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一卷 尘世剑仙
第十一章 国师之子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014  |  更新时间:2019-06-24 18:34:44 全文阅读

“师傅,有人求见,貌似不是凡人。”林山雨对盘坐在密室之中的一道修长背影说道。

“不见。”亦南星的发丝已经渐渐带上了冰蓝色,运行灵气之时更是带着森然寒气,以致整个密室的温度都极其冰凉。

林山雨揉了揉有些凉幽幽的鼻子,无奈道:“虽然不知道师傅为什么一直闭门谢客,但这次应该是躲不过去了。那人修为极高,已经进了大堂了。”

亦南星睁开双眼,轻叹一句:“与卿童一个级别的破局之人吗?还是说.....”

他已经知道王嗔背后是东苍皇朝,虽然巧合的很,东苍皇姓就是王姓,但显然,土匪出身的北疆土著王嗔,绝不可能是东苍真正的心腹。王嗔就是在北疆自己起家的野路子,不可能在之前就与东苍皇姓有关系,应该是成了些气候之后被东苍王姓收买扶持。

而且很显然的是,王嗔为了防止东苍过分重视自己的地盘,刻意隐瞒了亦氏的存在,将亦氏放在自己地盘边缘的封锁之地,自己亲自看守。因为在亦南星收编其他地区的守军时,他们都并不知道亦氏的存在,这对亦氏也是一件好事。

这么些天亦南星一直在等,等他推测一定存在的,东苍留在王嗔背后的那个人,那个人,只会比王嗔更强。

枫卿童没走的时候,那人不敢冒头很正常。但枫卿童走后,哪怕亦南星刻意隐瞒枫卿童走了这个消息,那人也应该察觉了。想必,是今日此人?

起身换一身冰纹长袍,亦南星在林山雨的陪同下在大堂见到了那个不速之客。

司徒久让见到亦南星颇为惊讶——世上竟还有气度如此非凡之人!虽然脸若寒霜,身形修长,但却难掩那一身锐气,整个人如同初露锋芒的一柄宝剑。

虽然自己确信能在一招之内拿下此人,但司徒久让此时却没有闹事的心思了。总觉此人很有意思,而且动了此人,因果颇多。再说了,王家的事,他管那么多干嘛?

微微作揖,司徒久让又恢复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

亦南星此刻连瞳孔都有了些冰蓝色了,整个人的气质更是又沉稳了不少。还礼后,亦南星还是先开口了:“阁下不请自来,光临寒舍,不知如何称呼?”

司徒久让哈哈一笑,整个人人畜无害,哪还有在荒漠上给出毒银子后的凛冽神色:“在下司徒久让,与王嗔是旧识,来看看取代他的是什么英雄人物。今日一见,不过尔尔啊,王家上面当家的眼神越来越不好了?”

亦南星还没什么反应,林山雨听闻此言大喝一声“大胆!”,倒是先拔剑便要上前。亦南星心中诧异,忙将他拦下——平时也没见这小子对自己多上心啊,暗地里叫自己这便宜师傅蠢蛋可没少传到自己耳朵里。

“山雨,你先下去,我和司徒先生谈谈。”

林山雨瞪了一眼司徒久让,愤愤离去了。司徒久让颇有深意的看了眼这执剑少年,还是笑而不语,顺着亦南星的手势终于落座。

“公子说自己是王嗔旧识,今日是要为他讨一个公道?”亦南星也随后落座,为司徒久让斟了一杯茶。

司徒久让盯着亦南星放在自己面前的茶杯,忽然仰起头长叹一声:“没意思啊,没意思!还以为你应该是直来直去的真英雄,竟然说话也这般小心翼翼的!看走眼了,看走眼了!”

亦南星瞳孔微缩,倒不是说他被这样说两句就生气了,而是他更确定了来人与王嗔背后的人有关系。从见到司徒久让的那一刻,他就知道,此人极其危险。哪怕堂中全是枫卿童留下的符箓法阵,哪怕亦氏积累二十年的那批伪神兵半数装配在堂中最精锐的一批人手中,哪怕枫卿童还用剩下的伪神兵编排了几个剑阵,他依旧清楚的知道,若与眼前这人起了冲突,自己很难活下去。

呼出一口气,亦南星转了转水杯:“我觉得,我可以取代王嗔,成为棋子。”

司徒久让转过头,眼神中的玩味更甚:“哦?”

