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摸金少帅 > 第一卷 於越续章
第000章 楔子
作者:禹陵后裔  |  字数:3527  |  更新时间:2019-02-09 20:36:03 全文阅读

中华文明浩浩汤汤,波澜壮阔,自轩辕始,播百谷草木、制衣冠,后禹王平水患,定鼎九州,初开华夏。往后列国周齐秦汉楚,纵横四千年,历经版图激荡,文化归流,终成岿然帝国。

江南一隅,古有一脉,自禹王卒会稽,世代护陵于此,为禹王后裔,以姒姓传于家庙,其人多自称禹陵人。这一脉族人,身上都有一个特殊标记,左手无名指第三节指骨天生畸形,故其族人皆佩戴“龙骨禁戒”,身怀异能,从驱鬼镇邪到盗墓发冢无所不精。而更传奇的是,相传禹陵后裔执掌天下神鬼禁忌,有福祸驱降之能,得天地之造化,察宇宙之道理,自上古便有传禹王平水患、诛恶龙,而获颠覆乾坤之力量,禹王卒,起后裔为保护禹王神灵不受妖邪侵染,乃发宏愿,与神鬼修契,世称“神鬼契约人”。而禹陵后裔在支配这特殊力量的同时,也须毕生守护契约的秘密。

神鬼契约人自禹陵发源,历四千年,终无断绝,身世家族皆可考详。在如今的浙江绍兴,会稽山下,禹陵庄严矗立,再往深山寻去,禹陵后裔仍聚族而居,村中一老者,操一口古越方音,即便是当地乡邻,也难辨其发音。

我打小就生活在会稽山下的这座古城之内,与这禹陵也有着不解之缘,准确地说,我也是它的一份子。

我叫林坤,在禹陵算是本族。禹陵是个极其讲究亲属等第的“封建”之地,凡是姒姓族人,皆有着至高无上的尊崇地位,这种荣耀源自于他们千百年领导这个庞大家族生生不息的不世之功,也发轫于我们血脉之中恪守的秩序伦常。禹陵向来内外有别,外戚家族虽亦入宗庙族谱,如商周时期那般裂土封侯在外,成一方势力,各自发展,千百年间,内外之争,在禹陵一直没有平息,但即便如何得分合亲疏,双方却始终未曾脱离,可见禹陵血脉向心力之强大,固若金汤,牢不可破。

当然,如今的时代毕竟早不是数千年之前的氏族社会,神秘莫测的神鬼契约人也不是一群所谓的顽固不化之徒。我们其实早已经融入了整个社会,乃至是全世界,在风云激荡的时代潮流之中,我们可能是身居高位的显贵,也有可能是坐拥巨富的大贾,甚至是潘家园里一座不起眼的古玩店的老板娘。

说到这里,我看有必要来浓墨重彩一笔。早在秦汉时期,禹陵便已经建立起了类似地下情报网的交通体系,在全国各地都设有堂口,历朝历代对外伪装都各有不同,既可以是钱庄票号,也可能是货铺饭店,到近代禹陵在国内的堂口皆以古玩店示人,称“龙骨堂”。因这一代龙骨堂当家人领导有方,英明睿智,龙骨堂势力已经远播外夷,在海外各地皆有分舵。

龙骨堂明面上经营古玩,实际上是一个运转极其高效的情报网络,其情报来源错综复杂,这得益于禹陵千百年族人的不懈努力,如今在各行各业,甚至中央中枢部门中都有禹陵后裔参与其中。而我大书特书地这个人,就是龙骨堂现在的当家人姒玮琪。

这位姒玮琪便是我的表姨,我俩的血缘关系已经算不得近,但是我在禹陵族谱中的位置相较其他亲眷还是显得比较“根正苗红”,加之我奶奶、姑姑的缘故,自小就在禹陵走动,与我的这位表姨更是自幼结缘,关系匪浅。

咱们这姒小姐,人称琪姐,表面上是潘家园一家名不转经传的古玩店老板娘,实际上却是现任龙骨堂当家人,掌握天下神鬼之事,“禁戒之咒,神鬼莫近”,对诛鬼清妖、盗墓掘丘无所不通,身手绝佳、武艺超群,在族内拥有至高无上的尊崇地位。她性格沉稳细腻,冷若冰霜,由于性格和身份的缘故,常常拒人以千里之外。但是,她跟我自小相识,虽是表姨,但也并未年长我多少,此后一起患难与共,生死相依,情愫暗生。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姒玮琪天生丽质,我也是情至深处,难能自已,只是她这冰山美人的性子,总是不让人亲近,想我林坤也是一表人才,在江湖上人送外号“摸金少帅”,但在她面前,却总得卑躬屈膝,连大气都不干喘一下,真是受尽“屈辱”之能事。

明明我祖,万邦之君。有典有则,贻厥子孙。关石和钧,王府则有......据族中老人讲,此曲乃是禹王的五个子孙所作,大意是颂扬禹的功德。颂词字字含泪,句句传情,每年谷雨时节,在大禹陵所在的会稽山中,山上山下都会吟唱起这颂词,弥漫着上古时代的遗风流韵。我禹陵一脉,四千多年来一直薪火相传,从夏商周伊始,家族在一次次衰败中苦苦挣扎,灭族之灾频频袭来,最凄凉的一次全族只剩父子三人,依旧坚守禹陵岿然不动。

