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九界仙辰纪 >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二章 河滩惊魂
作者:海皮刀  |  字数:2750  |  更新时间:2019-05-27 21:36:29 全文阅读

大家趴在芦苇荡里一动不敢动,好在这里是下风向,而且芦苇又高又密,完全遮挡住四人踪迹。

河滩上,矿城城主释天及大批侍卫被黑衣武士团团包围。

释天怒道:“裘城主,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邀请我等到奇城做客么?为什么要困住我等,还对我们兵戎相见?”

他对面一个四十多岁的干瘦中年人捋着焦黄的山羊胡道:

“释天老弟,你都多大的人了,说话怎么还这么幼稚?矿城几斤几两,你释天几斤几两难道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释天脸色发青,奇城城主裘采蜂道:

“收拾一个小小矿城,我本不用亲自前来。不过为了不影响你们矿场运作,支持新城主尽快安抚百姓,老夫百忙中抽空来一趟,你还真以为我是给你脸啊?”

释天点点头:“不错,裘城主亲自作为特使来矿城,这本身就有些蹊跷。原来你是为了除掉我,扶持傀儡上台?他是谁?”

裘采蜂皱眉道:“事到如今你连谁背叛你都猜不出,你这个城主做的也真够可以。好了,老夫告诉你这么多也算能让你瞑目了。”

裘采蜂缓缓后退一步,抬手道:“全部干掉,一个不留!”

“是!”

周遭十余个黑衣武士立刻挥刀劈砍!

矿城侍卫们人数虽多,可惜武功比之黑衣武士差了太多,而且赤手空拳根本无法抵挡,河滩上演了单方面的大屠杀!

纪隆君等人吓坏了,他们只是十多岁的孩子,哪里见过这等血腥场面?

更何况被屠杀的正是他们矿城的城主大人和精锐侍卫!

纪隆君眼神锐利,在一个个倒下的身影里看到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背影。

“啊,三叔……!”

纪隆君一声尖叫,引起了河对岸黑衣武士的警觉。

裘采蜂怒道:“还愣着干什么,不要放走一个,全部格杀勿论!”

“是!”

立刻有两个黑衣武士涉水冲了过来,他们手里的砍刀沾满鲜血,脸上毫无表情。

纪隆君和纪凯、纪也不直接吓傻了。

谁能想到上午出门时还刚告别的家人,此刻竟直接死在他们面前?

尤其是纪也不,他也认出了被杀之人正是他的老爹。

纪也不细长的眼睛睁的大大的,脸色惨白,浑身剧烈颤抖。

石大雷看着快速奔来的黑衣武士,急道:“哎!你……你喊个什么劲啊你!隆君!”

再逃已经来不及了,几个孩子就算跑再快又岂能跑得过武功高强的超级杀手?

石大雷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眼睛里满是慌乱。

忽然,他像是下定某种决心,赶紧把呆若木鸡的纪隆君三兄弟推进旁边水坑里,用茂密的芦苇把他们仨盖住。

石大雷喘着粗气道:“隆君,你……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千万不要冲动!”

石大雷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奔到河中央的两个黑衣武士,咬牙道:

“祝咱们好运吧!”

石大雷把铁剑丢进水坑里,鼓起勇气跳起来朝相反的方向奔去!

他边跑边大声呼喊,立刻吸引了两个黑衣武士的注意力。武士淌过河水立刻施展绝顶轻功,黑色身影很快消失在柳树林里。

“啊……!”

几息之后,柳树林里一声孩童的惨叫传出……

纪隆君惨白的小脸毫无血色,他死死的捂着两个弟弟的嘴巴,强忍着不让自己再发出一丝声音。

纪隆君几乎把自己的嘴唇活活咬破……

对面河滩,释天城主和手下大批侍卫已经被屠杀殆尽,裘采蜂冷冷道:“立刻把这里处理干净,不要留一点痕迹!”

“是!”

黑衣武士自动分成两伙,一伙随裘采蜂返回矿城,另一伙把尸体拖到远处掩埋。

武士们全部离开,纪隆君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他浑身瘫软的躺倒在水坑里。

天色渐暗,微风吹拂,漫天的芦苇轻轻摇晃。

“呱……呱……呱……”

周围的蛙鸣响成一片,甚至有只青蛙还跳到了纪凯的脑袋上。

但纪凯浑然未觉。

纪隆君缓缓从水坑爬出,又把两个弟弟拉了出来。

“大凯,也不……”纪隆君嗫嚅道,“咱们……”

亲眼看到父亲被杀,纪也不已经崩溃成木头了。

纪隆君忽然一惊:“不好!他们……他们说要返回矿城,那爹爹和二叔……!”

