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一卷 尘世剑仙
第二十章 一件事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252  |  更新时间:2019-06-24 21:02:39 全文阅读

柳山凌揉揉眉头,有些无奈:

“算了,王爷不是个在意表面礼仪的人……”瞟了瞟那今天玩疯了的少年,没好气道:“你也不是。”

“进王府还是尽量别那么轻慢了,最重要的,别恼了大小姐,她这丫头,脾气坏得很。”虽然明知道枫卿童不会真听进去,但柳山凌还是忍不住多嘴。

“啊,啊,好的好的。”果然,还是漫不经心的应答着,枫卿童是真的想要睡觉了。

柳山凌静静退出去,带上了门。

此刻,如果有占星师在此处,就会看到,完全放松的枫卿童灵气四散,融入虚空。而这座客栈上空,气运凝绕,如有卧龙……

第二天一早,黑脸的敲门声就将枫卿童吵醒了。枫卿童虽然依旧睡眼惺忪,但也从来不是刻意赖床的性子,便悠悠的起了床。

洗漱已毕,早饭吃完,二人又踏上路途。因为是走在大街上,二人便保持步行,期间枫卿童又不免东看看,西摸摸,更是时不时问东问西。就是柳山凌都有些沉不住气,遭不住这样一个截然不同的话痨枫卿童。

才一个上午,柳山凌已经口干舌燥,满腹怨气,要不是枫卿童识相的狗腿起来,柳大哥、柳大哥的叫着,柳山凌不确定自己会不会直接大巴掌呼过去让枫卿童闭嘴。

枫卿童表面笑嘻嘻,憨憨傻傻人畜无害的样子,其实内心也是嗤之以鼻——还是大宗师呢,气度连小薇一个姑娘家的都不如。当然,他刻意摆出这副无辜模样,也有故意烦扰柳山凌的意思。

终于到了镇北王府,柳山凌长出一口气,如同失眠之人终于一掌拍死吵了大半个夜晚的蚊子般如释重负。枫卿童则终于正经起来,细细打量着面前的这座并不显得多么雄伟的王府。

此刻已是中午,阳光有些耀眼,整个王府被石墙环绕,在阳光下依旧沉稳古朴,不发一言,但没有人认为它此刻正在沉寂。标准的朱色大门,唯一夺目的恐怕就是门上的鎏金含环小狮,虽然门檐遮挡了阳光,但那两只小狮依旧如同有神。

门口的两只看似普通的石狮,实则有镇压一切的气韵。在枫卿童的眼中,他们可不是什么装饰物,而是整个王府的阵眼。敢将阵眼放在府邸之外,不是庸才,就是天才。这座府邸,凭现在的枫卿童,绝对不敢硬闯。

呼了口气,倒是枫卿童先发言了:“走吧,不过我倒更想先见见你们上师。”

柳山凌显然也十分尊重这位阵法上师,打趣道:“还是先见王爷吧!上师听说你在万军山的一手阵法易主,可是想要把你这小怪物研究个透彻,你见了他,怕是几个月都见不了王爷了。”

枫卿童也并不讨厌这种性子的老头子,毕竟万军山就遇到四个,自己可是被他们当成宝贝供着的。

“哈哈,这些老头,怪可爱的。走了走了,带路吧,我可不想死在阵法里。”

二人一路通行,枫卿童也真的见识了这王爷的“芳华内敛”。

乖乖,完全是别有洞天!

王府虽然没有什么高大的建筑,外面乍一看也极为普通,但纵深极深,占地极广,中间园林密布,楼宇参差,格外有诗意。当然,阵法之类,想必也不会少了,这里的阵法,绝对能和莾金正统的大杀伤阵法有一拼。不过枫卿童还是忍不住腹中牢骚:

这是一个多年征战,镇守边疆的大王爷该有的府邸?不应该是铁血无情,严整有序的规制?哪那么多花花绿绿?简直比柳山凌的万军山府邸还要雅致,或者说……还带点脂粉气?

这王爷的性子也大致看得出了,从练兵堡到府邸建造风格,事事隐藏极深,想必是个城府深沉的人。跟这种人打交道,枫卿童倒并不害怕,就是又累又无味。想着这些,枫卿童的脚步都疲软了些。

“柳大哥,我现在说不做供奉了,你会不会要杀我?”

柳山凌一愣,脸色瞬间严肃起来:“卿童公子已经见了镇北疆域最大的秘密,现在说这种话,柳某有些失望。”

枫卿童试探道:“镇北堡?”

