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狼寻归途 > 第二卷 铁树堂
第一百五十七章 夺回铁牌
作者:FirefoxD  |  字数:2531  |  更新时间:2019-08-23 01:50:28 全文阅读

猪义一路跑一路大喊大叫“我拿到了!我拿到了!”,好像生怕别人听不到,失心疯了一样。

司马朔后面猛追着,可疯起来的猪义他一时半会也追不上,气的脑壳疼。

敖轩更是狠得牙痒痒,那可是他找到了,死肥猪居然二话不说抢了去,等追上了一定要好好整治他,让他好看。

狼屠和狼過通过落叶撇开了明式玉三人,躲在一棵一树根分叉出两树干呈V字形的铁树下,互相给对方拔出身上的树叶。

“这是那头死肥猪的声音。”狼過说道。

“你确定?”狼屠问道。

“确定。”狼過肯定道。

“他是疯了吗?还是说是故意的?”狼屠皱眉道。

狼過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随后问道:“要不要过去看看?”

狼過虽然在族中地位比狼屠更高,资质也相差不多,但之所以总是听他的指挥,是因为狼屠出身狩猎队,狩猎队的小孩不管资质如何,战斗经验都会十分丰富,而更重要的是狼過并非那种自以为是的大少爷心性。

“不急,先等等,说不定是明血豹和嗜睡猪的阴谋,故意引我们过去。”狼屠分析道。

狼過点了点头,附和道:“有道理。”

明波信和明一逊两人满身是血,两人以肉身保护了明式玉,所以明式玉身上也有伤,但明显没有前面两人多。

“那家伙疯了吧!啊!轻点。”明一逊吃呀咧嘴道,明波信在帮着他拔树叶。

“闭嘴,丢不丢人,我们现在这样还能做什么吗?”明波信骂道。

突然,明式玉说道:“我过去。”

“什么?”明一逊以为自己听错了,心中有些怒气,自己和明波信两人舍命保护她,她现在居然现在就要抛弃他们,自己去冒险。

明波信也看向明式玉,等待她的解释。

明式玉盯着二人坚定的说出自己的猜测:“那两个家伙可能会过去。”

明一逊和明波信自然知道明式玉所说的两个家伙是谁,心中舒坦了许多。

“我也去。”明一逊咬牙站起。

明波信一把将他按下,冷声道:“你自己拔,我去。”

“你们两都留在这,我自己去就行。”明式玉说完就走,不容他们反驳。

“有趣,我们去看看吧。”蟾藿兴奋道。

“好啊。”蟾馨赞同道,随即两人转身开始往回跑。

跑了没几步蟾藿就突然停下,张开嘴伸出舌头,舌头上卷着一块铁牌,含糊着问道:“用不用把它先办藏起来?”

蟾馨想了想,摇头道:“如果是陷阱,淘汰也就淘汰了,留着也没用。”

“那不就便宜了他们吗?”蟾藿不甘道。

“反正真是那样也就无所谓了,算是给他们打败我们的奖励呗。”蟾馨淡然的道。

既然蟾馨都这么说了,蟾藿也就无所谓了,收回舌头和铁牌,继续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这样下去不行,小轩,我把你扔过去。”司马朔抬起右手平摊向上放在左肩前做虚托状,敖轩‘嗯’了一声,游到手掌上盘成一团。

司马朔握住,看准时机,抡动臂膀丢了出去,眨眼功夫,敖轩如同一颗黑色的球重重砸在了猪义的背上,肥肉陷了下去,荡起一圈圈涟漪,随后被反弹而起,弹射到空中。

在下落过程中被后面赶上的司马朔重新接回手里,敖轩茫然的抬起头。

“再来一次。”敖轩道,重新把头埋到身体里。

司马朔想了想,没有急着出手,重重一跺脚,纵身跃到树枝上,随后在树枝之间跳跃。

“盘紧。”司马朔说道。

又追近了一点后猛得抬手挥下,呈三十度角飞向猪义。

“中!”司马朔大喝一声。

敖轩果真正中猪义的头顶,猪义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不等他站起司马朔一脚补上,把他踹的向前摔了个狗吃屎,滑出去一丈多。

站起来后晃了晃头,迷惑的四处张望,司马朔上前用脚踢了踢他的屁股,伸手道:“拿来。”

猪义回过头,茫然的看向司马朔,问道:“拿什么?”

