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启帝 > 第三卷天启大帝
第一百零九章 兵围成都
作者:井底之冰  |  字数:6063  |  更新时间:2019-06-27 08:37:01 全文阅读

第一百零九章

四川成都。

新任四川巡抚朱燮元忧心忡忡的盯着房内激烈争辩的文臣武将们,面色愈加阴沉。“叛兵已经攻克龙泉,不消得一日,就将兵围成都,那时在逃就已经来不及了。”一个文官忧心如焚的嚷道。

另外几个人附和道:“是啊,城中守军不足两千,即便是算上从石柱司、龙安府征召而来的援兵加在一块儿也不足万人,想要凭借着点儿人马,就妄想守住成都,无异于痴人说梦。”

非但文官们懦弱,就是城中的将校们也被叛军吓破了胆,不过两三个月的功夫,奢崇明的大军连克重庆、合江、新都、龙泉等几十座城池,现在都已经建国称帝了,如此声势让这帮养尊处优的将校们如何敢与之一战?

“绝不能弃城而逃!”朱燮元坚定的说道。

朱燮元站起身来,希冀着能够唤醒大家的斗志,他慷慨激昂的陈词道:“诸位大人,成都府素来富庶,养民百万,统辖之众更是远超五百万之数,咱们逃跑只需一匹快马足矣。可城中的老百姓当如何自处呢?难不成也要效仿刘皇叔携民渡江吗?可贼兵距城不足一日脚程,此刻带领民众逃离为时已晚。”

“更何况蜀王尚在城内!咱们走了,将置蜀王千岁与何地?日后朝廷追究起来,你我又有谁担待得起?”

朱燮元谈及城中百姓的时候,议事的文武颇不以为然,但当他说到蜀王的时候,议事的文武无不垂头丧气。是啊,皇帝的亲戚,朝廷的藩王还在城内,他们说是弃城而逃,蜀王必定落入贼兵之手,万一蜀王有个好歹,那么震怒的朝廷,震怒的皇帝还不待将他们的九族给砍杀个干净啊。

一个武将小心翼翼地说道:“如今贼兵大军压境,只需派遣一名官吏拜访蜀王宫,向殿下陈说利害,殿下自然乐得与咱们一同离去。待日后朝廷援兵赶来,咱们再收复成都不就成了?”

听他这么说,倒也是个法子,议事的文武纷纷赞同。

朱燮元却是叹了口气道:“本官早已经遣派能说会道之徒,前往宫中拜访蜀王千岁,可惜蜀王并不愿意离开成都。殿下说:蜀地乃是天子册封于他的藩地;成都乃是天子赐予他开牙建府之城;蜀民乃天子托付于他生息滋养之众!殿下不忍背井离乡,更不愿意抛弃爱戴他的民众。更何况,咱们是王师,是正统,哪里有惧怕乱兵贼子的道理?”

“诸位大人,既然蜀王都有与成都与蜀民共存亡的坚定信念,咱们还有什么还推脱的?假使以蜀王之尊贵,尚且战死沙场,我辈人臣哪有独活的道理?”

议事的文武面面相觑,如此大义凌然的话会出自一个大明朝的藩王之口吗?这跟他们所了解到的常识可不大对付啊。朝廷的藩王啥时候这么知书达理,视死如归了?

见大家伙纷纷投来质疑的目光,朱燮元忙道:“其实,蜀王是舍不得城中的产业。”

闻言,议事的文武无不愤慨,蜀王竟然愚蠢的为了些许身外之物,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这也就罢了,你自己找死也就算了,何必硬拉上我们呢?

于是乎,房内的争论声,非议声就更加一发不可收拾了。

……

四川总兵官杨愈茂骑马来到蜀王宫外,要求面见蜀王。蜀王迅速派内臣前来迎接,进入宫中以后,杨愈茂见有许多宫女太监都在收拾行李,打包衣物、金银细软等物,不禁心头一沉。蜀王在正殿之上接见了杨愈茂,这位体态肥硕的藩王神情慌张的问道:“你是城中的大将军吗?”

杨愈茂答道:“臣杨愈茂见过蜀王千岁。臣临危受命,现任四川总兵官,负责统领四川省全部兵马。”

蜀王喜道:“好好好,你速速派一队官兵前来,帮本王运送财产,本王想到河南避避风头。”

杨愈茂紧张的舔了舔唇角,他急中生智道:“大王何出此言?为什么要跑到河南避难呢?”

蜀王紧张的叫道:“什么?你莫非还没有得到消息?现在四川除了叛兵,闹得可凶了,他们已经占领了重庆,一路势如破竹,就快打到成都了。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杨愈茂哈哈笑道:“大王只怕是听信了小人的谗言。叛将奢崇明、奢寅父子的确率领着麾下的乌合之众即将到达成都城下,可是区区叛兵乱匪何足挂齿?”

