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修罗场 > 上卷
第九十章 因缘际会(完)
作者:C12  |  字数:4478  |  更新时间:2019-10-18 14:54:03 全文阅读

“娄翼。”万琪轻轻推醒娄翼,几分惊喜,几分心疼。

“琪琪……”娄翼睁开眼看到万琪,几乎立刻将她拥入怀中,像孩子一样的哭了起来,“妈走了……”

“我知道,我看到新闻了……”万琪也跟着落泪了,她轻抚着娄翼的背,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他。

“琪琪,回到我身边吧,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真的不能再没有你,跟我一起走吧,我们离开浮城,从头开始,好吗?”娄翼紧紧拥着万琪苦苦哀求道。

万琪犹豫了,她想到了许睿。

“求你了……”娄翼的声音细不可闻,他害怕被万琪拒绝,就像快要淹死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既无法放手,又怕用力过猛会将稻草一同拉沉。

“嗯……”万琪终于同意了。

娄翼的眼中终于有了些许光茫,将万琪抱得更紧了。

袁飞鸿见到娄翼的时候,感觉他整个人都变了。那些锐气,甚至是仇恨都被痛苦磨平了。不过他仍然很高兴,只要娄翼好好的,比什么都强。

“翼哥!”袁飞鸿又惊又喜,一把抱住娄翼。

“进屋说。”娄翼到袁飞鸿家,打算告诉他离开浮城的计划。

“阿姨那边是谁去处理的身后事?琪琪说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是你安排的吗?”

娄翼一听,就想到可能是费铭璋安排沙莎去帮的忙。

“应该是铭璋。”

袁飞鸿知道费铭璋,只是想不通他跟这些事怎么会牵扯到一起,“怎么会这样的,阿姨为什么会突然来浮城?”

想起母亲,娄翼又默默落下了泪。娄翼掏出一支烟点燃,擦干眼泪。他无力再去想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后面该怎么办?此刻的他只有一念头,逃离浮城。这里的一切已经快将人压垮了。

“飞鸿,我斗不过赵冼贵,我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袁飞鸿第一次听娄翼说出这样的话,不觉跟着一阵难受,但仍然宽慰道,“斗不过算了。翼哥,咱们离开浮城吧!”

他帮娄翼说出了心中的打算,让娄翼十分感激,“嗯,我约了琪琪今晚走!”

“真的吗?她会和你一起走?”袁飞鸿很是惊喜,有万琪在娄翼身边,这段艰难的时日总会好过一些。

娄翼微笑道:“你准备一下,在南郊码头等我,我和琪琪碰头了就去和你汇合。”

“好!”

尽管答应了娄翼,万琪心中仍是无比纠结。在家中收拾好行李后,她决定去如意行找许睿。

许睿见到万琪,十分欣喜。这些日子,他已经开始计划着何时向万琪求婚,今天白天特意在店里选了一只精致的翡翠戒指,虽然求婚大多数时候都应该用钻戒,但许睿觉得可以订婚的时候用一只,婚礼的时候再用一只。

前阵子许睿刚买了车,这会儿正驱车,将万琪带到自己家附近。一路上,许睿兴奋的讲述着上班的锁事,没发现万琪的心不在焉。

二人选了那间老夏的馆子用餐。这间餐厅是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家常菜馆,没什么像样的装修,也十分平价。选在这里,许睿有他的小心思。

“这个餐厅的老板姓夏,在这儿干了20多年了,虽然简陋,但我却特别喜欢。大概是因为这里承载了太多小时候的回忆吧!”

万琪沉默着,不知道该怎么跟许睿开口。

“琪琪,”许睿继续道,“如果你能……你能住在这儿……那我们就可以天天来这儿吃了……”

万琪似乎刚刚反应过来,有些懵懂的看着许睿。

“我……我不是逼你这么快就结婚,我只是……只是……”

万琪突然哭了:“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许睿吓了一跳,“你怎么啦?你是我女朋友,对你好不是应该的吗?”

万琪边哭边摇头。

“是不是……”许睿看出些端倪,“他……出了什么事?”

“我……”万琪哽咽着,什么都说不出口。

“好了,别为难自己。”许睿轻轻握住万琪的手,“你想做什么,我都不会拦着你的。就算……”后面的话,许睿说得有些艰难,“你想离开我,也没有关系。但是,他必须好好待你,否则我不会放过他!”

告别许睿,万琪回到家。她最终没能将离开浮城的决定告诉许睿,事实上直到此刻,她还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走。

刚拖着行李出门,就看到许睿拿着一个厚厚的纸袋站在门口。

“许睿!”

