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一卷 尘世剑仙
第十五章 可愿帮王爷杀一人!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2959  |  更新时间:2019-06-24 19:39:12 全文阅读

枫卿童安静的坐在厅里喝着茶,主座上是那个大黑炭。

柳山凌罕见的在枫卿童面前板起了脸——之前虽然也没什么好脸色,但终归是没失了待客之道,此刻可真的就散出那一身属于顶尖高手的气场压力了。

枫卿童喝完了茶,砸吧砸吧嘴巴终于斜眼看了柳山凌一眼,言语之间并不客气:“之前看你在这世上算得上大宗师,待人接物也没什么越界的地方,对你还算有些敬意。不过看今天的架势,大当家终于还是准备以势压人了?”

柳山凌的气势并未动摇,将手中的茶杯盖子盖好,言语间也比平时直白露骨的多:“如果你的实力再差一点,你就走不出这万军山,更别提活着回北疆。”

“哦?看来这些年你们确实杀了不少过路人?”枫卿童语气变冷,心中已有杀意。

柳山凌像是没注意到这一点,接着说道:“东苍重臣都知道镇北王只剩下万军山一个关口,就都以为王爷现在没有那么强的实力了。而这,也是我们想要的。万军山后面究竟有什么,我们不是很希望有人窥探,尤其不希望像你这样的人有机会去窥探。”

柳山凌将杯子压在桌上,目光凌厉。

枫卿童冷哼一声,心中疑惑——镇北王是谁?哦,对了,应该就是白老三他们抓住他的时候提到过的那个,是这万军山真正的主人没错了。

“那个,问你两个事啊柳黑脸。”

柳山凌一愣,目光更冷了一些。

枫卿童毫不在意,继续他要提的问题:“第一个,你知道一个叫亦清风的人吗?”

柳山凌心中微微讶异,但并未作声。

枫卿童见他不做声,便直接又抛出自己的第二个问题:“千夜皇室是不是都死绝了?”

柳山凌不为所动:“在此之前,我也问你两个问题。”

枫卿童点点头:“二换二。”

“第一,你真的有适合千陌修行的功法吗?”其实这个问题没什么必要,枫卿童既然敢在自己的地盘收自己胜似亲子的风千陌为徒,定然是有什么办法让风千陌走的更远的。但柳山凌看了这家伙吊儿郎当,连自己处境都搞不清楚的样子之后,突然有些没底气了,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先入为主了。

枫卿童斜瞥了一眼——他只是行事比较看心情,又不是傻,收徒自然有他自己的理由,而且柳山凌这不信任的态度也是不能更明显了。于是他只回了两个字:“废话。”

柳山凌本想着,如果这枫卿童敢说没有,就必须让他见识点颜色了。但得到这样肯定的回答,好像也让他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这小子会不会说人话!

“第二个问题,”柳山凌压下心头的怒气,试探性的问道“如果镇北王请你做门客,会不会考虑留下?”

枫卿童想都没想,干脆就答应了:“可以啊,反正还有四件事没做。”那把符剑在柳山凌提出问题时便闪烁了一下,枫卿童便顺势答应了。

柳山凌瞠目结舌,枫卿童面无表情。

其实这么答应真的太草率了,连枫卿童自己都这么觉得——只是这符剑好死不死地闪了一下,就令人有些无奈了。但很明显,只是做门客是算不上一件完整的事的。

枫卿童现在虽然依旧按着符剑的意思在行动,但他不再似刚出山时那样胸有成竹了。北疆之中,已入泥沼,符剑之上添了一道裂纹,还怎么算得不沾因果?更何况,自己的心中真的就没有执念吗?当年如同煌煌大日,令莾金局势危如累卵的千夜皇朝,真的是因为自己在几年内分崩离析?枫氏真的尽灭只余他枫卿童一人?他记忆中,战火之中失散的姐姐现在还在世吗?现在何处?

于是枫卿童知道,师尊指的那条路,自己根本走不下去。也是因为那个执念,枫卿童觉得风千陌与自己过于相似,才想在风千陌找到妹妹的路上帮他一把。

既无可避,那便入世!入的干脆利落些,快意自由些——不曾入世,何谈出世超脱?

