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九界仙辰纪 >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五十三章 被锁住的老者
作者:海皮刀  |  字数:3075  |  更新时间:2019-03-11 17:25:36 全文阅读

那人自言自语的说道,仿佛对纪隆君的一举一动十分清楚。

纪隆君右手按在心脏上,努力平复自己不安跳动的心绪。这人声音听起来略有些苍老,但底气十足,看来被关押之前应是个有身份的大人物。

“喂,小子,你是长得丑不敢见人还是怎的?就这么藏在那里怎么完成姓冷的交给你的任务?”

那人语气中有一番戏谑味道。

纪隆君心里忍不住一声叹息:“这两天出门真是没看黄历,简直是处处碰霉头。这人既然被关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百宝庄园那庄主和裘老贼又是一伙的,料想这人应该和他们极其不对付才是,难道他不是什么恶人?”

纪隆君吞了吞吞口水,又侧了侧身子,略有些苍白的小脸转过石道,再次朝铁栏围着的石室看去。

一个面容清瘦,双目炯炯有神,灰白的头发散披在肩上的白衣老者正不怀好意的盯着他。

“前……前辈,您小点声,外面……外面有两个武士守着呢,你这么说话把他们惊动了,我……我小命可就不保了。”

纪隆君苦笑道,有点哀求的意思。

“小朋友,既然你有本事来到这里,还用害怕外面那些废物?”

“我……我当然怕,我武功低微,打也打不过他们。这地方跑也没法跑,我能怎么样?我……”

说到这纪隆君忽然一愣,心道:我和他说这些干什么,谁知道这人到底是好是恶。

“小朋友,老夫眼睛里揉不得沙子。我看你面相醇厚,不似姓冷的一伙,但姓冷的阴险狡诈、反复无情,对我用尽软硬手段,呵呵,也难免今天又想出什么新花样。若你是被姓冷的派来,想要说服于我,小朋友,我劝你还是省省口舌。你不用给我过多解释,老夫嘛,哼哼,就是这般嘴硬脾气臭!”

纪隆君一呆,心道:“这都哪跟哪,看来这老头被人关在这里是想打他什么主意,敢情他这是把我当成奇城的人了?”

纪隆君想到这,赶忙摆摆手小声说道:“老先生,您老误会了!我和那个裘采蜂裘老贼可不是一伙的。说来惭愧,我今天因为一些事瞎打误撞躲到了这里,没想到能在这见到老先生,绝对是意外。还请老先生说话声音小些,外面真的有两个武功高强的武士,您再这么大声嚷嚷,引来了他们,我可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呵呵,小朋友,你放心好了,这石道设计的就是为了隔绝老夫的声音,防止我和外面守卫的武士交谈。咱们在这里说话,外面是一丁点听不到的。”

清瘦老头一双鹰眼紧紧盯着纪隆君,想要从他的一举一动中观察出什么。纪隆君精神一直高度紧张,身体大量排汗,浑身散发着热量,气息完全处于戒备状态。

完全不像是被派来套取他信任的奸细。

纪隆君的实力被清瘦老者一眼看到底,他几乎可以确认,这小子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说谎。

“小兄弟,你放松点,不要这么紧张。这里除了我就是你,没有别人。如我猜的不错,今天应该是一个礼拜一次的青铜级拍卖会,外面石厅里人应该很多。小兄弟,你是来参加拍卖会的?”

“啊?一星期一次?这里拍卖会不是天天有?”纪隆君奇道。

“哈哈,你想什么呢,拍卖会里的东西虽说算不得什么难得的极品,可要一次收集那么多来拍卖,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易事,当然不可能天天开拍。”

“原来如此……老、老前辈,正如你所说,我本是混进来参加拍卖会的,因为一些原因我不得不躲藏到这座石楼上,没想到在这里碰到您老人家,咱俩……咱俩还真是有缘,哈哈。”

“小兄弟,你看你,不老实说话了不是?拿话蒙我呢?”

老者缕着胡须呵呵笑了几声,眼睛仍旧死死的盯着纪隆君。

刚才纪隆君说话间眼神略有些微的飘忽,没有逃过老者的眼睛。

“这……”纪隆君刚想放松些的心情忽的又紧张起来。

“这老头,看来想瞒他点事很难不被他看出来。我要实话实说吗?这人究竟是敌是友?”

