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一卷 尘世剑仙
第三十二章 夜袭(二)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4823  |  更新时间:2019-06-25 17:10:53 全文阅读

听涛阁山门外不远处,一座密林之中,有一间小茅屋。

感应到山上惊变突起,一男子瞬间破门而出,手提一把明晃晃的长刀,直奔听涛门内。

但是,在听涛阁山门之外,他不得不停下。山门之上,一道阴冷的灵力死死锁定着他。

司徒芳一身紫衣,缓缓敲着折扇,在山门上静静站立。冷月长空,全都渲染上一层淡淡的紫色。

那提刀男子不管渐渐笼罩起这一片地带的紫色烟雾,双目凌厉,对着那高处的身影只低吼出两个字:

“滚开。”

司徒芳早有预料,镇北王府不可能没高手出来守着这孩子。之所以希望悄无声息的完成一切,也是不想多惹麻烦。

但现在计划暴露也不代表他就要输了——自己那个蛮子弟弟已经杀了万军山三当家,那神秘的二当家从未离开过万军山,至于柳山凌,就算有心,也没功夫过来守着一个小孩子。

其他神起境以下的废物,还能翻了天?

所以司徒芳依旧是漫不经心,伸了个懒腰:

“你硬闯是闯不过去的,还不如和我好好谈谈。”

谁知山门之下,那人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考虑,一股庞大的灵力升腾而起,竟是直接飞身一刀斩来!

司徒芳心中一紧——顶尖的神起境!

再没有先前的散漫,司徒芳使尽浑身解数才终于从那股气机锁定中脱身而出。

轰的一声,他刚刚立身的那座山门竟是生生裂开一条巨大裂缝。

司徒芳在不远处再次现身,左袖之上已经被撕出一条口子,露出里面的宝甲,脸色铁青。

“宕天刀!你没死?!”

可下一刻,迎接他的,又是一道粗壮的白练刀光,司徒芳一咬牙,再次勉强脱身。

就算同为神起境中期,只要这毒阵在,司徒芳就不可能真的受伤。

白令君也觉得不妙,又一刀斩出之后,直接飞速向山门之内冲去。

司徒芳冷笑不已:

“不过是斩了我几刀,真当你白老三天下无敌?敢把后背留给我!”

一把折扇展开,上面隐隐传出厉鬼的哭喊,司徒芳直接欺身袭向白令君。

无奈之下,白令君只好回身再战。

自断神阙脉,这段时间内白令君可以说是百毒不侵,在这个毒阵之中,他已立于不败之地。但灵力折损,他如今已经暂时跌入神起境初期,对上不善正面作战的神起境中期司徒芳,正好半斤八两,一时半会也无法脱身。

白令君心中焦急,几次发狠招想要脱身,但司徒芳狡猾的很,生生将其咬住。

就在二人僵持不下之时,山上忽然多出几股新生的强大灵力,司徒芳目光一凝,白令君趁机又要直奔山门之内。

这时,一道黑影从远处树林中窜出,正好阻挡了一下白令君的身形。白令君身形一滞,气愤至极,狠狠一刀劈出,直接将那黑影劈飞,夜空之下直接见了红。

但这一阻滞,终归是将白令君拦下,不得不重新和司徒芳绞杀在一起。

白令君目光阴沉,自知无法脱身,深呼吸一口气,干脆专心面对司徒芳。他声音冰寒:

“我要你死在这。”

司徒芳不以为意,折扇轻摇:

“还是关心你们万军山那小家伙吧。”

……

门派之内,听涛阁掌律三师兄连破两境,一时间,灵力奔涌,终归是将藏在暗中的刺客逼出身形。

“龙跃境,龙跃境!就这一个境界……”三师兄望着自己的双手,暴躁的灵力抑制不住的四处逸散,披头散发的他现在就像一个疯子。

他第一次这么希望自己可以早些破境。这样,说不定他就能早些察觉到刺客,同门师兄弟就不会死伤惨重!

“我要你的命!”怒吼一声,三师兄一脚前迈,大腿上的绷带瞬间破碎,一时间鲜血直流。但他像不知道疼痛一般,双目通红,直直杀向刺客所在的方位!

一掌前出,什么以柔克刚的师门路子全部抛在脑后,是最生猛的硬碰硬,仿佛携裹了排山倒海之势!

三师兄破境突然,那刺客又瞬间被气机锁定,避无可避,只好硬接了这一掌。

灵力相斥,一时间好似狂风大作,三师兄以刚入的龙跃境初期硬碰了刺客的龙跃境中期依旧不落下风,二人都是一口逆血喷出,双双后退。

刺客正要再入虚空,一把柴刀携风雷之势豁然出现在她面前。这速度竟快到她躲闪不及,只得稍稍偏移,躲过要害之处,一道鲜红的血液自她肩上喷涌而出。

牙齿紧咬,一掌挥出,竟是击空了。风千陌一击得手,已退回原地。

刺客知道,此时再躲已毫无意义,干脆心一横,就要先取了境界最低的风千陌的命。

可一看,听涛阁众人已将风千陌围住。

就在这进退两难的时刻,一股更凛冽的寒意从她的心底生发,那是有东西危及到她的性命时才会有的警兆!

