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启帝 > 第三卷天启大帝
第九十二章 兵围叛军
作者:井底之冰  |  字数:5336  |  更新时间:2019-06-27 19:17:07 全文阅读

第九十二章

贺人龙快马加鞭回到固原镇三边总督府,听到贺人龙归来,杨鹤连忙邀请孙承宗及朱由检到大堂,一块听口信。

杨鹤问道:“贺人龙,叛将张飞豹看了京报纸后如何反应,又如何作答?”

贺人龙答道:“回大人,张飞豹冥顽不灵,铁了心跟朝廷作对。卑职几经三番的劝说,他非但不听,还将卑职痛打了一顿。若非张飞豹还需要卑职回来传话,恐怕此刻卑职已经身首异处了。”

杨鹤点了点头,道:“确是难为你了。他让你传什么话?”

贺人龙答道:“张飞豹说他麾下有精兵三万,猛将三百,数月以来,对罗家山苦心经营,现如今罗家山已经固若金汤,若是官兵来剿,定叫官兵有来无回。他还叫嚣说,若是逼急了他,他还要攻进固原镇,要总督大人好看嘞。”

杨鹤听得勃然大怒,他说道:“这贼子好生张狂!”

孙承宗摆摆手,按下杨鹤,朝贺人龙问道:“此次你上山去,可曾打探到山中虚实?”

贺人龙低着头,眼睛滴溜溜地转着,这个问题有些棘手。贺人龙怕迟疑太久露出破绽,只好硬着头皮说道:“以卑职看来,张飞豹手下的确网罗了不少兵马,但那些多是附近活不下的饥民、流民,毫无战斗力可言虽有三万人又如何?卑职斗胆请缨,只需卑职率本部一千兵卒,就足以击溃这三万乌合之众。”

孙承宗点了点头,说道:“你的忠勇,本督师知道了,你且下去吧。”

贺人龙迟疑了一下,便起身离开。

等他走远,孙承宗说道:“看来张飞豹铁了心要负隅顽抗到底了。”

杨鹤说道:“为防止日久生变,下官请求立刻出兵,先围困住罗家山再说,免得让张飞豹跑了。”

孙承宗点了点头道:“也只好如此了。”

……

贺人龙出了总督府后,便朝总兵官胡凡的府上跑去。因为征剿张飞豹叛军不利的缘故,杨鹤命胡凡跟邓璋不得离开家门半步,待平叛之后,再做发落。待胡凡见到贺人龙之后,两人只对视了一眼,胡凡便瞧出了贺人龙的来意,他朝家眷们摆摆手,示意自己要同贺人龙单独谈谈。

“你去见过张飞豹了?他怎么说?又是怎么打算的?”胡凡问道。

“胡大人,张飞豹决定据守罗家山,以守为攻,击败朝廷派来的官军。”贺人龙答道。

胡凡怒道:“张飞豹的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尿吗?就他那二千家丁,还妄图抗衡孙阁老率领的三万精兵?”

贺人龙冷笑道:“怕是胡大人有所不知,孙承宗麾下的那些人马,都是新兵。估计朝廷是临时从各地征调而来的农夫,一支由农夫组成的队伍,那还能叫做军队吗?别说两千家丁,就是一千,就是五百,也能正面击溃孙承宗的三万人!胡大人,你我都是久历阵战的老卒,想来对于新兵老兵战力的区别最清楚不过了。”

胡凡眼前一亮,他忙问道:“此话当真?”

“这种掉脑袋的事情,我哪里敢扯谎?就连杨鹤也对孙承宗的部队颇有微词嘞。另外,听说训练这支部队的人还是李如柏那个蠢材,此役张飞豹焉有不胜之理?”

“李如柏操练的部队?啊哈哈哈。”

胡凡大笑道:“朝廷的肉食者们是何其愚蠢?竟然让那个将门犬子操练士卒,岂不贻笑大方?”

