听到。

当然,这些声音她并不会在乎。但她大哥对吴凌阙的成见,她就不得不考虑了。

戚雪有两个哥哥:大哥武力超群,为人豪爽,最看不得的就是裙带关系,结果自己的妹妹就找了个“废人”,怎能不气?至于二哥,常年在外跑动各方关系,对吴凌阙也只是匆匆见了一面,倒表现得很开明。

他们三兄妹,与一般权势家族中的兄弟姐妹不同,他们从没有争权夺利的心思,三兄妹之间的关系几乎水泼不进。特别是两个年纪大些的哥哥,更是对这唯一的妹妹宠上了天。

这也是戚雪不能和大哥对着干的原因,实在是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大哥确实是为了她好,怕自己看错了人。这种事,也只能等了。

“那……我就进去啦?”戚雪不好意思的笑笑。

吴凌阙点点头,微笑着轻轻挥手:“去吧。”

这时,一个鬓角斑白,但依旧神武英俊的中年人从不远处大门中走出。

戚雪一回头,有些意外:

“阿爹?你不是下山去了吗?”

那中年人面貌依旧如同三十几岁的年轻人,走到戚雪身边后,宠溺的揉揉女儿的脑袋,打趣道:

“幸好没走,不然可不就看不到你们这你侬我侬的样子了?”

戚雪微微有些脸红,轻轻拿开父亲的大手,嗔道:“老不正经!”

吴凌阙见到中年人走近,做了一揖,恭敬道:

“戚伯伯。”

那中年人依旧满脸笑意,点点头,而后轻轻拍拍戚雪的肩膀:

“雪儿,你先进去吧,我还有点事要找凌阙。”

戚雪自然不是无理取闹的人,点点头,又向吴凌阙招招手:“凌阙哥哥,我先进去啦!”

吴凌阙自然又微笑着挥手,注视着绿衣小丫头一蹦一跳跑进了宫阙大门中。

“走吧,”戚敛见戚雪已经进了大门,转头望着吴凌阙:“凌阙,我们一起去走走。”

吴凌阙收回视线,点点头,跟在戚敛身后。

二人行走在荒虬岭属于戚敛个人空间的小路上,夜色安静,凉风习习。

吴凌阙一时没有忍住,有些咳嗽。

戚敛微微停步,将身上的外衣披在吴凌阙身上,说了句“注意身体”,而后继续在前面带路。

吴凌阙有些吃惊,但依旧没有拒绝。

良久沉默,吴凌阙先开了口:

“戚伯伯,练了几成了?”他说的,自然是奎山秘法。

戚敛摇摇头:“研习许久,发现对我意义不大了。都化生境了,靠吸取别人灵力,难得寸进的。”

吴凌阙点点头。若奎山秘法可以一直靠吸取他人灵力精进,那当年他父亲也不会一直卡在神起巅峰了。

戚敛微微停步,犹豫片刻:“这秘法,一开始你答应我的,只是给我一人。但现在,我这老脸还是得拉下来求一下你……”

吴凌阙自然也停步,站在戚敛身后不远处。他思量片刻,这才开口:

“若我不答应,是不是今日就会死在这?”

戚敛在前面笑出声来,摇摇头,又开始缓步向前:

“年轻人啊,就是年轻气盛,什么伤感情的话都脱口而出,没有遮拦的。”

吴凌阙松了口气,脚步轻快了些,跟了上去。

戚敛语气略微严厉了一些,不过倒没什么恶意,更像是父亲在教育孩子:

“一见面让你叫我戚伯伯,是有道理的。将来,我更是你老丈人,你得叫我一声父亲。对于我,你不必再有任何怀疑。”

“当然,”他接着道,“枭雄嘛,对任何人都应该抱有警惕。你这样,也没什么……还是嘱咐一句,你小子若不是真的喜欢我女儿,我这顺水推舟没成姻缘造了孽的话,你就真的得死在这荒虬岭了。”

吴凌阙点点头:“这一点,戚伯伯也不必对凌阙抱有任何警惕。”

戚敛点点头,神色和缓一些:

“我这么些年走过来,下作恶心的事是没少做。但我始终遵守的法则有一条,那就是,有些让你忌惮的人,能不得罪还是不得罪,能拉拢便拉拢,你吴凌阙是一个。”

“如今你确实位卑力乏,但十年后的你与今天的你,会是两个人。我希望,我们的合作能坚固一些,长远一些,这也是我如今半点不想以势压你的原因。”

吴凌阙停步,深作一揖,这次有些发自肺腑了:

“戚伯伯行事磊落,是凌阙小人之心了。”

戚敛没有停步,笑道:“别拍马屁。”

吴凌阙点点头,道:“奎山秘法,戚伯伯便宜行事便是了,以后不必问我。”

戚敛有些惊讶,回首问道:“我戚某人也以德服人了一次?”

吴凌阙摇摇头,也不隐瞒:“我并不希望奎山秘法外传,与戚伯伯做交易,实在是当时凌阙已为废人,血仇不报意难平便孤注一掷。毕竟那两个渣滓门派,留一日便恶心一日,真被按罪关进修者府牢狱,会更加棘手。”

“如今说出戚伯伯便宜行事的话,凌阙也是有自己的心思的。奎山秘法在外界是鼎鼎大名的邪术,戚伯伯虽然不认同,但还是会顾及荒虬岭的名声。我与戚伯伯,也不说什么客套话了——这些年在镇北江湖上总有荒虬岭的一些风言风语,但荒虬岭始终屹立不倒,甚至经常能得到镇北王府官府方面的暗中扶持,越做越大,其实就是讲究一个‘火候’。若是门中有人修行奎山秘法的消息传了出去,就过了一个红线了。”

“所以,哪怕我今日答应,能修行奎山秘法的,依旧不会多。”

戚敛点点头:“还算在理。”他望向已经进入视野的一座低矮建筑,步子放慢了些:

“特别是如今你在我门下,那两派又一夜灭门,你与我做的交易,并不难猜。白令君如今还滞留在祁连镇,大抵就是想要确认此事,所以短期内,我甚至不想轻举妄动的。”

戚敛顿了顿,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那座低矮建筑前。夜色深沉,冷风呜咽,这里的温度甚至又要低上一些,在这座本该光辉雅致的小山中,这里显得格外/阴沉可怖。

而吴凌阙,并不是第一次到这里。

“奈何,”戚敛开了口,他身上的气息一变,忽然与这里的环境慢慢相合,脸上的笑容在黑夜中有些诡异:

“那夜你的潜力,太让人着迷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