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一卷 尘世剑仙
第三十四章 清算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373  |  更新时间:2019-06-25 17:33:02 全文阅读

对面,失了掌门的神剑宗众人本就惊慌失措,方寸大乱,那逃跑的十几人瞬间化为飞灰的惨像,更是让他们双腿发软。

铁拳派倒是因为掌门尚在,无人逃跑,逃过一劫。但此刻也同样人人自危,连喘气都小心翼翼。

铁拳派掌门叶山本想上前一步再说话,但如何都无法迈开步子,苦笑不已,只得在原处作揖:

“剑仙,今日所作所为,我叶山罪责难逃,愿意赴死。”话说出来,叶山身上反而轻松许多。

枫卿童偏了偏头,盯着这唯一敢动弹一下的汉子。

“你是第一个说话的,再差分毫无人开口留下遗言,我就一剑将你们尽数打杀了。”

众人一听,皆是冷汗直流,望向叶山的眼神中,多出不少敬意。

叶山苦笑不已,因为抱着必死之心,此刻反而壮起了胆子,前移了一小步——也只是一小步而已。叶山将身段放得更低,这样就看不到枫卿童的眼睛:

“我叶山死不足惜,但仍旧想辩解一二。剑仙,我叶山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实在是家中妻小都被黄川勾结司徒芳,扣了下来,我若不从,一门妻小都要丧命。在今日白天,我还冒着风险,为云起道长留了言语,想让他尽早撤退,奈何没能奏效。”

“说这些,也不是我叶山想苟活了。门中弟兄,都是受我命令,不得不如此行事,无奈加无奈,才做出这滔天错事,希望剑仙只杀我一人,一切由我叶山一人承担。”

枫卿童听了这番言辞,觉得可笑的很:“哦?你有几条命可以偿还?真当境界高,命就值钱些了?我看我徒弟最后一个人站在你们所有人面前,他是不是也说了一力承担的话?若是说了,你们可曾答应?”

叶山抬起头,神色惶恐,就要辩解:“这不是我等能决定……”

“够了!”枫卿童大袖一抚,叶山像是被重物击中,声音戛然而止。龙跃境中期的修士,竟像是纸糊的一般,直接被远远砸出去。

叶山嘴角溢血,此刻竟是大笑起来:“剑仙好本事!原来山巅之人都是如此!剑仙不必非说什么道理,大可以像那司徒芳一般,本事高便顺心而行,何必非要杀个理所应当?我这浅湖里的小虾米,都要替剑仙累了。”

白令君见枫卿童眼中又升起杀意,便挡在二人之间,对那倒在低上得汉子怒目而视:“你们的事,镇北王府会派人亲自审理。”

枫卿童眯起眼睛,冷声道:“一边去,这件事我管!”

白令君无可奈何,乖乖退到枫卿童身后。

“你很有骨气,但我看那神剑宗的人,三三两两,人心鬼蜮,好像没什么道义。我给你个选择,今日你杀了神剑宗剩下那三十几人,你们铁拳派,都可以回去,如何?”

铁拳派掌门自然不傻,这时候如果真动了手,那才是真要遭殃:“叶某已经做过一次罪人,此生不会再做第二次!”

枫卿童依旧神色冰凉:“当我是说笑?”

指尖一动,一名铁拳派门人瞬间倒地,七窍流血。

“你!”

“我?”枫卿童微微皱眉,又是两名铁拳派门人倒下。

叶山满目通红,那些门人,是真的死了!灵力正在飞快散去!

“剑仙说话算数?”

听叶山口气松动,神剑宗众人都面如死灰。

“你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枫卿童环顾两派人马:“这样吧,我不能让你一人担了罪名。你让你的门人一起表决,看看效果?”

枫卿童又望向神剑宗:“不过这样对你们就不公平了。你们也可以表决,是与铁拳派决裂,还是今天就干脆死在这里。如果你们全票决定要杀人,我可以帮你们将铁拳派先灭一半,让你们多几分机会。”

叶山一听这话,悲愤不已:“剑仙如此草菅人命?”

枫卿童差点笑出了声:“你说我草菅人命?”

叶山憋得说不出话,这时,神剑宗竟然已经达成了一致。一男子快步走出:“剑仙前辈,请出手相助!”

枫卿童满脸“欣慰”:“真是聪明啊!”

铁拳派此刻也是群情激奋,本来今晚来这听涛阁的,就是行事放纵,性格好斗之人,同样达成一致:“掌门,答应他!还怕了神剑宗不成?”

叶山望向神剑宗那些后辈,其中不乏往年他诸多关照的人,此刻竟然在他面前玩了一手先发制人!也好,你们不仁,也就怪不得我叶山不义了!

“那今日,神剑宗就从江湖上除名吧!”叶山也红了眼睛,已经开始盘算,到了山下要如何处置神剑宗留在门内的人。如果能瞒住真相,自然可以大大方方给他们留条活路,如果知道了今天的事,那赶尽杀绝这个词,可是黄川教他叶山的!

枫卿童依旧不急,看着那群“江湖豪客”群情激奋,这白衣剑仙无动于衷。

打量着铁拳派众人,枫卿童道:“那么,按照约定,我要先杀掉一部分铁拳派门人了。那个带头的,你说说看,我替你舍了哪些棋子?”

