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启帝 > 第三卷天启大帝
第五十八章 京报纸
作者:井底之冰  |  字数:5988  |  更新时间:2019-06-05 22:02:53 全文阅读

第五十八章

宣武门大街上一早便聚集了数百人,这些人听到了风声,都来到岳家门外打听消息。岳耙被围在中央,正滔滔不绝谈论着什么,从他微红的脸膛上可以瞧见,他正说到兴奋处!

“嘿,你们瞧怎么着?那位公子爷的手下更为厉害,别看钱老四那个逼养了十多个打手,可连公子爷的一个手下都打不过。俺当时就觉得这位公子爷来历不凡,否则也不会养着如此身手了得的手下。所以俺呐不由得多瞅了那公子爷两眼,这不看还好,这仔细一看啊,差点儿把俺的肝胆给吓破!”

听岳耙讲的玄乎,众人的胃口都被吊了起来,见岳耙买起关子,连忙催促他继续讲下去。

“岳家老大,你瞧见啥了?”

一个大娘叫道。

岳耙故意压低声音,说道:“俺看到了一条龙!不,是两条龙!那公子爷的眼里有两条龙在游动!”

“龙!”

围观的人纷纷惊叹出声。

“岳家老大,你瞧仔细了没有?当真是龙?”一个汉子高声叫道。

岳耙嚷道:“千真万确!俺要是扯了慌,就让俺生个孩子没屁*眼,还年年得痔疮。”顿了顿,岳耙竭力渲染道:“是两条金光闪闪的五爪神龙啊!”

起初发话的那个大娘面色煞白,似乎信了大半,她忙问道:“眼睛里有龙在游走,那位公子爷莫非是神仙的化身?是神仙下凡来惩治钱老四那个恶霸歹人的?”

“定是如此!”

之前的那个汉子附和起来。“钱老四仗着有王恭厂火药库管事太监钱枫那个靠山,可把咱们这些生意人给害苦了!”

随着大娘跟汉子的鼓动,围观的人们纷纷动容,不是大骂钱老四该死,就是双手合十,嚷了句神仙保佑。

岳耙却是摇了摇头,朝大娘说道:“你这老妇见识也忒短浅了些。什么神仙眼里会有龙?会有真龙?会有五爪神龙?”

大娘被他这么一问,倒是有些犹疑了,她问道:“莫非...莫非那位公子爷不是神仙?可不是神仙他的眼睛里怎么会有龙,这种神物?”

“是啊是啊,那位公子爷除了会是神仙还会是啥?”

那个汉子也忙问道。

有这二人打头阵,围观的人也纷纷聒噪起来,“岳耙,你倒是说啊!”

“真是急死个人,就别卖关子了。”

岳耙并没有立即开口,他环视众人,待确定大家伙都被吊足了胃口之后,他这才语出惊人道:“那位公子爷不是神仙化身,而是真龙天子!乃是当今圣上!”

“什么!”

那汉子惊叫起来,“是皇上?那怎么可能?皇上不是高坐在金銮殿上的吗?你少吹牛,你岳家老大算个吊毛啊,就你也见过皇上?”

汉子的讥讽着实道出了围观百姓心中的疑惑。

倒是那个大娘信了,她忙道:“定是当今圣上无异,若非是真龙天子,眼里又怎么会有神龙?”

一时间大家争论不休,各执一词,吵吵嚷嚷,犹如菜市口一般。

就在这会儿,一队锦衣卫忽然出现,他们押着数百辆大车,出现在岳家家门口,这些大车之上,载满了烟花爆竹,数百辆大车一字排开,有数里多长,惹得京师百姓纷纷观望过来。一个锦衣卫千户挤开众人,走到岳耙面前,问道:“你可是岳家大郎?”

岳耙忙道:“正是在下,不知大人是?”

锦衣卫千户拱了拱手道:“本官乃锦衣卫千户崔应元是也,奉皇命抄了钱家的府宅。皇上得知这姓钱的作恶多端,祸害哭了一方百姓,特命本官将这些货物押送到你家里。皇上来时嘱咐道,你岳耙以前是干烟花爆竹这一行的,自然对这一行知之甚深,而这个姓钱的祸害的最深的也是你们这一行的百姓,所以,皇帝命你将这些货物分发给其余商贩,以作这些年被姓钱的祸害的补偿!”

