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九界仙辰纪 >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一百四十九章 摆在面前的选择
作者:海皮刀  |  字数:3165  |  更新时间:2019-04-11 18:02:01 全文阅读

“牛牛,”纪隆君开口说道,“我有个想法,想和你、和沐沐商量一下。”

殷玉牛一愣:“隆君,什么事?”

“是这样,我想了想,这事咱们既然做到这个程度,我和大凯是有推不掉的责任的。当初若不是我怂恿你,你也不会去当猎人,也不会冲动之下和徐二狗产生那么激烈的冲突,以至于演变到今天这一步。”

殷玉牛一愣,刚要反驳却被纪隆君抬手截住。

“牛牛你听我说完。这话我和沐沐也说起过,不管你俩怎么想,我纪隆君肯定不会拍拍屁股就走人,对你俩放任不管的。”

“牛牛,这次我因为一些事逃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在那里结识了一个术法很厉害的仙长。他出身五行天地白日门,而白日门又是天下修道第一圣地。”

“因为一些原因,虽然我资质普通,但未来我很可能会去白日门学习五行仙法。牛牛,你有极高的修道天赋,我昨晚想了很久,如果老天给了你如此上佳的资质你却不去运用,岂不是对不起老天爷对你的眷顾吗?”

“所以我打算把你推荐给那位仙长,咱俩一起到白日门去修习道家仙法,也能互相照应。牛牛,你觉得怎么样?”

殷玉牛一愣,没想到纪隆君会说这个,但是纪隆君的话显然给他极大震撼!

“隆君,‘五行天地’这个地方我听人说起过!那里是天下间修道的至高圣地!你太幸运了,能够得到机会去那里修习道家仙术,这简直就像是天上掉馅饼,不,是天上掉仙桃、掉金丹的好事啊!如果有哪怕一丝可能我当然也很愿意去!”

殷玉牛说着,眼神却忽的一暗:“可是……我不能就这么走了。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上次我已经逃走了一次,害的大伯被那狗贼活活气死,这次我无论如何不能轻易离开!”

殷沐急道:“傻牛牛,只有你学好了本领将来才能保护别人!我和娘现在挺好的,牛牛你从小就喜欢仙术,不必为了留在家里陪我和娘而耽误你的未来!”

纪隆君赶忙打断他两人的争执,说道:“好了好了,先别着急,听我说几句。”

“牛牛,即便你不跟我走,留在殷家镇最多三年,那位黑脸的仙长不也要回来接你吗?这三年时间你留在殷家镇,虽然可以暂时陪伴沐沐娘俩,但三年后你一样要离开,不可能永远陪着她们。”

“再者说,现在那狗贼已经死掉,那些喽啰们也吓破了胆子,不是有传闻说是殷大伯的鬼魂来找他们寻仇吗?我相信他们再也不敢来殷家闹事了。”

“这三年你留在殷家镇,只能是自己摸索着修炼入门心法。你已经达到入门阶段,下一步的修炼必然会更加缓慢,需要有厉害的老师在身边教你。咱们可以约定一下,你跟我去白日门待上三年,到时如果不放心沐沐,或者要赴和黑脸仙长的三年之约,我再陪你回来,你看如何?”

这几乎是最好的安排了。

对于从小对道术无比崇拜的殷玉牛来说,非但这三年可以到天下第一修道圣地去学习仙法,如果他愿意还可以三年后重新回来等他的黑脸师兄履行约定,简直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好事!

原本以为在大山里碰到一位仙长,传授给他一套入门心法就已经算是极大的幸运了,但现在纪隆君告诉他的,才真的是天大的幸运!

“可是我姐……”

殷玉牛刚要说话,再次被纪隆君打断:“牛牛,你忘了咱们昨天在山里怎么说的了?你说你不愿意在殷家镇当什么首领人物?”

殷玉牛一愣,明白了纪隆君的意思。

他没有继续和纪隆君纠结,而是转向殷沐。

“姐,殷家镇,我觉得咱们……没必要再待下去了!”

殷沐瞪大一双美丽的圆眼睛,奇道:“牛牛,你说什么?”

殷玉牛笑了笑,说道:“姐,我就知道你会大吃一惊,当初我想到这一点时也很惊讶。”

“牛牛,你想说什么?殷家镇不待……难不成我和娘都跟你去……当术师?”殷沐说着,自己把自己逗乐了。

“姐,能不能严肃一点,我跟你说正事呢。”

殷玉牛无奈道:“不过你说对了一半,我的意思,的确是咱们要搬家离开殷家镇。”

“啊!”

殷沐大吃一惊:“牛牛,你说真的?可是……咱们能往哪里搬呢?家里已经没什么钱了,去别的地方,咱们住哪里,怎么活啊?”