有关禹陵以及“神鬼契约”的秘密咱们先按下不表,各种情由故事和千古谜团将后续被一一揭开。但是,本人这“摸金少帅”之名头所来,可先表一二。姒玮琪风华绝代,堪称世间女子难有其右者。然而我自小就被精通六爻卦的姑姑算出了命数,说是本人命犯桃花,甚至泛滥成灾,若毁于一旦,恐怕八九不离十是醉死在了那温柔乡中。

无奈命里有时终须有,一切都被我那姑姑说了个正着。自古盗墓行当中有四大门派,分“发丘摸金、搬山卸岭”。这其中发丘门程家大小姐程逸芸与我因倒斗结缘,日久生情,私定终身;摸金一门虽已绝迹江湖,但其唯一传人妲蒂却与我相识海外,一见钟情,至死不渝;搬山苏幕遮老先生晚年收下一女弟子陈梓玥,原来是我大学时候的学姐,我与她也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经历;卸岭魁首佛姐当年与我在西南十万群山之中结识,难解难分。除此之外,更兼有许倩、梦姐等红颜知己,现在回想起来都是造化弄人,不得不唏嘘感慨。

是固多事之秋,遭逢诸多变数。这几年来,我踏遍了各地,其间经历了很多诡异离奇的事件,若是一件件地表白出来,足以让观者惊心,闻者咋舌,毕竟那些龙形虎藏、揭天拔地、倒海翻江的举动,都非比寻常。

而这番摆在我面前的则是一桩悬而未决的“要案”。这桩案件须从禹陵遗失的一本残落族谱讲起。族谱被盗牵连出一场禹陵最近发生的“内外之争”,素来内外有别,其中嫌隙,千年未绝。到解放后,外戚中的几支势力逐渐壮大,日渐脱离龙骨堂的调遣,虽然依旧与禹陵同心同德,但实则是“听调不听宣”,分庭抗礼,已成大势。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支势力便是以普陀宁大娘为核心的保守派。宁大娘杀伐果决,能力出众,更兼有一众外戚拥护,这场内外争斗的风波早已“暗涌”了数十年,直至族谱被盗,才最终浮出了水面。

要说这“内外之争”,其实便是姒玮琪与宁大娘这一旧一新两个女人的角斗。就中细节已成定局,琪姐最终平息争斗,双方罢手,重回正轨,而事后一想,这滚滚红尘,无非是场过眼云烟,一切尘埃落定,照旧虚无缥缈,因而我便不在这里赘述。我这里要说的是这本族谱残章,却不知何故被人硬生生地撕掉了一半去,这痛失珍贵文物的同时,我也踏上了一条寻找真相的旅途。

一卷残章,留藏了多少秘密,其实我已不得而知。只是旁人来看,我们这些人奔波劳碌,只为了一个背后的真相,实在太过“执迷不悟”,须知这真相背后,往往是比现实更难以接受的痛苦。

此案牵连甚广,其中嫌疑最大是冶和平冶教授。这里我再宕开一笔,简单介绍介绍这位名满学界的冶教授。冶教授此人理应是位传奇人物,他与我禹陵素来交情匪浅,只是鲜有往来,他所在的部门称作735所,实则是一个带有浓重官方背景的特别情报机构,他与我们所从事的工作准确地来说别无二致,唯有一点稍有不同,那就是他是替政府卖命,我们却是守护自己的民族信念。

冶和平虽然毋庸置疑地拥有与本案的绝对嫌疑,但是背后或有隐情,我们始终未曾放弃深入。调查进行到中途之际,所遇阻力便愈渐加深,重重险阻,步步杀机。前些日,我与许倩好不容易费尽心思将冶和平的小姨子欧芷擒获,谁知又突遭变故,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截走欧芷,险些功亏一篑。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巧的是我们后来又从好友“踏雪无痕”宁兔子宁老板的手中得到了一个惊人消息,话说这欧芷与冶和平的关系令人咋舌,爆出一段段桃色新闻,使得故事更加千回百转,引人入胜。

说起欧芷,可能并非闻名遐迩,但是说起她的姐姐欧兰,在学界却是无人不知。欧兰出身名门,欧家自晚清到民国,再到解放后,每一代都有学贯古今的人物出现,而欧兰嫁给冶和平之时,便一直被传颂为“学界双璧”,名噪一时。只不过,往往世人只知晓欧家出了一个欧兰,未曾听说过她还有一个妹妹叫做欧芷。 此番,宁兔子爆出冶和平和他小姨子的这段“丑闻”,倒是让这桩千头万绪的案件有了一个新的转折。

那日我与许倩在欧芷住处合力擒拿,欧芷本已是囊中之物,谁知偏偏遇到了截胡,吃了个哑巴亏,不过,交手之际,我还是依稀辨出了对方的身影——在冶和平手下有一位得力干将,掩护身份是一位大学老师,名叫骆建芬,身手高超,不可小觑。

骆建芬的突然出现,让我不得不产生了一个疑问,究竟是不是我们拿住了冶和平的耗子尾巴,他终于藏不住了,开始狗急跳墙,但转念一想,背后似乎还有一只更大的黑手在操控这场博弈,整盘棋局,风云变幻,诡谲云涌,现在说来实在难表其中曲折的千百分之一。

正所谓“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这柳暗花明,山重水复究竟如何分解,且待我一一道来。咱们此番的故事,就从这骆建芬夜闯“上海老饭店”,带来一个无比戏剧的转折开始说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