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一卷 尘世剑仙
第二十二章 落幕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929  |  更新时间:2019-06-25 14:49:44 全文阅读

虽然兵器百谱能大致说明江湖中最顶尖的那批人的实力,但师傅上山之时已是二十一年年前,这二十多年中,山下更是王朝更迭,世事变幻。一些兵器可能早就易主,没有易主的,持兵人的实力也是进展不一。

要知道,在千夜、东苍这片江湖,永远是人高于器,同样的兵器,在不同的人手中,威力完全不同。

拿柳山凌的盘龙枪来说,枫卿童恰巧曾了解到,上一任盘龙枪之主属性为金,主锐意攻伐,极强极刚;而柳山凌却是木属性,拳意绵长,想必手握真正的神器盘龙枪时同样主浩荡厚重。这就很显然,盘龙枪曾易主一次。

此刻面对面前这老头,枫卿童敢肯定,这就是魂引钉一直以来的主人,因为二者之契合,已经是如臂指使。那么这么多年,他在暗杀一道,想必只会更加炉火纯青!

其实想到这些只在一念之间,下一刻,枫卿童已经直接携剑欺身向前——先发制人!

落云之上,灵气盎然,几道剑光先行,枫卿童在后如一缕白光,眨眼之间已到老人面前,剑出重影,瞬成剑阵,像有无数个枫卿童全部刺向一点。

那开路剑光早已诡异消失在老人面前,老人面带微笑,纹丝不动,枫卿童竟是直接一剑穿过。果然,身后那瘆人的老人模样,竟是个虚影,在枫卿童穿过后就烟消云散。

枫卿童刺了个空,堪堪稳住身形,身后又是一股凉意,于是只好拔剑,直接旋转身子,一道硕大剑光直接横空而过,将隐藏在虚空中的几枚魂引钉全部抹除。

这时,藏在暗处的刺客终于开了口,但也只是啧啧的惊叹。

枫卿童其实知道,老家伙不是在惊叹他多强,而是这招数有多蠢。枫卿童走的,就是最直接的一力降十会的路子,管你来的是什么,直接用剑气尽数扫掉,剑气甚至大到能挡住枫卿童的整个后背。但枫卿童也无所谓,自己最不缺的,就是灵力!

“老家伙,在暗处怪声怪调的,今天本少侠让你看场烟火,送你开花!”枫卿童最烦的就是这种不跟你正面交手的“下三滥”手段,你不出来,便逼你出来!

话音已毕,枫卿童深吸一口气,直接腾空而起,剑御周围,一柄落云流光溢彩。大喝一声:“吃我百剑!”那落云剑竟仿佛瞬间多了九柄,十剑环绕,全部向着四周,凌空胡乱劈砍。顿时这片天地便只见剑气一道一道,道道粗如白练,四处征伐。以枫卿童为中心,周围瞬间几乎无一块土地完好。

“观法自宕天刀风刃奥义,老头子,可还敢再吃我接下来这一剑!”

落云入手,枫卿童持剑倒立,直接往脚下那片唯一平整的土地刺去,朗月之下,如一道华光,笔直扎入土地!

“观自,盘……”不等枫卿童声音传出,已经是一声轰然炸裂,那片唯一完好的土地终于也遭了毒手,被生生轰炸出一个大坑。

尘埃在月光照耀下有些明显,枫卿童持剑而立,却纤尘不染,只是此刻,他的心中却如蒙尘,更是眉头紧皱。

没刺中!

不远处,那老人自己主动现身,身上有几处无伤大雅的伤痕,还是那副笑脸,安静的很,但此刻再看,已经没有了瘆人的意味。

“风刃神似,盘龙形似,但风刃观的是八重境界,却只神似白老三七层时的气韵,盘龙更是直接没有带动天地灵气,徒具其表,成了小道。”

“你是镇北王府的人?”宕天刀九层聚风刃,天下共知,但七层便聚风刃,可就堪称神迹了,这老人却显然十分了解。

老人神色终于第一次有了变化,一愣之后开怀大笑:“你这少年郎,傻也有傻的好处,如果我是司徒一脉的人,凭他们对镇北王府的了解,知道这些也没什么吧?不过让你瞎猫撞着了死耗子,我是镇北王府第三供奉不错,但今后,就是司徒一脉的人了。”

枫卿童皱了眉头——镇北王府的叛主之人正好被自己撞到?