蜀王瞪大了眼睛,“杨将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你有退敌良策?”

杨愈茂笑道:“大王,实不相瞒,现如今成都城内已经聚集了附近的八万精兵强将,臣统帅此八万大军,已然将成都驻防的金汤一般,别说是奢崇明、奢寅父子的乱兵叛匪,就是塞外、辽东的鞑子来攻打成都,也定叫他们有来无回。”

闻言,蜀王大喜过望,“杨将军此话当真?”

杨愈茂忙道:“臣素来驽钝,不能打诳语。更何况是这种涉及杀头之罪的厉害干系上?臣句句属实,绝无半句虚言。”

“这么说即将兵临城下的叛军不过是土鸡瓦狗?将军弹指可灭他们?”蜀王喜道。

杨愈茂信誓旦旦的答道:“大王您就稳坐钓鱼台好了,击退叛军的小事,就包在末将身上了。”

蜀王大喜,他“噔噔噔”从殿上走下来,亲手将杨愈茂扶起身来,嚷道:“好好好,杨将军真乃寡人的....寡人的赵子龙、猛张飞也。有你在寡人就放心了。”

杨愈茂见状,趁热打铁道:“大王,将士们即将奔赴沙场,急需提振士气,末将前来是希望能够讨要些封赏......”

蜀王沉吟片刻后,答道:“这也是题中应有之理!来啊,从府库中调拨三千两白银与杨将军。”杨愈茂虽然觉得蜀王有些抠门,但还是喜不自胜的连连道喜,毕竟聊胜于无嘛。三千两白银也不是个小数字。

“另外,末将还希望大王能够下诏痛斥城外叛军,同时勉励城内文武军民,用以打击叛军士气,振奋我军胆气!”杨愈茂又道。

蜀王心想,钱都给了,更何况是一纸诏书呢?

毕竟,按照祖制,大明分封各地的藩王虽然没有军政实权,可是遭逢战乱的时候,却可以统帅封地内的军民,平叛讨贼,绥靖地方。所以说,蜀王肩上还担着城中这支军队的战时指挥权呐。虽然可能连蜀王自己也给忘了,但城中的文武军民却没有忘掉。

糊弄了蜀王一番之后,杨愈茂火速回到巡抚府,面见了朱燮元。彼时朱燮元正被手下的文武官吏闹得心烦意乱,他们从早上争执到了中午,还没有坚定下来抗敌之心,这让朱燮元忧心如焚。见杨愈茂推门闯了进来,朱燮元眼前一亮。

因为杨愈茂不是孤身一人前来,一同赶来的还是蜀王宫的太监,太监手里捧着蜀王的旨意!血战到底的旨意!

太监宣读蜀王的诏书,巡抚府内的文武尽皆拜倒在地,在宣读完毕以后,朱燮元心情振奋的摸出五十两银子赠于传旨太监,而后他拿着蜀王的诏书,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对府中文武喝道:“蜀王千岁已经下旨,从此刻起,再敢言退者,就地斩首!”

朱燮元讲这话时,脸上神色狰狞至极,唬得府中议事的文武噤若寒蝉。

统一了思想,坚定了守城到底的意志以后,朱燮元跟杨愈茂开始布置人手分别驻守成都各城门,不过由于城中的步卒满打满算也只不过一万人,兵力着实捉襟见肘。为了稳妥起见,朱燮元以巡抚的名义,从成都府号召民众踊跃参军,保护家园。四川省乃是天府之国,而成都又尽得四川的精华,已是在明朝的时候成都府便孕育着百多万民众,想要招募些民夫辅助防守成都,自然不成问题,更何况他们保护的还是自己的家园,这个积极性还是有的。在很短的时间内,朱燮元便募集了两三万精壮的民夫,并且还征调了十万民众充当杂役、杂工,为防御成都做力所能及的帮助。

正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正是朱燮元跟杨愈茂临危不乱,加紧布置城中的防备,才使得奢寅的大军抵达成都的时候,城内的军民没有露怯,站稳了跟脚。

相比于自己的年迈的父亲,奢寅更有冲劲,所以他率领部众率先抵达了成都城下,奢寅想要在父亲面前好好表现一把,便想着独力攻下成都,好到父亲面前邀功请赏。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少数民族首领,奢寅这辈子都很少离开四川,跑的最远的地方就是到贵州安氏的土司首领家中做客。而相比于四川,贵州就穷困贫瘠的多了,所以奢寅打心眼里有些瞧不上贵州水西的安氏,虽然安氏的势力比他们永宁奢氏要大得多。但因为贫穷,奢寅常常在背地里嘲弄水西安氏的首领们都是井底之蛙。

但成都府就不一样了!

