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多元宇宙双雄 > 正文
序章
作者:你可以叫我老金  |  字数:6230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我叫李云枫,男,二十六岁,广东人,如今在华海市的唐氏集团中,当一位部门经理,月薪二十万。”

“你可别小看这唐氏集团,它可是由华夏四大豪门中的华海唐氏建立的,哪怕放在国际上也是响当当的大公司。”

“所以,在这家公司中当经理的我,自然也就成为了别人眼中的高级白领,成功人士。”

“而我自然也在一年前,迎娶了一位白富美作为老婆,走上人生巅峰,过上了幸福生活。”

“可是,经过了这一年的夫妻生活之后,身为成功人士的我,忽然觉得生活空虚了起来,感觉很不满足。”

“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贪婪。”

“当一个男人生活富足之时,本能的欲念就会渴求更多,想要更多。”

“是的,我找了个小三。”

“今年春节长假,我‘以过年了要好好享受’为借口,带着妻子住进了五星级宾馆的豪华套房,共度良宵。”

“多好的借口啊,妻子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但事实上,这只是掩护,因为我其实开了两间套房,楼下的给妻子,楼上的给小三。”

当天晚上十一点整,睁开双眼的李云枫,从豪华套房的床上坐了起来,借着从门缝中透进来的昏暗灯光,回头看了一眼妻子熟睡的脸庞。

我应该这样做吗?

现在可是过年长假啊!

更重要的是,就在我们刚刚进入套房的时候,妻子还告诉我她怀孕了,我已经要当爸爸了。

我竟然在这种情况下,打算做出背叛妻子的事情!

我还是人吗?

李云枫低下头,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脑袋。这个时候,那位小三的脸庞忽然映入了他的脑海。

能当小三的女人自然妖艳无比,光靠外表就能勾引男性,最重要的是,那位小三经验丰富,非常懂得李云枫这个男人到底要什么,这一点就连他那位和他共同生活了一年的妻子,都无法完全做到。

仅仅几秒的思考,欲念便压倒了李云枫的良知,他从床上站了起来,蹑手蹑脚地换好了衣服,再看了依旧熟睡中的妻子最后一眼,接着便离开了套房,关上了门,前往楼上密会小三。

片刻后,李云枫便来到了楼上为小三开的套房。打开门,李云枫便看见妖艳的小三早已坐在床上,等候着他的到来。

“哟,云枫,你怎么来的这么晚啊?”

小三花枝招展地扭着柳腰,用妖媚的笑容说道:“是不是你家的黄脸婆管得严啊?”

“那已经不是问题了,让我们快点开始吧!”

早已经被欲念压倒良知的李云枫,迫不及待地冲了上去,对着小三伸出了罪恶的双手……

“嘿!”

就在这关键时刻,只听门口传来一声大喝,做贼心虚的李云枫当场吓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难道是我的行为被太太发现了?

不,不对!

刚才那声大喝,明显是男声,肯定不是妻子。

难道说是警察扫黄?

惊魂未定的李云枫转头往门口看去,先是一愣,随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因为来者是一位身高一米七,穿着一看就是很廉价的外套,长相普通,毫无特点,或许是因为天冷衣服穿得多,把他的肚子给凸显了出来。

这种人,怎么看怎么像处于社会底层,一无是处的废柴,而他全身散发的废柴气息也证明了一点。

“呼,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警察呢!”

正当李云枫站起身来,打算对着眼前这位不长眼的废柴大骂一通时,一旁的小三忽然开口道:

“全沙壁怎么是你?”

诶?

听到这话的李云枫又一次愣住了。

我的小三为什么会认识这门口的废柴?

还有全沙壁这个名字是什么鬼?

怎么听上去像骂人?

哪个白痴会取这种名字?

不等李云枫反应过来,小三又对着全沙壁劈头盖脸地喝道:

“大过年的你搞毛!没看见我正忙着吗!”

而走进套房的全沙壁也不含糊,看了一眼李云枫之后,便指着他,对着小三反问道:“弗劳娃,你的标准不是向来很高的么,怎么会看上这种货色的?”

听到这话,李云枫有点怒了,自己好歹是高级白领成功人士,你这个底层废柴算老几!

于是乎,他立刻开口骂道:“臭小子,你……”

哪知还没等李云枫说完,弗劳娃就一脸嫌弃地指着李云枫,说道:“这不是大过年的么,那些大佬阔少们都忙得很,没时间,不然我怎么会便宜这种货色!”

“啊?”