“你应该看出来了,我硬抗了你的风刃,偏偏不去你脚下留的那个‘疏漏’之地,在你落地之时,旧力已去,新力未生,其实就是你的死期了。”

“你不是觉得我很傻吗?那个疏漏,假如不是我故意留下,你岂不是白白受伤,还错失了杀我的大好机会?”

老头摇摇头:“看来柳山凌描述你确实准确——外若朴石,里有乾坤,白玉未露,如琢如磨。”

顿了顿,像是教诲弟子的先生般,老头又多了一句:“出门在外,要懂谨慎,更要懂得揣摩敌人。一个选择,最坏也只是受伤,另一个选择,最坏却可能丧命,如果你是我,选哪个?”

枫卿童叹口气:“技不如人,不过你为何不杀我?”

“树挪死,人挪活的。我寿元无多,国师精异术,减些功力能让我多活数十年,你则是我想带走的人。别人看不出,我却能看到,你能够继承我的衣钵。”

“我不是很在乎你这伎俩,学了也用不惯。”枫卿童言语无忌,直接说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老人也不恼,笑呵呵道:“学了最起码以后不会再中招嘛!”

下一刻,枫卿童便四肢冰凉,竟是不知何时,四点如同蠕虫般的黑影竟钻入了他的身体。

这老人竟是想活捉自己?

枫卿童定了定神,无奈道:“讨厌的很,所以说,我用不惯嘛。”

言毕,枫卿童体内灵力暴涨,在月光之下,少年人发丝飞舞,竟生生将那些阴影直接逼出!

老人此刻真正有些讶异了,这灵力的深厚程度也太可怕了!刚刚那些招数,无一不是极耗灵力的路子,这家伙果然是个怪胎!

“本事不到,难成使命咯!老啦,老啦……”老人连连摇头,知道是无法制住枫卿童了。

枫卿童虽然有些失落几乎被人直接杀掉,但既然局势反转的时刻要来了,该有的气势还是要有的:“老头!刚刚没杀我是你最大的错误!今天你走不了了!还有什么话可说?”

随着枫卿童灵力逸出,周遭剑气削砍的剑痕,竟也流淌起同样的灵力,整片土地的剑痕在月光下莹莹发光,最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符箓阵法!原来,枫卿童刻意散出灵力,在用纵横的剑气逼迫老者现身时,同样做了后手。

这回是老人有些无奈了:“是老夫疏忽了,忘了谍报上你在万军山的‘丰功伟绩’了;可卿童公子,你不想快些找到亦清风吗?而且如果我死在这,清风公子若正好在国师手下,那到时候他的安危,可就不好保证了。”

枫卿童微微一愣,但下一刻,他的目光更加阴沉:“你是第一个敢胁迫我的人……”枫卿童早就开始缓缓扬起的右手此时紧紧一握,像是号令了这片土地,瞬间剑气纵横,以枫卿童为圆心,仿佛形成了一片修罗地狱。

立身中间的枫卿童更是气质一变,眼中杀意极精极纯。身在阵中的老供奉本就承受着莫大的压力,感到这种杀意更是心中一寒,竟像老小孩一般大喊道:

“不玩了不玩了!你小子在万军山都没展示什么杀气,怎的到了我这老头子这里,连尊老的品格都没了?”

几道阵法中形成的剑气已经趋近老人真身,其实这些并不能伤他,但只要他分心抵御,枫卿童随后的全力一剑就是必杀!虽然听了老人这莫名其妙的话,但枫卿童却依旧没有改变初衷,一身剑气已经凝聚,落云长剑更是嗡嗡作响,就差长剑横空,人头落地。

不料,老人干脆没去抵挡那剑阵的剑气,直接大喊道:“老家伙,还不出来救我?”

