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一卷 尘世剑仙
第十七章 不行我上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286  |  更新时间:2019-06-24 20:36:14 全文阅读

枫卿童灵力满运,一脚踩在阵眼上,顿时周遭灵气翻涌,烟雾自散。

虽然看不起这歪门邪道的阵法,但对于刚刚那一拳,枫卿童估量着,如果是自己正面遭遇,也得玩完。

看来身边的小鼻头果然是一直在瞎操心。

司徒久让见势不妙,便随着烟雾淡化离开。他一句话没留下,却将那一跺脚便破了他的毒阵的白衣年轻人的样子深深的记在了脑海之中。

人就是这样,总是会对最后坏事的那个印象深刻,就像司徒久让,完全忘了自己身上的伤其实全是柳山凌造成的,和后来的枫卿童完全没关系……

柳山凌收了仿制盘龙枪,拍了拍率先跑到自己身边的风千陌,看着远处悠哉向自己走来的枫卿童:“喂,你这小子什么时候过来的?”

“你来这边不久我们就过来了,不是我要跟踪你,我主要是要保护我徒弟。”

风千陌点点头,向柳山凌解释:“是我想过来看看,然后师父说可以保护我,我们就一起过来了。”

柳山凌瞥了一眼枫卿童,语气并不是很好:“所以还是你打包票怂恿的?”

白衣年轻人无奈的耸耸肩,狠狠瞪了一眼风千陌,而后抱怨道:“不管怎么说,好歹是我找到阵眼破了阵,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知道在那迷烟里找阵眼,护着个小的,还不能被发觉有多费神吗?真是狗咬吕洞宾!”

“多谢,不过卿童公子为什么这么帮着万军山?”毕竟走了几十年江湖,柳山凌不会天真的认为这个世界上有平白无故的善意。

“我不是即将成为你们王爷手下的供奉吗?还在万军山蹭吃蹭喝了几个月,总要拿点诚意嘛!”枫卿童大大咧咧,眼神真诚。

柳山凌也无法反驳,这个理由虽然牵强,但毕竟是事实,而且还是他主动邀请枫卿童加入镇北王麾下。若再继续深问,就有些太不留颜面了,于是只得作罢。

柳山凌转移了话题:“那个司徒久让,你应该知道他的身份。他对你的怨气,可是不小,隔着毒烟我都能感受到那一身杀气。”

枫卿童当然也感受到了,但现在自己不是有靠山了嘛,还怕他一个小崽子?

“是啊,为了柳大当家的,我可是把脑袋悬裤腰带上了,以后镇北王爷和你,可就得好好保护我了。如果我死了,传出去谁还敢跟着你们卖命?”枫卿童跟在开始返回的柳山凌身后,双手虚枕在后脑勺上,死皮赖脸的顺杆爬。

柳山凌也只是提醒一下,至于枫卿童寻求保护的话,他也就当是听了个玩笑。

第一次碰面,柳山凌为了立威,已经用了一些盘龙拳的奥义了,可依旧被这白衣年轻人正面吃下。须知道,盘龙拳所引灵力,已经不只是自身灵力,更带动了天地之间的灵力,是真正的携有天威的杀招!这个寻求保护的年轻人,灵力之深厚,恐怕并不在他这镇北王第一供奉之下。

几人沉默走了一段路,出乎意料的是柳山凌先开了口,他真的看不清枫卿童的来历,总觉得有些不安:“可以知道你的剑叫什么名字吗?”

剑被扣在他那里,但他怎么看都是一柄普通的长剑,唯一的优点,可能就是比寻常宝剑锋利一点。可如果真的就这么一个优点,显然是配不上眼前的他的。难道只是暂时代替佩剑,还未取名的凡品?

“落云。”

柳山凌脚步一停,回头问道:“那把剑就是你的佩剑?”

枫卿童反而被问得一头雾水:“对啊。剑客一生只能为一把剑起名,那把剑就是他一生唯一的佩剑,除非剑彻底毁掉或者师徒传承才另说,这是我师父教我的。”枫卿童一顿,大吃一惊:“你们东苍的剑客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万物有灵的,对剑不诚是剑客大忌啊!”

柳山凌摇摇头,这些他当然知道:“我知道这些,我就是想说,你的剑,是不是有点普通了?连附灵都做不到,怎么伤人?”

“普通?”枫卿童一愣,而后哈哈大笑:“你竟然说落云普通?”枫卿童笑弯了腰,不知道自己的师傅听到这句话会作何感想?

“你觉得它普通就普通吧——话说,我都是镇北王的人了,你是不是应该把剑还我了?”

柳山凌脸更黑了些——难道真是他柳山凌看走眼了?还是这小子在故意耍自己?