奢寅到现在还记得父亲带着自己到成都府面见大明的王的一幕幕。那是他改变他人生轨迹的一次觐见,也是他第一次“踏足”文明社会。

宽阔的青石长街、鳞次栉比的商店、民居,琳琅满目的商品以及无穷无尽的财富。这是成都府给予奢寅的最初印象。同落后、愚昧、贫瘠的永宁城相比起来,成都简直就是天堂。奢寅曾一度对成都府充满了敬畏与崇拜的心情。

当然,对于成都府内那名居住在富丽堂皇的宫殿内,吃着龙肝凤胆,穿着绫罗绸缎,拥有着普天之下最尊贵血脉的大明的王,奢寅也是一度对他五体投地。

奢寅觉得那个王就是这世间所有美好的集合体!

优雅的谈吐、尊贵的血统以及近乎完美的礼仪,最后便是一丝丝怀柔远人的仁德。奢寅因此将大明的王当成了自己毕生为之奋斗的目标。

可逐渐地,奢寅到访成都府的次数多了,便也慢慢看到了虚掩在层层繁华之下的真相:贪婪成性的官僚、横行乡里的官兵、欺男霸女的纨绔以及投机倒把,不顾生民死活的奸商。奢寅以为成都是他的天堂,但事实上,成都府只是那些“高贵”的官老爷的天堂,而在那些官老爷眼中,他奢寅还只是个茹毛饮血的野蛮人!

奢寅握紧拳头,十多年来,他的尊严与热枕已经被成都府里的官老爷们消磨殆尽了。

站在成都府的坚城之下,奢寅脸上的神色逐渐变得疯狂,他在麾下将帅们惊异的目光中,用近乎癫狂的笑声宣泄着自己的情感。

“派遣使者入城,让里边那个大明的王乖乖投降,否则待本殿下破城之日,定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奢寅狞笑道。

“是,殿下。”

奢寅的父亲奢崇明已经极为愚蠢跟狂妄的建立了一个国号为“梁”的政权,并且自立为帝,作为“梁帝”的长子,奢寅被封为东宫太子,所以这一声殿下到并非空穴来风。

奢寅的劝降使者通过城头上垂下来的木筐进入成都,不过他并没能向自己预想的那样见到蜀王,接见他的乃是四川巡抚朱燮元。

朱燮元在听了劝降使者一番夜郎自大的言论之后,冷笑道:“回去告诉奢寅,成都府内已经召集了十万精兵,让他尽管来攻打就是了。另外,再告知你个消息也无妨——朝廷已经派遣天兵天将入川,三日之内,必然赶到成都府,届时我们城内城外夹击你们,定叫尔等化作飞灰。”

朱燮元忽悠人的技巧似乎不如杨愈茂,待使者归来,奢寅听了使者转告的朱燮元的话后,不禁冷笑道:“十万精兵?城内的那个大明的官怕不是长了颗猪脑袋。定是在唬弄本殿下,假如他真有十万兵马,还会龟缩在城内等着本殿下攻打?”

“至于明廷的援兵?四川距离明廷京师数千里之遥,待明廷接到他们求援的消息,调集兵马不得花费两三个月?再将这些兵马调到成都来,岂不又要花费两三个月?这么多时日过去,一百个成都城本殿下也给拿下了。”

奢寅在使者归来一炷香之后,便点阅兵马,准备攻城。攻城前,奢寅烹牛宰羊,向上苍祷告,祈求老天保佑他们攻城顺理。

祭祀仪式结束以后,奢寅才下令攻城。从永宁一路打过来,奢寅已经攻克了二十多个州县,他的部将积累了不少攻坚战的经验,并且打造了、搜罗了许多攻城的器械,所以对于攻打成都府,奢寅才表现得成竹在胸,胜券在握。

可是两军一旦交锋,奢寅傻了。因为成都府不像他曾经攻克的那些小城池一般,成都府城墙极其高大,而奢寅军中的云梯并没有那么长,那么高的。他的步卒冲上去,架上云梯也攀爬不到城投之上,只能傻傻的被城头上的火器、弓箭、擂木射杀、砸杀。

见状,奢寅急令撤军,再次点阅人马的时候,已经折损了百余人。城投之上的明军见奢寅的部队这么容易便被击退,顿时军心大振,纷纷大吼大叫,嘲弄着奢寅军队的笨拙与丑态。奢寅大怒,他连忙还来老者询问计策,这些老者都是奢寅部族中的长老、智者,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他们在仔细勘察了成都府的坚城之后,向奢寅建议暂且休战,退而伐林,打造更加检固,耐用的云梯以及吕公车等攻城器械,否则绝无可能攻下成都府