“阁下应该是东苍的贵人吧?王嗔一直以来都在您的监督之下行事,您只是不便露面?王南星可以成为新的王嗔,我断定我可以做得比他好。”

“凭什么呢?”司徒久让当然知道王嗔背后有东苍的一个大人物,但具体是谁,他也不知道,反正不是他。之所以诈一下面前这个不凡的青年人,纯粹是为了好玩罢了。他的战场,也不在北疆。他的父亲,对他有更重要的安排。

“凭我的练武天赋,凭我用远低于王嗔的实力杀掉了他。”亦南星依旧是淡淡的语气,此时也有些高人风范了。

“嗯,极致之冰,顶级冰系功法,确实得天独厚。话说,你修练了多久了?”

亦南星不动声色的看了眼面前这年轻人的神色,对自己拥有顶级功法被看穿也没有太多反应——毕竟这么低的境界灵力却如此精纯,还是很容易推断这一点的。抿了口茶:“一年半。”

司徒久让点了点头,算是比较正常的速度吧。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暗暗松了口气,指尖的淡紫色毒气终于停止了在桌上的蔓延。那毒气,离亦南星的杯子,只有一拳的距离了。

“好好守着这里吧,我不是王家的走狗,也不在杀了王嗔这事上为难你了。今天茶不错。我们,算是结了个善缘吧。”司徒久让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将杯子倒置对着亦南星微微一笑,放好杯子转身向大门外走去。

亦南星起身,对着那背影举起了茶杯,看着那身影渐行渐远。身后,亦南星衣衫尽湿。

良久,亦南星才听到林山雨在边上喊着自己,终于回了神。

“师傅,你也太弱了,被这样一个货色吓成这样。”林山雨撇了撇嘴,他的年纪实际比亦南星还小上一点,但实力却远在亦南星之上,所以对亦南星从来谈不上什么尊重。甚至拜师也是迫于某个人的淫威……

亦南星对林山雨的态度也早就习惯了,但是,不代表他会惯着!一巴掌糊在林山雨头上,疯狂的将他的头发揉成鸟窝——这下,手总算是没抖了。

“你懂个屁!为师有三次差点凉了你知道吗?”亦南星在林山雨面前就没淡定过。

三次杀机,一是初见之前,司徒久让本意闹事;二是亦南星试探,佯装没猜到东苍在北疆还有棋子,试图与司徒久让在言语之间过上几招。而司徒久让实际是没把他亦南星放心上的,也不觉得自己有资格和他过招,有些不悦,二起杀机;三是说起功法,亦南星实际修炼的时间不足两月,如果亦南星的天赋在司徒久让之上,亦南星今日必死。

林山雨顶着一头乱发无动于衷,甚至想挖个鼻屎:“哪有那么邪乎。那家伙灵力也就那样,之所以有那么强的压迫力——嗯…..看他衣服里藏了不少瓶瓶罐罐,应该是用毒比较厉害。对付这种只会用毒的,只要我主持小师伯的符箓阵法,再加上堂里的剑阵死士,绝对能让他脱层皮……”

亦南星见这家伙又开始胡思乱想,将手放在小徒弟头上,语重心长的教导道:“芋头,第一点,卿童是师叔,别听他瞎教你;第二点,每次你大言不惭的挑战你师叔,你师叔都把灵力压到比你更低的境界,结果谁总是哭着去找小影姐姐和采薇姐姐的?第三点,如果像你说的那么狂轰滥炸,”亦南星微微停顿,猛吸一口气,把平时的斯文都抛到身后去了,对着林山雨就是一顿吼:“像你说的那样,我还活不活了?活不活了?啊?”

林山雨本来想抱怨别叫他芋头来着,结果现在只剩下满脑子的轰鸣和回声……

其实亦南星和枫卿童并不是师兄弟,无论林山雨是喊枫卿童师叔还是师伯,都不合礼制。但二人也没怎么在意,反正枫卿童好像也不在意。

甩了甩脑袋,受不了亦南星瞎嚷嚷的林山雨还是正经了点:“师傅,那司徒久让是什么人啊?”

“本以为是王嗔身后东苍的某个大人物,现在我也摸不清了。”

林山雨捏着自己的小下巴陷入了沉思,忽然,他眼前一亮:“师傅,东苍国师,复姓司徒!”

“你想说什么?”

“国师之子!这么一说,看他那模样,像极了那老家伙!他肯定就是东苍放在北疆的大棋子!”

亦南星白了眼欢欣鼓舞的小芋头:“你见过东苍国师?而且,他虽然说结善缘,这副样子是结哪门子善缘?我看他就没怎么在乎北疆。”

“嘿嘿,我就随便说说,启发下师傅的思路。那老国师,我见过他的画像啦,真人哪是我能见到的,嘿嘿。”

亦南星没怎么理会这小家伙,转身向修行的密室走去。微微握拳——实力,乱世之中,还是需要实力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