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路茫茫 > 第一卷 少年行
第一章 云山镇
作者:喝茶不加糖  |  字数:3328  |  更新时间:2020-02-21 14:33:40 全文阅读

 第一章    云山镇

  在唐国北边琢山郡,有一个叫作“云山”的小镇,镇子不大,依靠在云山山脚下,山上景色秀丽,奇花异草美不胜收,山顶更是终年云雾缭绕,顶上一颗百年青松,引得周围郡城的旅客络绎不绝。

  而云山镇便是依托为前来云山游玩的旅客提供方便,镇上有几家饭菜做得可口的客栈,门牌不大,前来打尖住店的旅客却是不少。而有这么一家客栈叫作“青竹客栈”,因为客栈周围种满了葱葱绿绿的青竹而得名。

  这天,云山镇外来了一行人,领头的是一名青年,骑着一匹黑棕色的骏马,身穿白色华服,腰间挂着一块惹人醒目的金色腰牌,上面篆刻着“北山府”的字样。却往后看,两辆马车的装饰也是精致巧妙。护在马车周围的八名随从行走之间步履轻盈,呼吸之间张弛有度,虽然步行,但速度却紧跟着马车不紧不慢,就可以看的出来。这八人都是一等一的好手。马车后面更是紧跟着接近二十多人的仆役。却说这来自北山府的一行人,跟镇上的人一打听,知道了青竹客栈这么一个风景宜人,青翠秀丽的地方,一行人便驱车赶往。

  来到了青竹客栈门前,便有一小厮守在门口,老远就看到这一行人。小厮一身青衣,与这周围青竹颜色相得益彰,连忙跑过去,笑着脸说道:“三公子好,店家早就安排奴才提前侯着了,您的雅间早以备至妥当,每年的初春您都前来观赏青竹,店家今年还特意为您备了一些新鲜的青笋。您慢点……”。这小厮正说着呢,马上的白衣男子便准备下马,小厮赶忙过去想着搀扶,谁知道手刚刚伸了出去,马车周围八人顿时“哼”得一声,刀柄顿时出鞘,刀光一闪。小厮吓了一跳,头上冒着冷汗,赶忙后缩了身子,可是手却还维持在准备去搀扶白衣男子的姿势,这下子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着实不知怎么办才好。

  只见,那位白衣男子,头微微一侧,随手一摆,八名好手顿时收刀入鞘,杀气顿消。小厮赶紧低下头,双手搀着白衣男子缓缓地走进了青竹客栈。

  午后,初春的阳光照在青竹客栈的翠竹之上,更是美不胜收。客栈门前走来了一位少年,这名少年一身灰色布衣,上面还可见到几处补丁,走进一看,少年大约10岁出头,一股少年的孩子气上却掺杂着几分坚毅,身高并不突出,长相稍有几分俊俏,但绝对称不上帅,只能说比起普通人能够稍微令人记起几分,仅此而已。

  待到少年刚要走进客栈,上午门口迎客的那位青衣小厮整好也刚走出客栈的大门,见到那位灰衣少年,便笑着说道:“时一啊,你学完功课啦?”

  少年本来正低着头走路,听见熟悉的声音后,便赶紧抬起头来,老老实实地回答道:“二叔好,上午的时候,先生已经教完今天的功课了。”

  听到少年的回答,青衣小厮也就是少年的二叔,名叫时衷,是这青竹客栈的一名迎客小厮,因为有一手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很是得到客栈老板的重用。时家算不上什么大家,人丁也不多,他在家排行老二,上面有个大哥,有一子一女,长子就是眼前这个少年,名叫时一。他还有个三弟,有两个儿子,可惜的是他本人膝下却只有一女,后来因为身体上的一些暗疾,便不能再生育。时家在云山镇只能算是寻常人家,大哥大嫂也是老实人,就这么一个儿子,三弟的两个儿子,一个已经及冠,另一个尚还在襁褓之中。

  时家虽不是大户人家,但老二时衷在外闯荡这么多年,深刻认识到要想改变时家的命运,就得靠后辈们读书考取功名,甚至有时候兄弟三个在做梦时还希望时家能够出一个状元,让时家能够光耀门楣。所以呢,虽然读书对于平民百姓来说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兄弟三人还是咬紧牙过日子,拼命让时一和他大哥时研跟随镇上的先生读书。

  为了这件事,全家人没少花心思,这在镇上其他人看起来,时家简直就是魔怔了,贫苦人家的孩子能掌握一门手艺远比读劳什子书要有用的多。这三兄弟可到好,不仅让时一这一辈中年龄最大的时研进了私塾,连带着时一也开始读书认字。当然老大时研也确实争气,听说现在被琢山郡华府看中,去给人家二少爷当伴读书童了,虽说这也不是什么体面的活计,但也算是一只脚迈进豪门里了。到了时一,现在虽然刚刚过十岁,脑袋却是极为聪明,所以云山镇上的老百姓都说,时家要走运了。