奢寅无奈,只能答应下来。他命令步卒就地安营扎寨,然后分兵前往附近的崇山峻岭之中砍伐树木,同时派兵到已经攻陷的城池内抓捕工匠,命他们打造云梯、吕公车等军械。打造充足的攻城器械,没有十来日是难以完工的,所以当朱燮元听到斥候部队打探到的奢寅军中情形以后,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他连忙还来杨愈茂,命他在军中挑选精锐,连夜出城,抄小路往京师报告军情,督促朝廷早日派下援兵。

……

朱由检又一次被征召从军,皇帝的旨意已经下达,他匆忙收拾行李,就要赶往军营。这时,王承恩忽然赶来,说是皇后娘娘要见他。

朱由检蹙眉:“皇嫂可说因何事要见我?”

“这个娘娘到不不曾提及。”王承恩如实禀告。

朱由检点了点头,他吩咐府中仆人不可懈怠,帮衬着收拾行李,而他则极忙带着王承恩,去了紫禁城。

很快,朱由检见到了自己的皇嫂,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恬静、美丽。以至于朱由检都不敢抬眸直视她。

皇后张嫣却不明白这个大男孩的心思,反而亲昵的拉扯住朱由检的手,惹得朱由检耳根子都红透了。张嫣心疼的对朱由检说道:“听说你又要从军出征,本宫立即便去找皇爷商量,咱们大明朝富有四海,生民亿万,何苦让你一个孩子忙上忙下的?莫非我大明朝没人了不成?大明朝养士三百年,总不能老是让龙子龙孙奔波忙碌吧?”

“唉,可你也知道皇爷的脾气,但凡是他拿主意的事情,就是认死理儿,无论谁也甭想让他改主意。”

闻言,朱由检忙道:“皇嫂不必如此,皇上信任臣弟才会托付重任,臣弟常常能以替皇上分忧而窃喜,而自豪。奔波劳碌什么的压根谈不上。军中事务大都是孙阁老在主持,臣弟不过是在一旁偷师学艺罢了,轻松着嘞,皇嫂不必挂怀。”

张嫣欣慰的笑道:“如此就好,本宫还担心你会因此怪罪皇上呐,要知道行军打仗什么的最苦了。”

朱由检说道:“起初臣弟也常常这么觉着,但是一想到能够为皇上分忧,能够为老百姓谋福祉,臣弟心里便甘之如饴了。”

张嫣点了点头道:“外臣们果然没有说错,咱们家的由检果真是长大了,已是一代贤王了呐。”

听着皇嫂温柔的激励夸耀声,朱由检心中一动,他抬眸瞥了眼张嫣,却发现张嫣也恰好拿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自己。见状,朱由检做贼心虚的低下头去,耳根子更红了。

张嫣忽然拍了拍手,从宫内唤来两名侍女,她笑道:“信王,以前都是本宫在身边照料你的现在,本宫不能贴身照顾你,心中着实挂念。现如今你又要前往四川,那地方不比西北,阴寒湿冷,听说还有瘴气嘞,本宫着实担心你的身子,便在宫中精挑细选了两个宫女,赠于你,也好在军中照顾你的起居。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她是霜儿,她是怜儿,日后她们就是你的人了。”

朱由检瞧了霜儿、怜儿一眼,见她们都是万中无一的美人坯子,忙低下头去,并说道:“皇嫂,行军打仗的带着女眷总不大妥当,还是免了吧,我有一个王承恩足矣。”

张嫣嗔怒的瞥了朱由检一眼,嚷道:“你们兄弟俩怎么都是一个脾气?怎么都不近女色呢?你还小也就罢了,可皇上正是春秋鼎盛的年纪,怎么也洁身自好起来了,你都不知道,他都已经半年没有留宿在我哪儿了。不来我哪儿过夜也就罢了,就是田飞、段妃哪儿皇上也没有去,大婚都已经半年了,本想着过些时日就能孕育出龙子,可照目前的形势发展下去,只怕是遥遥无期。”

朱由检忙道:“皇上日理万机,这些年各地都不太平,皇上没有心情也是正常的,等过些时日也就好了。”

张嫣掩嘴轻笑道:“你瞧我,聊着聊着就跑题了。总之,这两个丫头你就收下吧,总不能让本宫第一次送人礼物就被拒绝不是?”

朱由检抬眸望着张嫣俏皮的眼眸,僵硬的点了点头。

直到离开紫禁城,朱由检才恍如隔世的醒过闷儿来,是啊是啊,谁能料到,那个曾经在自己身边忙前忙后的女官,竟然摇身一变,成了帝国的皇后,成了母仪天下之人?

朱由检眯起眼睛,回忆着张嫣那双迷人的眼睛,不由得痴痴的发起了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