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狼寻归途 > 第二卷 铁树堂
第一百五十八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作者:FirefoxD  |  字数:2840  |  更新时间:2019-08-26 01:51:57 全文阅读

司马朔一路都是把铁牌拿在手里没有收起来,而且嘴上催的急,但动作却不快。

“你这是准备做什么?”影好奇道。

司马朔故意摇了摇手里的铁牌,说道:“这不是很明显吗?钓鱼啊。”

“如果咬钩的鱼没有铁牌那不是白折腾?有什么意义?毫无意义。”影自问自答道。

“既然已经被动了那不如化被动为主动,顺便验证我之前的猜测。”司马朔说道,他可不认为这是没有意义的事。

又跑了一小段路,影忽然道:“来了。”

一条舌头从身后迅速靠近,瞄准了司马朔右手手中的铁牌,司马朔手腕忽的一扭,铁牌飞向左手,然后再一握,把舌头紧紧攥在手里,左脚一步跨前,手臂往前一带,原地转了一圈,把舌头的主人拉飞,摔向前面不远处的树干,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明显早有算计。

蟾馨在经过司马朔时,一声“爆”字出口,身上刚长出来的脓疮猛得爆开,溅了司马朔一背,司马朔左手一扯,把外裳整件扯了下来,上面破了许多小洞,都是被毒液给腐蚀掉的。

看得司马朔心惊胆战。

“刺激吧?这就是外面的世界。”影在司马朔心底笑着道。

‘砰’的一声,蟾馨被砸的晕头转向,站起身摇了摇,看样子并没有受伤,含糊不清道:“放手。”

“不放。”司马朔理所当然道。

“藿藿!”蟾馨大喊道。

司马朔以为又会从后面偷袭自己,所以本能回头看,结果什么都没有,心头一跳,猛得回过头,同时左手往身后藏。

“前面。”一条舌头从正面斜上方的一棵铁树上射来,敖轩提醒了一声就从司马朔肩膀上扑了过去,张嘴朝舌头咬了过去。

蟾藿的舌头刚碰到铁牌,还没来得及卷住,就感觉一阵疼痛传来,顾不得其他,连忙收回。

敖轩松开嘴落到地上,‘呸呸’吐出嘴里的鲜血,对着蟾藿吼道:“这是我找到的,谁都别想抢走,谁抢我咬死谁!”

这话霸气十足,但蟾藿同样不甘示弱,舌头被咬伤了,疼得没法说话,就用眼神狠狠瞪着敖轩。

躲在一旁一愣一愣的猪义突然指着树上的蟾藿对着司马朔激动道:“看那!看那!”

听到他的喊叫,蟾藿连忙把手往后藏,司马朔没看真切,不过从猪义的神情上看不难猜测她手里拿着什么。

“铁牌。”司马朔笑容灿烂道,这钩钓上鱼了,而且还是有‘料’的鱼。

现在一人的舌头在司马朔手里,一个又舌头受伤,主动权在他们这边,司马朔笑眯眯道:“交出铁牌我就松手,怎样?”

“做梦!”蟾馨跳起,后腿猛的一蹬身后树干,化身人肉炸弹飞向司马朔,这一招若是对付没化成人形的自己或者其他人还挺有效,不过现在的自己可不怕。

左手拿着破衣向前挥去,抛向迎面而来的蟾馨,将她给罩住,这样就暂时不怕她发动天赋圣术了。

蟾馨被罩住后想要拨开衣服,可手太短小,一时半会挣脱不开。

在她动的时候,蟾藿也跟着动了,这次没有用舌头,而是一样准备近身战。

飞在半空中时,司马朔抡动手里的舌头,强行改变了蟾馨的方向,砸向了躲无可躲的蟾藿身上,两人叠在一起在地上滚了几圈,起来时蟾藿帮蟾馨将衣裳取下,两人都恶狠狠的瞪着司马朔,二话不说,再次一同发动攻击。

司马朔有条不紊的用左手反手从腰间拔出牙刀,等到二人距离自己差不多两三丈的时候猛的一扯舌头,对此蟾馨一路都有所准备,感受到舌头上传来拉扯的力量后立即双手双脚狠狠抓住地面,不让自己被拉动,而一旁的蟾藿见机忽然发力,加快速度冲向司马朔。

司马朔感觉拉不动,有稍稍加大了力量,然后,一松手,舌头如同燕雀归巢,飞向了手脚抓地的蟾馨,蟾馨措手不及被回家心切的舌头打的向后翻滚。

甩了甩湿黏黏沾着唾液的右手,左手则朝前挥动牙刀,蟾藿看着那把锋利的骨质长刀的刀锋,在距离还有一丈的时候猛的踩下刹车。

刀锋在她面前划过,蟾藿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距离自己如此之近,双眼中充斥着恐惧,身体瑟瑟发抖。

其实她是被吓到了,如果有仔细看,会发现司马朔在挥刀前早已把刀刃转为刀背,即便砍中最多只会被击飞。

司马朔正准备上前抢铁牌,蟾馨大着舌头大喊道:“藿藿!扔过来!”

