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二卷 阡陌纵横
第五十四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2644  |  更新时间:2019-06-25 20:05:00 全文阅读

一座小山峰顶,一棵枫树孤傲伫立在最高处。枫卿童此刻便仰躺在这棵枫树的枝桠之间,透过叶间的缝隙,望着这天高云淡的广袤天空。

因为皇姓的缘故,千夜的国树便是枫树,枫卿童也会对这遍着红妆的树木心生亲近。

其实枫卿童最想看到的结果,是风千陌打不过那女刺客,自己留下的那片叶子会瞬间将那刺客灭杀在这世上。不是枫卿童狠心,是这种情况一旦出现,哪怕风千陌发现了那女子就是他要找的亲人,也只能恨他枫卿童,绝不会陷入现在这两难的境地。

灭门仇人和至亲血脉,风千陌每天都必须承受着这种巨大矛盾的折磨。看他的样子,绝不可能对那女子下杀手了,这也就意味着他必须承受对听涛阁的巨大愧疚——自己的至亲同门,被自己的血脉至亲残忍虐杀……

枫卿童忍不住一下坐起,一声大喊,想要把心中的不适全部喊出去,一时间山中飞鸟惊起无数。

枫卿童叹口气,躺下身,还是又想起风千陌。

这小子,带着一个这么危险的人走江湖,不怕有什么不测?可千万不能像以前那么傻乎乎的……带着她走江湖是带她赎罪?可在枫卿童看来,这女子完全没什么悔改的意思啊。而且从司徒芳撤走,她却执意留下继续伺机刺杀风千陌的决断来看,这家伙要杀风千陌的决心不小……

一时间思绪纷乱,枫卿童直把自己想得焦头烂额,也没想出一个好的解决办法来。

这时,远处一个肥硕的白鸽灵敏飞到枫卿童旁边,稳稳落在了枫卿童旁边的枝桠上。

那雪白得没有一丝杂色的白鸽一落下来便开始整理羽毛,半点也不害怕枫卿童。

枫卿童一伸手,那白鸽便乖乖跳到了枫卿童的手臂上。

“不会又是坏消息吧……要真是,小白你就可以下锅了。”

那正是属于枫卿童的白色灵鸽偏着头盯着枫卿童,完全不清楚自己已经性命垂危。

枫卿童轻轻摸了摸小白的小脑袋,将信件取下。

信件字数不多,但枫卿童看完,已经是眉头紧锁。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铁拳派、神剑宗,两门尽灭。请速来祁连镇!

——白令君”

枫卿童有些忧愁——自己怎么走脱这镇北辖境啊。

一道白虹,冲天而起。

……

祁连镇修者府。

枫卿童数日赶路,连续的运功赶路让他都有些吃不消,于是见到白令君时神情有些憔悴。

修者府审理阁中,白令君陪着枫卿童都坐在副座。祁连镇修者府府主见白当家的都没坐主座,联系前几日白当家的再三强调,绝对别慢待了近几日会过来的一位白衣少侠,心中对枫卿童的分量已经有了分寸。于是此次议事,他作为一府之主,干脆没有落座,只是侍立在边上,随时听从一些安排。

枫卿童随意打量了一眼祁连镇府主秦海,瞧着也是个精明干练的,就是不如上官玥俊俏,个子稍稍矮些,皮肤略微有些黑。

既然白令君没屏退他,应该是个可信的。

枫卿童一口将倒上的茶水喝完,直奔主题:

“信上说的,是怎么一回事?两门被灭,为何不去铁柳镇,不去华光镇,偏偏来这祁连镇?”