回头一看,一个小道童身上带着无尽杀意,同样是一掌袭来!

水玦左眼中的天蓝色已经溢出眼眶,无声无息,却是最疯狂的杀意!

龙跃中期!

三师兄连破两境,踹进龙跃境已经吸引了刺客全部的注意力,没想到,境界更高的水玦,竟同样连破两境!

“一门怪物!”

已经受过三师兄一掌的刺客本就受伤不轻,水玦这一掌,更是要取刺客性命。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山下急速窜出,竟是替那黑影受了这一掌。

水玦被生生击退,吞下一口逆血,眼中的杀意分毫不减。身形一转,强提一口气又是一掌挥至。

风千陌一击几乎耗尽了灵气,在一旁看清了那黑影的模样,是个满脸皱纹的瘦小老头,肩上似乎还中了一刀,正在不断流着鲜血。

身旁的三师兄本就灵力枯竭,靠着破境才有些回光返照的意味,加上腿上的伤口彻底撕裂,脸上冷汗连连。此刻他披头散发,双目通红的样子,分外凄惨。

见到水玦不要命的又攻上去,他如何也不能让自己的小师弟独自面敌,一咬牙,拼着筋脉损坏,挤出最后的灵力,从另一侧同样一掌向前。

那老头毫不慌张,一声冷冷的嗤笑,让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滞,风千陌和一干外门弟子更是如坠冰窖,连动也动不得了。

只有三师兄和水玦二人在短暂的停滞后,依旧顶着压力,将全部的灵力赌在各自的一掌之上。

那黑影先前与水玦对了一掌后,感觉到了孰强孰弱,干脆直接将那女刺客推向了更强的水玦,自己则去接了三师兄那一掌。

一瞬间,落叶纷飞,流散出的气机将旁边众人都压迫得不得不退后一步。

一道血红的身影向着众人跌飞而出……

众人最不想看到的情况终归还是发生了,那浑身是血的,正是掌律师兄。

“三师兄!”众人飞跃过去,将那血人接住,只见掌律师兄已经浑身都是鲜血,筋脉寸断。他的腿上尤其狰狞恐怖,已经整片模糊,隐隐能看见里面的白骨。

风千陌扶着三师兄,将自己仅剩的微薄灵力不断榨出给三师兄疗伤。满手鲜血的他眼中含泪,浑身颤抖,这一切都太突然了。白天的时候,三师兄在擂台上还是那么意气风发……

水玦本是占了上风,能趁势直接追杀那女刺客,但心中担忧,不得不撤回到一门弟子之前。现在,听涛阁能依靠的,只有他了。

“三师兄?”水玦警惕着那道黑影,从背后探手握住三师兄的手腕。

三师兄已经气若游丝,他没有做那些无意义的劝说,勉强咧嘴笑笑:

“没事,靠你们了。今天他们俩之中,最起码,最起码做掉一个,明白了吗?”说话的功夫,他又呕出不少鲜血。

水玦点点头,目光如炬。

那老人不以为意,将那女刺客躁动的灵力平缓下来,并不急着出手。

他打量着眼前的一批人,一群入品境自然已经拦不住他,但那水玦还是有点棘手。稳妥起见,他还是想等一会儿,等铁拳派和神剑宗将包围圈完全缩小。

“风千陌?”

老人说出一个听涛阁众人完全没听过的名字,只有一个人内心剧震。

那老人好整以暇:

“其实我们这次来,只为杀一个人,你们听涛阁算是受了无妄之灾。只要风千陌站出来,你们都可以活。”

众人之中,水玦最为聪明,他望了一眼“柳君行”——只有他是最近才入门派,自然嫌疑最大。

果然,“柳君行”眼神中有些犹豫,仿佛准备站出来,水玦面色冰冷,没有作声。这时,三师兄轻轻捏了捏他的手。

水玦叹口气,还是开口了:

“你不杀我们,下面那两个老王八,可不会放过我们。”

那老人哈哈大笑,谎言被戳穿也毫不在意:“确实,你们若有漏网之鱼,那两个小门派可就要永无宁日了。小道童,我很欣赏你,跟我走,你可以带走三个人活下来,如何?”

三师兄赶紧又捏了捏水玦的手,但可能因为太过痛苦,水玦听到他似乎闷哼了一声,显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水玦转过头,对着三师兄突然发了火:

“你都经脉寸断了,还有心思管这个管那个?柳君行你管就管了,他压根不是听涛阁的人,可我水玦是!我水玦乐意死在这!”

