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二卷 阡陌纵横
第四十章 木剑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066  |  更新时间:2019-06-25 18:29:23 全文阅读

包围圈已经越缩越小,流窜的国师府谍子也越来越少。

今夜,就算无法尽灭这荒山所属的国师府谍子,仅仅杀光这留守在山上的人,他们也肯定会损失惨重,再成不了气候。

上官玥至今还不清楚那持剑少年的身份,但现在的他,已经没胆子去自讨苦吃了。见围杀大获成功,他也总算松了口气。

包围圈已经足够狭小,上官玥也重新看到了那闭目养神的少年,于是觉得是时候彻底收网,朗声道:

“灵素镇修者府所属,速速杀敌,下方木屋处列队!”

众人在这次行动之前已经得到消息,似乎是要围杀国师府的人,只是还不敢确定。信号弹升空时,这些说到底还是隶属于镇北辖境的修士本就已经同仇敌忾,此刻府主一声呼和,皆是士气一振。

漫山遍野皆是中气十足的呼喝:

“领命!”

山上灵气因上官玥一声令下,被众修士搅动得紊乱几分,枫卿童微微皱眉,下一刻,执剑而出,直直杀向上官玥的方向。

上官玥大吃一惊——自己这又是哪里得罪了这位煞神?心中叫苦不迭,整个人更是面如死灰呆立原处,像是认命一般,连防护都懒得做了。

枫卿童看都没看上官玥一眼,他的目的自然不是要杀上官玥,而是他从一开始就盯着一名最强的刺客。

这名刺客一开始连枫卿童都忽视了,后来才抓到一点点蛛丝马迹。信号弹升空时,所有隐藏的修士都或多或少散出了杀气,只有这名刺客,还是一直默默潜伏,让人确定不了位置。

枫卿童一直在等他逃窜的那一刻,只要他想要突破这包围圈,就是他引颈受戮之时。谁知那刺客刚好抓住了上官玥一声令下,山上灵气略微混乱,包围圈修士也有些分神的时间点,在这个时间脱离而去。

只可惜,他临走之时还是没沉住气,朝着枫卿童散出了一丝杀意。就是这不甘心的一缕杀意,决定了他今夜,走不了了!

拔剑,出剑,剑气如龙!

一股巨大风浪从上官玥背后袭来,吹得他发丝狂舞——这还只是那道剑气的余波。上官玥依旧僵立着,半点也不敢动。

枫卿童很快便又从上官玥身后走回,轻轻拍拍上官玥的肩膀:“灯下黑啊,上官府主。不过我不怪你,人家是货真价实的半步神起境,你这半吊子龙跃巅峰发现不了人家,也正常。”

上官玥看着那少年又一步步走回那木屋之前,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般,半晌不敢应声回答。良久,他才微微转过脖子——他的身后,生生被那剑气犁出一条宽阔的沟壑,那半步神起境的大佬,大概是同山脚那谍子一般,死的连渣都不剩了……

沟壑两旁不足两拳的距离,他的两个修者府手下依旧呆滞得一动也不敢动。

上官玥长出一口气,想要迈步去安慰一下那两个手下,谁知腿下一软,直接一个踉跄险些摔在二人面前。上官玥也不觉得尴尬,撑在其中一人的肩膀上,苦笑道:

“今天咱们算是见到神仙了,”又缓口气,环顾四周,接着道:“差不多结束了,走吧,都下到那木屋前吧。”

……

风千陌和王潄云并没有傻傻的一直呆在山脚,他们默默跟在包围圈的最外围,这时候,这里才是最安全的。

等到灵素镇修者府的人渐渐聚集起来,向着之前的木屋集合时,他们也迟一步赶到了那房屋之前。

修者府众人自然认得二人,便任由他们挤到前面。

二人在最前面的上官玥身边站定,那木屋前的一片土地已经特意被空了出来——一名白衣少年持剑,身前是战战兢兢的一群小乞丐。

枫卿童转过头,眼中瞳孔漆黑如墨,长剑之上虽然干干净净,却总给人血迹斑斑的错觉。

枫卿童望向风千陌:“千陌,过来。”

这声音,冷到了骨子里。

风千陌在这种威压下,强忍着浑身发抖的本能,一步步走近那个彻底陌生的师傅。他依旧想不明白,为什么,师傅会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一路上,究竟有什么不正常的事情发生?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生变化的?他想不出来,他真的想不出来……

“为师今日,赠你一场问心局,”枫卿童冰冷的声音将风千陌拉了回来:“听涛阁一事,心中是否有恨?”

