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二卷 阡陌纵横
第五十八章 千陌略(三)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903  |  更新时间:2019-06-25 20:32:18 全文阅读

邱山略一思量,神情复杂起来,转而脸色更加阴沉:

“你是当年柳当家身边那个小孩?”

风千陌没料到邱山能看透他的身份,他当年实在太小,本以为该是毫不起眼的。那时的记忆,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但既然被说出跟脚,风千陌也不会藏掖,点点头:

“是的。”

邱山目光阴冷,盯着风千陌:

“你今日包庇国师府刺客,不怕丢了柳当家的脸?”

风千陌摇摇头:

“千陌已不在万军山下,师从……”风千陌微微一顿,继续道:

“不,现在只是散修。一切行事,与万军山无关,仅仅代表风千陌一个人。”

邱山强忍住一刀灭了二人了事的冲动,紧握刀柄,怒道:

“你知道国师府刺客在镇北辖境代表什么?!这些年,死在国师府刺客手下的官府、江湖俊彦有多少,你风千陌不清楚?!只因她是你的妹妹,便不必受罚?哪怕柳当家亲身站在这里,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风千陌早就清楚这样一意孤行的后果。长出一口气:

“前辈,风千陌此生只有一个亲人。自千陌记事学武以来,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找到她。

千陌这么多年来,运功行气,一日不辍,为的就是有一天,遇到今日这样的情况,能不顾一切为沫羽争得哪怕一丝一毫的生机。”

只是终归与设想有些出入——他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更想不到,与自己为敌的,不是国师府,而是镇北王府。当然,这些话,也没说出口的必要了。

他风千陌此时就是不忠不孝,没有狡辩的余地。

邱山面露痛苦,有些恨铁不成钢:“连门主当年都觉得你颇有灵气,怎么今日成了这样一个不分事理的?我今日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将这女子交给我,你依旧能得到秋水派的礼遇,到时我与你一同再为她求情,只要她有心悔改,便从轻发落,如何?”

令邱山暴跳如雷的是,风千陌没有丝毫犹豫便摇了摇头。随后满口胡言更是让邱山觉得无可救药:

“她现在没有悔改心思的,我能看的清楚。”

“那留她作甚?!”

邱山再也不愿多费口舌,一柄阔大巨刀直接呼啸劈来。

风千陌没有像他原本说的那样,做什么一换一的傻事。硬着头皮,前冲三步,手持一把桃木剑硬是吃了这一击。

风千陌的木剑在那巨刀之下,像是孩子的玩具一般。刀剑相击,他本人更像是与大人角力的孩童,瞬间被击退。

一步,两步,三步,四……

风千陌最后一步已经悬空,但那股呼啸气劲之下,他硬是将那一步踏了回来。原地站定,一步未退,风千陌已是七窍有血迹的惨淡光景。

邱山还是有些不忍,那一刀,他自然是留了力的:

“这么多年,还是入品巅峰?可惜了上好的资质!打法也是蠢得不可救药!”

明明多退几步,便会好受许多,何必逞那一口气?而且邱山也看得出,风千陌旧伤未愈,不然不会连他格外留力的一击都接不下。

风千陌也不反驳,活动了一下握剑的右手,眼神还是始终盯着邱山,随时准备再接一刀。

“你,何必呢?”风沫羽的声音传出,依旧冰冷,但终归有了些不同的情感。她并不怕死,反而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境地之中,让她更加难受。

风千陌一怔,回头望向风沫羽,这么多天第一次嘴角勾起:

“哥哥和妹妹不一样的,妹妹可以满口谎话,哥哥不行的。说到了,便要做到。”

风沫羽有些烦躁,干脆别过头去不再插话。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总之整个人都乱得很。

周矩现在是一头雾水,忽然有些同情那青衫少年——这是要把命都交代在这了?于是他没头没脑来了一句:“师叔,要不算了?”

邱山瞥他一眼,他立马知道自己是在放屁,眼神飘忽,开始装傻——我刚刚没说话啊?看我干吗?