“我来送送你。”许睿走到万琪身边,拖起她的箱子。

万琪愣愣的跟着他下楼。

她什么也没说,许睿也什么都没问。

直到走到小区门口,许睿将手里的纸袋塞到万琪手里。

“银行关门了,我的卡单日转账有额度限制,提款机单张卡也只能提2万。我转了30万到你户头,这里面还有5万块现金,不管怎么样,你先拿着。”

“不,不……”万琪本能的拒绝。

“到哪里都需要用钱,”许睿不由分说,拉开万琪的手提袋,将钱塞了进去,“我之后会再转一笔钱到你的银行卡,别告诉他,男人都要面子的。”

许睿没提及娄翼的名字。那晚听到了娄翼和袁飞鸿的谈话后,他就知道靳鹏这个名字是假的,但他不知道娄翼的真实身份,也敏锐的意识到这个真实身份不能被他人知道。因此在万琪面前只用“他”来代替。

万琪哭红了眼圈,为什么许睿可以为他做到这一步,而自己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辜负他呢?

许睿招手替万琪拦下了出租车。然后紧紧拥住了万琪。

“你会记得我吗?”许睿哽咽的问道。

万琪只是一个劲儿的哭。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停顿片刻,许睿松开手,“走吧!”

许睿将万琪的行李放进后备箱,替她拉开车门,将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万琪塞进了出租车内。

出租车渐行渐远,许睿的身影越来越小,万琪觉得自己的心也渐渐从身体里抽离。

出租车终于停在了离南郊码头不远处的河边。

“师傅,你稍微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万琪拉开车门,没有带上自己的行李,只从后备箱的手提带里拿出许睿给她的那笔钱。

娄翼看到万琪下车,兴冲冲的迎了上来,又见万琪手上除了一个纸袋什么都没有。

“你的行李呢?”

“娄翼,对不起……我不能跟你一起走。”

“为什么?”娄翼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万琪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将手中的纸袋塞到他手里,“这些钱你拿着……”

“什么意思?”娄翼有些不解的看着万琪。

“到了别的地方重新开始怎么都需要一些钱的……”

“这些钱你哪儿来的?许睿给你的?” 娄翼看着万琪,眼神渐渐变冷,“你拿他给你的钱来打发我?”

万琪急忙解释道:“不是的,他知道我要走……他……他只是想帮我……”

娄翼冷笑一声,“所以你被感动了?你以为他是好人?你知道他都做了些什么吗?”

万琪含着泪,“起码他从来都没有伤害过我,所以我不可以辜负他,对不起……”

娄翼看着万琪,眼神变得疏离而陌生,他大概没有想到,自己最爱的女人居然用这样的方式羞辱自己。最终他没有说出许睿是杀害叶源的真凶这件事,选择转身离去。

万琪追了上去,她仍然担心娄翼的境况,“你打算去哪儿,你会离开浮城的吧?”

“一直以来想走的人都是你,既然你不走了,我为什么还要走?”

万琪拉住娄翼,“你留下来会很危险的!”

“我的死活你还在乎吗?” 娄翼悲伤的怒吼着,用力甩开万琪的手,不慎掀飞了她手中的纸袋。

红色的钞票漫天飞舞。

万琪看着娄翼,几分唏嘘,几分无奈。从前她一直觉得是娄翼伤害了她,她离开的理直气壮,从心底里她是恨着娄翼的。而如今,她不再恨了。原来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背离。有一个人取代了他在你心中的位置,你仍然关心他,但却不会超越关心另一个人,更不会超越关心你自己。力所能及时就帮一帮,实在帮不了,也可以事不关己的说一声“无能为力”。

万琪转过身,千般心绪涌上心头,无论多刻骨铭心,他们是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终于,二人背对背,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娄翼快步走在街上,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不甘、愤怒、嫉妒和仇恨将他的灵魂撕扯得血肉模糊。往事一幕幕在眼前闪回。

“倒插门儿嘛,跟长工没什么区别。”

“你别以为娶了敏敏就能姓赵,叫我爸一声爸你就成了赵冼贵的儿子。你不过就是我赵家的一条看门狗,让你给我擦鞋是给你脸,否则你连给我提鞋都不够资格!”