风千陌不知何意,抬起头实话实说道:“人非草木,我心中有恨。”

枫卿童将风千陌一直带在身边的听涛阁桃木剑隔空抓取,附了一道剑气在其上,而后直接斜插在风千陌脚边:“我查探过,这一屋小乞丐,远没有那么简单,他们之中,有四个入品境。按水音所说,无辜者在入山门之前不会修行,以防引人戒备。也就是说,这四个入品境很可能是知道这间木屋真正的作用的,也明白这一屋‘兄弟姐妹’将来的归属在何处。现在由你决定,杀,或是不杀?”

风千陌目光一滞,望向那愈发陌生的师傅:“难道不会冤枉好人吗?他们有灵力,并不一定就是受了国师府的教导,就算真的是,也不一定已经做了什么坏事啊?”

枫卿童摇摇头:“你还没看清?这个江湖,信奉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人才活得更久?你这性子,跟在我身边,活不久的。”

枫卿童微微抬头,眼眸中似乎倒映出远方的一颗赤红的妖星。

“师傅为何会这样说?我听不懂……”风千陌后退几步,死活不愿去握那把桃木剑。

枫卿童目光瞬间凌厉:“你师傅我,便是这世间最恶的人,你斩不断这些纷扰,对你没有好处!我现在只恨没替你一剑杀了那女刺客!”

风千陌望着魔怔似的枫卿童,愈发害怕,又后退几步。

枫卿童瞬间变得更加恼火,他的理智像是被什么剥夺了,双眼中绽放出乌光,隔空御物将那把桃木剑硬生生塞进了风千陌手中,喝道:“拿好!”

风千陌抗拒不得,一股力量已经包裹住了他的手掌,让他将那柄桃木剑握得紧紧的。后背上更有一股力量,推着他拎着这一把剑气流转的木剑,一步步靠近那群小乞丐。

那群小乞丐虽然不明白今天都发生了什么,甚至不太清楚荒山之上已经死了不少人,但他们知道一点——那白衣少年正在要求他那手持木剑的弟子杀了他们。

顿时,那些衣衫褴褛的可怜人全部吓得连连后退,更有不少孩子已经大哭起来。

风千陌咬紧牙关想要停下脚步,但控制住他的那股力量却让他完全无法违背,他急得大声喊叫:“师傅!你这是做什么!他们都是水音的兄弟姐妹,水音的遗愿就是要他们活下来啊!”

枫卿童不为所动,眼神中的乌光让他像是一个走火入魔的疯子。

风千陌额头和手臂上青筋毕露,他此刻不知从何处生出的勇气,怒视枫卿童:“风卿童,你在做什么!你这个混蛋!我风千陌看错了你!原来你跟司徒芳没什么区别!我要的江湖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说到后来,风千陌的眼中已经有泪水在打转——他要的江湖不是这样的啊……为什么万军山遇到的那个大哥哥,自己的师傅,也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枫卿童不知何时走到了风千陌的面前,望着他曾经最得意的弟子,枫卿童神色冷漠,像是嘲讽,又像是失望,轻声道:

“我就说,你练剑,毫无意义……”

下一刻,一柄木剑直直穿透了那白衣少年的身体,滴血的桃木剑尖,在这夜空之下格外刺目。

那些小乞丐们被吓得没了哭声,以上官玥为首的修者府众人噤若寒蝉,王潄云睁大了眼睛,捂住了自己的嘴,整个夜空,前所未有的安静……

枫卿童望向那柄穿透自己胸膛的木剑,神色依旧没什么变化,不过眼中那可怖的乌光终于缓缓消散。

他像是在自言自语,喃喃道:

“还是有点用吧……”

枫卿童后退一步,静静看了风千陌最后一眼,手指在虚空中缓缓点下,那把沾染着血迹的木剑被他一寸寸抵出胸口,掉落在地上。

枫卿童没有去看那把穿透了他胸口的木剑,迈开步子,从风千陌身边擦肩而过,对着上官玥道:“我们走。”

风千陌整个人如遭雷劈,僵硬的站立在原地,甚至依旧保持着握剑刺进枫卿童胸口时的手势。

那一剑,他根本没想过要刺自己的师傅!他只是想摆脱那股控制而已,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自己怎么可能会伤到师傅……

“师傅!”风千陌转身望向那道背影,红色的血迹在他的一袭白衣之上格外刺目。

那人在风千陌模糊的视线之中没有转身,但似乎有稍稍停步,而后才继续向前迈步,只听他轻声道:

“从今夜起,不是了。”

风千陌呆立原地,不知所措。

王潄云望了望两边人马,叹了口气,跟着枫卿童远去。

星空之下,这个第一次救下了自己想救的人的木剑少年,形单影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