泪水忽然间止不住的流下来,水玦第一次这么失控:

“我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今日跟他走了,不会替你们报仇,将来都不会记得你们!”水玦轻轻握住三师兄的手,根本不敢用力,他望着这位他最尊敬的师兄,心中五味杂陈,声音哽咽:

“你管那么多,身上不疼吗……”

风千陌望着那个浑身鲜血的三师兄,嗓中像是被插了把刀子,疼的有些说不出话。

一切都是因为他风千陌……

“你们是国师的人?”风千陌声音沙哑。

那老人满脸笑意,不承认也不否认:“终于冒出来了?”

“你们要杀便杀我一人,听涛阁与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么赶尽杀绝?”

“本来是这个道理,但那老道人迟迟不说出你具体住在哪,便只好一个一个杀过去了。”老人语气平淡,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依旧隐隐护着风千陌的门内众人都攥紧了拳头,眼中要喷出火来。

满脸皱纹的老人看没有成功挑动听涛阁众人对风千陌的怒火,有些意外,但也不怎么在意:“其实那老道说出来也没什么意义就是了,毕竟有些事,还是全部烂在这里的好……”

“渠爷爷?”

忽然间,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内门内传来。水音脸上的恐惧还没有彻底消散,脸上依旧残留着泪水,战战兢兢的走了出来。

刚刚那么久都一言不发的三师兄猛地坐起身,身上所有凝固的伤口在这一瞬间全部重新崩开,他用尽一生最后的力气喊出了三个字:

“来这边!”

水音本来有些没缓过神,但一看到那个已经不成样子的血人,顿时情绪崩溃,快步向着众人跑来,声嘶力竭:

“三师兄!”

老人并没有阻拦,眯起了眼睛。

听涛阁弟子全部有意识将三师兄簇拥在中间,水玦感受着那只手越来越低的温度,内心打颤,却不敢再转头。他眼眶发红——真的好想把对面两个刺客的头全部拧掉!

水音平安来到三师兄面前,风千陌眼神空洞的待在旁边。三师兄望了望二人,松了口气,终于丢掉了最后的精气神,身上的血液再也没有约束,大量的流出。

他撑不住了,真他娘的疼啊……

模糊之中,他好像看到了那个女子,那个一次又一次打击自己的大师姐,正缓缓向自己走来。她不再是冰冷的神色,她笑着向自己招手,好温暖好温暖……

有人说,人在死前,会见到自己心底最深处的那个人,原来,

我也喜欢她啊……真可惜,还没堂堂正正告诉她......

那同样鲜血淋漓的手终于垂向地面,无数泪水,混着他的鲜血,浇灌进这片土地。

……

就在这一片安静中,那老人大笑着鼓起掌来:“真是一出人间好戏!同门情深,同门情深啊!”

水玦一直没有转头,但一直握着三师兄的手的他,是最清楚三师兄身体状况的那个,只有他知道,那该是怎样不可想象的痛苦。他望向那老人,双目通红,从嘴边挤出四个字:

“我必杀你。”

那老人望向那小道童,忽然惊出一身冷汗。仔细辨认后,不由得仰天大笑:

“真是妙极!妙极!我就说你的左瞳异常,原来是魔教奎山秘法!差点让你再破一境!”

水玦被说破身份,依旧没有动作——一炷香,他现在只是再需要一炷香的时间!

“倒是沉得住气,可是,如果我再说一件事,看你还有无释放这股力量的定力?”

那老人望向水音:“七十二号!还不过来?想一起死掉?”

水音望着自己最尊敬的掌律师兄在自己面前死掉,面目狰狞: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渠爷爷,你……不可能,不可能……这是个梦,这是个梦对不对?”

水玦第一次稍稍移开视线,情绪复杂:“你是……他的人?”

水音彻底崩溃:“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会这样……”他抱着脑袋,整个人跪伏在地上。他对未来全部的憧憬,都在这里,而这些一年前第一次让他感受到温暖的人,全部毁在了他的手上……

风千陌站在边上,不知所措,他想去安慰水音,却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身份。其实,他才是那个罪人……

水玦气息一个不稳,灵力运转顿时慢了几分。惨然一笑,他望向对面的老人:“你成功了,坏了我的心境,我没办法再升一境了。”

老人身后,已经多了两个人,一人一柄半神兵,正是铁拳派掌门和神剑宗掌门。于是破境失败的水玦,面对的是一位龙跃巅峰,两位手持半神兵,可跃一阶计算战力的龙跃中期,和已经成功恢复战力的龙跃中期女刺客。

两派弟子组成的包围圈也彻底缩笼,老人环顾一周,开口笑道:“我很惊奇,你们没有一人逃走,让他们白忙活了这么久。”

老人面带笑意,望向听涛阁众人:“但是你们不会带给我更多惊讶了,结束了。”

“风千陌,出来领死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