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真我炼狱 > 正文
第001章 夜晚易撞鬼
作者:王玉锋作家  |  字数:4050  |  更新时间:2019-01-28 19:29:55 全文阅读

寒风萧瑟,阴云密布,在夜色渐浓的子午大道上停下一辆城乡公交车,王全提着背包从城乡公交车上走下来,转身看着一个身影模糊的司机开着城乡公交车驶入了黑暗之中,感觉那辆连车灯都不开的公交车,就像是鬼车一般,怪怪的。

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阴暗死寂的旷野道路上,唯一能够辩别方位的,就是子午大道右边的一条河,河上横卧着一座残破的桥,以及河对岸荒草连天,好似山丘似的破败砖窑厂。

随着一阵寒风吹过,子午大道两边高大的树梢上响起鬼哭狼嚎的呼啸声,还有那破败砖窑厂上的荒草,以及破败窑洞发出的呜咽哀嚎声;当王全把这些声音听到耳中,立即是浑身寒毛炸起,阴森的寒气直透脊背。

急忙伸手从背包中拿出手电筒,打开手电筒的灯光,照向桥对面通向黑暗中的道路,也是自己将要走下去的道路,以寻找心中的安全感。

当手电筒灯光打开的那一刻,炽白色的灯光好似给王全带来了无限的温暖一般。想着那位用光明为自己照亮了前程的神女,叫他纵使迎着刺骨的寒风,浑身都充满了豪情与力量。在那前路之上,心中端庄高贵的神女,正在向着自己招手,为自己引领着前进的方向。这个手电筒就是那个神女送的礼物,黑暗中的光明,让自己的心中无所畏惧。

王全把背包背好,拿着手电筒,照着坑坑洼洼的泥泞道路,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过跨河的残破石桥,再走向黑黢黢的破败砖窑厂。

每当走到这座破败砖窑厂附近的时候,就不由得想起在学校宿舍里听那些个鬼娃子讲的各个版本的鬼故事,还是有关这座破败砖窑厂的鬼故事,只叫王全不由得使劲握紧了手电筒,更清楚地想着自己心中的女神,以希望得到更多的安全感。

纵使王全不相信那些鬼故事是真的,特别是不相信宿舍里的那些家伙讲的那些鬼啊怪啊神啊的东西,可是听得多了,无形当中会受到一些影响。更不用说自小就有村中老人讲的那些鬼怪传奇,以及自己一个神神叨叨的爷爷,在他面前总是神神叨叨的表现,由不得他不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想着那些可怖的鬼故事。

关键是在这个时候,王全孤身一人走在这座破败砖窑厂旁边的道路上,就是不愿意想起有关这座破败砖窑厂的鬼故事,也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很多个版本有关这座破败砖窑厂的鬼故事。

脑海中的鬼故事就像是放电影一般,飞速地掠过了一个又一个,只把自己心中女神的形像都冲击得没有了位置。

可怖的鬼故事充塞于脑海的王全,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今天从学校回来的种种巧合事件,好像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么的巧合一般,造成了此时此地的窘境。

本来不用回来这么晚的,放学之后,班花同学向他讨教一道数学应用题,他已经是尽了最快的速度,给班花同学讲解了解题思路,以及帮助她列出了需要用到的公式,就匆匆忙忙地在一众同学像是看待死人一般的异样目光中跑出了班级。

心急如焚的王全紧赶慢赶,还是错过了前一辆城乡公交车,只能等了一个多小时,才乘坐上今天的最后一辆城乡公交车。

一路上,公交车走走停停,上上下下的乘客倒是不少。自从经过召关镇的路口,其他乘客从幸福桥头下车之后,公交车开不出一里路,就突然熄火了,经过司机多次启动,总算是把公交车给发动了,只是车灯却一直打不亮了。

本就很晚的时间了,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黑灯瞎火的子午大道上,城乡公交车慢慢地开着,王全就在黑咕隆咚,阴冷得犹如冰窖一样的公交车里煎熬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才透过车窗看到了破败砖窑厂所在的路标,就急忙喊叫着:“停车,下车。”