“还装。”敖轩跳起一尾巴就扫在他后脑勺上,‘啪’的一声打得他‘哎呦’一声,头再次一晃。

敖轩落回地上后迅速游回司马朔肩膀上,嘴里还叼着铁牌,司马朔接过铁牌,问道道:“你搞什么?突然发神经。”

“我看他是故意的,宰了炖好了。”敖轩愤愤不平道。

猪义吓了一跳,连连挪向后,挥手道:“别别别!”

然后低下头开始边回想边嘀咕道:“你们离开后,我被一只鸟吓了一跳。”

“鸟?胆小鬼。”敖轩鄙夷道。

“然后我就坐在那等你们,过了一会,感觉有一阵微风,树叶开始‘哗哗’作响,好像到处都是人,我更加害怕了,再然后...然后挂了一阵大风,把树叶吹落,树叶跟刀子一样锋利,割得我很疼,我起身拼命的跑,想要躲开那些树叶,但怎么都躲不开,然后,然后,我晕了。”猪义越说脸上的表情越惊恐,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体,完好无损,不过颜色深浅不一,这是伤口愈合后造成的,证明他回想的那些事并不是做梦。

“那之后呢?”司马朔追问道。

“之后?之后,之后就在这了。”司马朔盯着猪义,看他的表情并不像是说谎,刚才可能真的是失心疯了。

“还装?”敖轩怒道,漏出两颗小牙齿,作势要扑咬他。

“我没装,我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猪义大呼冤枉。

司马朔那不太准,眉头紧皱。

“惊吓过度加上压力太大是有可能造成这样的短暂发疯的,不过,真与假有什么关系呢,你留着点心眼就行了。”影总结道。

影说的有道理,司马朔眉头刚松开来忽的又皱了起来,然后再次松开,原本打算收起来了的铁牌依旧握在手里。

猪义也注意到了,跳了起来兴奋道:“这是铁树堂的铁牌!”

然后扑了上来想要拿,已经吃过一次亏的司马朔立即拿开,冷声道:“可以看但不能拿。”

“为什么?”猪义不忿道。

“因为你刚才抢了铁牌要直接去上交,死白眼猪。”敖轩骂道,心情依旧很不好。

“怎么可能?不是说有人在那守株待兔吗,我会傻到这个时候去?”猪义反问道。

这也是司马朔游移不定不知道他刚是真假失心疯还是真失心疯的其中一个原因。

“谁知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突破埋伏。”敖轩不依不饶,气得猪义满脸通红。

“行了行了,闹出这么大动静快走吧,等会要有人来了。”司马朔制止两人继续争吵下去,催促离开。

“谁啊?”猪义问道。

“不知道,谁都有可能,毕竟那么大的动静。”司马朔无奈道。

“对不起。”猪义低头道,他确实不知道自己之前究竟做了什么,但看样子是给司马朔带来很大的麻烦。

“算了,我相信你。”司马朔拍了拍他的头,安慰道。

三人离开后不久,明式玉出现,她一早就到了,悄悄观察了一圈,只看到司马朔三人和铁牌,抢夺的心思一闪而过,最终放弃,明波信和明一逊都受伤了,她现在需要这几个盟友。

既然不打算抢夺也没找到想找的人也就没必要留在这了,还得回去照顾明波信和明一逊两人,以防被人乘虚而入。

在刚要离开时,变故突然,眼角瞟见蟾藿和蟾馨两人从远处迅速靠近,想了想,明式玉决定留下来,伺机而动,看能否帮上忙,好争取到司马朔手里的那块铁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