“见过王爷再说吧。”

枫卿童像是能看穿人心:“你啊,眼光确实不行,不像我有一双慧眼。你那盘龙枪,一拿出来我就知道是仿制品,还有司徒久让的鬼神杖,虽然做了些伪装,但他都放你面前了你后来竟然还是中招,真的是活该。”枫卿童洋洋自得,可劲数落柳山凌。

风千陌看着柳山凌越来越黑的脸,赶紧拉了拉自己这比小孩子还顽劣的师傅的袖子。

枫卿童对着风千陌笑笑,终于住嘴了。

因为他现在更加确定,这家伙确实不好惹:

盘龙枪,名列兵器百谱第八位!

而黑脸吃下的那一记诅咒,则来自兵器百谱第十位的鬼神杖......

真正的神仙打架了。

更可怕的是,身为盘龙枪主人的柳山凌,竟然是凭借拳法逼退了同为神器的鬼神杖……

盘龙枪在神器之中本应该是至刚至强的代表,但在刚刚的观战中,枫卿童也看出了柳山凌的属性——木。

木属性并不是盘龙枪最适合的属性,但柳山凌踏出了另一条道路——能借天地灵力的武道功法,不登顶才怪了!

那一拳,融合了山林之中丰富的木属灵力,比自己遭受的一拳要更加强势,这种可以带动天地之间灵力的拳法,天下要多出几个,武林都要大乱。

更进一步,如果柳山凌在使用真正的神器盘龙枪的时候,也可以引动天地之间的灵气……

师傅说过,遇到兵器百谱前五十的兵器都要小心再小心,果然是有道理的。武道登顶,每个人肯定都有自己压箱底的本领......

“大当家,他应该真的走了,我们赶紧回去吧。白令君的毒,好像并不简单。”枫卿童打破了沉默。

柳山凌诧异的看了一眼枫卿童,枫卿童不明所以,而后有些愠色:

“黑脸,你是不是太看不起我了,你故意放慢步子,身形全是漏洞,就是想看看那小子够不够胆再给你来一下,我会连这都看不出来?”

柳山凌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他内心真的不愿承认自己能被这个愣头小子看穿,毕竟这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有城府的角色。

“走!”柳山凌只会比枫卿童更在意白令君的伤势,既然司徒久让不再出现,那他也没必要再继续等下去了。于是柳山凌率先腾空而起,直奔万军山内,后面众人也都紧随其后。

期间遇上支援的其他军士,也就一起重新回了“营地”。

山林内,一双邪异凛然的紫眸中满是杀气的望着众人远去的背影,他几次要出手,但还是忍住了。可就这样回去,不就承认了父亲的话——自己挑战柳山凌就是以卵击石?

这么多年在莾金隐姓埋名,结果还是没办法真正一鸣惊人吗?司徒久让深呼吸一口气,还是让自己不踏进那个明显的陷阱。这次虽然只干掉了那个宕天刀传人,但还是完成了父亲本来的任务。以后,自己会从这里,带走更多的性命……

白令君的房间内,众人围在周围,白令君双目紧闭,面露紫气。唯一坐在床边看病的韩语立面色沉凝,割开了白令君的几处脉搏,放出的全是运转灵气逼出的黑色血液。

终于,满头大汗的韩语立站起身来,叹了口气,语气之间有些愧意:“只是用昆仑扇配合祛血疗法镇住了蛊毒流窜,但蛊毒不同于凡毒,会主动扩散,这样下去,三弟还是会死。”

柳山凌脸色更是难看:“已经没救了吗?”这个一山之主,声音有些颤抖。

整个房间都沉默了,小鼻头甚至都要哭出来了。

看着徒弟难受,枫卿童无奈叹口气,摸了摸风千陌的头。

“那个,只是防止毒素扩散是吗?”

韩语立一惊:“卿童公子有办法?”

枫卿童叹口气:“本来是我行走江湖的不传之秘,但现在不说出来,让我看着他死,也不太好。白令君比黑脸还是可爱一点的。”

柳山凌这时候自然不会在乎这些,只是深深做了一揖:“如果卿童公子今日能救三弟,我柳山凌保证卿童公子若有危险,柳山凌愿意以我之命,换卿童公子之命!”

韩语立在边上补充:“卿童公子若担心秘密外传,我和大哥可以起誓。或者,您如果有把握,可以直接亲手救三弟……”

“哎呦,算了,我直说吧。我不懂医术,只是知道一个秘法,主治还是二当家来吧。”

“自断神阙脉,灵力在短时间内会减少一半,与之对应的,所有毒素在体内都会停止流转,二当家可以试试。不过这样好像也是只能吊住三当家的命,后面怎么把蛊毒除掉,我就没办法了。”

韩立语深作一揖,声音颤抖:“如果卿童公子此法有效,那么我的昆仑扇就可以做其他的事情,三弟还有一线希望,韩某在此谢过公子!”

众人开始忙碌,枫卿童和风千陌也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星夜浪漫,但整个万军山都在一股凝重的氛围之中。枫卿童倚在窗边,整个人融入到夜色之中。

莫名其妙加入了万军山,彻底和那个什么鬼国师的势力撕破脸,还真是成了一团浆糊。

出世,出世,现在出个鬼的世!

鬼使神差的,枫卿童恨恨的冒出一句:“小鼻头,不行明天我救你三当家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