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二卷 阡陌纵横
第五十一章 捕蛇人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375  |  更新时间:2019-06-25 19:45:55 全文阅读

枫卿童醒来时,已是深夜。因为酒饮得多,有些头疼。

摇摇晃晃推开门时,正是漫天星辰的好天色。

若是王潄云还在,肯定要拉她一起看看星星,养养这丫头的焦躁心境。不过都这时候了,王潄云应该是跟着高老头离开了。没能送一送有些失礼,不过其实也好吧……

身边没了王潄云吵吵嚷嚷,忽然竟觉得有些落寞。

他清楚,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对亦采薇是,对王潄云也是,离自己越远,她们才越安全。

一纵身,枫卿童跃上审理阁最高层,天做被,地为席,仰躺其间,安静地看着星星。

人人有星命,孤煞只一人。

其实枫卿童看不出个具体名堂,因为当年幻境之中,所有有关观星天象的内容都被师父隐藏起来。但他还是喜欢看,他希冀着有一天,自己这双天生的观星眼忽然看不到那颗属于自己的红色妖星了。但这一天一直没有到来,他总是能看到那颗星星,而且他越来越能感受到这颗血红的星星对他的影响了。

风千陌是第一个与枫卿童有真正意义上的亲切关系的,随即便应了劫,这让他不得不害怕。

这观星眼,徒增烦恼,还不如亦南星那小子有机会直接看穿人属性的洞火眼。

“想什么呢。”不知何时,上官玥已经来到枫卿童身边,缓缓坐下,身边又带了两壶酒。其实上官玥单凭气质,还是极有风度的,但是在枫卿童面前,却总是被压迫得厉害。此刻是他少有的,在枫卿童面前心境平和的时候,嗓音也温醇许多。

“今天高老头过来,你的调遣一事如何了?”枫卿童没有转头,问了一句。毕竟关于上官玥的信是他写的,还是应该有始有终,问个清楚。

上官玥双眼眯起,一壶酒放到枫卿童旁边,自己拿起一壶小酌了一口,有些惬意舒心:

“就是这几天了。交接人过来,我便可以走了。”

“派去哪里?”

“西山镇。”

枫卿童将酒推了推:“还是当府主?看来今天这玩意儿立了大功?”

上官玥摇摇头,面有笑意:“主要还是沾了卿童公子的光,没有卿童公子开金口,上官玥连命都留不下来。至于降调变平调,能让高供奉喝得开心,是锦上添花的事。”

“嗯,你有这心境就好。以后别再又反水了就是。”

“那种能让上官变节的大难,应该是再摊不到的。再摊上,这不是可以带上好酒,找找高供奉嘛;若再有连高供奉都解决不了的难事,也是上天不公,死便死了……”

“哪那么多丧气话,前途远大。”枫卿童坐起身,拍拍上官玥的肩膀。

上官玥发自内心的笑笑,有些感激。见枫卿童一直没有碰酒,打趣道:“大剑仙口味更刁了,已经不喜我这花雕了?这可是最后两壶了。”

枫卿童还是没动那上等花雕,摇摇头:“不是酒不好。只是觉得喝酒误事,今天喝得有些太多了。”

“有节制,也是好事。”上官玥并不强求,便只是自己小口喝着。酒是懒得一起带往西山镇了,不过没能和剑仙对饮,还是有些遗憾。

“大壮怎么样了?”这偌大的修者府,枫卿童还关心的,也就那个傻大个了。

上官玥放下手中酒壶,酝酿了一会言辞,这才开口:

“镇北辖境对修者的江湖纠纷管的并不多,但对修者伤害凡人一类事件,官府律法从来极重。那壮汉虽然只是旁观或者做些杂务,但一是没有证人证明他的说辞,二是确实属于那一队人马,旁观时不曾有任何营救的尝试,按律,是足以判死的。”

枫卿童没有说话,又躺下去,只是安静望着星星。

“不过,因为是自首,我可以留下他的性命。”

“不用看我的意思,该如何就如何吧。” 枫卿童对上官玥这些试探也不怎么厌恶,毕竟现在这家伙一身轻松,心情正好,喜欢抖露些双方都心知肚明的机灵,吊吊枫卿童的胃口,也是情理之中。

上官玥嘴角一勾:“我给他安排了一个任务。”

枫卿童思量片刻,点点头:“嗯,这样啊……是个不错的法子。”

上官玥一皱眉:“你又知道了?”

“多半是给他两条路,一条路害人,但没有风险;一条路不害人,却必死无疑,看他选择,再选错,便意味着没有悔改,就真的该死了。如此?”

上官玥也跟着躺下:“哎,跟聪明人聊天,有时也太无聊了。无聊,就是没得聊。”

“还没说结果呢。”枫卿童催了催,意即还“有的聊”。

“你这么聪明,自己猜呗?”

