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二卷 阡陌纵横
第四十四章 亭中有良人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2623  |  更新时间:2019-06-25 18:57:01 全文阅读

“掌门有请。”那先前与枫卿童交谈的山门女弟子在回禀之后很快回来。

枫卿童带着王潄云微微还礼,大步向山门之中走去。

进入门派之中,沿途全是一样装束的女子。不明真相的山门弟子看到枫卿童全都有些惊异,但并没有女子指指点点,山门中的女子都很有教养。

枫卿童不为所动——今天既然来了,就没想着带面子回去。

山门处的那位女弟子带着二人一路穿行,终于来到一座静谧的花园。花园中心是一个小湖,湖心一亭,枫卿童能远远看见亭中一女子正弯腰向湖中撒着饵料。女子一席白衫,身段婀娜,面上同样覆有一层白纱,如从画卷走出一般。

人往往是这样,对看不到的东西总是会进行无限的幻想,那层白纱下,一张精致面孔若隐若现,反而更会让人心中痒痒,只认定绝对是倾城容颜。

“那是?”

枫卿童一个没忍住,开口问了一句。

“回公子,那是洛英师姐,五年前上山,应该就是您要找的……”那女子说到这里沉默下去,没道理自家同门也说难听的“谍子”二字。她也并不愿意相信,洛英师姐是国师府谍子。

“哦,”枫卿童点点头,“那我直接过去问问吧。”

“公子!”那带路女弟子忙要阻止,但枫卿童已经飞身而去。那女子面色焦急,就要直接也飞身过去将枫卿童拉回来,但一只精致玉手在她身后将她拉住了。

王潄云声音温和,幕篱下,笑容“和煦”:“姐姐,你拦不住他的,先回去吧。”

那门中弟子自然没办法摆脱已是窥星中期的王潄云,更何况她也不能动手,只能神色焦急的开口劝说:

“洛英师姐是掌门关门弟子,不喜见人的!”

王潄云依旧笑意盈盈:“没事,他就是来讨打的……”

那带路女子还要说话,王潄云掀起幕篱,望着那女子,一字一顿:“姐姐,先回去就是了,有事我们会自己担着。”

那山门女子目光一滞,眼前的女子看起来只是豆蔻,却已经美得有些惊心动魄,与自家师姐想比,更添了一层古灵精怪的少女活力。此刻,王潄云依旧带着笑意,但绝美的眸子中却是神色冰冷,看的那女弟子有些心颤,一时不敢说话了。

放下幕篱,王潄云身上自然的透出一股压力:“下去吧。”

那女弟子也不知道自己回了些什么,便稀里糊涂走出了花园。等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在那小妹妹面前,竟感觉有些——卑微?

再回去也无济于事,那女弟子思量片刻,还是觉得直接告诉掌门为好,哪怕要挨些骂,也顾不得了。当下绕远路往掌门住处而去。

湖边,王潄云双眼冒火,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看到枫卿童这副鬼迷心窍的样子,自己竟是整个人都要爆炸的状态!这家伙,难道看一眼就动心了?那为什么第一个动心的对象不是本小姐?本小姐哪里比不上那湖心女子了?

不自觉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身段,微微低头就看到了自己脚尖,王潄云突然有些挫败,干脆在湖边蹲下,撑着脑袋望向湖心——她竟然有些委屈。

湖心处,枫卿童已经登上小亭。那女子有些诧异,转过身来,警惕的打量着一身白衣的年轻人。

枫卿童不得不承认,面前的女子确实是一等一的倾城女子。距离近了,那层白纱下的脸颊已经基本看的清了,本以为那层朦胧美感失去以后,会觉得不过如此。但那张脸带给枫卿童的,只有惊艳,特别是那双眸子,清亮如水,就该是天上谪仙才有的眸子。

