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二卷 阡陌纵横
第四十五章 湖上剑气滚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001  |  更新时间:2019-06-25 19:03:59 全文阅读

那后来的白衣女子对枫卿童视而不见,径直入了小亭。洛英见了师长,终于回过神来,心中的千万委屈也在此刻尽数翻涌而上,鼻子一酸,已是泫然欲泣。

自家弟子从未如此失态,薛柳眉见洛英被欺负成这副模样,顿时怒由心生,一道冰寒目光直直刺向湖边的枫卿童。

王潄云有枫卿童挡在身前,感受不到那股杀意,但依旧觉得身边温度都降了一些。只要自己不吃亏,她向来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此时在一边阴阳怪气道:

“如何,欺负了小的,再来欺负一下这老的?薛柳眉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但看起来也就二十几岁,与洛英一并收了,就有一对姐妹花为你暖床,岂不快哉?”王潄云刻意声音极大,生怕那薛柳眉听不到。

果然,薛柳眉的看向枫卿童的眼神已经换成了看死人的眼神,那杀意让枫卿童扛起来都有些难受。

枫卿童望向王潄云,有些无奈,但还是眼带笑意:“你倒是个会说话的,这样我还真省下不少事情。”

本来是打算与那素女山掌门好好谈谈,假战一场,做出伤重的假象骗某个人出来。至于现在,看那女掌门的面色,心平气和是不可能的了。

也好,能打一场就行,毕竟镇北辖境各色江湖门派,神起境的掌门,也就这个最近了。

“前辈,”枫卿童用了个不讨喜的称呼:“洛英师姐生的好生漂亮,枫卿童恰好碰上,便先细细审问了一番,不曾问过前辈,希望前辈莫怪啊!”

“细细”二字,枫卿童咬得极重,连王潄云都唾骂了一句“天生的色胚子!”其实说完之后,枫卿童自己都有些耳根通红——这登徒子的名头,算是背下了。

洛英心中诧异,此刻更加心如乱麻,完全不知那“杀父仇人”玩的是什么把戏。她完全不知道做什么好,既伤心,又委屈,焦急中更加说不出话来,不知如何跟师傅说清楚整件事情,泪水流的更厉害了。那只玉手抓着薛柳眉的长袖也更紧了。

薛柳眉见洛英这副模样,只认为洛英又受了那登徒子的言语刺激,再也忍不住,挣开洛英紧攥的玉手,直接从亭中越出,持剑立于水面,怒目而视。

长剑斜放,剑尖处剑气萦绕,令湖水都陷下去一些,已是箭在弦上的气势:

“风卿童!我敬你是王府供奉才引你入山门,今日何以行下流之事?!若不能给我薛柳眉一个交代,哪怕是王府供奉,素泉剑也照砍不误!”

枫卿童微微挑眉——本以为素女山人人讲礼,山主应该也是个温婉女子,但这“照砍不误”四字一出,暴烈性情可是半点也藏不住了。

“山主若是忌惮我王府供奉的身份而不敢出剑,那今日,我便先放下这身份!”枫卿童将腰间黑牌摘下,抛给王潄云拿好,转身望向薛柳眉,表情轻佻:

“女子练剑,哎……”

薛柳眉白皙的手上已经隐隐能看到青筋,此刻已经是怒极。她平生最恨男子,尤其痛狠看不起女子的男子,但此刻,尚有一丝理智的她依旧不敢轻举妄动。

抛了腰牌便真是不要供奉身份?这种阴险小人,只要自己此刻出剑,那来日便是大军压境,这素女山无数女弟子就真要落入魔头之手了。

枫卿童见湖面之上,薛柳眉周身的剑气越转越急,偏偏不敢出剑,叹了口气,干脆豁出去了:

“薛掌门!枫卿童虽然轻浮,却也不是个眼界低的人。今日只为洛英姑娘与您一战,若我赢了,便带她离开;若我败了,为了洛英姑娘的芳心,绝不会迁怒她所在的门派,只会他日再与您一战,如何?”

“接剑!”拼命按捺的剑气汹涌席卷整个湖面,一时间枫卿童面前的小湖如同掀起惊涛骇浪,澎湃而来!

枫卿童眼神一亮:“来也!”

落云出鞘,一剑分开如浪潮般的汹涌剑气,如同一颗陨星直直撞向薛柳眉。

薛柳眉不愧是上官玥半点不敢招惹的角色,哪怕知道自己的灵力不如枫卿童,依旧去势不剑,一剑刺来。

枫卿童并不想以伤换伤,便改变招数,想要挑剑改变对面素泉剑的方向。谁知那一剑已酝酿许久,竟是势大力沉,只是稍稍偏离,枫卿童不得不扭身躲开。

一旦交手,薛柳眉便半点不留活路。见枫卿童换招留了破绽,素泉剑直接长剑斜划,竟是非要斩到枫卿童才罢休。

枫卿童估量着这一剑太重,真吃了不太好受,加上打的太快也没意思,竟是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再次避开,与薛柳眉错身而过。

枫卿童立于湖心亭上,衣袖上见了些红,表情“凝重”:

“薛掌门,可是对枫卿童存了好大的杀心啊!”

