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罗克伯爵 > 正文
前传01 地精之王
作者:有点清河  |  字数:3597  |  更新时间:2019-04-19 00:10:57 全文阅读

世界上有两种事情是无法预料的,运气与选择,哪怕是高高在上的主神,他也不能左右你的想法,古老的华邦大陆上繁荣昌盛,被称为罪恶之地的西岭高原,如今已经是百族的圣土。

若是你到了那里旅游,远远的就可以看见一座巨大的雕像,他是一个人类,不怒自威,散发着威严的气势,令你忍不住想要朝拜,当然了,这是多年以后的事情。

茫茫的宇宙海,在银河的深处,一颗高等星球忽然闪过一道耀眼的白光,就像是某种仪式,它将开启彼岸的序幕,一个卑微的生命,将会叙述他的一生。

生活节奏不断加速,高智能化的运转让我们疲于奔命,小青年朗文便是其中的一员,然而他的运气出奇的好,得到了主神的召唤。

“小朋友想不想来一场梦幻般的旅程,你将是星空的主宰!”

“阿呸!”

一口浓痰吐出,朗文抠了抠鼻孔,一脸的抱怨。

“没想到咳嗽还会出现幻听,看来我得注射一支强化剂了,只是那东西好贵啊。”

生活是一位恶徒,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捅你一刀,朗文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居然让这个世界变了。

确切的说,是他的世界变了,庞大的建筑群不见了,来回穿梭的智能机械也不见了,目力所及的地方尽是绵延不绝的原始山貌。

“某天,我向上天许愿,得到了主神的召唤,于是我一激动,吐了一口痰,然后,我成为了一名地精。”

身处陌生的环境,如果是来游玩,倒是会有留下到此一游的想法。而朗文不是,留下这句话,只是做无言的抗争。

他痛恨那个主神,自己什么也没做,就被带上了这趟单程的旅途,而且什么交代也没有。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在原来的星球上只是无足轻重的一员,有他没他星球照样运转,倒也了无牵挂。

身为基因工厂的产物,他不清楚父母是谁,也许是两个不相干的人,因为每天都有太多的基因样本进入这间工厂。

野外生存最重要的是水、住所以及食物,身为高等生命的产物,这方面的素质还是有的,他很快便找到了一处水潭。

“啊,这货是谁?”

朗文发出惊叫,水里的倒影令他心生恐惧。

那是一个矮小的生物,绿色的皮肤,上面布满粘液,拘楼的身形,它长相凶恶,在宽大鼻孔的下方从嘴里露出两颗獠牙,一双硕大的招风耳跟身形完全不成比例,而且在光秃秃的脑袋上方还长着一对小尖角。

“这货是我自己?”

朗文不敢相信,作为高等生命,审美观还是有的,他很满意自己原来的长相,而眼下的现实却狠狠的敲了他一棒子。

“真是我自己?”

朗文绝望了,伸手摸了摸头顶上的那一小撮绿毛,忍不住龇牙咧嘴一番。

夜幕降临,猛兽开始横行,它们是黑夜中的主宰,饥饿驱使着它们不断造下杀戮,朗文这会儿躲在一棵枯死的树洞中,那些可怕的吼声时刻折磨着他,令他心惊胆颤、毛骨悚然。

漫长的煎熬这才刚刚开始,黑夜不会给朗文面子,它会持续到黎明,这段时间之内,他都必须提心吊胆,祈祷没有猛兽发现自己。

在这身心俱疲之际,一些不知名的记忆却是涌进了朗文的脑海,这些讯息会帮助他了解现在的自己。

地精是一种群居动物,胆小、谨慎,虽然处于食物链的末端,但它们团结,因此在数量众多的时候,是比较安全的。

传说中,它们是肮脏、卑劣的象征,是造物主失败的产物,被世人唾弃,然而在朗文所获得的讯息中,却严厉地批判了这一切。

这是一个古老的种族,它们的发展可以写成一部血泪史,作为弱小的生命,祖先为了延续血脉拼尽了全力,它们有着自己的文明,只是不为外人所知。

“就算是地精,我也要成为一位高贵的地精。”

朗文从心底里发出了呐喊,一夜的折磨,随着黎明的来临而结束,他从树洞中走出。

想要在这里生存下去,首先得找到族群,这是朗文给自己定的第一个目标,在此之前,他得先填饱自己的肚子。

讯息中,地精什么都吃,尤其是喜爱蛙类跟蜥蜴,在他们看来这是美味,其他的一些蕨类、果子也是不错的口粮。

然而朗文是一个有追求的地精,蜥蜴、青蛙什么的就算了,他要吃烤肉、喝美酒、事业巅峰、迎娶白富美。

咕咕!

或许是因为朗文的追求太离谱了,作为一个称职的胃不得不发声提醒他。

兄弟,目前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啊,想那么多干什么呢。

丛林之中雾气缠绕,空气很潮湿,朗文行走在布满枯枝败叶的地上,不停发出嘎吱声响,他如履薄冰。

一直弄出动静可不是好事,要是惊醒了某位猛兽大能,自己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在行进中,朗文也发现了自己的优势,那对硕大的招风耳听力异常的好,百米内,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清晰地捕捉到。

咕咕!