“快起来!快起来!咱们得赶紧回去报信!”

纪隆君立刻慌了,赶紧拉起两个弟弟,一手拽着一个往矿城方向疯跑。

等他们跑回矿城,天色已黑。

昔日里早就该暗淡下来的街道上,到处是冲天的火光,骑马的侍卫来回奔走,哭喊声和尖叫声此起彼伏。

纪隆君急道:“快回家!”

三兄弟跑过几条街,来到自己家胡同口立刻愣住了。

纪氏三兄弟三家毗邻而居,彼此院墙打通,占地极大。

但此刻,纪家大院的房子全都着了火。熊熊的火焰逼得人无法靠近,炎魔张牙舞爪冲上天际,借着风势更显威能。

纪隆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晚了,来晚了。

与此同时,裘采蜂以暗中扩充侍卫,半途刺杀、意图造反的罪名宣布了释天的死刑。

当然,释天在行刺时就已经被就地正法。

副城主王伦继任为新任矿城城主,继续对奇城效忠,并协助奇城黑衣武士抓捕大批释天亲信带走调查。

什么调查?

无非就是把这些侍卫押到城外荒无人烟的地方,再屠杀一次而已。

就这样,纪隆君和两个弟弟成了孤儿。

……

这是三天前发生的事。

最近的三天,纪隆君和两个弟弟蜷缩在大火扑灭后仅剩的一小间砖房里。

这是他们三家仅剩的“家产”,不过好歹还能遮风挡雨。

书院是不用去了,这辈子也不用去了。

学费没钱交,也没有爹娘逼着去读书,还上个毛的学?

每天吃着左邻右舍施舍的冷粥剩饭,纪隆君沉默无语,纪凯眼窝深陷,纪也不则干脆天天睁着眼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看着房顶。

……

“喂,二婶子,老纪家孩子真可怜啊!小小年纪就成了孤儿。”

“可不咋地,以前咱们还都羡慕老纪家,三个兄弟全都跟着释天城主做侍卫,有出息啊!可谁知……”

“你说话小心点!现在可是换了天了,那个人的名字可不敢再提了!”

“喔是是是,咱们快走吧!这里晦气太重,走走走……”

门外的聊天声渐行渐远,终于又安静下来。

为什么纪隆君不愿意带两个弟弟出去?

因为走在街上,但凡遇到邻里,他们总是会指指点点的长吁短叹一番:

“老纪家太惨了,纪家孩子太可怜了!”

纪隆君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这样的话他听得够够的,一个字也不想再听!

可他必须听。

为什么?

因为每天中午、傍晚,左邻右舍的好心大娘大妈们会拿着家里的剩饭剩菜来接济他们。

放下饭菜,走之前大娘大妈们都会摇头叹气道:

“可怜啊!”

可怜啊!——这三个字,让纪隆君有种说不出的冲动。

他想暴走,想发疯,想砸毁一切能够看到、触碰到的东西!

他想放肆的嚎叫!

但是他不能。

因为他还有两个呆若木鸡的弟弟需要照顾,他必须忍耐,他需要邻里们接济的冷粥残食养活两个弟弟。

毕竟纪隆君只有十二岁,还没有能力自食其力。

……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天。

到了今天中午,纪隆君和两个弟弟等了好久也没人来施舍他们一点吃食。

纪凯的肚子“咕噜噜……”叫个不停,他侧躺在地上,一只手轻轻揉着肚皮,上面全是褶子。

纪凯有气无力道:“哥,我饿……”

“咕噜噜……”

仿佛为了佐证自己的判断,纪凯的肚子又叫了一声。

纪隆君点点头,没有说话。

“这样的日子该结束了。”纪隆君暗暗想道:“莫说将来报仇雪恨,不出三天,我们仨恐怕会活活饿死在家里。”

“可是,不这样又能如何?拿着破碗,带着两个弟弟到街上去讨饭?”

“然后一遍遍、一天天的听别人在背后议论:好可怜!好倒霉!好悲催!?”

纪隆君忽然抓起面前一只破碗狠狠摔在地上!

“啪……!”

瓷碗被摔的稀烂,碎屑崩的到处都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