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重生之千古一帝 > 第一卷:算来一梦浮生
第一章(前世篇):倾国
作者:月照梨花  |  字数:3203  |  更新时间:2019-01-31 06:53:00 全文阅读

  大周朝弘元帝十七年,皇城,宣政殿。

  空旷的大殿上静谧无声,错金银盘螭香炉中徐徐的燃着沉水香,十八扇紫檀木雕漆鎏金浮雕云龙大门敞开着,风呜咽地吹着,从炉顶的些许细缝中飘然而出的烟生生地被风撞了个满堂彩,向四周散去。房檐下密集的斗栱恍若是满天的星子,直压迫得人喘不过气来,枋上的和玺彩画仿佛还在昭示着这座大殿的高贵。外头昏沉沉的日光顺着菱花格纹的门窗漏了进来,在朵朵繁花盛开的波斯地毯上慢慢晕开,好似开出了一朵极为精巧的花一般。

  萧璟清正襟危坐于髹金雕龙木椅之上,两手搭在扶手上,明黄的龙袍越发衬得他面色苍白,冕冠已不知什么时候卸下了,十二旒白玉串珠的冕旒四下里胡乱垂着。

  他闭着眼晴,不知在想着什么,而随侍于身旁的内宫总领内侍桂公公则垂眸立在宝座旁。

  萧璟清忽地睁开眼,看着御阶下面如今可谓是最为忠心之人——右相兼太傅的刘治平,以及他曾经的伴读,朝廷中的左相龙阳君。

  他怔怔的望着他们发呆:刘治平,乃是三朝元老,如今的太傅,更是先皇长徽帝临终前钦命的辅政大臣,兢兢业业地辅佐了他数十年;龙阳君,开国功臣龙老侯爷的嫡长孙,勤勤恳恳地为他伴读数十年,三人的情谊自是与旁人无可比的,他又怎么忍心让两人随他一起受此苦难呢?!

  萧璟清嘴唇嚅动着,终究是说不出来一句话,叹了口气,只好将目光转向别处,呆呆地望着殿中发呆:这天下,终究要易主了么?呵!父皇!儿臣对不起您,对不起萧家的列祖列宗啊!

  “报——”尚且容不得萧璟清多想,只听得一名侍卫径自闯入殿中抱拳施礼:“陛下,叛军已经在准备攻城了!襄阳侯正在备战。”

  萧璟清垂眸叹息,刚想说话,只见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内监跟一阵妖风似的,从殿门处一路轻悄悄地小跑进来。

  “何事?”萧璟清揉了揉太阳穴,没来由有些烦躁——他自弘元十二年起,便患了风疾,请了宫里宫外数十位大名鼎鼎的医者,竟都没法子根治,只得缓缓地治疗,却也总不见成效。

  每至病发时,便精神恍惚,有时还疼痛难忍,往往连罢四五日的早朝。

  身边的桂公公则极有眼力见儿地近前,替为他揉着穴位,使他舒缓些,一下一下,恍若又让他回到了当年,他与端淑夫人的闺房画眉之乐,晨起篦发绾欢喜。

  “启禀陛下,太皇太后想见您一面……”那名内监拱着手跪在地上说道。

  萧璟清认得他,他是长信宫太皇太后的贴身内监,服侍太皇太后多年的俞成。

  “唔……朕晓得了,这就去……”萧璟清心里有些疑惑,但还是应了下来,打发走了俞成。

  御阶还没下两步,萧璟清似是又想起了什么,忽的又转过身来。

  桂公公晓得他的意思,赶忙上前去,屈膝跪倒,双手托着冕旒冠下来,给萧璟清戴上。

  “起驾长信宫——”桂公公拖着那内监独有的极尖极细的公鸭嗓道。

  今日的天气极好,远胜过于战争开开始的那日,一泓碧蓝的天,万里无云,阳光斜斜地射下,明晃晃地如同金子一般的澄亮,时不时还有几只漆黑如墨的乌鸦成群结队“扑哧扑哧”着划破紫奥城的宁和安逸。

  金黄色的琉璃瓦在日光的照耀下反映出耀目的金波,直晃得人几欲睁不开眼。两旁高大的朱红宫墙犹如一条极为雄壮宏伟的赤色巨龙,蜿蜒展开去,一望不见底。

  在銮仪卫和羽林军侍卫的簇拥下,萧璟清走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便到了长信宫宫门处。

  长信宫宫门外头,早已有身着暗红色衣袍的内监垂手恭候着,为首的赫然是刚才的俞成。

  “陛下,太皇太后请您入后殿一叙。”俞成向前一拱手道。

  院中廊前植了一排八棵桂树,也不知是不是这儿的花受了佛祖檀香的滋润,生得繁盛,远远闻去便已如痴如醉,令人心旷神怡。

  萧璟清进入后殿,只闻得一阵浓厚的檀香味儿,在烟雾缭绕中,他看见有一个人正跪在佛龛前,手上数着念珠,嘴上念着佛语,高深莫测。

  那人并不年轻,反而还很衰老,花白的头发昭示着她在这深宫中的资格与阅历。

  “太皇太后……孙儿给您请安了——”萧璟清规规矩矩地跪下请安。

  不错,这正是大周朝宫中资历与辈分最高的人——太皇太后郭氏。

  “唔……起来吧”说着,便有一名姑姑扶着他起来。

  萧璟清叹了口气“都是孙儿不孝,没能守住列祖列宗拼命打下来的江山,是孙儿无能——”

  太皇太后不可察觉地叹了口气却仍是闭着眼,数着念珠,口中悠然说道:“皇帝,如今,叛军已经要攻进来了,你要做何打算?”