见状,贺人龙趁热打铁的说道:“胡大人,虽然孙承宗从朝廷带来的部队不值一提,但是杨鹤毕竟从延绥、宁夏、宣大等地调来了不少精兵强将,这些人的战斗力可不容小觑。张飞豹固然可以死磕朝廷派来的军队,但是若是给足了那些精兵强将们好处,他们真卖命攻打罗家山的话,恐怕张飞豹的覆灭只在旦夕之间。”

胡凡眉头一皱,忙问道:“贺人龙,你这话里有话啊。”

贺人龙阴测测的笑了笑,然后从衣领内摸出张飞豹的那封书信,递给了胡凡。趁着胡凡看信的功夫,贺人龙继续说道:“胡大人,你觉得朝廷覆灭了张飞豹之后,下一个目标是谁?肯定是你胡大人以及邓璋邓大人。胡大人,你与邓大人各有两千忠心耿耿、骁勇善战的家丁!何苦坐以待毙,束手就擒呢?”

胡凡放下书信,面沉如水的问道:“你们到底搞什么名堂?”

贺人龙嘿嘿一笑道:“总督府那边已经开始调兵遣将了,到时候聚集在固原镇的兵将势必倾巢而出,围剿罗家山,到时候,胡大人跟邓大人只需只会本部四千精锐家丁,便可轻而易举地占据固原镇。届时,得知固原镇丢失的孙承宗、杨鹤等人,必定无心恋战。到时候,我与张飞豹再里应外合,掩杀一阵,何愁孙承宗跟杨鹤的大军不败?”

胡凡面色大变,他死死盯着贺人龙,怒道:“没想到你小子也是天生反骨!”

贺人龙叹气道:“胡大人!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朝廷腐朽,天下即将大乱,真是我辈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再者说,这也并非我等不仁,是朝廷不义,对我等边将苦苦相逼,他娘嘞,试问大明朝那个官员,那个将领是清白的,是两袖清风的?还说什么整顿九边?不就是贪图咱们边将们几世几代积攒下来的那点儿银钱跟土地吗?我呸,胡大人,决断吧,你不起兵谋反,下一个朝廷要诛杀的就是你,你不为自己的身家性命着想,也要想想自己的家眷,子嗣啊,到时候满门抄斩,他们可都要为奴为婢啊。”

胡凡面色数变,他叹了口气道:“你去邓璋府上吧,他若是肯应承下来,本将自然也不在话下。”

闻言,贺人龙大喜,他忙道:“好说好说,卑职这就前去游说!”

……

杨鹤在孙承宗的命令下,统帅五万兵马将罗家山围了个水泄不通,按照孙承宗的战略,杨鹤围而不攻,只在山麓安营扎寨,修建坑道、布置拒马桩。贺人龙及其本部人马也在被征召之列,他的人马被安置在罗家山北麓。一个心腹问道:“大人,这要围到猴年马月啊?”

贺人龙嗤笑道:“鬼知道上头是咋想的,拥数倍重兵,却只围而不攻,徒耗钱粮而已。”言谈之间,贺人龙对于孙承宗的战略嗤之以鼻。

另一个心腹嚷道:“大人,我看不然。如此大兵压境,想来山上的乱兵定然人心惶惶,指不定会有多少人下山投降嘞。”

贺人龙面色微变。

罗家山下,杨鹤遵照孙承宗的命令,唤来一队神射手,命他们将劝降书射向山上,为了以防山上的乱兵不识字,杨鹤还临时组建了一队力士,他们一个个体魄强健,声如洪钟,列队山下,跟随着一二识字的文官幕僚,大声念叨着劝降书上的文字,对山上的乱兵进行心理攻势。这封劝降书,乃是出自孙承宗之手,通篇都是歌颂朝廷的仁义以及官兵人多势众,战力强悍。“尔等皆是大明百姓,世受皇恩,一时被歹人蒙蔽,落草为祸。朝廷体恤尔等生息不易,若能下山来归,必不追究。然贼人张飞豹者,人面兽心,罔顾皇恩,已犯下十恶不赦之罪,熟难赦免......”罗家山上,张飞豹看着手中的劝降表,心中大怒。

久经阵战的他又怎能不清楚这封劝降书的威力?

这罗家山上,其实只有一万多人,说是三万精兵,不过是唬骗官兵的话罢了。在这一万多人中,绝大部分都是张飞豹落草之后,从各地强拉来的壮丁或者是别处来投的匪盗,跟正规军比起来,他们的军心士气无疑极为脆弱。现在山下重兵围困,不日山中屯粮告罄,这批人定然要生变的,到时候自己这支队伍怕是要不战自溃。

“他娘的,不能坐以待毙!”张飞豹唤来心腹说道:“你且去山下诈降,摸清楚山下的主将在何处,而后归来告我,我率精锐夜袭,擒贼擒王,一举破敌!”

