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一卷 尘世剑仙
第六章 少年已知愁滋味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2778  |  更新时间:2019-06-24 17:26:06 全文阅读

“那个,明天我就要走啦。”夜晚,大家忙碌一天后正在院子里乘凉,枫卿童冷不丁来了一句。

听到这句话,大家心里都“咯噔”一下。

亦南星脸色冰冷,依旧面瘫,但看向枫卿童的眼神显然有了变化——终于,还是要走了吗。

枫卿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把我当兵器使上瘾了是吧!于是毫不客气的给了个白眼。

小影在枫卿童面前还是有些胆小,她年纪最小,所有情感连枫卿童这种在幻境里泡了二十一年的初醒之人都能一眼看破,于是这段时间被枫卿童嘲笑调侃最多。看着小影也投来不舍的目光,枫卿童抓住亦南星发呆的片刻对着二人挤眉弄眼,小影顺着枫卿童的眼神偷偷瞟了一眼亦南星,又满脸通红的低下了头。

正要得意,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忽然响起,让枫卿童整个人一激灵:

“我去做饭。”

亦采薇从没有那么冰冷,简直冷的像她哥哥了。

做饭的时候,亦采薇静静的一语不发。她有些心乱如麻,此刻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又为自己刚刚那个冷冰冰的模样懊恼不已。她是最早相信枫卿童说的话的人,不是说她最单纯,最容易被说服,她只是觉得,那样的白衣年轻人确实不该留在一处。她不是相信一切,她只是相信,他会走。

亦南星看了看忙碌着的亦采薇,又看了看院子里没心没肺逗着新捡来的小狗的枫卿童,把手中的柴火塞进炉灶里,拍了拍衣衫站了起来。一只脚就要迈出去,想了想又收回脚蹲了下来继续看着灶里的火。

这算怎么回事!

早些天亦南星其实就感觉不对了——小薇对枫卿童已经有些过于上心的苗头。今天枫卿童就要离开,这份挂念更是直接写在了小薇脸上。亦南星要是再看不出来,就真的和逗狗的那位一个水平了。

枫卿童不笨,但毕竟前二十多年都生活在山上不曾入世,男女之事又是个当局者迷的东西,此刻一窍不通的模样也是情理之中。哪怕明知不应该怪枫卿童,但亦南星心里还是有些憋闷——枫卿童不会属于这里,他也不会为小薇做任何的停留,小薇的喜欢注定没有结果。

“小薇。”亦南星抬起头看了看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的妹妹——她长得和南星并不像,但一双深邃的眸子却和南星如出一辙,一头乌黑的长发顺肩披落,整个人安静得像一株水莲。

“嗯?”亦采薇望向亦南星,“怎么了?”

“好好和枫卿童道别,道别后就忘了他吧,你留不住他。”长痛不如短痛,亦南星低头添火,也不敢抬头。

亦采薇眼神一黯,没有应声。前后总共只是一个多月而已,为什么自己就会喜欢上那个家伙啊?

只是一个每天跟自己问东问西的痴货啊,只是一个每天守在自己的厨房门口一嘴口水的呆子啊,只是一个在自己安静的望着星空会陪着自己一起犯傻的二货啊——可是,他问东问西的时候也会打趣说出“小薇又漂亮又温柔,唯一的缺点就是没遇上个好哥”;可是,他不会生火,却会在门口默默用灵力除去烟尘;可是,在望着星空迷茫无助时,他会告诉自己:“你哥哥很优秀,你的未来很美好”这样振奋人心的话呢……

可是,今天他也懂得刻意保持距离呢……

亦采薇的眼泪突然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止不住的一滴滴的坠落,她惊慌失措,赶忙抹掉:“哎呀,辣到眼睛了。”

亦南星叹了口气——案板上切的分明是萝卜。

站起身拍了拍采薇的肩头,想了想,亦南星还是出去,蹲在了枫卿童的旁边。

“既然你注定要走,何必让小薇动心呢?”亦南星声音冰冷,冷到刺骨的那种。

枫卿童轻轻拍了拍那只小狗,让它自己去一边玩。二人站起身,枫卿童没了平时玩世不恭的表情,反而透出一丝落寞,叹了口气:“抱歉,我不知道会这样……”