“这个……”

殷玉牛一愣,这些他倒是没有想到,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沐沐,是这么回事。”

纪隆君赶忙接过话头,替牛牛说道:“牛牛的打算,是你们娘三个都搬到……额,搬到……我们矿城去。”

“什么?搬到矿城去?!”殷沐惊道。

“呃,沐沐,你先别冲动,听我说完,咳咳。”

纪隆君感觉脸上有些发烫,这个话题由他来说似乎是有点胳膊伸得太长了,可是殷玉牛想的不够细致,由他说根本无法说服殷沐。

“矿城距离这里大概三天的路程,说远也不算远。矿城比殷家镇大很多,以开采矿产、冶炼为主业。我好多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现在矿城都是些小头目,在城主衙门里管些事。如果你们愿意搬到矿城,我可以拜托他们照顾你们,我家里虽然房子早就烧毁了,但是院子还在,拾掇拾掇重新盖几间房子住也没什么问题。”

“沐沐你这么优秀,在矿场做个书记员之类的活儿应该没有问题,只是不知道……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出来做事。”

“我当然要出来做事啊,隆君,不做事难道以后要喝西北风哦?”殷沐笑道。

“哦,那还好,呵呵。”

纪隆君松了口气,他以为殷沐大小姐做惯了不愿意出来做事。

以前殷家有几间店铺,基本不用她亲自劳动做什么,只需要打理下生意便可。

“隆君,你是不是觉得我什么都不会,又懒,不会做事?嘻嘻,我给你说我会的可多着呢!以前我家里有米店,有布店,还有一间杂货铺,做点小生意自然没问题,就是自己裁布缝衣服我也很内行的!”

纪隆君一愣:“沐沐,你还会缝衣服?”

“咳咳,隆君,我想你对我姐有些误会。”

殷玉牛插嘴道:“大概你觉得我姐一直管着几家店,如果自己做事只能算算账目当书记员?不是这样的,家里那些铺子,从进货、核销、学徒们的管理等等,都是我姐一手包办的。别看我姐年龄没多大,从小可是跟着大伯一起经商长大的。当然,这些事我也懂的,只是我算半路出家,做买卖嘛比我姐嘛要差很多。”

“好吧,看来是我小看沐沐了,哈哈……”纪隆君尴尬的笑了笑。

“如果真要搬家的话,咱们家里还有点家当,还有这栋房子,变卖一下的话,到别处重新开个小点的店铺应该是够了。只是咱们……真的要搬走吗?”殷沐盘算着,又看了看殷玉牛。

正如殷玉牛所说,他是家里唯一的男人,随着年龄的增长,一家人在心理上越来越依靠这个“唯一的男人”。

“姐,我年少时家里出了事,要不是大伯抚养我估计我早就饿死了。即便没饿死,我也跟街上那些野孩子一样,混吃混喝即便长大成人又能有什么出息?”

殷玉牛严肃道:“所以不论以后我到底要做什么,要去哪,我一定要确保你们的生活安稳才行!”

“咱们虽然在殷家镇生,在殷家镇长,但是这些年发生这么多事,姐你觉得以后咱们还能在这里安安静静的生活吗?那些叔叔婶婶和咱家的关系已经那样,肯定不会把占下的店铺和田地还给咱们,我可以找他们讲道理,但我总不能用武力逼他们认错吧?”

“再说了那些店铺即便收回来,姐,你觉得咱们姐弟还能像以往那样踏踏实实的经营吗?”

“咱们要吃饭,就必须要有营生。可是殷家镇就这么大,铺子就那么多,我不介意去做苦力赚钱养家,可是咱们走在大街上,身后有多少人指指点点?现在徐二狗死掉了,外面都传是大伯化作厉鬼来报仇,乡亲们会怎么看咱们?”

“与其活在这么一个地方,我觉得咱们真的不如尽早搬走,离开这里,寻一处小城重新开始!大婶身体也还好,但这些年大婶出过几次门?这么压抑的环境下,我担心时日久了大婶的精神状态都会受影响,咱们不如趁早做打算,离开殷家镇,离开这些人,重新开始!”

殷沐看着殷玉牛那激动的有些发红的脸庞,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这两年来她靠着家里仅有的一点积蓄,每隔几天到集市买些米面蔬菜。

如非必要,别说是阿娘,就是她自己也是尽量不出门。

日子还长着呢,家里的那点积蓄吃光了,难免要出去做事赚钱。但是一想到镇上百姓们的眼神,她会怕,她会自责,会失去自力更生的勇气。

“牛牛,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殷沐小声问道。

“姐,我想好了,咱们把家里东西变卖一下,包括这栋房子,都卖掉!然后搬到别处重新安家,咱们重新开个小店,做点小生意一样可以生活的很好,何必非得留在殷家镇,受那些人的闲话呢?”

殷沐点了点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