柳山凌没有正面回答,但言语间答案已经很明显了:“收编一般人物,如果经过那片区域,都是要蒙蔽感知的,而后会在特定区域考察最起码两年。”

“行吧行吧,这都给我供奉待遇了,我上,我上。”枫卿童苦笑不得,这黑脸,脸黑起来真是一瞬间的事情。

二人沉默无言,终于到了所谓的会客厅。

厅外,一块匾额高悬,上面三个大字金光熠熠——忠义堂。匾额之下,一个身穿一袭蟒龙王服的魁梧男子已经在门前等候。他算不上英俊,更谈不上神武,和蔼的面色甚至让他与市井老叟几乎一般无二,那神态与高大的身材和衣上狰狞的蟒龙完全不符。

但随着慢慢走近,细看之下,一切却又融洽起来,所有气质之间的矛盾都归于虚无,连那衣上的蟒龙都温顺起来。

“远道而来辛苦了,卿童公子。”倒是这位身份尊贵的王爷先打了招呼,神色和蔼,真的让人想不出,面前这位是位脚下踩着尸山血海,在整个朝堂都有巨大阴影的实权王者。

枫卿童站定,轻轻作揖:“王爷客气了。”

“已是午时了,本王让人准备了酒食,咱们直接去内厅聊聊吧。本王对你这小少侠,可是久仰大名啊!”

枫卿童笑笑,既不当真,也不否认。

说真的毫无芥蒂,那也不可能——面前这位,严格来说可是他的灭族仇人之一。或者说,整个东苍的王侯将相,全是他的仇人。他能安静的跟着柳山凌一路到此处,一是因为他被师父救下来的时候还小,此后一直在群山之间修炼,对父母印象其实不深,灭族之仇也是将要下山的时候才被告知;二是因为他此次下山是为了弥补那场战乱之中千夜百姓的损失,也就是完成所谓的五件事,并不是为复仇而来。

但是,人非草木。

自从枫卿童自行入世,放弃一开始既定的、山下人从未听过的“清因果,享长生”之路后,他更清楚的认识到,自己也是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人而已,喜怒哀乐,无从控制。见到仇人,也会分外眼红。

所以最重要的原因,其实在于这段时间对镇北一脉的了解。

总是刻意针对柳山凌,真的仅仅因为他实力高,让自己吃了瘪?枫卿童承认一开始是的,但后来知道那“罪”字的成因是为枫氏残余皇族求情后,对柳山凌的感情,就复杂的多了。而这镇北王,手上的枫氏血液自然也不会少,但那场战乱中,他更重要的功绩却是抵御莾金。虽然莾金最终止步北疆,看似二者没有真正交战,但庞大的莾金为何会陷在北疆?不言而喻。而莾金,可是和千夜对峙了近千年的死对头。

综合这些原因,枫卿童在这位亲王面前,还能保持理智,但如果面前是那个在千夜已败之际,还一手组织了专门清剿行动的国师,枫卿童不确定自己的落云会不会摊上第一条人命。

一行人来到内厅,这一路,已经没有了杀机四伏的感觉。不过弯弯绕绕的,枫卿童觉得自己如果没人带着,可能会直接迷路。

一座精致小楼,门一开,桌上已是琳琅满目的各色吃食。镇北王直接屏退了周边侍奉的人,三人落座。得知枫卿童并不饮酒,镇北王便只是招呼着枫卿童吃菜。

枫卿童第一次面对满桌珍馐美味却没有什么胃口,只是嗯嗯啊啊的应着。

柳山凌也早就觉察了枫卿童的异样,便替王爷开了口——毕竟有些事,王爷说了,可能就不好回旋,自己说了则无妨。

“卿童公子,其实镇北王府能人不少,很多事情都有人各司其职。王爷这次直接见你,其实是想让你去保护着点小姐,你看,可不可行?”

其实小姐旁边已经有一位供奉了,甚至实力还在暗中保护王爷的供奉的实力之上,所以柳山凌其实觉得如果枫卿童信得过,更应该放在王爷身边。但镇北王只有一个独女,真真是被宠上了天,从整个王府的规制就可见一斑,他一个家臣也不好说什么。他更怕枫卿童心高气傲,一见只是保护个小女子,还得和别人配合,不愿服从安排。

果然,枫卿童并没有同意,但原因却并不是什么心高气傲。放下碗筷,叹口气还是打算把心里话说出来:

“王爷,今天见你,我直接将话说开吧。我并不是个受拘束的人,一时冲动答应当什么供奉,仅仅是觉得当朝国师有些恶心。”言语之间,虚实结合。当时一口答应,自然有些这个意味,但更多的还是自身原因——符剑亮了,他也想要了解前朝灭亡的秘史。现在看来,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王府过于压抑,镇北王的心机之深厚想必也在他的想象之外;最重要的,王府的布置让他从进入王府那一刻起就知道,自己没办法硬闯出去,在这里呆久了,如果露出马脚,说不定会死在这里。

自己之前随意答应有些自大了,所以还是尽早脱身为妙:

“而且我曾答应北疆故人,要去东苍寻一个人,可能并不能在这里久留。但我也知道,我看了一些不该看的……这供奉之位,能否给我留着,王爷且信我一次?”

饭桌上陷入沉默,柳山凌脸色严肃起来,镇北王则小饮了一口酒,神色看起来没什么变化。

枫卿童突然想起什么,道:“或者,我为王爷做一件事,且放我南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