“你知道作为哥哥,看着小薇那个样子,我多想捏碎你吗?”亦南星要比枫卿童高出半个头,平静的声音却藏着波涛汹涌的情感。

“对不起。”枫卿童眼神黯然,他腰上的虎符小剑裂开一道小缝。

“够了,哥。卿童一开始就没承诺什么.....我,我也没说喜欢他啊,你这样你妹妹还嫁不嫁人了?”小薇脸上的泪痕还没有擦净,声音一如往常一般温柔。她嘴角挂着微笑,那个微笑像一记重锤,忽然间让枫卿童的大脑都一片空白。

定了定神,枫卿童故作轻松:“嗯,一个月而已嘛,说不定就几年时间,连我是谁小薇都记不起来了,是吧?”

“当然!”不同于面对亦南星时的沉默,小薇想都没想便给出了回复,她笑容灿烂,像是没有一丝悲伤的味道:“你以为你是谁啊,武艺术法高就不是那个傻子了?除了傻,还真没什么特点让我记住你。”

怎么会没有悲伤的味道啊?亦南星心疼的看了看小薇——只是让枫卿童放心的走吧?

“你们相信星运吗?”枫卿童移过目光不去看那个让他揪心的微笑,静静的站着,院子里的一阵微风,扬起了三个人的衣衫。

亦南星一怔,星运?自己是……孤煞星运?为什么枫卿童会突然说起这个?

“南星,你也是孤煞星运吧?”枫卿童静静的看着南星,微笑道。

“也?!”亦南星也皱起了眉头——枫卿童也是孤煞星运?

“一世本来只能有一个孤煞星运,而我,是早于你的那个孤煞星运。我本该死于一次大劫,所以你承接了我的星运,应该是在你出生后几年之内。”

亦南星面色更加难看:没错,爷爷和父母都是在自己出生过后几年,没什么征兆先后离世,一切不幸,也是从那里开始的……

“然而现在,我因为偷换天机的原因活了下来,所以现在我们二人都为孤煞,但会有一人历尽艰辛,遍尝悲苦。我们各占二分之一的可能性,若都和小薇牵涉过深,她必死无疑。”

亦采薇整个人已经怔住了,半晌说不出话。

“星运,我不信。”亦南星平静道——他已经失去了太多,以后谁敢动他身边的人,他便让对方万劫不复。若星运所归,那他便同这天斗!未来,亦氏的未来,小薇的未来,还有,那个在城楼上面临生死之际依旧因为他一句“我与她订婚了”而微笑的女孩的未来,他都要自己去守护!

枫卿童笑了笑——他没看错。双孤煞其实并不存在二分之一之说,都是孤煞之命,好不到哪去。但其中一人会拥有一线转机,但那一线转机不适合枫卿童,因为,他已经没有那份勇气了,所以他放手了。

当看到亦南星时,那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和南星在知道自己是孤煞星运时反而激生出的战意,都让枫卿童感觉到,自己的放手是对的。真是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主,枫卿童甚至怀疑亦南星到底有没有搞清楚孤煞星运代表了什么......

枫卿童走的是另一条路——他要做完五件事,完成最后的赊欠,从此超离这尘世,彻底摆脱星运。但这超离,却要在入世之后,所以,他不能和尘世有太多的瓜葛,不然,便跳不出去了。而他若跳不出去,他身边的人也不会有好下场……

无论怎样,都不能有人和他在一起……

至于刘崇喜说的,孤煞星运,从不早夭,指的其实是改变整个天下的格局,造成巨大的灾患动荡之前,背负孤煞星运的人不会就那么死了。自己似乎最为特殊,从还在母亲腹中时,就开始影响千夜皇朝的国祚。三岁那年,千夜皇朝便全部倾覆,短短四年而已。如果不是师尊,他枫卿童三岁便该去死了。

“你喜欢我吗?”小薇目光重新坚定起来,逼视着枫卿童突然问道。

枫卿童被杀得措手不及,有些局促,只得赶快转过身去,不看亦采薇的眼睛:“不喜欢。”

亦采薇欣慰的抹了抹眼角残留的眼泪,心情大好:“知道了,吃饭吧!做好了,有你最爱的,最土山菜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