那个心腹闻言眼前一亮,嚷道:“朝廷大兵压境,料想我等龟缩在山上,必然没有防备,此刻夜袭,十拿九稳,老爷英明。”

……

山下中军大帐,杨鹤见朱由检巡视归来,连忙起身相迎。此次率军讨逆,孙承宗并没有到罗家山亲临指挥,而是率领三万兵马屯驻在固原,只是让杨鹤率兵围山而已。不过朱由检倒是主动请缨,要到前线来长长见识。这令杨鹤大为敬服,他原以为像朱由检这种皇亲贵胄,都是些斗鸡走马的纨绔子弟,却没有想到朱由检非但勤学好问,礼贤下士,还有股子不怕吃苦的韧劲毅力。杨鹤这辈子没少跟老朱家的宗亲们打交道,可他认识的那帮皇亲国戚中,没一个成器的,不是酒色过度,就是志大才疏,要么干脆不识五谷,跟何不食肉糜的某某皇帝一般无二。但是自打见了朱由检之后,杨鹤对老朱家大为改观,认为朱由检的确是一块儿璞玉,假以时日,必为一代贤王。

邀请朱由检坐下以后,杨鹤劝说道:“殿下,军旅之事甚苦,殿下身体娇贵,何须亲自巡营,若是累坏了身子,可如何得了?”

朱由检喝了口凉茶,叹息道:“杨大人有所不知,我此次西行,身负皇上重托,不敢有丝毫怠慢。”顿了顿,他满腹惆怅的说道:“杨大人,你觉得皇兄是个怎样的人?”

杨鹤面色微变,忙道:“皇上不是人!”

“嗯?”

朱由检面露异色。

杨鹤道:“皇上是天子!是天下兆民的君父,岂能以常人视之?”

朱由检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虽然年幼,可是生长于波谲云诡的后宫之中,又接连经历了万历、泰昌、天启三朝更替期间的那些离奇事件,他的心智早已磨练的较为成熟了。朱由检一眼看穿了杨鹤拙劣的马屁,笑道:“杨大人不必紧张,我没有恶意的。”

虽然朱由检满脸诚恳,但是杨鹤何许人也,仍旧不肯相信,便还是一副严肃的老样子。

朱由检说道:“在我看来,哥哥就是个凡人罢了,而且是个苦命的凡人。”

杨鹤挑了挑眉头,他是在不能将皇帝跟苦命这种字眼联系在一起。

“皇兄...以及我,在很短的时间内失去了母亲、祖父、父亲......皇兄今年还不足十七岁,可肩上的担子亦是整个天下。我知道朝野上下对皇兄有些微词,认为皇兄薄情寡恩,对于拥立他的那批臣子没有重用重赏。可是皇兄心里得苦楚,又有几人知道?”朱由检这一路西行,一路思索,一路长进。他现在是憋了一肚子的话,想要找个人倾诉,但是理智告诉他,杨鹤绝非一个值得他倾诉衷肠的人。

朱由检笑了笑,话锋一转,道:“几十天的军旅生涯,搞得我身心俱疲,有些心神无主了。说了些胡话,希望没有唐突到杨大人。”

“殿下说得哪里话,都是我们做臣下的不是,没能体恤皇上的难处,实在是罪该万死。”杨鹤眉眼低垂,好似极其自责懊恼一般。

见杨鹤如此,朱由检甚为欣慰的说道:“你能这样讲,皇兄想来很欣慰。知道吗?皇兄整日为国事操劳,可宫中的用度却是一削再削,每天吃的饭菜,合计起来,连一两银子都不到。”

这件事杨鹤倒是略有耳闻,即便是以道德君子自居的东林党人,对于皇上的勤勉也是大加称赞,他们不满意的不过是皇帝重用徐光启跟魏忠贤那样的奸佞,而疏远他们这些正人君子罢了。

杨鹤说道:“皇上的勤俭可比汉文帝,皇上日后的文治武功,也必然超过汉文帝。”

朱由检振奋的说道:“杨大人说话很是中听,我也这样认为。”