蟾藿猛的回过神,将手中的铁牌扔向了了蟾馨,在空中时一道黑影忽然窜出,半路拦截,吓了司马朔等人一跳,以为是第三波人来了,敖轩都已经作势要扑咬上去了,不过等定睛一看,发现原来是自己人。

“明式玉!”躲在一旁的猪义激动的叫了起来。

明式玉笑着点点头,司马朔表面上也是朝她笑了笑,但心中却是有些戒备,毕竟双方不是很熟,如果她此时带着铁牌离开,自己是追还是不追,抢或者不抢,如果抢,该如何应对随时有可能出现了明一逊和明波信二人。

司马朔大脑飞速运转间,蟾馨冲向了明式玉,明式玉见状立即拔腿就朝司马朔跑,她可没有武器,被近身了就得中毒。

在路过司马朔时,明式玉对他狡猾的一笑,好像是在说‘交给你了,盟友’,司马朔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非但没有拦截她,还十分绅士的侧身让其过去。

这反倒让明式玉摸不着头脑,不过既然司马朔肯为自己殿后,那自己也就不客气了。

蟾馨见司马朔让明式玉过去了,心想他会阻拦自己,所以准备好了天赋圣术,近身后快速解决司马朔,抢到他手里的铁牌,然后再去追明式玉,这样两块铁牌到手,自己和蟾藿就可以通过选拔,双双进入铁树堂了。

不过出乎她的意料的是司马朔在让过明式玉后就转身跑了,同时把手里的铁牌放进了怀里衣服内。

敖轩见司马朔跑,立即游到他的前头,司马朔一把抓住,放到肩头,经过猪义时见他楞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便大喊了一声:“跑!”

蟾馨左右看了一眼,毫不犹豫的继续追明式玉。

剩下蟾藿还坐在地上,见蟾馨跑远了,才连忙起身追了过去,顿时原本热热闹闹的地方变得空空荡荡。

司马朔这样的选择才在情理之中,明式玉的意料之内,心中不但没有生气,觉得理所当然,反而轻松不少。

思考了一下,明式玉决定不往明波信和明一逊那边跑,两人受伤太重,只会帮倒忙,所以随意找了个方向,准备甩开追兵后再回去。

可这反而让她深陷险境,因为前方遇到了她之前一直想要找的两人,狼屠和狼過。

两人见到她嘴里的铁牌后,相视一笑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送上门的肥肉,虽然她身后还有来势汹汹的蟾馨和蟾藿,但这对他们来说并不是问题。

猪义跟在司马朔身后,犹豫道:“这样会不会。”

“太不仗义?”司马朔笑着反问道。

随后摇了摇头继续道:“先不说她有没有把我们真当盟友,既然东西已经到手,我们为什么还要留在那与没有了铁牌的腐身蟾二人战斗,退一步说,她还有两个跟班都还没现身呢,这说明了他们有自己的计划,我们得防着点,还有就是你刚才的动静很可能不止会惹来两人,如果久留我们将连自己手里的铁牌都保不住。”

见猪义依旧有些扭捏,敖轩不耐烦道:“我们又没算计她,只是她不老实,我们防着她点而已,何况我们又没有跟她抢铁牌,这哪对不住她了?”

“不是,我就是觉得我们应该帮忙挡一下,搞不好就只有她一个人呢?”猪义小声道。

这倒是提醒了司马朔,之前的落叶如果躲之不及,确实很可能造成人员伤亡。

猛的站定,猪义跑出去几丈后才反应过来,急刹车停下,疑惑的往回走。

敖轩难以置信道:“不会真的要回去吧?”

司马朔沉默了一会,影冷笑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反正和她又不熟,救了也不一定会有好报。”

司马朔深吸一口气,话是这么说,事实也往往如此,可自己的本心却在告诉自己,自己应该回去。

犹豫了十息左右,司马朔叹了口气,最终道:“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