  “孙儿无能……愿遵祖宗条例而行……”萧璟清低下头,眼中满是愧疚。

  “哦?那一条祖例?”郭氏不急不缓地说道。

  “祖宗有云:‘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萧璟清闭上了眼……

  “你……安心的去做吧,哀家,永远支持着你。”

  “启禀太皇太后,陛下:后妃们已经到了。”俞成弯着腰,拱手道。

  郭氏并不理会萧璟清奇怪的眼神,牵起他的手:“走罢,去道个别吧……”

  走到前殿,只见一女子径直扑了上来,丝毫没有遵循大家小姐该有的规矩,她并未按宫规束好发髻,三千青丝松散开来,随意的散落在背后,一对鎏金双鱼耳环随着她抬头的动作泠泠作响,姣好的芙蓉面上无任何妆容,但却显得惨白白的一片,梨花带雨,不禁让人为之心生怜惜。

  她抱着萧璟清的袍服,嘤嘤哭泣:“陛下,不要啊,妾身不想死啊,陛下……”

  “披头散发的,像什么样子!”郭氏用拐杖杵了杵地面,发出“噔噔”的声音。

  “不要啊,陛下,妾身的雯媛才四岁啊,她才四岁啊……正是缺个人照顾的时候,这会子又怎么离得开你的亲娘啊?”她紧紧的抱着萧璟清的袍服,“不要啊,陛下,请陛下三思啊,陛下……陛下……”

  太皇太后凤目一睁,凤首拐杖杵一杵地面上的金砖,“当真是胡闹!没有半分宫廷女主子的风范,来人啊,将李八子带下去,严加看管……”似是又想起了什么“慢着,切记万不可让她做出自戕之举……”

  “是……”即便有几个年轻力壮的内监将她拖了下去,耳边还回响着她的戚戚声“不要啊,陛下,陛下……”

  “陛下……妾身会率领后宫诸位姐妹一同服丧就死……望陛下……善自珍重”皇后江沉璧敛身下跪,缓缓行了一个稽首礼。

  国母一跪,身后的各宫妃嫔,宫女内监自然不敢干站着,连忙下跪,口道:“妾身等愿意随皇后娘娘一同服丧就死……”

  萧璟清叹了口气“都起来罢。”

  “陛下——”一个小内监拱手跪地报道,:“披香殿罪妃寒氏想要前见您一面……”他面无表情,似乎这是一件无足轻重的事。

  也是,打从战争一开始,后宫诸人便已开始从明面上不待见寒氏,不仅衣食不周,还撤走了她宫中的大批宫女内监,只留下两个宫女,一个内监在旁伺候,美名其曰:“寒妃需静养,病才会好”,说到底,这也只不过是一种变相的软禁罢了。

  庆贵妃萧忆茹猛地一抬头,眼中噙满了泪,连着簪在惊鸿髻上的赤金团凤步摇都有些颤动,摇摇欲坠,她高声惊呼道:“她竟如此荒谬?!难道她竟然不知道,妾身等今日会有此等遭遇,皆是她所祸害的,她还想怎样?”

  若说这满宫里,最不待见寒氏的,莫过于这位萧家大小姐了,曾经,寒氏害的她失去了一个尚在腹中的孩子——太医说,那是一个已经成了形的男胎……自此,萧氏便伤了根本,再难有孕。

  “陛下,寒氏说她知道一件事,此事事关重大,一定要告之于陛下……”

  “关于什么的?”萧璟清想了想,疑道。

  那个内监依旧拢着手,缓缓道:“当年端淑夫人难产薨逝的事其实另有隐情……”

  说到这儿,江沉璧敛于袖中的的手不可察觉地抖了一下,看向一旁侍候的半夏、忍冬,半夏连忙向她递了个眼色,江沉璧才沉下心来,偏过头去,对着那名内监怒斥道:“胡说八道!当年端淑夫人明明就是难产才薨逝的,哪儿有什么隐情?来人,给我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玷污圣听的人拿下!”

  “就是就是,还不赶紧拿下!”庆贵妃眼中闪过一丝戾气“免得他再惹是生非,惑乱后宫纲纪。”

  萧璟清的眉头细不可查地皱了一下,挥了挥手:“罢了,你们几个毕竟都是从潜邸的时候便跟着朕过来的老人了,就不要再说了——此事朕意已决,不必多说”他将手负在身后,定了定神,说道:“走,去看看罢,就当是了了梦莺的遗愿罢。”

  江沉璧不甘心的咬了咬下嘴唇,俯身下拜:“是……”

  庆贵妃抬起眼,死死地盯着那名内监,似是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一般,狠狠的绞着手中的帕子。

  “起驾披香殿——”桂公公拉长了声音,仿佛是在哀鸣……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月照梨花
作者的话

声明一下: 本文原是起点中文网的《君成录之千古一帝》 因为成绩不好(尚未签约),某月才携带作品转战纵横的,以后更新就是在纵横中文网更新……(起点的号就算是报废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