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埃尔达编年史 > 卷一:光明的信徒
第一章:希望?
作者:长鹿漫睌  |  字数:5066  |  更新时间:2019-04-07 11:00:57 全文阅读

凄厉的风声如同哀嚎女妖的嚎叫,紫色的闪电不断撕裂夜空,照的阴森堡更加阴森恐怖。地狱领主欧格里斯被光明圣徒-奥古斯都的神圣巨剑钉在城堡上,欧格里斯低头看着自己心脏处不断灼烧着圣炎的巨剑,桀桀怪笑。凌空立于欧格里斯面前的奥古斯都眉头一皱,双手举起合十,一把巨大的光剑出现在奥古斯都的上空,炽热的光芒将夜空照亮。“我为神之仆从,执神之剑,斩破一切邪恶。”奥古斯都将光剑斩下,欧格里斯的体内也爆发出纯粹的黑暗,对抗着奥古斯都的光剑。

黑与白,光与暗,正义与邪恶,在爆炸闪点之后尘埃落定。欧格里斯低垂着头颅,已然没有了生机。奥古斯都双手结印默念咒语,一枚乳白色的水晶从他的胸口漂浮而出,淫邪恐怖的气息不断在欧格里斯斯的尸体上翻滚被慢慢的被吸进水晶内。做完这一切后,奥古斯都犹如虚脱般,背后的天使羽翼不断的有羽毛飘落,又消散于空中。最终,奥古斯都整个身躯都化作光点消散在空中。而他手中的光明水晶则选择一个方向,急射而去。

而在不远处的战场上,魔法与圣光相辉映。嘶喊声与战鼓响彻云霄。炽热的地狱火轰击在人类联军中,无数的士兵在惨叫中被融化。但战场上的局面还是向大陆联军方面倾斜,人类与大陆其他种族联军正一步步将地狱大军逼回地狱之门内。奥维特王国国王德尔格里二世手中的誓约与胜利之剑将一个咆哮着的巴托恶魔砍到在地后,便全力向地狱之门冲过去。此刻在地狱之门内有一道巨大身影想要挣破地狱之门的束缚,冲到战场上来。只是地狱恶魔犹如潮水般,将德尔格里二世围困在原地。眼见那恐怖身影将要冲破束缚,德尔格里二世大吼一声,手中的誓约与胜利重剑光芒大盛,将周围想要冲过来的恶魔全部斩杀在地,便急忙冲向地狱之门。

而站在战场不远处高地之上的大魔导师刚多尔夫·阿特维尔也看到地狱之门内的变化,他一脸肉疼的从怀中掏出一枚紫红色不停闪烁着电光的水晶,然后眼神一禀吟唱道:“涤净万物的灭世雷霆,我乃雷霆之主之仆,听我指令,瀑落!”原本乌黑的天空更加阴沉,不断有雷霆闪烁,似紫龙在云中翻滚。酝酿许久的黑云在刚多尔夫面前水晶破碎之时,无数道粗大的雷霆开始轰击地狱大门,似乎感受到地狱之门外的变化,门内那巨大的怪兽更加变得狂暴,不断嘶吼着想要冲出地狱之门。

只可惜,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似镜子破碎般,地狱之门中的漩涡突然停止,然后地狱之门便轰然倒塌成废墟。一股巨大的能量冲击从地狱大门处爆发出来,将靠近地狱之门的魔鬼全部湮灭。德尔格里二世柱剑而立,但巨大的冲击让他的身体不断的后移,而更多的联军士兵则被吹到空中,不知所踪。刚多尔夫手中的法杖一挥,一道屏障便出现将高地上所有的法师都保护在内。

待尘埃落定,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只有零星的恶魔挣扎着被砍翻在地,一直给埃尔达大陆带来恐惧的地狱大门已经倒塌,再也不见源源不断的恶魔出现在大陆上。历时十年之久的地狱与大陆的战争终于以大陆种族的全面胜利而告终。