两人相谈甚欢,这时,一个兵丁走入打仗,禀奏道:“大人,山上有人来投。”

杨鹤大喜,“这么快就撑不住了?果真是一群乌合之众。”顿了顿,杨鹤说道:“将人带来,让五殿下跟本大人审问一番,探探山上的虚实。”

“是。”

很快,三四个草寇被压上大帐,杨鹤请朱由检主审,朱由检则谦虚的以自己年幼,不足以震慑宵小为由,支持杨鹤主审。杨鹤拜服,不再推辞。坐在上位,杨鹤先是大声质问了草寇们反叛朝廷的罪过,然后又说他们能主动来投,杨鹤会上奏朝廷,宽恕他们的,但是这需要他们老实交代山上的布防云云。

在杨鹤审问他们的时候,朱由检也仔细打量着这些草寇,朱由检年幼,阅历浅薄,大部分时间又虚耗在神宫之内,倒是第一次见寇匪。他发现这些寇匪一个个长得五大三粗,孔武有力,不由得暗暗心惊。

待审问完毕后,杨鹤命人将草寇们待下去歇息。杨鹤道:“殿下,刚刚您也听到了,山上现如今是人心不稳,见王师大兵压境,那里还有勇气负隅顽抗?想来也不用咱们去打,围上个三五天,叛军自溃。”

朱由检没有战争经验,自然杨鹤说什么都是对的。

又聊了会儿后,朱由检回到自己的营帐,他立即修书一封,将今天的所见所闻一一记下,然后命锦衣卫传回固原镇,交给孙承宗。

这其实算是孙承宗给朱由检布置的家庭作业,让朱由检写下自己的心得,然后由孙承宗斧正,两两相益。

黄昏的时候,锦衣卫折返回来,不过这一次他非但带来了孙承宗的回信,还带来了孙承宗的一纸军令——加强戒备,严防叛军夜袭。

信是给朱由检的,军令是给杨鹤的。

杨鹤接到军令之后,犹如醍醐灌顶,他连忙命人提审那些下山来投的草寇,却被告之那些草寇已经不见了踪影。见状,杨鹤便知道自己上了当,连忙调兵遣将,加强戒备。他已经笃定,今晚必有夜袭。

经此一役,朱由检对孙承宗的韬略可谓是佩服到了极点。

……

张飞豹召集两千家丁及三千盗匪埋伏在半山腰,黄昏的时候,下山诈降的草寇终于寻隙逃了回来,张飞豹焦急的问道:“打探到了?山下的主将是谁?营帐何在?”

草寇答道:“老爷,是杨鹤那老小子,他的营帐就驻扎在罗家山东麓,今个儿杨鹤还审问了我一番嘞。”

“哦?他问你什么了?”

张飞豹笑问道。

草寇答道:“还能有啥?就是打听打听咱们山寨有多少人马。”

张飞豹狞笑道:“既然杨鹤老儿求知若渴,那么老爷我就下山让他数数,咱们到底有多少人马!”

“将军威武!老爷威武!”

张飞豹麾下的兵卒们叫嚣道。

这时那个草寇又道:“老爷,我还打听到一件新鲜事。”

“说。”张飞豹笑道。

草寇道:“杨鹤军帐之中,有个少年,杨鹤对他十分恭敬,还口称殿下。”

“殿下?”张飞豹眼睛放光,哈哈大笑道:“这可是条大鱼啊,若是俘虏了这个殿下,以他为要挟,咱们就再也不用担心朝廷的兵马了。”

听张飞豹这么一说,叛兵,草寇们无不精神大振。

张飞豹有心提振士气,便又捕风捉影的说道:“既是殿下,那么随军而来的金银细软,歌姬舞姬能少喽?兄弟们,俘虏了那个殿下,他的人归我,那些金银丝软,娇妻美妾都赏给你们!”

见张飞豹如此慷慨,叛兵、草寇们无不放声呐喊,一个个眼睛放光,他们这一辈子拼死拼活的为了个啥?还不是图个痛快,图个钱财美色?

像他们这些人,命如草芥,一辈子可能也赚不到娶媳妇的钱!要不然谁还会落草为寇?过这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活计儿?

在张飞豹的重赏之下,这群亡命之徒眼睛都红了,见状,张飞豹事不宜迟,即刻率领这帮虎狼朝东麓杀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