这下子轮到李云枫惊讶了,因为他根本没想到自己的小三竟然也看不起他。

“这怎么可能,我可是唐氏集团的部门经理,月薪二十万啊!你们一个小三,一个废柴算老几?小李子,你就是这么想的吧?”

只见弗劳娃双瞳红光一闪,接着便说出了李云枫内心的想法,同时还用右手大拇指,指着一旁的废柴全沙壁说道:

“小李子,你可别自视甚高了。实话告诉你,全沙壁的财产,比你工作一百年的工资加起来还多。”

“啥?这怎么可能!”

显然,李云枫根本不相信弗劳娃的话。

但弗劳娃并没有理会对方,而是继续对他说道:“再告诉你点劲爆的消息吧,平时和我玩的对象,至少也是你工作的单位唐氏集团,即华海唐家的大少,这种等级的存在。要不是过年期间,他们真的没空,像你这种小白领,我还真看不上呢。”

“哼,还华海唐家大少!”

听到这话的李云枫,显然找到了弗劳娃话中的漏洞,立刻反驳道:“我就是唐氏集团的员工,唐家什么情况我会不知道?听好了,唐氏集团的总裁,也就是你口中的所谓‘大少’,叫唐清月,是女的!而且她已经结婚了,有老公。”

说罢,李云枫露出了高高在上的傲慢笑容,仿佛在嘲笑弗劳娃胡说。

可惜,弗劳娃完全不为所动,反而露出了讥讽的笑容,仿佛在嘲笑李云枫才是什么都不懂的家伙。

这时一旁的全沙壁开口了:

“嗯,李先生,你说的没错,唐氏集团的总裁确实是唐大小姐,她当然不可能和弗劳娃一起玩。但是你别忘了,唐氏家族可不只唐大小姐一人,在她这一辈,还有好几个堂兄弟呢。”

这话确实有道理,华海唐家毕竟是大家族,不可能只有一位女性。但全沙壁这种底层废柴说出的话,李云枫自然不会全信,于是他便反问道:

“你这个底层废柴怎么会知道这些信息的?”

“因为我平时和他们一起玩啊!”

全沙壁毫不犹豫地张口说道:“我们都是一个游戏公会的,平时一起玩玩游戏,刷刷副本。说起来,那帮纨绔子弟各个都是土豪,神豪,氪起金来,眼皮都不带眨的。”

这下子,轮到李云枫沉默了,作为一名社会人,他能够分辨对方是否撒谎。全沙壁的话张口就来,语气平和,并没有拖时间思考编织谎言,也没有眼神闪烁,表情浮夸的模样,说明很可能是真话。

“行了,该办正事了,我老板还在酒店外面等着呢。”

眼见李云枫似乎被自己说服,全沙壁便对着弗劳娃说道:“弗劳娃,你也知道,我的工作经常要去异界,最近正好刚捞回了一个人。但这家伙我和我老板搞不定,需要你帮忙,所以我就来找你了。”

弗劳娃眯起了眼睛,说道:“要我出手?可以,那么代价呢?你要给我什么?”

“嘿嘿,不论感情,只论交易,果然是魅惑魔女呢!”

说话间,全沙壁便走到了弗劳娃坐着的床边,弯下腰,对着她的耳畔轻轻呢喃了一个名字。

“嗯?是他!”

弗劳娃当场眼皮一跳,立刻答应道:“好,我去!”说罢,她随即下床,准备换衣服,要跟全沙壁走了。

眼见小三要离开,一旁的李云枫不高兴了:“喂,弗劳娃,你如果走了,我怎么办?”

要知道,今天晚上,可是李云枫为了泡小三,特地开了两间套房,如今小三弗劳娃一走,他不仅没事可干,还浪费一间房。

“放心,李先生,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不会让你白耗一个晚上的!”

在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后,全沙壁就露出交给我了的表情,走到门口,对着走廊里喊道:

“Boys,next door!”

话音刚落,门外就走进来了两位不穿上衣,浑身肌肉的兄贵,左边的那位是西方人,右边的那位是亚洲人,当场就把李云枫给看呆了。

这什么情况?

西方人看着李云枫,张口说道:“嘿,兄弟,听说你是广东人,所以我们是老乡。”

(空耳:Hey buddies I think you've got the wrong door. The leather club's two blocks down.)

一脸懵逼的李云枫随即在心中大吼:

什么老乡?你是西方人啊,我怎么可能会和你是老乡!

另一边的亚洲人也开口道:

“深邃黑暗幻想乡。”

(Deep dark F)

依旧一脸懵逼的李云枫仍旧在心中大吼:

你说的是什么玩意儿?