兄弟,该进食了,否则我不能保证你还有力气赶路。

饥饿是病毒,它会将你消耗殆尽,朗文不得不重视这个问题,一路上,蛙类、蜥蜴倒是见了不少,他始终没有下手,这是他的底线。

饥饿也是魔鬼,当朗文再次发现一条蜥蜴的时候,嘴角忍不住口水泛滥,可怕的想法从脑海中生出。

或许是主神不愿意看到他煎熬,在离那只蜥蜴不远处的地方,一簇野草莓映入眼帘,倒是很好的解决了他的尴尬。

享受一番野草莓带来的甘甜,暂时抵挡住了饥饿,但这治标不治本,他必须吃肉才能补充身体中的营养,早晚吃蜥蜴这个问题还得摆到正面来。

或许是丛林中达成的共识,白天的时候,那些吃肉的猛兽很少见到。这会儿的朗文正潜伏在灌木丛中,只是那些长满尖刺的灌木让他苦不堪言,他只能暂时抛开这些痛苦,目光直指不远处一只动物。

这是一只毛茸茸的兔子,约莫跟家猫差不多大小,正在啃食地上的草根,朗文的目标正是它。

“能不能吃肉就看你了。”朗文低声说道,同时看了看手中的那块石头。

石头很锋利,重量还不轻,这么近的距离,朗文相信以自己的天赋加上准头足以解决这只可爱的兔子。

咻!

那块石头非常争气地正中兔子的脑门,然而下一刻发生的事情,直接让朗文下巴掉了一地。

碎了,石头整个碎了,就好像砸在了钢铁上,同一时间兔子的长耳朵冲天耸立起,它的脑袋扭动,转到了朗文的方向。

“这是一只兔子?”朗文无法说服自己相信发生的这一切。

嗷!

可怕的吼叫声从兔子的嘴里发出,下一刻它双目赤红,露出了满嘴的獠牙。

“这真的是兔子,特么的分明是老虎啊。”朗文瞬间石化了,视线中,那只兔子就如一头凶恶的猛兽,飞快地朝他扑过来。

“我要被一只兔子吃了么。”

“特么的,这是吃人的兔子啊。”

朗文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逃过兔子的追杀的,那货发了疯似的追杀了自己好几公里,现在的他全身的皮肤没有一块是完整的,有被撕咬的痕迹,也有被划破的痕迹,又痛又痒。

残酷的现实再次给朗文上了一颗,作为地精,还真是处于食物链底端,连一只兔子都对付不了。

他又累又饿,此刻正靠在一颗树下歇息,一只地鼠正在他不远处翻找食物,朗文触电般地从地上站起。

脑海中瞬间闪过兔子那狰狞的面容,他不敢小视这只拳头大小的地鼠,万一又是一个猛兽呢。

嗖!

就在这时,一颗石头不偏不倚地从朗文的正对面射出,准确无误地砸在了地鼠的身上。

这小东西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直接在地上抽搐起来,随着丛林里传来声响,一只绿色的身影走了出来。

它无视了朗文,径直走向地鼠,伸手拿起它,一口吃下,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这真是一只普通的地鼠,他吃掉了它,他朝我走过来了。”第一次见到同类,朗文不紧张那是假的,但同时又有些期待,终于碰到老乡了。

“呱嘎嘎!呱呜呜。”这只地精站在朗文面前,发出怪异的叫声。

“大哥,我听不懂啊。”朗文有苦说不出,他还想着给对方留一个不错的印象,任何的交流第一印象都是很重要的。

地精没有发出声,他细细打量对方一番,眼中流露出了鄙夷之色。

“我居然被一只地精给鄙视了。”虽然听不懂对方的话,但朗文读懂了他的眼神。

“兄弟虽然是同类,你这样做不太好吧。”朗文强忍着不适,他静止不动,任凭对方将自己里里外外摸了个遍。

“我去!”朗文突然有种想死的冲动。

那只地精居然更过分了,直接将脑袋紧贴朗文的后腚,自顾自的嗅着。

“嘎嘎!”

做完这一切,地精冲着朗文喊道,随即指了指自己相同的部位。

“这是地精的问候方式?”朗文明白了对方的意图,感觉人生奔溃到了极点,他在所获得的讯息中并没有这些。

“嘎嘎!”迟迟没有见到朗文有所行动,地精怒了,声音也变得尖锐了几分。

“咳!”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朗文昧着良心满足了地精的要求,这一做他就没有了回头路。

“特么的,我要长针眼了,这地精特么的是母的、、、、”

生物的演变总有他可寻的轨迹,两只地精语言不通,但是可以做动作啊,就这样,朗文和他的新伙伴一同踏上了旅程。

不过始终让朗文无法释怀的是,每天,那只可恶的母地精都会强制要求问候,这已经不是要求了,而是强制性的,简直就是犯罪。

朗文满怀委屈跟泪水,因为实际上他打不过对方,他那只红肿的眼睛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一拳就把我撂倒了,真是可怕。”

生活已经黯淡无光,朗文只能安慰自己,到了族群的所在,情况就会好很多了,在这样的安慰下,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

“说好的地精族群呢!”

被母地精带到一处山洞中,朗文这才发现,从头到尾对方也只是一个独行侠,所谓的族群只是泡沫。

“喔喔喔!喔喔喔!”

山洞中,母地精发出了高亢的音调,双眼也变得有些迷离起来,看向朗文的目光,也充满了古怪之色。

“特么的这货发情了,不行,绝对不行,我死也不会答应的。”

“大姐啊,你单手把我举起来是要干什么啊!”

有点清河
作者的话

发点番外,很不错的一个故事,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看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