也不怪王潄云会误以为枫卿童见色起意,实在是这一路,这是唯一一位能在容貌上与她这王府大小姐一较高下的人物。

至于枫卿童登上这湖心亭的目的,当然不是来调戏良家妇女。枫卿童好奇这洛英师姐的容貌,见到后也会感慨此等妙人只应天上有,但说动心想要与其相守一辈子,还是过了。

他若有男女情欲,也该尽在北疆。

“洛英姑娘,在下镇北王府枫卿童,多有唐突,还请包涵。”

洛英听是官府中人,依旧神色戒备,但还是微微施了一个万福:

“见过公子,不知忽然到此,找洛英何事?”言语平常,但语气之间已有嗔怪。不喜见人是真的,不然也不会一人独有一座花园了。

枫卿童见那女子确实厌恶见人,干脆后退到亭子另一侧令她宽心:

“本来我是要直接去见薛掌门,但在经过此园时恰巧碰见了洛英姑娘,便直接来此问问情况了。”

洛英见枫卿童眼神清澈,又保持了距离,确实没有歹心,神色缓和了一些:

“那公子问便是了。”

枫卿童点点头:

“姑娘可知道水音?”

洛英皱了皱眉,思量片刻,摇摇头:“未曾听过。”

神色坦然,不似说谎。

水音是一年前才入听涛阁,而洛英应该是五年前便离开了,如果她确实不知道水音,那应当不会是国师府的大谍子。

该是和水音一般的,更早的入局人。

枫卿童心下已有了些判断,但这女子小小年纪便是龙跃的修为,还是让他不放心:

“那姑娘,可曾定时将素女山见闻向外传递?”

洛英点点头:“家中有一老父亲,在洛英入山前只有一个要求,便是将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都给他说说。”洛英皱了皱眉:

“我这么些年传的,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多是门中谁境界破了,新进了什么弟子,自己境界到何处,难道也犯了忌讳?”

说罢,便望向了枫卿童。她这么多年也有疑惑,但一直没出什么事情,便也渐渐不再放在心上。此刻一经点破,也察觉出些不同寻常。

枫卿童点点头:“你家那老父亲,可是姓渠?”

洛英眉头舒展:“家中老父亲,并不姓渠。”

“看来中途曾换过人,”枫卿童不以为意:“你家老父亲,想必待你们不薄?”

洛英也没察觉到枫卿童话语中的“你们”有何不妥,轻轻点了点头。

枫卿童苦笑摇摇头:“那水音小道童还真是惨,早个几年,还能享些福,偏偏摊上个目光短浅的。”

想必那渠老头不是个真正懂心计的,若对水音他们好些,令他们如洛英一般多些信任和感念,说不定风千陌此刻已经是具尸体。

过去的事多说无益,枫卿童决定不再问下去了:

“那荒山木屋已经毁了,确定是国师府所属无疑,你家那‘老父亲’是谁我不太清楚,应该是已经调走了,若是被我杀了,也是死有余辜。你的身份我已确认过了,后面官府不会再来找你麻烦,安心修炼便是了。”

说罢,转身欲走,谁知这次是那洛英将他叫住,语气已经不似先前那般温和:

“等等!你说,家父死了?”

枫卿童转身,望着那神色冰冷的洛英,无奈的揉揉眉:

“世上万事,唯有情字最难缠啊!”

枫卿童望望洛英,虽然她已经怒火攻心,身体都有些颤抖,但杀气……微薄的可怜。久在山上修行,怕是见到厨子杀条鱼都要心疼良久,这洛英想必还在希冀自己说的话是假的?

“我所言非虚,你也只是被利用了感情,别太执着了。当然,将来若是非要报仇,我叫枫卿童,到东苍去找我便是。”

枫卿童脚尖一点,飞出亭外,安然落在湖畔。

那女子并没有追过来,枫卿童也不再多事,准备去找个门人带路,寻素女山掌门商量些事情。

湖心亭中,洛英失魂落魄。

这时,一股浩荡灵力充斥天地,湖水微皱。

枫卿童转身回望,一袭白衣正飘向亭中,摸了摸胸口的剑伤,枫卿童神色坦然:

“终于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