地狱之门之战十年后

奥维特王国王宫内,国王德尔格里二世正急切的站在产房前,不停地着急的踱步。而在房间内,侍女在不停的将热水端送到床前。产婆正蹲在床边大声对王后说:“用力,王后,再用点力,就快出来了。”回应产婆的只有王后凯特琳娜撕心裂肺的喊叫。

“哇……哇……哇……”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产婆兴奋的将一个浑身粉红如同猴子一般的孩子抱在怀里,而早在一旁准备好被褥的侍女急忙将孩子包裹起来。“让我看看我的孩子”王后凯特琳娜虚弱的声音传来,产婆赶紧将孩子放到王后的身边,大喜道:“恭喜王后,是一位王子。”王后怜爱的看着孩子,用自己的手轻轻的抚摸孩子的脸庞。这时,德尔格里二世急忙忙的从房间外跑到床边,他欣喜的看了一眼王后后,眼睛就被王后身边的小婴儿吸引住。王后看到自己的丈夫微笑道:“德里,你看看我们的孩子,多漂亮。”德尔格里二世小心翼翼的将婴儿抱起,仔仔细细的看着婴儿那粉嫩的小脸与还未睁眼的眼睛,与毛茸茸的头发,开心的大笑起来。而王后则幸福的看着自己的丈夫与孩子。“德里,给我们的孩子取个名字吧。”凯特琳娜王后虚弱的声音传来.“亚瑟,我的孩子名为亚瑟·奥萨潘贡。他一定能成为像先祖亚瑟王一般的传奇。”德尔格里二世开怀大笑道。

亚瑟诞生百日后,王国宴会厅内,王国众多的贵族欢聚在一起,音乐绕耳,美食堆砌,宾客觥筹交错。“国王陛下到”随着一声尖锐的声音,大厅内顿时安静下来,德尔格里二世身着简洁的青黑色天鹅绒礼服,礼服只有在袖口与领口绣有黄金狮子花纹。德尔格里二世挽着王后走到王座前,王后身穿宝蓝色束腰长裙,洁白的胸口上蓝宝石吊坠正在闪烁着光彩,而怀抱亚瑟的侍女正紧随着王后。“国王陛下,王后陛下,日安。”德尔格里二世环视大厅一圈后,开口道:“欢迎各位的前来,千年之前我的祖先狮心王亚瑟在这片土地上击退恶魔的进攻,为大陆带来和平。而今天,我的妻子也为我带来幸福。我的孩子,我的天使降临到我的身边。今天,是我的孩子的百日诞辰,教皇陛下将作为教父亲自为我的天使洗礼。”德尔格里二世刚刚说完,王座下便有贵族议论纷纷,站在下首的哈丁堡公爵亨德里斯·奥萨潘贡欲言又止,他不明白王兄为什么会作出如此决定。原来奥维特王国虽然在殉教者爱德华·奥萨潘贡时期将光明教会信奉为国教,但自殉教者爱德华之后,王室就再也没有让教廷给王室成员洗礼,更不要说是成为教父,哪怕对方贵为教皇。

王后凯特琳娜轻柔地从侍女怀中接过亚瑟,站在国王左边的教皇伯多格禄十二世微微对国王点头示意,然后走上台阶,转身面对厅内的所有贵族道:“今日,王后陛下为王国带来希望,而我则有幸成为王子的教父,愿太阳神赫利伯斯护佑王国。日安。”“日安”包括王国、侍卫在内的所有人全都回应道。伯多格禄十二世脸上笑容更盛,他对王国微微一欠身,然后开始向太阳神祷告:“愿主保佑不受灾祸侵扰,愿主保佑幸福安康,愿主保佑武运昌隆。”之后便用指尖蘸上圣水在婴儿的额头上画上一道太阳圣纹。待最后一划结束后,一道圣光从空中照下,若有若无的圣咏从光柱中传来,几个可爱的光翼小天使围绕婴儿开始抛洒花瓣。教皇满意的看着这一切,退到了一侧。然后德尔格里二世从王后手中接过亚瑟,将亚瑟高高举起,开始接受臣民的祝福。一时间,宴会大厅内祝福语响彻大厅。德尔格里二世将孩子抱在怀中,朗声道:“孩子,全国为你的出生而欢呼、祝福,教皇亲自为你洗礼,天使降下礼花,神对你微笑。你名为亚瑟·奥诺维·奥萨潘贡,奥诺维奇公爵,你终将成为传奇。”

