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九界仙辰纪 >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二十九章 离开矿城
作者:海皮刀  |  字数:3258  |  更新时间:2019-03-11 17:21:52 全文阅读

“哥!原来咱家真有武功秘籍!”

“居然真的被咱们找到了!”

“发财了发财了!咱们发了!”

纪隆君小心翼翼的取出小册子,双手激动的有点发颤。皮纸手感非常好,小册子很薄,大概几十页的样子,略有些发霉的皮质封面上清晰的写着三个古朴的大字:“气双流”

“哥!快打开看看,里头写的啥!”

纪隆君瞪了纪凯一眼,做贼似的往四周瞅了瞅,见一个人没有,纪隆君咽了口唾沫这才小心翼翼的翻开了第一页,只见第一页写着这么几个大字:

“气双流功法,乃纪家洪天老祖所创,纪宗独门无上神功。一气化双流,一为我所化,一为我所用,练至巅峰,双流并举,滔滔江水,永不枯竭。”

纪隆君挠挠头,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好又往后翻了几页。

里面记载的都是经脉、打穴、运气等等功法,搭配着的画图倒也很是逼真。不过纪隆君打小也没读几本书,虽能勉强认识写的什么,但那一个个从未听过的名词让他一头雾水。

纪隆君看了半晌也没觉得这功法有何出奇之处,主要是实在看不懂。而且小册子明显只是这功法的一部分,是被人强行撕来的,最后一页开着线。

“怎么被人撕坏了啊?”纪隆君嘀咕道,“难道三叔就是因为只练了这么一点,后面没法练了才打不过奇城那些狗贼?这么算起来……也不知道后面到底被撕掉了多少内容,丢失的部分重不重要……”

“应该不会这么惨吧?”纪凯有些心疼。

“也不,三叔功夫那么好,真的是因为练的这个秘籍?里面写的都是什么吐纳啊,化气啊,经脉啊,哪有说什么招式,这东西可怎么练诶!”纪隆君问道。

纪也不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

纪隆君叹口气,把秘籍又翻了翻,然后小心的塞进内兜里说道:

“算啦,好歹是祖传的东西,咱们不会武功看不懂,说不定将来能看懂。这事儿弄的,就像一个乞丐在荒郊野外饿的路都走不动了,偏偏天上掉下来一个金元宝砸头上,哎!金元宝虽好,可不当吃啊?这本秘籍我先收起来,咱们赶紧出城,一会儿矿场的工人都出门把咱们堵在这里就不好了。”

“哥,你咋知道这是个金元宝,不是个大粪球呢?说不定是天上什么鸟飞过,拉了一泡屎在那个乞丐头上呢!”纪凯戏谑道。

“你呀,大凯,只要一张嘴说出的话就那么庸俗,你哥我难得这么恰当的比喻,被你这么一改真是一点意境都没了。反正这东西是祖宗留下的,这个错不了,是不是好东西以后再说。走吧,别扯淡了,先出城再说。”

从很早前起,纪隆君就不大愿意和城里居民见面。那些人看纪隆君仨穿着破烂,面黄肌瘦,又是孤儿,眼神怪怪的,好些人眼里还满是怜悯。

纪隆君不喜欢被人怜悯,所以纪隆君带两个弟弟躲进了深山。

他们绝大多数时间都在莽荒无际的深山里生活,或者在矿道深处休息。矿城,和矿城的百姓,矿城的一切,他们仨距离这些越来越远。

有时他们在高山之巅远远的眺望这座小城,小城是那么的小,仿佛一只手掌就能把它完全盖住,从眼前彻底盖住一样,心里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滋味。

那里是家吗?那里是故乡吗?那里还有人能给他们牵绊吗?

纪隆君不知道,也不愿去想。

曾经在矿城的每一刻,纪隆君感受不到有多少留恋。如今站在城门口,看着残破的、几乎从没关过的城门,纪隆君竟然微微笑了。

今将远行,爱恨情仇只化作一份担子压在心头。这座矿城承载了太多的情感、太多的回忆,以及太多的悲伤。直到此刻,纪隆君才发觉,这里,确确实实是他的根。

决定要走了,竟有一丝伤感。

迎着清晨第一缕阳光,三个人影各自背着兽皮小包袱,站在城门口宽阔的官道上。纪隆君忽然发觉原来要离开一个地方竟是这么容易。三人一人一个小包,就是全部的家当。

纪凯看看纪隆君,心里还有点小激动:“哥,咱们这就算正式闯荡江湖了吧?那么,第一站,咱们去哪里?”

纪隆君看着脸上绽放着笑容的纪凯,心里很高兴。

这一年多来,纪隆君每天都强装笑颜,为的是不让两个兄弟一直沉寂在悲痛中难以自拔,为的是给他们信心和温暖。现在纪凯已经完全从黑暗中走出,有了年轻人应有的活力,而纪也不,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

是时候奔向新生活了!

纪隆君单手护眼,转圈左右扫视了下,骂道:“他娘的,本来想第一站去奇城转一圈,看看仇人们都长啥样,结果陈田说奇城太远,得走好多好多天,那就算了。咱们先去几个近点的地方吧!”

