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一卷 尘世剑仙
第十九章 镇北堡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2568  |  更新时间:2019-06-24 20:51:20 全文阅读

一青衣宗师,一白衣少年,急速向万军山后的关隘掠去。

大事已毕,柳山凌心态也轻松了许多,便存了玩心想考一考这位仅用了几个月就让整个万军山都服气的少年人。于是他几次加速,但枫卿童好像全都没有丝毫压力,这让这位大当家的有些受挫,便一直默不作声。

枫卿童自然也察觉到了,但没怎么在意。

当初小鼻头需要更快的磨刀石,其实就说明了,小鼻头的速度与柳山凌已经相差不多了。跟自己徒弟差不多的水平,还想在速度上考校自己这个做师傅的?

真搞不懂这大黑脸脑子里怎么想的。

两人沉默着赶路,枫卿童却一直在打量着这万军山背后守护的重地。

符箓阵法密布,层次参差不齐,但也颇有些乱中有序的味道。

应该是万军山四位老头子,和一个未知的,眼光更高远些的阵法师一起布置的。

这种符箓阵法,就算枫卿童破解,恐怕也要很长时日,期间触发一些脉络之外的零散符箓阵法也可能不好避免。

旁枝末节的阵法一般造成不了什么伤害,但胜在能够有提醒作用。而对于能人辈出的东苍来说,起到提醒作用就够了,因为一旦被发现,迎接不速之客的,绝对是最可怕的围剿。这一点上,和极致追求阵法杀伤力的莾金皇朝有些不同。

不过看到这里的阵法水平,枫卿童就有些疑问了:

“黑脸,为何万军山内的阵法符箓和这后方的差距这么大,甚至能让司徒久让安心布置了个半吊子毒阵?”

柳山凌此刻也没有了那么强的防备,便也一一为枫卿童解释:

“这些阵法,是四位长老和上师共同布置的。上师年事已高,精力有限,便优先布置了更重要的后方区域。

不过这个原因其实也不是主要原因,就算只凭四位长老,万军山的符箓水平也绝不会仅仅是那个样子。这些刻意为之的漏洞,双方心知肚明,因为这是一场搏杀,双方都想遭遇一战,都存必杀之心。”

柳山凌言尽于此,枫卿童也能大致梳理出头绪。

一面引蛇出洞,一面将计就计。结果两败俱伤,万军山甚至险些折损一位当家的。

枫卿童猜测,可能司徒久让的阵法造诣和神器鬼神杖,柳山凌的一拳盘龙,韩语立的玉虚昆仑扇,都是变数。至于这些后面,涉及到的双方谍报,乃至一朝国师和最大亲王之间的党争博弈,就不足为外人道了。枫卿童也不在意,更不会去多嘴。

远方,一座宏伟巨城忽然映入眼帘,连枫卿童都瞳孔一缩!那乌黑的巨城直入云霄,像一只择人而噬的巨兽,更升腾起滔天的战意!

“那,那是……”枫卿童驻足,眺望着远方的巨城。哪怕相距甚远,这巨城仍旧有着惊人的压迫感,在这巨城面前,他竟感觉自己那么渺小。

柳山凌也停在身后,狂风忽起,青衣猎猎,这位武道几乎登顶一整个新兴皇朝的大宗师,此刻眼中只有仰慕和骄傲。沉默良久,柳山凌眼中的光芒收敛,静静道:

“这就是王爷雄踞一方的资本,也是王爷雄踞一方的无奈。”

枫卿童良久才从那震撼中恢复过来,他突然有些明白,修行天赋第一的枫氏,当年为何会走向败北。个人力量的强大,终归抵不过这么多精兵强将的围猎。

后来枫卿童才知道,那样的城堡,叫做练兵堡。而那座藏不住的巨大堡垒,甚至直接以王号——镇北为名。

二人继续赶路,枫卿童也发现了,柳山凌带他走的多是深谷和悬崖峭壁这样的小路。见过了那藏不住的巨大堡垒后,枫卿童自然不会还傻乎乎以为这是一种考校。在这镇北疆域,那样战意昂然的战堡的数量,只会比他想象的更多,走这样遮掩视线的道路,可能还是不愿意让自己见到镇北王真正的底蕴。