车门无声无息地打开,待王全下了车,再无声无息地关闭开走,只叫心急如焚,饱受阴冷寒气煎熬的王全,只想早点回到家,似乎都忘记了分辩一下那辆城乡公交车有没有发动机的声音。

诡异的巧合,诡异的氛围,诡异的思维,造成了这一时这一刻诡异的境地。一切都不受自己的控制,一切都那么的出乎意料,一切都那么的不可思议,只叫王全压抑不住自己的思维,不由自主地在脑海中掠过一个个场面恐怖狰狞的鬼故事,就连脑海中的女神形像也开始变得模糊不清楚了。

寒风呼啸,树木,草丛,道路左边山丘似的破败砖窑厂,道路右边深渊似的河流,一时间都好似活过来似的,在黑暗的阴风中摇曳舞动,呜咽厉啸,简直就是幽冥地狱中的可怖场景一般。

一道强猛的劲风自左前方吹来,只把王全吹得向着右后方跌倒摔下。

在王全将要摔在泥泞道路上的时候,以往习武锻炼出来的身体本能反应,迈出的右脚迅速后撤,顺势开步下蹲成右扑步的状态,总算没有摔在泥泞的地面上。

“轰隆!”

一声炸响震耳欲聋,好似天外陨星坠入破败砖窑厂另一边的河塘中似的,震得大地都剧烈地震颤了好一阵,王全左手中抓着的手电筒射出的炽白色光线,突然间好似灵蛇扭动一般扭曲了起来,只叫王全本能地想要把手电筒射出的光线给纠正过来。

右腿脚用力蹬地,从扑步状态猛地站起,往前上小半步,猛然跺脚踏下,变成了双脚开步,身体微屈,站成大马步的状态。

站成大马步状态的王全,随着剧烈的大地震动摇晃个不停,好似风雨飘摇中的一片树叶似的,随时都有坠地的危险。

遇到如此突如其来,超乎想象的变故,只吓得王全浑身寒毛炸起,头发根根直竖而起,强大的心脏都好似被瞬间冰封了一般,好似下一瞬间就可能被无形的力量给震荡粉碎,就此失去宝贵的生命一样。

在这极度的恐惧袭上心头,直面死亡的危险时刻,求生的本能欲望从心底生起,坚定一个信念:我一定要活着。

王全使劲地抓紧手电筒,把手电筒的灯光开到最亮,潜意识地想着要把扭动的灯光直直地照射向前方道路中央的地面,绝对不能偏移照射的方位,生怕灯光偏移,看不清楚前面泥泞的道路,更是害怕照射到不愿意看见的可怖东西,因为在王全的意识之中,他身周有着极为可怖的东西,此时他能做的,就是要守住自己的本心。

王全不敢看向灯光之外的黑暗处,就是在那灯光的黑暗之处,鬼影重重,更有一些透明的淡金色人影晃动,似乎是想要争夺这个难得的美味一般,一个个张牙舞爪地要攻击王全。可能是手电筒的灯光让那些鬼怪不知是何物?对陌生的事物还有所畏惧,这才让一些鬼怪没有发动袭击。

又一阵强劲的风暴自左前方袭来,也就是从破败砖窑厂的方向袭来,只叫浑身摇晃颤抖的王全躲无可躲,避无可避,被一大篷刺骨的冰水淋了一头一脸,就好似被人当空泼了一大盆刺骨的冰水似的,只叫王全吓得直接闭了呼吸,冰封的心脏都要被吓炸了一般,整个人的意识都出现了瞬间的空白。

刺骨的冰水,直透心底,以及浑身的骨髓,好似一下浇透了自己的身体似的,把自己还有一些体温的身体直接降低到了冰点,要不是自己还有意识,还能动,就直接成为了冰冷的尸体了。

惊恐到极点的王全本能地双脚接连蹦跳着震跺脚掌,从大马步站姿,双腿收拢站成了太极小开步的小马步站姿。

在马步状态,脚掌接连震跺的过程中,脚下的泥泞地面纵使有很大的吸引力,也吸引不住王全拼尽全力跃起的身体。

随着双脚掌震跺在泥地上,从脚下传来的震荡,叫王全的思维开始加速活络起来。

心念电转间,想着守住本心,摒弃一切杂念,只想着心藏空明大爱,一念生,空明大爱圣光笼罩真我,我是光,我是电,我是日月,我是光明,我是正气的化身,我是光明的化身,我是大爱的化身。

