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重生之千古一帝 > 第二卷:长风破浪会有时
第一章:宴安
作者:月照梨花  |  字数:3417  |  更新时间:2022-01-09 14:20:12 全文阅读

  国朝规矩,除圣人特许及郡公爵以上者,前朝大臣不得在宫内坐车乘轿骑马穿行,只以衰老得赐腰舆,至八十再赐肩舆,为古今旷绝之典。违者依大不敬论,轻者杖百,重者徒流。

  自永乐门入宫,经镇抚司穿恭礼门,过门下省、御史台、显文阁,由端礼门入正礼门,越武毅门过紫宸殿出广佑门,绕两仪殿入宴安门便到了宴安宫——圣人的日常居住和活动的场所。

  宴安宫外的甬道边上跪着朝中大臣,璟清晓得,萧定汌的情况怕不是很好。

  外头的大臣们见到萧璟清,并未依着规矩起身行礼,只是低头以示尊重,萧璟清向来不计较这些虚礼,也就摆摆手免了。

  内侍引着萧璟清过正殿明间往东暖阁的随安堂去,萧璟清瞧见明间跪着几位重臣,头都低低垂下,不知作何。

  东暖阁里跪着圣人的嫔御,重臣们尚且未如何,里头莺莺燕燕的嫔御倒是先哭了起来。

  此起彼伏的哭声,仿佛在昭告着圣人已经无力回天,现在只不过是回光返照罢了。

  果不其然,萧定汌就躺在里头的软榻上,虚弱得像一团云,随时都会散去的样子。

  随安堂内随侍的人有些多:温皇后,一干内臣女官,却独不见太后。

  温皇后有些憔悴,脸色苍白,眼框红了一圈,发髻梳得整齐,还有一绺秀发别在脑后,不难看出是临时梳好的。

  萧璟清行了个空首礼道:“臣弟萧清拜见圣人、娘娘,愿圣人、娘娘圣体安康。”

  温皇后缓了口气,忙抹了眼泪:“十二大王免礼。”

  萧璟清见萧定汌还在沉睡,便自觉地站到一边。

  没多久,萧定汌就醒了,挣扎着坐起来,温皇后忙扶起他,在他身后垫了几个软枕,掖好了锦被。

  “可是十二大王来了?”他有些虚弱,连带着声音也是软绵绵的。

  “皇兄,臣弟在。”萧璟清作揖道。

  他又看向周围,神色黯然:“母后……母后她没来么?”

  温皇后低下头:“母后在礼佛堂为圣人祈福,已经三天没出来了……”

  “你去……咳咳咳咳……咳咳咳……”圣人刚想说话,就猛地又咳了几声,心疼得温皇后眼泪珠子跟断了线的风筝似的,止不住地流。

  “罢了……”他摆了摆手。

  外头的嫔御似乎是听到这一阵咳嗽声,哭泣的声音又上升到一个小高潮。

  “十安,她们……可是在哭我?”萧定汌抬头望着温皇后,凄苦一笑。

  温皇后眼眶噙满了泪:“妾身立刻出去提点提点她们。”

  温皇后效率极快,一出去就把她们镇住了,不敢大声哭泣,只剩下低声抽泣的声音。

  他一边咳,一边挥手让内臣们下去。

  “圣人,有何吩咐?”萧璟清低下头。

  萧定汌思量半晌,开了口:“十二弟,我……我自知对不住你……母后……母后也对不住你,我们一家……亏欠了你许多……可以是……咳咳咳咳……如今的我,怕是已经无力回天,可怜了十安,没能诞下皇子……”他有些伤感。

  “一旦我去了……朝中定会为了嗣帝人选一事,争论纷天……咳咳咳咳……”他眯了眯眼,似乎在打量萧璟清“若无意外,想必你就是新帝了……”

  萧璟清忙跪下叩首:“臣弟不敢。”

  萧定汌一笑:“你不必推辞,我虽不会治国,相面倒是一流……咳咳咳咳……”

  璟清默然。

  他舒了口气“为兄对不住你,对不住爹爹,继位以来,叛乱四起,沉于相面炼丹,未能留下一个好局面,这是为兄的不是,事到如今,便送你一句话‘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他看着墙上挂着的“靡不有初 鲜克有终”道。

  他深呼吸了口气,耳朵泛起微红,目光飘向门口“我若走了,十安必然觉得孤苦伶仃,你要好生开导她,莫让她为我殉了葬,我这一生亏欠她良多,后悔也来不及了……”他凄然一笑。

“臣不敢。”萧璟清叩了个头。

  萧定汌叹了口气:“罢了,我累了,你跪安吧……把你嫂子叫进来,我想单独陪她……”

  萧璟清请了眼圈泛红的皇后进去后,就跟着宗室大臣们一同跪在宴安宫外的“蝠寿万年”石砖上,一边的康王萧漓凑近了他:“十二哥,圣人他真的不行了么……”萧璟清看着这个弟弟无奈地摇了摇头:“十七弟,议论圣人是大忌,切莫胡言,被言官听见了,保不准又是一阵弹劾,太后娘娘会为难的。”

萧漓撇了撇嘴,嘟囔道:“又不是第一次被弹劾了,反正母后哥哥都会护着我的……嘿嘿。”

萧璟清揉了揉他的头,一头乌黑亮丽的发令他好生艳羡,想他前生,不过三十来岁,就有半头白发,还惹得嘉宁一阵取笑:“圣人可是说要与哪位嬢嬢白头偕老嘛?”