柳山凌也发觉到,枫卿童已经觉察到他的用意,不过他柳山凌从来也不是遮遮掩掩的性子:

“其实有些事直接告诉卿童公子也无妨,但毕竟身为人臣,不好擅作主张,希望卿童公子不要为柳某画蛇添足之举而心生芥蒂。”

“嗯,不会的。”

虽然枫卿童对朝堂党争,帝王心性之类的东西并不上心,但毕竟在山上看了不少杂书,有些显而易见的东西他还是明白的。

那东苍皇帝要治罪镇北王,一座参天巨堡就够了。但他不敢治罪,因为无人能参透镇北王麾下究竟还有多大的力量,东苍更不是毫无外患的安稳情形——偌大的北疆可还是悬而未决的局面。

二人起起落落,山涧崖壁之间,如有两只飞鸟追逐。两位武道天人也行了将近两日才终于远远见到了真正的城镇。

当然,二人赶路期间枫卿童也发现诸多暗哨,但大概是因为有黑脸这位首席供奉带路,枫卿童压根就没见到那些人的面。可以说是一路畅行了。

来到护城大楼下,这就是进入镇北王所属疆域的最后一道关卡了。同样,大当家的黑脸和那同样黑乎乎的腰牌在此处依旧十分好使,二人才总算踏入了熙熙攘攘的街道。

与北疆不同,这里格外繁华,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百姓脸上丝毫没有枫卿童初入北疆时见到的那种暮气。道路两旁的普通房屋大多低矮规整,更远处有酒楼林立,茶楼点缀,街上小贩小摊更是如同撒豆成兵,各类小物件琳琅满目。

但最吸引枫卿童的,还是那些低矮房屋中点缀的不俗的灵力波动。这些没有刻意掩饰的灵力波动,在枫卿童的眼中,就如同夜空中点缀的萤火一般,分外显眼了。因为已经知道镇北王真正的秘密就在城楼之外,所以其中原委也就不言而喻了。至于这城镇中不时行过的巡逻队伍,因为不知道正常城镇的配备规模,枫卿童也就没怎么上心。

“柳老大,我们不找个地方休息休息?怎么说都连着赶路两天一夜了,这又到了傍晚的。你不累,我可是累了。”

柳山凌看着终于有些稚气的枫卿童,不知为何,反而更舒心一些,笑道:“冲着卿童公子这声老大,怎么也得给找家最好的客栈!走着!”

二人到了街上,便安心走路。说是到了傍晚,其实天还很亮,两人走走停停,等到了客栈,就真的是傍晚了。

这一路走的如此波折,主要是枫卿童的孩子气完全展露出来了。柳山凌倒也不恼,可能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岁数没白活,这位少侠还是有些嫩,反而一路也挺开心。

如果让东苍朝堂知道,一位少年人能让镇北王麾下首席供奉亲自陪着买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甚至要充当苦力帮忙拎着,期间还会被吆五喝六,黑脸黑脸的喊着,怕是下巴都要惊到地上。

等到回到客栈,已是夜色深深了。柳山凌帮忙提着一个大包裹,多是些民间的小玩意儿,小挂饰,枫卿童则满手都是糖葫芦、糖人一类的吃食。二人这副模样,真真是哪家的富贵公子带了个英武扈从。

客栈依旧是柳山凌安排一切,枫卿童只负责找对房间,钻进去就要捂头大睡,身后柳山凌无奈的抓住这家伙的手腕:

“这东西放哪?”

枫卿童不耐烦的挣开,整个人埋进被子里,声音瓮瓮的:“随便呗!”

柳山凌把东西放好,负手站在床边:“不聊点啥?你可要见王爷了。”

枫卿童无奈钻出头来,睁大双眼,一脸懵懂:

“啊,要聊点啥……”

也不知是回答,还是反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