乘着这个空档,弗劳娃也穿好了衣服,招呼全沙壁准备出门,后者便对那两位兄贵说道:

“好好招呼他。”

话音刚落,这两位兄贵便一拥而上,对着还未反应过来的李云枫,一个人抓手,另一个人抓脚,将他扔到了床上。

那位亚洲人还不忘记喊道:

“Slave,Kick your ass back here!”

再然后,全沙壁就关上了房门,带着弗劳娃一起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二人便来到了酒店地下停车场中,一辆黑色的英菲尼迪,便迫不及待地对着他们亮起了车头灯。

“阿金,你小子急毛啊!”

或许是被灯光晃了眼睛,全沙壁有些气急败坏地对着汽车吼道:“我不是把人带来了吗!”

只见驾驶位的车窗被打开,一个脑袋从中探了出来,对着全沙壁吼道:

“小全,你丫花的时间也太长了吧!”

此人正是全沙壁的老板阿金,全名金日天,一个圆滑的社会人,就像他的长相,浓眉大眼英俊潇洒,却又内敛含蓄,不像初入社会的年轻人那样锋芒毕露。

不过作为员工的全沙壁,似乎也不怎么给老板面子,只见他径直走到了阿金的脑袋旁,对着他厉声道:

“我干活就是要花这点儿时间。”

阿金“哼”了一声,说道:“现在我是主角儿!”

看着这两人剑拔弩张的气氛,一旁的弗劳娃摇了摇头,呵斥道:“你们俩干嘛呢?春晚演小品啊?还《主角与配角》?要办正事赶快!”

“好好好,走吧!”

在弗劳娃的呵斥下,阿金和全沙壁这对损友,总算消停了下来,后者为弗劳娃打开了后车门,待其进入汽车后座,自己也钻了进来。

阿金回头对着全沙壁说道:“行了,这儿没外人,车让她来开,我也好轻松点,毕竟现在不早了。”

“也行,守姬靠你了!”

说罢,全沙壁便拉开了外套的拉链,一个巴掌大小的智能手机就从其怀中飘了出来,在半空中变成了一个巴掌大小的机器人。

守姬对着车内的三人,用自己那双萌萌哒的小手,作揖行礼,说道:

“我给各位拜年了!”

这话一出,车厢内一片哄笑,弗劳娃接着说道:“嘿嘿,你这个小变形金刚才来地球一年不到,就学了不少东西么。”

小守姬摆了摆手,并不多话,直接坐到了汽车方向盘所在的前台上,让自己与汽车相连,随后便发动了汽车,准备出发。

“这位守姬比她的前任可要安静多了。”

有他人驾驶汽车,阿金就解放了,只见他将双手放在脑后,说道:“我记得前一位守姬可是毒舌,对吧,小全?”

“但是她走了。”

提到前任守姬,全沙壁的表情显得某些落寞,但他很快就恢复了过来,说道:“守姬出发吧!”

“好。”

在简单明了的回复之后,守姬便操纵汽车,离开了酒店的停车库,驾驶在了华海市夜晚的道路上。

因为过年,再加上时间很晚的关系,街道上非常空旷,很少有其他车辆,有些困了的阿金便打了个哈欠,眯起了双眼。

其实在地球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就已经有外星人,异界人降临地球了,各国政府都知道这些事情。

但是,由于地球在整体上,还没有做好和这些外来者共同生活的准备,所以这些居住在地球上的外星人,大多数都必须进行伪装。

比如跟在全沙壁身边的变形金刚守姬,她平时就利用自身的变形能力,变成一台智能手机,伪装自己。

什么?

既然大多数外来者都必须进行伪装才能生活在地球上,那么有没有不需要伪装的呢?

当然有啦!

那位穿着红裤衩,胸前画了一个S的大超不就是吗?

不过,他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由于各国政府知道以上的情况,自然就会建立相应的秘密部门来对其进行管理,米国的部门叫MIB,即黑衣人;而华夏的部门,叫有关部门,除了负责外星人,异界人之外,还负责管理异能者。

是的,如今的地球虽然是科技世界,没有魔法,但有异能者。比如全沙壁,以及我自己就是。

因此,我们两人都在有关部门登记注册,接受管理。

嗯,说起来,华海市的有关部门负责人叫青龙。可别小看他,青龙乃是华夏龙组出身,实力强劲。

不仅如此,青龙对外还有一个公开身份:刑警,即华海市刑侦大队的成员,哪怕放在华夏也是鼎鼎大名的破案专家。

是的,华夏的警察可比米国的同僚们强多了,想想哥谭市的那帮警察,他们能干什么?监狱都快成公共厕所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滴滴滴滴!”