想起嘉宁,他心中又是一痛,才十余岁的孩子便被他送去和亲,临走前还很乖巧,没哭没闹,硬是强忍着眼泪不肯掉出来:“嘉宁走了,爹爹要好好照顾自己,嘉宁再也不惹爹爹生气了,爹爹不要再生白发了,不好看……”石砖上的雕刻格外地膈膝盖,像是在忏悔。

这一生,我定要救你们……

  殿内太医陆续退出,里头的嫔妃似乎哭得更大声了。

  在跪了大半个时辰后,里头传来内臣尖细的声音:“圣人……龙驭宾天了……”

  “圣人……”里头的嫔妃的哭声震天仿佛要直上云霄,从今日起,她们便是大行皇帝的遗孀了,此后生活只有三条路,一则没入崇圣护国寺,落发为尼,为国祈福;二则加冠尊号移居别宫奉养;三则随大行皇帝殉葬。

  萧璟清随同一干宗室大臣俯身下拜。

  身边仿佛有一点淡淡的檀香掠过,便是一声无比凄凉的叫:“我的儿啊……”

  宫城内有内侍四处奔走相告:“圣人龙驭宾天了……”角楼撞起铜钟,依礼制撞足二十七下,一下一下都撞在在所有人的心中。

“奉圣七年乙巳,帝崩于宴安殿,年二十有三。”

  ……

  崇政殿中,太后柳氏坐于上首,隔着珠帘抹泪:“圣人宾天了,礼部定议,要辍朝二十五日,禁止音乐嫁娶。”

  坐在软榻之上的少师林冶拱了拱手:“启奏太后,老臣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柳氏缓缓吸了口气,平复心情:“少师为三朝元老,但说无妨。”

  “常言道:‘国不可一日无君’,圣人未能留下子嗣,理应在宗室中挑选一人,继承大统,以安民心。”

  柳氏抹了眼泪,思索了一会儿,抬眸扫视座下众臣:“按礼法来说,当立圣人的弟弟康王为君才是,你们说呢?”

  礼部左侍郎林涧道:“德宗的诸位皇子中,穆诚王,肃定王虽然年长,却早随神宗薨了,康王年幼,恐怕难以治理朝政,不宜立为君,靖王身在边疆,此刻赶回来却也迟了,国不可一日无君,理应立端王为君。”

  太常寺卿李进沉吟道:“若论年长,则端王为君,若尊循礼法则是康王为君,康王虽不是娘娘的亲儿,却是圣人名义上的弟弟我朝并无嫡子长子继位的规矩,理应遵循礼法,兄终弟及,由圣人的弟弟继位。”

  少傅刘聃淡淡道:“都是神宗的子嗣,天家龙子,原不必如此说。”

  “只是肃庙曾言端王是个有福气的,如今若论起……”

  乍然外头击掌声连绵响起,正是侍从通报贵人前来的暗号,“太皇太后驾到——,”俞成打了帘侍立一旁,太后忙起身下阶:“恭迎太皇太后……”

郭氏拄着拐进殿:“都起来吧。”

她上了台阶在宝座上坐下,尚宫崔浔便捧上一个戗金彩漆万福凤盘,盘中一只金镂花嵌玉方盒。

又从尚宫宋淅所捧的漆盘中取过一柄金钥,从容开盒取出一卷制书:“宣大行皇帝遗诏——”

  众人齐齐一愣,心里一沉,暗道不妙。

郭氏一开卷略扫一眼,随即交付随侍的宰臣与内省的尚宝司合勘:“朕以眇躬,仰绍祖宗鸿业,七年于兹,竭虑殚心,朝乾夕惕,不敢怠遑,然天地循环,如昼如夜,死生常理,古今人所不免,惟在继统得人,宗社生民有赖,朕何憾焉。

皇六弟端王,天性纯厚,仁明刚正,肃庙于诸孙之中,最为钟爱,恩逾常格,爰奉祖训父死子继兄终弟及之文,丕绍伦序,即皇帝位。勉修令德,亲贤纳规,勿过毁伤。

内外诸臣,协心辅佐,保固皇图,其应行仪制,悉遵成典。持服二十七日释服。 四方司官,地方攸系, 不许擅去职守,俱免进香。

布告中外,咸使闻知。

奉圣七年正月壬戌日

皇帝之宝”

  太后面色苍白,轻叹一声:“时也,命也……”

  门下侍郎梁卞叩首道:“遵旨……”

  李进一拱手:“太皇太后、太后,端王他年岁虽长,却毫无治国经验,理应由太皇太后、太后垂帘听政几年,仔细教育才是。”

郭氏摆摆手起身:“老身这身子骨怕也过不了几年了,朝堂中事该由众卿辅佐才是,老身就不瞎掺和了。”出殿去。

  林冶脸色有些阴沉,拄拐在地上敲了两下,颤颤巍巍站了起来:“太皇太后、太后千金凤体,远比你的命重要,为人臣者,理当为君分忧才是,如今你却想推卸人臣之责,致使凤体疲惫劳累,你该当何罪?”

  林涧接过话头:“娘娘凤体之尊,理应居于内宫含饴弄孙,颐养天年才是,怎的你就想让太后这般劳累,落得我等朝臣办事不力,反让主子受累的名头?太后凤体若是有恙,你可担得起责?”

  李进愣了愣神,忽而脸色一变:“诸位莫不是想趁着端王继位,初次接触政事,一无所知,好大权在握,结成朋党?”

林冶眼中射出一道精明的光,瞥向林涧,林涧俯身下拜:“臣等并无此心,只是,端王年长,早过了弱冠之年,若是再让太后垂帘听政,怕是天下都会怀疑是太后是想大权独揽,欲行则天顺圣皇后二圣临朝之事,着实有损太后清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