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一卷 尘世剑仙
第十章 好强一座山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2166  |  更新时间:2019-06-24 18:24:20 全文阅读

一路上听着姓白的刀疤脸叽叽喳喳碎嘴巴的抱怨,枫卿童也大体上了解了万军山的结构和他们要做的事。

万军山守将都听命于什么王爷镇守这万军山,算是东苍皇朝的一方边境。姓白的刀疤脸是三当家,手握天下第一毒器玉虚昆仑扇的韩氏后人则是二当家。

了解两人身份后,枫卿童真的万分惊讶了。一个边陲之地,出了一个兵器百谱第六十三位的高手还算比较正常的配置。更可怕的是,完全可以杀人于无形之中的韩家后人也还只是二当家!枫卿童就算再没常识,也能感受到这个边陲之地蕴藏的力量太过反常了。

而这一切,是因为他们在这里等待一个人,等待一个必杀的人。从他们巡查的力度和互相之间支援的速度可以看出,两个算得上绝世高手的人是严阵以待的。甚至可以说,他们清楚的知道落单的他们完全不是对手,乃至会被秒杀……

枫卿童估量着以自己的实力从这样的困境中逃出去都得见不少血,来人得强到什么地步?再说北疆到东苍的路多了去了,他干嘛非要从这个龙潭虎穴过去?不过说起来,自己头好像也挺铁的……

枫卿童也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姓韩的一见他就直接动用昆仑扇了——自己在实力上和他们等的那个人简直不要太般配。如果当时自己对刀疤下杀手了,那么后来的姓韩的也绝对不会只用迷倒的手段!

越琢磨枫卿童越发感觉有意思了,也就本本分分的装着昏迷的样子,任刀疤脸将自己往深山中扛去。

此刻静下心来,枫卿童也有心思将感知放到更远,感应着周围的灵气波动。反正以他几乎绝对冠绝天下的灵力,永远只有他感知别人的份。睡的那二十一年,可是在一位半步仙人的结庐之地。

韩家后人在随行一段时间后便又离开了,他身边跟着一些灵力不算薄弱的护卫,但都分散在他周围刻意隐藏着。因为太远,枫卿童渐渐也感应不到了。而刀疤脸身边的护卫数量则是十三个,灵力都比较强,全部是风属性,同样分散在周围刻意收敛着灵力波动。

刀疤脸在向韩家后人抱怨了好一阵后还不过瘾,又开始在枫卿童耳边不知嘀嘀咕咕些什么,直吵得枫卿童心烦意乱。如果可以,枫卿童真想给他一个大嘴巴让他闭嘴!

药力退散时,枫卿童已身处一间布置还算不错的房间之中,落云剑意料之中的不在身边。东苍边境也是会些符箓之术的,尤其是越靠近莾金皇朝的边疆,越是要懂得一些符箓之术。枫卿童用灵力感应着房间周围的符箓阵法,还算满意,没有传闻中那么辣眼睛。符箓阵法基本没有什么大的纰漏,就是级别低点。但一旦自己要逃,警示的信息必然会传给某个能制衡自己的人那里,应该就是那位大当家了。这万军山也算是挺重视自己了,不过……

枫卿童在指尖幻出两道剑气,轻轻在符箓之阵中划了几笔,皱眉思忖之后又补了几划,又查看几回,终于满意的点点头安静打坐起来。如果有熟悉符箓之法的大师在此,一定会大惊失色,因为在枫卿童的改造之后,整个符箓之阵聚集的灵气属性竟慢慢变化了起来……

……

北疆荒凉的黄沙荒漠上,一身异域打扮的俊俏公子坐在马上缓缓前行。前面,一位他雇来的小仆牵着马,还在喋喋不休的劝说着什么。那身着青袍紫纹的青年只是儒雅的笑着,并不作声。

“公子,前面就是王嗔的地盘了,虽然您跟我们主子交好,我却也不敢再随您往前了。那王嗔,可比咱主子要厉害得多了。”

牵马的小童见这青年不说话,就又兀自提醒了几句:“过了王嗔的地盘就快到万军山了,公子,还是建议您别过这山了,大家都传,过这山十死无生呢。”

那青年人遥遥望着小童指引的方向,良久,对着那小童点头一笑,扔了几两碎银子给那小童,便直接在漫天的黄沙中策马飞奔而去。

那小童望着那飞奔而去的背影,不由得感慨起来:“真是少年英雄啊!还长得如同仙人一般,不像主子那样五大三粗的!”回想起那紫衣青年轻而易举杀掉了主子的一个大对头,小童更是心潮澎湃——从此以后,自己的目标再也不是主子了,一定要成为像这位少年英雄一样的人物!

收起银子,小童脑海中不知为何忽然浮现起那公子的笑脸来,他仿佛看到,那公子的眼中闪烁着妖异的紫光?头脑有些模糊起来,小童定了定神,满心感慨的继续返程,他不知道,他那拿过银子的手心已经完全变作黑色……

马上,那紫衣青年的神色,终于凛冽邪异起来。

进了王嗔的地盘,风气与整个北疆的混乱都截然不同,这倒让司徒久让有些讶异——难道这王嗔与自己打听的传闻不符?

纵马直入王嗔视作禁脔的封锁之地,全程都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挡,司徒久让心中有数——看来这地方应该是变天了。不过他毕竟身份不凡,知道王嗔身后最终站着的是谁,虽然这事与他关系不大,但他也有些好奇,是谁能让王嗔倒了台?

司徒久让笑起来格外好看,颇有几分谦逊有礼的世家子的意味。趁着在酒楼里休息,司徒久让也打听起这里最近发生的事情。小二见这公子出手阔气,也就乐于解释了:

“可不是嘛!咱这一片可算是换了天了。听说是王家祖上来人了,把那王嗔带走了,换了个青年人来治理这一块。咱也纳闷王家哪来的祖上啊,这王嗔从来都是没爹没妈的混账玩意儿啊,哪成想有这么一出!嘿,咱这些老百姓啊,也不在乎上面那些东西,反正王嗔那人,死了才好呢!咱这日子总算是能过了,现在可算是没人愿意豁出命去过那万军山咯。”

司徒久让点了点头,又给了那小二几锭去了毒的碎银子打发了他。他身上的东西都是带毒的,这次“好心”去了上面的毒,主要是这小二没那么讨厌,而且在这死人也麻烦。

司徒久让又喝了会酒,还是准备去见见那新的“王家人”。哼,王家如果真有换棋这样的动作,他司徒久让能不知道?这北疆,又冒出了个什么人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