邱山冷哼一声,不管这拎不清的,又望向风千陌:“你还要反抗?”

风千陌点点头:“除非前辈能暂时放我们一马。只需一炷香时间,随后若再被您抓住,便任您发落。”

邱山不屑道:“我为什么要放你们一炷香的时间?你没有筹码了,现在凭你这重伤的身体,真能在我眼皮子底下杀了周矩?”

风千陌也觉得没话好说,点点头:“那今日,风千陌可以死在这的。”

风沫羽脑海中响起风千陌的声音:“我死之后,剑气自会消散,你做好准备。”

风沫羽眼神一亮,瞬间将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部甩掉,轻轻摸向衣中的匕首。

风千陌自然尽收眼底,倒也不如何心寒,只是有些落寞罢了。

“我会帮你拖住他片刻,真到了绝境,不用你送我的,我会很干脆。”

风千陌抬手向前一步,一手前伸,道:

“请。”

邱山盯着风千陌——就是一副“来杀老子”的恶心模样。他狠狠往地上呸了一口口水,将大刀一下子抗在肩上,干脆转身坐在了不远处一座酒桌旁边:

“滚!就一炷香!”

周矩震惊不已,又要开口,但一想,怎么想放他们的是自己,想拦他们的也是自己?干脆跟着跑到师叔旁边,还是一言不发。

风千陌也分外疑惑,收了架势,望着那横刀大汉,想要确定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邱飞真的是怒极反笑:

“叫你滚还不滚?我要杀你,还用偷袭?滚你娘的!”

风千陌点点头,深作一揖,直接抓起风沫羽的手,飞身从窗口越出客栈,飞速离去。

周矩点点头——跑得真他娘的快。

邱飞只是在桌上喝酒,他这老头子,愁的很啊!身边还有个傻成这样的后辈……也好,什么都不知道,也轻松些。

秋水派掌门,也就是他邱飞的师姐,当年亲自见了还不是供奉的柳山凌。

柳山凌当年亲自前来秋水派,只为了一个还在懵懂岁数的孩童。那孩子似乎是有什么病,需要秋水派嫁接经脉的修行心法。邱山当年侥幸见过那孩子一面——天资卓绝,灵气盎然,还未踏足修行,已是入品巅峰的光景,令他惊讶不已,感慨上天对这孩子也太偏爱了些。

当时据传闻,掌门师姐拒绝了柳山凌的请求,毕竟一门心法往往是一门根本,容不得外传。但为尽地主之谊,掌门还是留这一大一小在秋水派借宿了些日子,此后,这件事也就渐渐被门人淡忘。

邱山是少数亲眼见过那孩子的秋水派门人,所以,他不会忘记。那孩子太过特殊了,灵气四溢,一眼便能看出不同,绝对是一等一的修道天才。今日再见,他又明白了更多的一些事情——柳山凌本身身为武道宗师,当时便是神起境界,如今更高列化生境,在整个东苍都算绝对一流的神仙人物,为何偏偏执意于秋水派心法?不客气的说,他自己的心法,绝不会比秋水派差了。

所以,问题在嫁接二字之上。

刚刚那一刀,邱山心存试探,发现那孩子经脉果然有异象,灵气阻滞,也难怪这么多年不得寸进。

真正让他停手的,是他发现的另一个真相——那孩子习得的心法,就是秋水派心法!灵力脉络,完全就是秋水派的路子!

也就是说,当年掌门还是给了柳山凌秋水派的心法,只是碍于江湖道义,声称不曾相赠。经过这么多年,那孩子也将紊乱的灵力气机全部锁在体内,没了宝光蒸腾的异象,灵力虽然没有精进,却更加凝练。也只有秋水派心法,让他此生才算有一些窥星境的渺茫希望……

这分明就是一名同门师兄弟。而且,还能算是掌门亲传……更让邱山不再出手的,是他突然觉得,这孩子有些可怜。

“哎!”邱山重重叹气,又是一碗烈酒灌入喉中。

周矩看得有些心惊肉跳,试探道:

“师叔,三炷香都有了,不追了?”