叶山干脆破罐子破摔,红着眼睛嘶吼道:“修为最低的二十人,站出来!”

没有一人应声。

既然能派来攻山,修为自然大多拿得出手,此刻更是没人愿意承认自己修为要低于别人。

叶山彻底愤怒了,此刻像是疯子般开始吼叫:“你们就没一个有担当的?那我就直接抓了!”

铁拳派门人此时其实也已经不多了,若是抓出去二十个送死,将近一半人也就没了性命了。于是不知是谁率先提议,铁拳派众人越过了叶山这一层,直接向枫卿童打起了招呼:

“剑仙,我们不需要掌门带领,自行面对神剑宗,可行吗?”

叶山一听,整个人如遭雷击,直接瘫软在地上。

于是还未开打,铁拳派自身便先起了内讧。

枫卿童望了一眼眼神彻底空洞的叶山,抬头打量了一圈在场那些吵吵嚷嚷的江湖人,觉得他们真的很聪明。

但这种“聪明”,他枫卿童不喜欢。

枫卿童隔空用一股灵力扶起叶山:“如何?”

叶山眼神恢复清明:“有一便有二,我没有权利用听涛阁众人的性命去换我妻子儿女的性命。我不仁不义在先,剑仙无论对我做什么,叶某都没资格有怨言……”

经过这一场闹剧,枫卿童心中的杀意反而不那么强盛了,他只是感觉有些可笑。

“自以为自己留了个隐晦的消息,便是仁至义尽了,而后悍然带人围攻旧友,你们的江湖,水深,道义却浅;可惜了听涛阁,道义深,却葬在了你们这些脏水里......”

“你们,修的什么道啊……”枫卿童轻叹一声,身上散出一股灵力,言出法随,在场两派人士只觉身上一轻,而后灵力开始止不住的往外散去,一如一开始被枫卿童随手打翻,七窍流血的那三人。

原来枫卿童只是废了他们修为,并未杀人。但此刻瞬间废掉两个门派,依旧让两派门人都慌乱起来,有些仇家众多的,知道自己门派被毁,散尽灵力就是个死字,甚至直接破口大骂。

倒是修为最高得叶山,被散了灵力依旧显得很平静。

枫卿童对那些骂声不是很在意:“今日因果,绝对不是我全部清算,将来你们再为今日一行付出代价时,别觉得冤就是了。”

枫卿童转身,抱着昏迷的风千陌向清净的内门走去;白令君则抱着已经稳住伤势的水玦,带着听涛阁众人,跟在枫卿童身后。

枫卿童望着怀中的风千陌,神色又一次迷惘,喃喃道:

“江湖,原来是这样的吗?”

不算水玦和风千陌,一战过后,听涛阁弟子只剩外门入品境和刚刚筑基的修士十人。

派出去的大量内门窥星境弟子被“护镖”一事分散,逐个击破,想必无人生还。

内门最强四人,大师兄和大师姐被女刺客暗杀,大师姐的尸体也在她的房中被找到。掌律的三师兄战死,水玦经脉尽断,此生无缘修行。

听涛阁掌门,流川道人,遭到毒杀,最终化为一滩黑血。

而最让人心酸的是,哪怕留守得听涛阁弟子之中,剩下的也都是年纪更小、修为更低的,这全是他们的师兄、师姐用生命换来的。

最讽刺的是,这么好的门派,几乎灭门;而那两个渣滓门派,死掉的人却并不多……

江湖啊……

当天夜晚,听涛阁灯火通明,却寂然无声。白令君已经着手通知临镇的修者府派人过来处理残局,也要为听涛阁剩下的十名弟子安排去处。

风千陌醒来之后就一直默不作声,他还沉浸在深深的自责中。

这种感觉,枫卿童自然明白,他知晓是自己的孤煞星命毁了整个千夜皇朝的时候,那种痛苦……

水玦还在昏迷,不知道醒来后面对自己再也不能修道的情况会不会彻底崩溃。不过枫卿童猜,那个孩子把封在眼里,能让他直升神起境的力量释放时,就已经预料到自己的身体会彻底毁掉。

或者说,水玦本就是抱了必死之心——如果枫卿童不来,凭白令君那半吊子灵力水平,根本吊不住他水玦的命。

这其中,又有棘手的地方。

听白令君透露,这孩子的封印秘法应当是奎山魔教功法,而奎山魔教因为作恶多端,早在四年前被高老头亲自出手灭掉。

更糟心的是,这封印的高达神起境的水属性灵力,只有当年摸到化生境门槛的奎山魔教之主将自己献祭才能做到。也就是说,很有可能高老头给了那魔教之主致命一击,但被他拖着一口气逃了出去。而后这魔教教主将炼化他人灵力的邪教功法用在自己身上,将自己毕生的灵力凝练在了水玦的左眼中。

所以,水玦很可能是奎山之主的嫡系传人,更直白点,当年那次行动,没有发现奎山之主儿子的踪迹……

这样一来,镇北王府的所有人,都是水玦的死敌……

这江湖,纷纷扰扰,谁欠了谁,怎么说的清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