纪隆君摇头晃脑说道:“闯荡江湖不必在乎远近嘛,再远的路也要用双脚一步一步去丈量……啊,大千世界、朗朗乾坤,必将成为我们兄弟畅游的海洋!”

“哥,能不能先不扯犊子,说点我能听懂的话,咱到底去哪?”纪凯果断打断了纪隆君的咬文嚼字。

“大凯你咋这么扫兴,老是打断我。别问了,咱们走到哪算哪!你哥我又没出过远门,你问我,我哪知道去哪!”

纪凯瘪瘪嘴:“敢情你不知道啊!直接说不知道去哪得了呗,整的跟个事儿似的,切!”

紧了紧肩上的小包,纪凯和纪也不跟着纪隆君踏上了南行之路。

“哥,你真没想好去哪?陈田那小子没给你指个什么火坑让你去跳跳?”纪凯依旧不放心的问道。

“跳你大爷啊跳,陈田啥也没说,咱们碰运气吧,就这么沿着官道一路南行,看能去哪。”

“嘿,我大爷跳,不就是你爹跳嘛。”纪凯如今甚是开朗,即使是拿父辈开开玩笑也没有太多感觉。

“哥,咱们别沿着官道走,万一遇上商队被人家认出来咱们就不好了。再说了,咱们竹筒里那点水顶多半天就喝完了,沿着官道走,这一眼望到头没个村没个店的,到了中午太阳那么晒,咱们还不得渴死?”

纪隆君眼睛一亮,夸赞道:“可以啊大凯,看不出来你小子想的还真挺周全。也对,我总觉得闯荡江湖就要光明正大的走大路,可是这官道也太惨了点,路边连个小溪都没有,更不要说果树了。哎,算了,咱们还是发扬传统,奔着吃喝去吧!”

纪凯满意的点点头,“可不咋地,哥,你这么做就对了。要善于听取别人的建议,对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什么要听劝来着?”

“‘听人劝,吃饱饭’,我弟,你进步了啊,都会整这高雅的词儿了。走,我记得这林子东面有条河,咱们就沿着河往南走吧,走官道实在没什么意思。”

纪隆君大手一挥,兄弟三个堂堂正正闯荡江湖的第一个时辰,就跑偏了官道,拐进了轻车熟路的林子里。

转眼小半天过去,日头正中的时候三兄弟在河边用网兜抓了几条鱼大吃一顿,补充了下体力。

行到快要天黑时,他们终于见到了离开矿城后的第一座城镇。

殷家镇。

镇子规模很大,恐怕有大好几千口人。但是看起来这里又挺穷,大街上走来走去的人们很多都穿着打着补丁的衣服。路边摆小摊做买卖的人稀稀落落也不多,似乎这里物产不怎么丰富。

但这里百姓再穷也比纪隆君三兄弟强,因为他三个出门就没想到要带钱,也没有钱可带。

进了镇子走在大街上,行人三五成群各自忙碌着。好在天色还不太晚,路边的饭馆都还在营业,纪凯一摸肚子,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噜叫起来。

“也不,你饿不饿?你肯定饿了,你都听见你肚子都叫了。”

纪也不早已习惯被纪凯栽赃戏弄,也不搭理他。

纪凯讨了个没趣,又冲纪隆君说道:“哎,哥,你看也不都饿的肚子咕咕叫了,咱们整点吃的吧?”

其实纪隆君肚子也饿了,不过这些年基本没怎么用过银子,在矿城仅有的几次购物也是用兽皮以物换物。这次出门,纪隆君完全没有意识到需要准备点银两。他兜里空空,拿啥吃饭?难不成饭馆老板还肯赊账给这三个陌生小子不成?

纪隆君看了看天,沉吟一下,“啧啧”道:“呃,这个……说出来有些尴尬……出门的时候,一着急走,咳咳,那个……哎呀,忘了给陈田那小子要点银子了,哎!兄弟们,要不……”

“啥?哥你没带钱啊!我的天!那完蛋了,我也没带啊!”

纪凯傻了眼,心想这下要挨饿了,气呼呼的一掐腰肚子又不争气的咕咕叫起来。

纪也不忍着笑,偷偷撇纪隆君,看他怎么说。

“什么?大凯,你也没带钱?那咋整,也不肯定也没钱,真是出师不利,哎!”纪隆君心虚的絮叨道。

“得了吧,哥,什么叫我也没带,我兜里啥时候有过钱?咱家钱不都一直是你管着的吗?要是我管钱,这会儿早领着你俩去吃大餐了!”纪凯越说越是气愤,嗓门也忍不住大了起来。

“嘿,你小子什么意思,我管钱,我管个屁的钱,咱们天天在山里混啥时候赚过钱?再说了,咱们以前吃喝也没用过钱啊,这不是没想到吗?”纪隆君也不高兴了,被纪凯呛的有些上火。

“啥叫没有钱,咱们当初抢来的那二十两银子不是钱吗?那笔巨款不是一直在你身上,由你管着的吗?这是不是叫‘管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