邱山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追个屁!要追你去追?”

周矩讪讪,赶忙陪坐在边上,满脸笑容给邱山满上:“不追了不追了,打打杀杀,多不好,嘿嘿……”

……

已经离临阳县几十里路,风千陌微微调息,就要拉着风沫羽再次赶路。风沫羽看见风千陌胸口青衫之上,已是一大道硕大血印。

于是她摇摇头:“再赶路,你流血也会流死。我看那人没有追过来的意思的。”

风千陌望了一眼胸口,这一看,才发现胸前几乎快要被鲜血全部濡湿,一时间脸色更显苍白。他回望一眼,也觉得应当是拉开距离了,这才一下跌坐地上,大口喘气。

这一放松,胸口处才传来剧烈的疼痛,风千陌额头上,已经全是冷汗。

风沫羽蹲在风千陌身边,语气复杂:

“原来你也受着伤?”

这些天,她一直都不太清楚风千陌受着这么重的伤,甚至比她肩膀中的那一剑还要严重。她中的那一剑,伤害在于剑气在经脉之中乱窜,外伤其实还好。剑气被拔除大半后,已经没有大问题。

但风千陌这伤口,不止是大的吓人。青衫解开,那伤口竟是不规则的撕裂状,像是曾有人要生生将风千陌撕成两半……

风千陌已经疼得说不出话,略微稳住一下伤口,还是强行起身,先带着风沫羽在这山林中找了个隐蔽的地方。

风千陌一下横躺在地上,大口喘气。汗水渗透进伤口,一呼一吸间,那伤口汩汩流出鲜血。

“匕首收了。”风千陌忽然出声。

风沫羽一愣,一时间气愤不已,偏偏仍是执意拿着匕首,一步一步走到风千陌身边,将匕首伸向风千陌胸口。

风千陌确实没什么力气了,只有边上的桃木剑已经蠢蠢欲动,也被他轻轻按住。

风沫羽狠狠一刀,竟是将风千陌伤口边上的息肉全部削去,而后飞快将一瓶疗伤药剂胡乱撒在了他伤口之上。

风千陌疼得又出一身冷汗。

风沫羽默默走回一边,抱着膝盖坐在地上,不再看他。

那股疼痛渐渐过去,转而是一种清凉的感觉。他有些不好意思,就要再坐起来。

风沫羽冷冷道:“别浪费我的药!”

风千陌无奈,只好又乖乖躺下。他轻声道:“对不起啊,误会你了。”

风沫羽没什么好语气:“客栈里第一次拔匕首确实是要杀你,扯平了。”

良久沉默……

风沫羽一直等着他的声音,来确定下一步他们该怎么办。现在为了她,风千陌在镇北辖境马上就是举世皆敌的境地了,这一点,她自然清楚。

“呐,”风沫羽有些忍不住了,低声道:“其实我不是你妹妹的。”

无声。

风沫羽皱紧眉头,她忽然一惊,转头望去,风千陌躺在原地一动不动。

她脑中轰然一响,一瞬间一片空白——死了?

难道刚刚撒错了药?错撒了毒药?不对啊,自己不可能犯这种错误的!

风沫羽连忙跑到风千陌身边,一瞬间又气又恼——

青衫少年在清风之中,沉沉睡去,唯有鼾声。

风沫羽无言,抱着双膝蹲坐在风千陌身边。她望了望手中的匕首,轻轻将它扔到一边。安静的盯着这少年的脸颊,她突然觉得,这家伙憨憨傻傻也有些可爱。

“嗯……”风千陌可能好久没有真正睡个觉,此时喃喃梦呓:

“羽儿,叫声哥哥……叫声哥哥听听……”

风沫羽一撇嘴——做梦还在臭美嘞。

她突然又有些想笑。拿手轻轻拨开少年额上的长发,望着他的眉眼,她轻轻道:

“呐……”

“哥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