“没那份实力,不如早早躲回家去!”薛柳眉脚下用力一蹬,湖畔青石竟是瞬间碎裂,薛柳眉激射向那亭上白衣,几块碎石不偏不倚射向了湖畔的王潄云。

王潄云身形闪烁,轻轻躲过,但脸色不太好看——真是个小心眼的,自己就说了一句话也要报复?

枫卿童大喝一声:“打来打去,没意思!今日,便这一剑了事了!”

单手持剑,剑气如龙,湖心亭上瞬间立起一柄巨剑,像是要将整个湖泊分成两半!那磅礴气势铺天盖地,压得薛柳眉无法再进半步,只能同样一剑劈出。

情急之下,薛柳眉半点余力也未留下,因为她已经不相信自己真能伤得到枫卿童,更伤不到亭下已经完全震惊的洛英。

两道剑气纠缠,都是半分不让,一时间王潄云在岸边都觉得烈风如刀,割得脸有些生疼,那只巨大的叶子微微亮起,她才好受一些。

枫卿童只是下压,那参天巨剑将腾空而起的薛柳眉寸寸压向湖面。

薛柳眉咬紧银牙,哪怕剑气渐渐破了她的护体灵力,已经在她的身上留下越来越多的伤口,依旧不肯松下那口气——怎么可能将洛英交出去!怎么允许她落到一个登徒子的手里!

薛柳眉大汗淋漓,意识就要模糊下去之时,身上的压力忽然轻了一些——湖心亭上,枫卿童胸口的剑伤裂开,露出血迹。

就是现在!

薛柳眉强提一口气,在这可以换气的当口,硬是躲过了那股气机锁定,从那剑气压制中逃逸出来,一剑刺向亭上人。

枫卿童眼神惊慌,干脆将手中落云抛出,刚好击落了薛柳眉手中的素泉。薛柳眉手中无剑,干脆不管不顾一掌劈来。

哪怕知道灵力不如,依旧要一搏!

枫卿童抬起手掌,对了这一掌,灵力深厚的他竟是直接倒飞而出,胸口鲜血狂喷!

薛柳眉站在亭上,呆滞望着落在水中,浑身湿透狼狈不堪的枫卿童,一时不知该做什么反应——她本以为自己才是飞出去的那个的。

洛英刚刚在亭中能感受到亭外的杀机和凶险,但却被枫卿童完全庇护在亭下,一丝风浪都没有碰到她。此刻见他被师傅误会,打落在湖,竟冒出上前将他扶起来的心思。

正在她犹豫间,一袭红衣一掠而过,王潄云眨眼间便赶到了枫卿童身边,将他扶住。

洛英松了口气,但心里有些莫名其妙的失落。

“怎么自己吃亏了!你受着伤打不赢人家,就别逞强啊!”王潄云望着枫卿童胸口上再次裂开的剑伤,眼眶有些红了。

枫卿童重新站起身,在王潄云的搀扶下走回岸边。他松了口气,脸色有些苍白,微微甩了甩身上的水,这才开口:

“又死不了,你急啥?”

“我急你个大头鬼!我是怕没人带我回镇北王府!”王潄云想到什么,忽然转身,盯着湖心亭上还在呆立着的薛柳眉,双眼喷火:“等我叫了师傅,让他把这踏平!神起境而已,捏死!”

枫卿童一巴掌覆在她头上:“一个姑娘家的,哪那么大脾气?输了就是输了,我要是赢了,还得打包带走一个,麻烦的很。”

枫卿童对着那湖心亭二人做了一揖,而后抬首望向亭上女子,赞道:

“薛掌门好剑法!枫卿童领教了!先前那些乱七八糟的言语,请薛掌门不要放在心上,今后,枫卿童不会再来自讨苦吃了。”枫卿童神情坦然,薛柳眉欲言又止,实在是不知说什么好。

枫卿童放低目光,又望向湖心的洛英:

“洛英姑娘,先前想让薛掌门全力出剑,多有冒犯,还望姑娘海涵。至于杀父之仇,依旧是那句话,你只是受人利用了,将来若确要来报仇,枫卿童尽数接着。但这二十年内,还是好好修炼,等到了薛掌门的境界,再来找我不迟。”

枫卿童一手微微握起,这才轻轻搭在王潄云肩上。另一只一手捂住胸口,看起来伤得极重,有气无力说了一句:

“我们走吧……”

湖心两女注视之下,一身白衣,一袭红裙,缓步离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