做完这一切,德尔格里二世怀中的亚瑟扑闪着大眼睛,好奇的望着自己的父亲。德尔格里二世将亚瑟交到侍女的怀中,由侍女将亚瑟带回房间内。这时,宴会真正开始了。

六年后。

奥维特王国王宫后花园内,一个身影偷偷的将脑袋探出门外,然后观察门外是否有守卫,见门外空无一人。那身影便蹑手蹑脚的踏出门外,准备溜之大吉。只是那身影的右脚才刚踏出大门,他的后领便被一个老者揪住,被拎了起来滴溜溜的转了几圈。那老者看着如同气球泄了气一般的模样,不由得笑了起来道:“亚瑟,你的贵族家徽学学完了吗?”原来这想要偷跑出去的正是奥维特王国王子亚瑟·奥萨潘贡,而把他抓住的则是奥维特王国宫廷首席大法师海因里希·本杰明大师,自亚瑟开始学习起,海因里希便担当亚瑟的宫廷教师,教学亚瑟一些贵族家族简史与大陆史。“海因里希老师,你怎么神出鬼没的,我明明看到你已经睡着了,而且一路上我并没有发现有人跟踪我啊。”亚瑟挣扎着想要脱离海因里希的掌控,只是就他六岁的小身板,只能像只毛毛虫般蠕动。海因里希笑着说道。“就你的那点小聪明,要是用到学习上,你早就可以出去玩了。”海因里希将亚瑟放在地上,拍了拍亚瑟的头。“老师,不要拍。会长不高的。”亚瑟不满的说道。“你要是好好学习,我可以教你一些,你一直想要学习的魔法。”海因里希笑着说道。“真的吗?”亚瑟的不满立刻烟消云散。“那你先和我回去,把贵族家徽史学完后,我便教你魔法。”海因里希笑眯眯道。“哦”一听回去还要学习贵族家徽史,亚瑟便没了精神,不过为了学习魔法,亚瑟也只好跟着海因里希回到自己痛恨厌恶的学房内。

古朴的房间,太阳光照射进来的很少,油灯在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亚瑟无聊的趴在桌子上,望着自己的老师海因里希。海因里希看着亚瑟那有气无力的模样,有些好笑。他伸出右手,竖起一只手指,明亮的火苗从海因里希的指尖冒出,将原本有些昏暗的房间照得明亮。“老师,你这把戏我都看腻了,能不能换个新花样。怎么说你都是宫廷大法师呢。这个样子好丢人哦。”亚瑟直接将头蒙在手臂中,不再看自己的老师。海因里希微微一笑,手指尖顿时明亮起来,一道火焰冲击直接冲到亚瑟的头上。“啊,烫烫烫”头发被点燃的亚瑟顿时跳了起来,不停地用手拍打自己的头发。好不容易将头上被点燃的头发扑灭,一股焦味从头顶传来,亚瑟原本金黄明亮的头发如同鸡窝般。

海因里希微笑的看着亚瑟说道:“这个小把戏如何。”“老师,老师,我要学这个。”亚瑟围着海因里希兴奋道。丝毫没有因为头发被点燃的气愤,他已经被老师这一手火焰冲击给震撼到了。亚瑟已经开始想象自己在小伙伴面前炫耀,他们崇拜的眼神了。以后面对敌人冲向自己的时候,一个火焰冲击直接将敌人打到在地,那模样简直苦逼了。