一道高大身影应声现身,挡在此刻老人面前,同样使一柄长剑,剑运太极,顿时竟是剑气全消。

“老高,玩过了。”来人身形挺拔,同样一席黑衣,却纹有白金云图,将瘦小的黑衣老人完全护在了身后。此刻他面色严肃,沉声对身后老人道:“大势已成,他这一剑已收不住了,助我受这一剑!”

黑袍老人也没了玩笑心思,他虽然不是剑客,但同样称得上武道宗师,能感受到那白衣少年越来越锋芒毕露的气质,更能感受到那份巨大的压力。

“尽数给你!”黑衣老人运转灵力,一掌贴上高大老人的后背,那执剑老人顿时衣袖鼓起,竟真的将灵力全数纳入,以剑作笔,两人身前画成一个巨大的阴阳图。

枫卿童早就听不到二人言语,甚至都没怎么在意后来的老人,剑运星辰,剑光如虹,无声之间乍起惊雷,竟是一剑腾空,直直刺入阴阳图中!

光芒大作,灵气四散;光暗交织间,让这里使人如在梦境之中,一切都如虚妄幻影,仿佛就要全部消散……

良久,终于恢复平静,枫卿童立身于侧,白衣长剑。

两老人静立对面,衣衫微皱。

还是黑袍人先行开口,长叹一口气,道:“今日之事,是我高山袅玩心太重,做过了火,险些无法收场,在此,向卿童公子道歉!”说罢,这显然比枫卿童年长得多的老人,竟是一揖到底,做了个枫卿童绝对受不起的大礼。

枫卿童侧身让开,都到此时此刻,枫卿童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这一切都是一场考验自己的闹剧——镇北王,也真是有心了。不过也好,终于能打消镇北王的疑虑,且向南去了。就算此事确实惹人厌恶,枫卿童其实也无话可说,他必须承认,这是一位被排挤的实权亲王该有的谨慎。

虽然心中对镇北一脉生出更大的芥蒂,但他枫卿童却也不至于刻意无视自己发觉到的善意,于是也向着二位老者做了一揖:“不知二位前辈姓名,二位前辈好意,枫卿童铭记于心。”

当时情势,气机牵引,二人必须要接枫卿童一剑无疑,但二人集两位大宗师的全部灵力,以阴阳图之法顺势将剑意全数接下化解,却是为了不反震枫卿童,免得损他功力。现在的枫卿童,一人直面两大宗师,依旧是痴人说梦。

两位老者这样倾力运转两人灵力,虽然对二人可能没什么伤害,但却会让他们当时的处境更加危险。二人又年老体衰,一段时间的修养是必不可少了。

两位老人神色泰然,后来的执剑老人叹一声:“后生可畏啊!”而后便自报名号:

“镇北王府二供奉,王爷贴身护卫,刘长青。”

那黑袍老人也郑重报上姓名:

“镇北王府三供奉,小姐贴身护卫,高山袅。”

这时,柳山凌终于从远处现身,显然脸色不太自然。

枫卿童转过身去,望着刚刚赶来的柳山凌,冷漠道:“演技不错啊。”

这个计划本来漏洞百出——镇北王府阵法未觉,就有人闯入?王府一有人入侵便混乱异常,简直像是毫无戒备!王爷房间还真就恰好在自己房间不远处?来人若真是刺客,还将战场留在镇北王府,不急着逃走?二人对峙那么久,依旧没有人驰援?

……如此种种,疑问丛生。

但因为相信柳山凌的人品,枫卿童追了,很认真的留下诺言,很认真的去实现。

但是柳山凌竟然真的是在演戏,一切真的就是场为自己量身定制的闹剧!而且枫卿童不确定,如果自己败于黑衣老者,是不是还要受一场严刑逼供,验验他枫卿童的骨头够不够硬——那魂引钉一旦真的入体,绝不是四肢冰凉那么简单……

枫卿童此刻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只是内心有些冷了:果然,自己还需要多走些江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