“你在浮城的一切都是我们赵家给的,你最走运就是娶了我,没有我,你连个屁都不是。”

“就在这个酒店上面,我送给赵拓一夜春宵,就当是我抢了他女人的一个补偿吧。不过我当初这么做是为了他好,今天这么做是为了你好,更是为了敏敏好。”

“砰”的一声枪响,母亲面带微笑的直直看着他,那眼神如千度高温烧制的铁烙,烫得他心头发颤。

母亲被葬在哪里他都不知道,怎么能一走了之?他开始痛恨自己的软弱,也终于明白,离开浮城只是他一时承受不了痛苦的逃避之举,时过境迁后他一定会后悔,也一定会回来报仇。

如今的他已经彻底一无所有,没什么不可以再失去的,那么剩下的人生,他一定要为自己、为家人报仇,让那些看不起他的、给过他屈辱和痛苦的人付出代价。想到这里,第一个映入他脑海的人,居然是万琪。他心中对万琪产生了难以抑制的恨意,原来能够给你最深伤害的,不是仇人,而是你爱的人。

漫天飞舞的红色钞票打断了娄翼的思绪,一个熟悉的人影映入眼帘。

“拿去,都拿去,只要你们把小爷哄开心了,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小爷有的是钱。”

原来不知不觉间,娄翼已经走到了红灯区。不远处,赵拓正一手搂着一个美女,一手从兜里掏出钞票往空中扔,身后还有好几个美女跟着边捡钱边起哄。

这个败家子真是从未让人失望。

娄翼冷冷的一笑。

赵冼贵,你害我家破人亡,我定要让你无子送终!

南郊码头的袁飞鸿接到了一通电话。

“翼哥,我一直是跟你的,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赵敏已经一天一夜未能联系上娄翼了,她怀疑娄翼是不是又和万琪旧情复燃。差一点她就要找赵冼贵帮忙,这时,家里的门开了。

“老公,”赵敏立刻迎了上去,“你去哪儿了?手机也关机!”

“对不起,老婆,昨晚喝多了,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了,手机也不知道扔到哪儿去了。”

赵敏见他神色如常,有点内疚自己疑神疑鬼,而且心疼丈夫老要陪着那些牛鬼蛇神们周旋。

“爸也是的,怎么老让你干这些。”

娄翼就着话头说道:“能为爸分担本就是我们儿女们应该做的,只不过……”娄翼搂着赵敏在沙发上坐下,“你有没有觉得大哥好像对我挺有敌意的。”

提到赵拓,赵敏就想到了万琪。

“该不会是因为那个女人吧?”赵敏试探的提了一句。

关于万琪被赵拓强暴的事,夫妻二人从未谈及,赵敏隐约觉得这可能是娄翼的雷区,但今日提到赵拓,赵敏想借此机会了解娄翼的真实想法。

“你是说大哥爱上那个女人了,不会吧?”娄翼显得很吃惊,“他是因为万琪才对我有敌意的?那可太冤枉了。”

娄翼的反应比赵敏想像的还要坦然,赵敏的嘴角显而易见的上扬。

“那不然呢?”

“会不会是因为爸一直没给他安排什么事儿做?”

“唉,”赵敏长叹一声,“他就是个糊不上墙的烂泥,什么事儿都干不好。”

“话是这么说,但他毕竟是你亲哥哥,用他总比用外人好吧!”

“你是我丈夫,”赵敏一把环住娄翼的腰,“怎么能是外人呢?”

“我不是说我。”

赵敏抬起小脸,有些不解的看着娄翼,随即反应过来,“你是说那个薛尚?”

娄翼点点头。

“也是,他居然可以直接到家里跟爸谈事情,什么重要的事,爸为什么要交给他呢?”

“爸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只不过薛尚毕竟是外人,如果能有个自己人盯着,总是更放心一些。”

赵敏转动着眼珠子,心里想着,赵拓肯定不是那块料,得想法子为自己的丈夫争取机会,还不能让父亲察觉到。

娄翼轻抚着赵敏的秀发,知道这傻姑娘已经上了自己的套。

几天后,娄翼和赵敏再次回赵府吃饭。虽则只是一顿平常的家宴,赵拓甚至没回家,但娄翼感觉到赵冼贵有些不同。那不经意扬起的嘴角透露出某种不易察觉的兴奋,以至于一家人聊天时,赵冼贵都显得有些走神。

回到骏熙园,赵敏先去洗澡。娄翼站在阳台上点了根烟。

赵敏洗完澡,从背后抱住他,见他正仰望着天空,不禁问了句,“看什么呢?”

娄翼用烟头指了指天空,半是回答赵敏,半是自言自语的道:“要变天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