纪隆君挠挠头皮,讪讪笑道:“老先生,你看,你被关在牢里,我东躲西藏,咱俩虽然算是‘患难相识’,但也是‘萍水相逢’,我也不知您到底是什么人,肯定有些话……我还是有所保留了,您老人家莫怪。”

清瘦老者点了点头,微笑道:“小兄弟,你说的不错。能孤身一人来到这地方,说明你不简单。如我没有老眼昏花,你的武功内力,呵呵,着实不值一提。不过你的身手嘛,倒也勉强还算可以。”

“自从你靠近这间石室我就听到了你的呼吸声。我还想,姓冷的派个人过来怎么还偷偷摸摸的,难不成是怕我一掌把他打死?呵呵,原来是小兄弟你。小兄弟,我看你不必有什么保留,你那点秘密恐怕老夫还看不上眼,今天你我在这里遇上,就像你说的,既是‘萍水相逢’,又是‘患难相识’,不如你我敞开天窗说亮话。小兄弟,这间石室藏的如此隐蔽,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纪隆君点了点头,心想这老头说的倒也有理。

他被关在这里八成是得罪了奇城,得罪了裘老贼,而且还是得罪的很严重那种,不然也不会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

“哈,老先生,说来惭愧。我是一路躲,一路藏,从石楼二楼爬到了这里。”

纪隆君放下了戒心,言简意赅的把他如何跟踪裘老贼,如何被逼从二楼躲到三楼,又偶然听到铁链声寻到此处的事一一说出。

“什么,你在三楼,贴着石壁就能听到我这里的铁链声?”

老者甚是意外,有点不敢置信的问道。

“是,那声音非常微弱,几不可闻,要不是当时我实在没有地方可去,只能蹲在墙角发呆,我也不会注意到石壁里传来那声音。而且三楼静的很,外面那大石洞不知是怎么设计的,下面石厅的拍卖会那么吵,在石楼上竟然很是清静。”

“是了,小兄弟你武功虽弱,不过身法还算轻盈、耳目还算敏锐。啊,不妙,又有人来了!小兄弟,快,你快躲起来!”

清瘦老者忽然神情一紧,声音压低说道。

“躲?我……我往哪里躲啊我!”

纪隆君急的左看右看,这里光秃秃除了石壁就是铁栏牢门,能往哪里躲呢?

“完了完了完了,光顾着和您老人家说话,我都忘了我还得想办法逃出去,这下惨了,他们来了肯定要把我‘瓮中捉鳖’!”

“是我大意了,没想到他们今天居然会来见我?”

老者也有些不安,他现在已经确定,铁栏外这小子绝不会是冷若冰那狗贼派来的探子,确实如他所说,他是瞎打误撞来到此地。

纪隆君甚是着急,他甚至也隐约能感觉到石道的风流有了些微变动。这说明石道外有人大步走了进来。

“这回真死定了,哎!”

纪隆君实在没办法可躲,这里除了关着老者的石室几乎可说是空无一物,再好的障眼法,可没有障碍物怎么障眼?

“嘘嘘索索……”

一阵轻微的说话声渐渐传来,看来走进石道的人还不止一个,而且离此处已经越来越近!

万分紧急!

清瘦老者忽然低声说道:“小兄弟,快过来,到我这里来!”

纪隆君看了老者一眼,又回头看看石道,心已经凉了九成。

“老先生,难道你有什么办法?”

纪隆君此刻只能把所有希望寄托在老者身上,虽然他知道这种希望甚是渺茫,因为这里空空荡荡,又无比狭小,任老者本事再大还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给他刨一个洞出来不成?

“把手给我!”老者低喝道。

纪隆君已经凑到铁栏前,近距离看这老者,纪隆君才发觉此人身材高大,相貌甚是伟岸,尤其是眼睛狭长而有神。若是倒退三十年,纪隆君敢打包票此人绝对是一等一的风流大帅哥。

“不要抵抗,不要喊叫,忍住!”老者的声音传进纪隆君耳朵里,他伸手抓住纪隆君的小臂,内力忽的源源不断涌出,顺着手掌传到纪隆君体内!

纪隆君身子剧烈的抖了一下,一股难以忍受的刺痛感从胳膊猛地传到了全身!纪隆君嘴巴一张差点就要喊出来!

“忍住!”一个声音在纪隆君脑袋里喊道。

纪隆君微张的嘴巴颤抖着又紧紧闭上,银牙紧咬,努力克制着不发出一点声音。刺痛感越发的强烈,已经从胳膊传导到四肢周身,乃至每处筋骨都剧痛无比。

纪隆君满脸通红,身上像是被扔进蒸笼里清蒸一样,丝丝白烟从身体各处冒了出来。

“可恶,没时间了,小兄弟,对不住了!”

老者手上劲力再催,更加雄浑的内力逼入纪隆君体内,纪隆君甚至已经听到自己骨骼经受不住老者内力在体内游荡的摧残,发出即将破碎的咔嚓声。

“进来吧!”老者一声低呼,奋力一拽,纪隆君竟然从狭窄的铁栏之间被老者拽进了牢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