“上官府主今天心情很不错啊——就是有点太跳了。”一时间,上官玥身边压力骤增。

“别别别,我好好说,我好好说。”上官玥马上服软——他可不想白白吃这一顿苦头。

“你今天这脾气咋还是这么大?聊着聊着就换了脸……下午不是和高供奉聊得挺开心吗……”

“咳咳,入正题,入正题,”上官玥又感受到一道冰冷目光刺来,感觉自己再犯嘀咕有成为出气包的风险,赶忙停了自己这管不住的嘴,说起大壮的事:

“其实总的来说,他过关了。具体的安排我就懒得说了,过程不完美,但结果是好的。他这个人,作为修者太过懦弱了,不过好在良知在他心里也占了很大的分量,不然今天他就真的活不出修者府了。”

“嗯,性格软弱不可怕,但作为修者,性格懦弱只顾自己,就很容易铸成大错了……”枫卿童转头望向上官玥,毫不避讳:“其实当初留下你也是,还有良知,你就活下来了。”

上官玥脸色有些难堪,但也只得苦笑,接着道:

“不过对他的安排比对我的坏,我令他去镇守一处距莾金很近的关口了,那里可是经常见血的地方,随时会丧命的。要不要将他召回来?现在应该还没有走很远。”

枫卿童摇摇头:“不必了,他与你还是不一样的。大壮跟着那些人,是知道他们是纯粹的恶人的;而你跟着国师府,心里面却不会将国师府就完全当成恶人了。一个是善恶,一个是党争。如果是你在大壮的位置,哪怕同样是入品境,我相信你会有不一样的方式,绝不可能完全浑浑噩噩,助纣为虐。”

上官玥没有说什么。他对枫卿童后面所说的那番设身处地没有多想,至于前面的善恶党争,实在是现在的身份让他不能肯定,也没办法昧着良心否定。跟着国师府还是跟着镇北王府,对他来说确实只是党争,两边都要见血,分不出善恶。

“其实我想着,能不能更好些。国师府和镇北王府之间的党争,能不能不要牺牲无辜的人?国师府在我眼皮子底下伤害了无辜的人,现在于我而言,国师府就是纯粹的恶。而镇北王府,可能是我只在镇北辖境,还没去过东苍其他地方。说不定等过几年,我会认清,镇北王府也是恶。恶没办法尽除,但我希望自己最起码做到不助恶。现在的我的话,已经注定与国师府有不解之仇了——国师府要杀我徒弟,就是不共戴天。这些账,我是会去要的。至于将来,”枫卿童又望向那颗赤红的妖星:“走一步算一步吧,说不定哪天我便死了。”

枫卿童神色平静,语气也没什么变化,可能是说给上官玥听,更可能只是说给自己听,告诉自己往哪里走。

上官玥被刺激的半死,大口喝酒想要压压惊——乖乖嘞,看看人家这气魄,这是把自己放在和镇北王府与国师府对等的位置了?

怪不得马上去东苍——说寻仇便要去寻仇,霸气!

今日没能和这样的枫卿童饮酒,更让他感到遗憾了。

……

天下如棋盘,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何时会发生改变。

几十年后,已成边军大将的大壮,在行军的营帐之中回忆今晚,感叹那位府主和那位大侠给了他新生;

几十年后,上官玥已权倾镇北,他感叹着,自己的命运因为一个人,发生了那么大的转折;

几十年后,枫卿童,或许已经不记得这个夜晚。

……

“临去东苍,还要再办一事。我的房间记得封好,不许外人靠近,对外便说我伤势极重,在此闭关疗伤。”枫卿童站起身,高立阁顶。

“我会控制好消息,一定会让人误以为,这里是被我们刻意藏起来,留给你疗伤用。”上官玥跟着起身,站在枫卿童身边,神色严肃起来。

“嗯,你办事我还是放心的,接任你的人只要不傻得过分,应该也坏不了事。”

“我会跟他交代清楚,关系四供奉的事,相信他会上心的。”

枫卿童犹豫了一下,没有画蛇添足——镇北辖境不再有第四供奉的事,应该会在近期,由镇北王府传到镇北全境。

“我钓了好久的蛇,现在应该是敢出洞了吧!”

枫卿童眼中精光闪烁,哪还有白天那副气息孱弱的样子!因为王潄云的缘故,高山袅看出这家伙没怎么受伤时依旧忍痛塞了两颗丹药,而且是最上等的疗伤丹药。

此刻的枫卿童,分明是连一点隐疾都没有的全盛状态!

上官玥有些疑惑:究竟又是哪位神仙,值得枫卿童如此费心。仔细一想,这个局或许是从围剿荒山时就开始布下了。当时他就严重怀疑,那个入品境的木剑小家伙怎么可能一剑贯穿枫卿童的胸口?分明就是侮辱自己的智力!哪怕是因为二者关系亲切,枫卿童毫不设防,依旧不可能!只能是枫卿童故意的。

至于后来的素女山一战,他自然也听说了,声势浩大的很。现在再来看,也不是什么抓人起了冲突那么简单……

为了这个自己重伤,不能再出面的假象,枫卿童真的是做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事情。

“走了。”枫卿童一跃而起,几个起落便消失在夜空之中。

上官玥对着那背影微微行礼,伫立良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