海因里希蹲下身子,轻轻地将亚瑟的头发抚平,原本还有焦味的头发便恢复了之前的模样,然后语重心长道:“亚瑟,你的天赋是我见过最好的,只不过你并不适合学习魔法,武艺才是你的目标。你是伟大的英雄-狮心王亚瑟王的后代,你的血脉中流淌着黄金狮子的怒吼,魔法并不适合你。”亚瑟听的似懂非懂,但对于自己的先祖亚瑟王,亚瑟很清楚,他做梦都想成为像亚瑟王那样的英雄,成为不朽的传奇。只是这些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太过于遥远。现在亚瑟只想学习几个小魔法,然后到自己的玩伴面前耍帅才是最重要的。最后海因里希还是受不了亚瑟的软磨硬泡,在接受亚瑟一周内学完贵族家徽学的条件后,最终还是将火焰冲击教给了亚瑟。

拿到魔法咒语后,亚瑟便迫不及待的学着老师的手势,念着诘屈聱牙的咒语。不愧是海因里希都夸赞的天赋,噗的一声,一个小火苗就出现在亚瑟指尖,海因里希很欣慰,若是亚瑟不是亚瑟王的后代,凭借亚瑟的天赋,成为像大魔导师刚多尔夫·阿特维尔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亚瑟对此很不满意,这样拿出去,会被约瑟·哈勒嘲笑死的,那样亚瑟就再也不能在约瑟面前提起头了。

所以,亚瑟便迫不及待的再尝试一遍。看着依旧是小火苗的亚瑟有些着急,嘴中的咒语念的速度便加快了几分。而坐在亚瑟面前的海因里希顿时觉得不妙,右手一挥,一道透明屏障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这时,一道巨大炽热的火焰从亚瑟指尖喷出,直接撞到屏障上,顿时火花四溅。

待火焰熄灭,海因里希看着书桌四周还冒着白烟的装饰,有些哭笑不得。而亚瑟则完全陷入自己发出的大火球之术的威力之中。海因里希咳嗽一声,将还在发愣的亚瑟唤醒,回过神来的亚瑟,立即兴奋得大喊大叫,海因里希则任由亚瑟不顾贵族礼仪的喊叫了。喊交完后亚瑟便又想试试这刚学的法术。海因里希则一皱眉,他可不想让房间再次冒烟,法杖一挥,亚瑟原本要念咒的嘴顿时只能呜呜呜呜。

海因里希道:“好了,我的王子殿下,你的大火球术我已经领教过了。你要是再来一下,我这房间可就要被你毁了喽”“呜呜呜。”亚瑟呜呜的说,还不停的指着自己的嘴巴。海因里希哈哈一笑,法杖再次一挥,亚瑟便又能再次说话。只是这次他没有再说其他的,只是眼珠子一转,然后对海因里希道:“老师,我先出去了。”看着被亚瑟大火球术差点毁了的房间,海因里希也只能摇摇头,然后说道:“《贵族家徽史》你这周必须学完,不然国王陛下就要找你了。”“我知道了。”回应海因里希的只有远去的亚瑟的声音。

海因里希转身看着一团糟糕的房间,无奈的叹了口气。他随手一挥,房间内的物品便恢复了原样。

奥维特王国,奥诺维奇行省,硬木镇附近的一个小村落中。

现年十岁的洛尔·艾达正将干粮装进包中,将水壶装满水,他的父亲韦斯·艾达正准备进山狩猎。看着父亲在门口将一把弓弩背好在背上,洛尔的内心充满了渴望。他也希望能像父亲一样进山打猎。父亲是硬木镇附近有名的猎人,他熟悉硬木镇附近所有的山山水水。很多贵族进山打猎都会邀请他的父亲做向导。所以,洛尔对父亲是崇拜的,对父亲所做的事是渴望的。只是,他还小,父亲曾经答应过他,等他到十二岁了,就会带他去山里。洛尔好想这一天快点到达。韦斯收拾好行囊,与妻子吻别后,又蹲下身子亲了一下洛尔,然后道:“我的小英雄,等我走了,你要好好的保护、照顾你妈妈,等我回来给你带一只小雏鹰。好不好。”洛尔,睁着大眼睛“爸爸,你放心好了,我会保护好妈妈的。”

旭日东升中,洛尔站在村头,看着父亲消失在视线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