当双脚掌接连震跺几下,最后双脚站成太极小开步的时候,立即把手电筒放在双腿之间夹住;双眼的目光紧盯着前面扭曲灯光照射的斑驳的扭曲路面,于风雨飘摇中做到目不斜视,坚定不移;空出的双手抱于胸前,以心口为始点,意念引动,双掌错开,分两仪开画太极。

王全一边掌画太极,一边气沉丹田,吐气开声喝喊道:“

月黑风高邪祟狂,

我心如刀斩魍魉!

心中空明藏日月,

岂容邪祟太猖狂?

太极两仪生四象,

森罗本源皆虚像。

我心正气冲霄汉,

目光炯炯正本源!

热血踏碎森罗像!

热血踏碎森罗像!”

就在王全诵读诗句,以壮胆气的时候,身周的一些鬼怪被吓得向着四周散开,其中有两个透明的淡金色身影,立即从破败砖窑厂的方向直向着王全袭击而来。

王全快要诵完心中所言,已经连画三圈太极,汇聚浑身精气神于双掌归于心窝处,突然感受到从砖窑厂方向传来极度危险的感应,立即把双掌中汇聚浑身精气神凝聚的力量猛然向着左前方送出。

只听双臂筋骨暴鸣,浑身震颤,带动着双腿夹着的手电筒射出的灯光更加扭曲震颤得厉害,好似脚下的大地也跟随着扭曲震颤似的,很是诡异,非常难明。

在王全不愿意看到的黑暗中,两道透明的淡金色光影,被王全双掌中发出的精气神凝聚的力量一击,瞬间溃散成淡金色的烟雾,有一大半的烟雾能量融入到了王全的手掌之中,让极度寒冷,又极度惊吓的王全完全没有知觉。

王全一下击爆了两个淡金色的身影,立即叫其他的鬼怪吓得向着四周的黑暗中飞逃,很多金色的光影围着王全迅速地飞旋,以寻找下手攻击王全的机会,却都不敢发动攻击,生怕被王全再给打爆。

随着手电筒射出的灯光诡异扭曲震颤,还有地面的扭曲震颤,王全只感觉呼啸的寒风好似更加猛烈了一般,打着旋涡地从四面八方吹来,推搡着,撕扯着自己的身体,好似被许多莫名的力量推搡着身体一般摇晃不停。

王全立即再次双掌开画一个太极,即把双掌合于胸前,掌内蕴含余下的精气神凝聚的力量,合于剧烈跳动的心口,怒瞪双目,死死地盯着面前手电筒扭曲光线照射的斑驳路面。

随着双掌感受着自己有力的心跳,紧绷的身体感受着经脉中血液的流淌,隐隐有一种坚不可摧的力量孕育着,随时准备着这种透支生命力量的再次迸发,以迎接随时可能被袭击的危险。

一个飞在破败砖窑厂上方的淡金色身影气急败坏地叫嚣道:“该死的小蝼蚁,怎么会有载物的功德?融合了冥河水的身体,谁都夺舍不了,让这个小蝼蚁离开吧。”

围绕着王全身体飞旋的众多淡金色身影接到了命令,迅速地退散开来。

王全只感到来自身周无形的推搡力量迅速地消失,强猛的劲风渐渐地弱了下来,至少是不能再撼动站着小马步的王全身体了。

王全双掌分开,右手掌心拂贴心口,屈肘向前做成格挡前推的的动作;左手从双腿之间重新抓住手电筒,把扭曲的灯光照射向面前扭曲的地面。

映着扭曲的灯光照射的扭曲的地面,顶着刺骨的寒风,迈开坚定的步伐,踏着扭曲震颤的路面,深一脚,浅一脚,迅速地走过破败砖窑厂的范围,也就是眼角余光可以看到破败砖窑厂的这段路程。

才走过破败砖窑厂所在的范围,就感受不到脚下的地面剧烈震颤了,手电筒的灯光虽然还是扭曲不定的,却也能较为平直地照射到泥泞的路面上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