符剑轻颤,但裂纹最后竟不曾扩大。

枫卿童思忖,前朝事,往往是这种手上沾染了无数枫氏皇族之血的高位之人,知道得更多,那么自己入镇北王府,说不得便是一箭双雕,既在五件事范畴之内,又能了解前朝覆灭的更多秘事。

不过枫卿童答应的这么干脆,倒是柳山凌需要疑神疑鬼了。本以为这看起来胸无城府,人畜无害的后辈只是个出来历练的后起之秀,性子散漫桀骜,断不会接受邀请,现在看这情形,莫不是一开始就别有用心?

枫卿童懒得管大黑脸在那胡思乱想些什么,强行将话题拉回到自己的问题:

“第一,你认不认识亦清风;第二,千夜皇室是否尽灭,无一活口?”

柳山凌看着神色没什么变化的少年,第一次心中有些敬畏——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决定是不需要理由的,除了情爱和疯子;更没有人刻意拿自己的人生做赌注,净去做些博人眼球,让人意外的事,这种人活不好也活不久。所以,枫卿童的决定,一定有自己的考量,或者身后有什么阴谋。

这些事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的态度神色始终没有什么大的变化,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伪装者。

虽然面前这少年不知跟脚,但柳山凌是个讲信义的人,且这些事也不是什么说不得的事,他还是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亦清风应该是十五年前那个亦清风?我还能记得,是因为司徒国师对他青眼相加,将他带走了。也是从那天起,进入万军山的人只剩两种选择——入镇北王麾下或者远边遣散,万军山再也不提供从北疆到东苍的通道。”

“这么说之前还有更多选择?”枫卿童立马就听出了言外之意,随口追问了一句。

柳山凌瞥了一眼枫卿童——若他真是国师的人,这些事会不清楚?究竟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掩饰得太好?

“十八年前,从万军山涌入的难民开始急剧减少。后来三年中,万军山涌入的难民还是会入东苍户籍,被送到东苍各处府邸当下人,总有个吃穿不愁。十五年前国师借口王爷还在克扣难民,积蓄兵力,前来监察。此事完全不顾王爷的颜面,导致朝廷和镇北一脉已经有些撕破脸皮了。虽然皇上就此事严厉斥责了国师,但万军山所属还是决定从此封锁,不做南北沟通之地。亦清风也是十五年前恰巧被国师看到,便直接带走了。”

枫卿童揉了揉眉头:“官场之中,还真是乌七八糟让人头疼啊!不再经手人口流动,是避嫌?十八年前难民急剧减少是什么导致的,你们也心知肚明?”

柳山凌默不作声——万军山截杀北疆难民的流言就是他们散布的,说到底,其实还是“避嫌”二字。

枫卿童冷笑一声:“你们东苍这皇帝,也不怎么样嘛。”

话音刚落,厅中杀机顿起。枫卿童自知言语有些过于不敬了,虽不至于专门道歉,但还是收敛了些,没有针锋相对。

柳山凌冷哼一声,定了定心神,还是耐住了性子:“至于你说的枫氏皇族……”

说至此处,柳山凌沉默了一会儿,感叹道:“一将功成万骨枯吧。”

“二十一年前,我们东苍就打到了千夜国都。皇宫一战,先皇险胜,众将当时本来都以为大局已定,直到那晚皇宫灵光冲霄,才知道从未谋面的千夜皇帝何等强大。枫姓不愧是武学天下第一姓,但也到此为止了。”

“后来呢?你还是没回答我的问题。”枫卿童声音有些冷意。

柳山凌站起身来,侧身按住枫卿童要端起的茶杯:

“我很好奇,你姓的是‘风’,还是‘枫’?”

枫卿童一脸看智障的表情:“当然是枫啦!”

本来就一个音,这么回答你柳山凌还真能分得出来不成?

柳山凌突然觉得有些无趣,手松开了茶杯,枫卿童也没再去碰。柳目光深沉,像是又看到了那个鲜血和辉煌并存的时代,声音微微颤抖的说出了十二个字,便向门外走去:

“皇战之后,五年围剿,枫氏尽灭。”

枫卿童闻言,不由自主还是端起茶杯狠狠灌了一口茶,生生借仰头将直接奔涌而出的眼泪憋了回去,内心只剩悲怆。

……

厅外,柳山凌已经渐渐走远,在快出大门时一个黑衣人在其耳边说了些什么。柳山凌嘴角一翘,暗道终于来了。

恰巧此时枫卿童在后面追过来询问镇北王看不看得上他这小胳膊小腿的,柳山凌回身打量了身后这位这白衣少年一眼,双目更加有神,朗声道:

“风卿童,那人来了,可愿帮王爷杀一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