忽然间,一阵警笛声吵醒了刚刚进入梦乡的阿金,他刚睁开眼睛,就从车窗外看见一群警车,沿着对面车道疾驰而过,恍惚间,似乎还见到了青龙警官,坐在其中的一辆警车中。

这个时候,后座传来了弗劳娃的声音:

“过年别人休息,但是警察们可忙坏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每年春节,都是严打时期,貌似今年的重点就是扫黄。”

全沙壁则跟着说道:“看他们的架势,貌似就是去查抄我们刚才的酒店。”

说到这里,全沙壁忽然一愣,看向了弗劳娃问道:“弗劳娃,你是不是知道今天会有警察扫黄,才故意把那个叫李什么的家伙,引到酒店去的?”

弗劳娃闻言,随即露出了迷倒众生的笑容,显然被全沙壁说中了。

在场的人,无论是阿金还是全沙壁,哪怕是在开车的守姬,都知道弗劳娃的底细。

她曾经是一位人类,后来因为穿越的关系,被多元宇宙中的某位大佬看中,成为了其手下。弗劳娃也由此升华成为了另一种存在,如今她的名号,正是先前全沙壁提到的魅惑魔女。

光听名字就知道,弗劳娃有什么能力了。不过,她会选择当小三,那是因为当她还是人类的时候,就已经是小三了,如今她回到地球也不过重操旧业罢了。

“俗话说得好:盗亦有道。我虽然是小三,睡过很多大佬阔少,但有一种男人我是不碰的,那就是结了婚的男人,这种男人有老婆不珍惜,活该被抓。”

“你说得对!”

弗劳娃的话,激起了全沙壁的共鸣,因为他自己就是单身狗,最妒忌的就是那些有女人的男人!

比如,他的老板金日天。

是的,金日天这货居然结婚了,妻子名叫晓月,种族是黑暗巨人,即来自黑暗星云的外星人。

更有意思的事,就在不久前,晓月刚刚怀孕,而且还是双胞胎,由于她本人不是地球人的关系,必须回到老家黑暗星云静养待产,而刚当父亲的阿金,就只能留在地球,拼命赚奶粉钱了。

不然,你以为阿金这懒惰虫,为什么会在大过年的时间里,不好好休息还出来工作?

说起来,阿金的公司叫:万金油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一个什么都干的奇葩公司,其中甚至包括去异界干活。

是的,如今地球的科技虽然发达,但还未发展到能够自由探索宇宙的程度,因此一些需要前往异界的工作,必须依靠像阿金这样,拥有特殊能力的人,才能完成。

这种人,也被称为特殊工作者!

“沙壁,阿金,我们到了。”

就在全沙壁胡思乱想间,守姬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原来一行人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就在这儿?”

率先下车的弗劳娃,看了看空旷的四周,说道:“这里不是南郊么!”

南郊,就是华海市的郊区,自然空旷无比。

“跟我来,就在前面。”

随后下车的阿金指着不远处一幢孤零零的两层楼旧民宅,说道:“他就在里面。”

至于全沙壁,他当然也要跟着老板一起走,不过他把守姬留了下来看车。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民宅门口,阿金伸出右手去推老旧的木门,只听吱呀一声,木门就打开了,里面的家具都布满了灰尘,似乎长久没人用过,配合着窗外照进来的昏暗月光,显得异常阴森恐怖。

不过,有意思的是,弗劳娃看着这些旧摆设,似乎勾起了她过往的回忆。

“他在……”

还没等阿金说完,弗劳娃就强先说道:“不用你们带路,我知道他在二楼。”

说罢,她还熟门熟路地找到了楼梯,率先走了上去,阿金和全沙壁连忙跟进。

可弗劳娃却停下脚步,回头向他们说道:“你们不用跟上来了,我知道他在哪儿。话说他也失踪好多年了,你们是从哪个异界把他捞回来的?”

阿金接话道:“是深渊地狱。”

“哦,是那儿!”

弗劳娃点了点头,随即问道:“过了这么多年,他应该受到深渊地狱的混乱能量影响,变成别的东西了吧?”

“是的。”

这次回答弗劳娃的人,是全沙壁:“他现在和你一样,都不再是人类了,只不过保留了人类的外表而已。”

“难怪你们会找我来。也是,我和他之间,的确有段孽缘,那么就趁这次机会,解决这一切吧。再见了。”

随后,弗劳娃便头也不回地上走了二楼。

目送对方的身影从自己的面前消失,全沙壁便转头向阿金问道:“老板,我们该怎么办?”

“收工回家!”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