白令君揉揉眉头:“这件事,复杂得很。”

“慢慢说。”

白令君点点头,缓缓道来:

“其实在听涛阁一战后,铁拳、神剑两门基本上也没什么战力了,精锐在山顶几乎尽数被废了。”

枫卿童表情不变。

白令君继续道:“两门在那一战后,官府就对他们下了通牒,必须有人出来担责,当日上山的人也全都逃不过责罚。因为听涛阁一战已经不仅仅是江湖纷争,更关系到了国师府的阴谋,镇北修者府的人也死了不少。

铁拳派叶山主动愿意承担主犯罪责,也就是承担了必死的代价;神剑宗的人则将所有事情都推到已死的黄川头上,可能是想着死无对证。但官府还都需要进一步调查,那两镇的修者府便各派了一名龙跃境守着不许人逃遁,不时传唤和取证。我则在忙着揪出国师府的余孽,帮着救出两大掌门无辜的亲属。”

白令君说到这里有些面露惭愧:“可是,竟然有人先我一步……”

枫卿童身体微微向前,有些不好的预感:“什么先你一步?”

白令君长出一口气,握紧了茶杯:“有人先我一步找到了国师府最后的一个关押点,等我赶到时,两大掌门的亲属和国师府留守的人,全部死了。无一不是经脉寸断,流血过多而死……”

枫卿童握紧了拳头——和听涛阁那位护着师弟们的掌律师兄一个死法……

“后来,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在我感到不妙的时候,噩耗从铁柳镇和华光镇传来……两大门派,在同一晚,无声无息,全部死绝……”

枫卿童目光如炬:“让龙跃境毫无察觉,神起境起步……”

白令君点点头:“没错。我们顺着线索找到了祁连镇,所有线索都指向了一个最有可能,也最没有可能的人身上……”

枫卿童已经心中有数,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水玦吗?”

白令君点了点头,心情有些沉重。

枫卿童思绪有些乱了——跟这两门有这样深仇大恨,甚至敢在官府眼皮子底下行事的人,水玦绝对算一个。但那神起境起步的境界,一个经脉寸断的孩子怎么可能做到?

“两门是同一时间覆灭的吗?”

“同一晚,但有先后。两派虽然在两个镇,但因为都在镇的边缘,离的并不远,以神起境的速度,勉强能赶上这个时间差。”

“你们没有找水玦问问?”

白令君面有难色:“这也是我叫你来的主要原因……奎山是镇北王府出面讨灭,当时高老头手下人在奎山死了不少,干脆狠下心来,决定直接灭门,很多罪不至死的奎山中人都被高老头斩草除根了。这孩子与我们有血海深仇,真说起来,他连一个同门亲人都没留下,我们是有些理亏的……现在听涛阁一事,其实又是国师府和镇北王府的角力,让他受了无妄之灾。所以他不是很想见到我们,我们成了恶人,也没办法勉强……”

“所以这次,是让我去探探消息?”

白令君点了点头,神色凝重。

“我又有什么资格找他?当时,风千陌可是我的弟子,我脱不了干系的……”

“他的命是你救的,你去,结果可能会不一样。”

枫卿童真的觉得一口气在胸口憋得难受,这种两难境地,自从他下山以来就不断遇到:

“那如果我能查出水玦就是凶手,你们怎么办?真杀了他?”

白令君沉默了,他不想说出那个残忍的真相——如果水玦真的有这么大的威胁,加上他对王府的敌视,镇北王府方面会不择手段将他除掉!

枫卿童有些无奈,站起身踱来踱去,最终再次坐下,心境平复了一些:

“具体还有什么情况要交代的?”

白令君见枫卿童答应了,也是松了口气。解释道:

“铁拳、神剑两门覆灭后不久,水玦一个人立了一个门派,叫奎木涯,刻意还是用了一个‘奎’字,让官府有些不舒服。他的门派里只有他一人,所在的山头是祁连镇亦正亦邪的荒虬岭给的清心山。据说是荒虬岭门主戚敛觉得水玦身世悲惨,才给他的。但我觉得,这其中大有猫腻,很可能是荒虬岭帮着水玦,出手灭了那两个仇家。”

“但说来也奇怪,偏偏那一晚荒虬岭所有神起境以上的话事人,包括戚敛本人,专门一起请了我喝酒。他们像是知道那晚会出事情一样,用一场我不好推脱的酒宴,全部洗脱了嫌疑……”

枫卿童皱紧了眉头,而后站起身:

“下午我去看看水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