  时衷看着眼前的少年,心中不由地欣慰,这孩子确实懂事,自从6岁起让他跟随先生读书,到现在为止读起书来也算是刻苦。这中间虽说耗费了不少钱财,但总算能让时家改变一下全家人都是大字不识一个的状况。而且时一这孩子也确实让人省心,每天中午放学后都会来这边打打下手,有时候自己招待不过来了,这孩子还是能为自己帮忙做一些端茶送水的活计的。

  “时一啊,今天客栈来了北山府的人,就住在二楼,你就不用上去帮忙了,去后院打打下手去吧。”时衷见周围没人,小声对着时一说道。

  “嗯!我知道了!”时一自然理会了二叔的意思,对着二叔回答道。说完,他就一溜烟得穿过门口,进入了大堂里面。

  ……

  后院,听见断断续续得砍柴声,只看见时一在有模有样地砍着木柴,可能因为老早就干农活的原因,时一比起同龄的孩子力气的确大了几分。

  时一虽然在砍着木柴,可他脑子里却在想着其他的事情。他似乎是在盯着眼前正在做的事情,可是眼神却异常坚定,不难猜到,他的心思并不在面前的这堆木柴之上。“北山府,那可是北山郡最大的世族,在整个唐国也排得上前列。北山郡靠近北部冰原,听说那里常年下雪,真想有朝一日能够去看一看,走一走啊!”时一心里憧憬地想着。

  时一跟着先生读书也已有四年,四年里除了读书识字之外,先生偶尔也会讲一讲江湖上的奇闻异事,让这帮小孩子听后整日兴奋得不行。时一心中也常常向往那种快意恩仇的侠义生活,而不是按照家人所希望的那样。

  “哎,可惜得是,听先生所说,大侠们要么出身世族大家,要么就是有足够的机缘,不然寻常人家一辈子也接触不到真正的武功,更别提上乘的功法了。而且我今年都已经十岁了,都过了六岁洗髓易骨的最佳年龄了。所以啊,时一,你还是好好读书识字吧,别辜负了父母和二叔对你的期望,练武一途离你太过遥远了。”想到这些,时一便无奈地摇了摇头,重新将心思放到劈柴这件事上了。

  傍晚,时一告别了二叔之后,便向着小镇北边走去。他的家就在小镇北边的云山村里。到了村口的时候,时一老远就看见一个大约三四岁左右的小丫头,正在和一群小孩子叽叽喳喳地在村头的石磨旁边玩耍。

  时一走过去,看着那个灰头土脸的小丫头后,疼爱地说道:“时分,小心点,别玩太久了,一会该回家吃饭了”。小丫头也就是时一的妹妹,时分,听到哥哥的话后,“嗯”了一声便又去疯了起来。时一看着妹妹天真无邪的笑容,自己也笑了笑,继续朝着家里走去。

  还没进家呢,时一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脚步不由地加快了几分,连忙跑进家中,就看见母亲正在烧火做饭。一锅菜中还掺着几块猪肉块,说来也巧,时一的父亲前天偶然在云山山脚下碰到一只受伤的野猪,他可没有什么悲天悯人地心思,顺手将这头小野猪给带了回来,这下子整个时家连续几天都尝到了荤腥,也给时一和时分兄妹俩此时正在长身体的年纪添了些营养。

  晚饭后,时一的母亲总会带着时分去村头跟其他家庭的母亲一块,纳纳鞋底,唠唠家常,等到天彻底黑了,时一的母亲便会背着睡着的时分回家。至于时一的父亲,也会去跟其他大老爷们一块,在村口的老槐树下下棋,谈论谈论今年田里的收成如何。整个云山村似乎一直都是在这样的日子中度过,一代接着一代,代代相传。

  至于时一自己呢,他有时候会去跟村里的同龄人一块打闹,爬树,掏鸟蛋,这些都不在话下,可更多的时候呢,他总会一个人爬上房顶,双手叠放在头后面,当做枕头,就这么躺着看着天空。从傍晚到黑夜,从藏青色的天空变成黑漆漆的夜色,从几多云彩变成暗淡的星光。一直到父亲喊他回屋睡觉,有的时候时一躺在屋顶睡着了,时一的父亲就会爬上屋顶,想着叫醒时一。可有一次时一装作不醒,时一的父亲没办法,只能将时一背在身上,慢慢地爬下屋顶,就像时一的母亲背着时一的妹妹一样。时一呢,也会心满意足地将头埋在父亲坚实的后背上。有时候,时一心里就想,全家人能够平平安安,其乐融融,要是一辈子能这样该有多好!

  时一躺着床上,透过窗户能够看到外面漆黑的夜色,听着渐渐响起的虫鸣声,脑海里不知不觉又想到了先生所讲的那些大侠的英雄事迹,行侠仗义,劫富济贫,好不痛快……慢慢地,慢慢地,时一进入了睡梦之中,或许很多时候,在梦里,自己成为了一代大侠,单人单剑走天涯。或许更多时候,梦里自己竟然成了那传说中的仙人,一柄飞剑翱翔九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