崔应元声如洪钟,一字一顿,确保这番话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果然,随着他话音落下,在场的数百人顿时就沸腾了。

“真是皇上!”

那个大娘首先哭嚷起来,紧随其后的是不甘示弱的那个汉子,汉子咆哮道:“皇上给咱们主持公道来了——”

在场的数百百姓惊喜莫名,一个个盯着那绵延数里的车辆,恍如梦中一般。

“岳家大郎没有撒谎!”

“他好福气啊,竟真的见过当今天子。”

“原来天子真有神龙护佑,眼睛里都有两条龙嘞。”

“岳家大郎,俺之前可也是贩售烟花爆竹的啊,你可待听皇上的圣旨,将这么些个烟花爆竹分给俺一份儿!”

一时间大伙七嘴八舌好不热闹。

崔应元等他们闹够了,才大声呵斥两句,“京畿重地,天子脚下,聒噪如蝉,成何体统?都给本官闭嘴!”

锦衣卫凶名在外,见崔应元怒了,百姓们纷纷噤若寒蝉,不敢再吱声。

崔应元满意的点点头后,朝岳耙说道:“岳家大郎,你肩上的担子可不轻啊。这些烟花爆竹可都等着听从你的发号施令嘞。”

岳耙一辈子也没有这么风光过!

他兴奋的憋红了脸,眺望着绵延数里的大车,而大车之上则是载满了烟花爆竹。岳耙这辈子也没有见到过这么多的烟花爆竹,这得值多少钱啊!

一千两?一万两?

可惜,这些东西是要非给成千上百个商贩的,而不是仅仅赏赐给自己一个人,否则岳家今日就要飞黄腾达了。一念至此,岳耙忽然羞红了脸,皇上给咱主持公道,砍杀了恶霸钱老四,咱还不满意?还得寸进尺的,想要霸占全部货物,这不跟钱老四一样了吗?真是不该动这样的邪念啊。

……

岳耙开始分东西了,可这会儿之前猛刷存在感的大娘跟汉子却是跑了出来,原来这二人并非烟花商贩,却是不知为何要凑刚才那个热闹。两人离开不久,便上了一辆大马车。马车里端坐着的人,竟是温体仁。

大娘朝温体仁笑道:“温侍郎,差事都给办妥了。”

温体仁高深莫测的点了点头。

只有那个汉子抱怨了两句,“昨夜俺和魏婆子教了那个姓岳的大半宿,可是今早仍是漏了怯,将好多编好的说辞都给忘却了。不然效果会更好!”

温体仁说道:“那岳耙识字不多,能有今天早上这番表现已实属不易。我知道这些都是你二人调教的好。”

那个叫魏婆子的大娘跟汉子连忙说道:“属下不敢居功。”

温体仁笑道:“不!本官向来赏罚分明。”话音落下,温体仁从袖口里摸出两个荷包,递给两人一人一个,道:“各赏纹银十两。”

接过荷包,魏婆子与那个汉子都是面露喜色,十两银子,按照购买力换算,就相当于四千多人民币,这可不菲的酬劳。对魏婆子跟这个汉子来说更是如此,在遇到温体仁之前,他们一个是走江湖的“神婆”,一个是斜街茶楼说书人,他们一年也难赚十两银子啊。

接过荷包之后,两人千恩万谢,说了好多肝脑涂地之类的话。

温体仁打心眼里瞧不上这些没有功名在身的人,不过这些人的嘴皮子着实厉害,吹吹捧捧的话讲起来更是顺耳,听得温体仁心情大好。这也再次让温体仁体会到了位高权重的好处——只要你有权力,就会有数不尽的人巴结你,拍你的马屁!

温体仁眼里闪过一抹精光,他暗暗发誓,自己此生定不会止步于侍郎官!

他还要爬得更高,以攫取更多的权力——

……

发生在宣武门大街上的事,没过多久便传开了,大家一传十十传百,竟是将皇帝有神龙护佑的事情传的有鼻子有眼,京师的百姓都说皇帝有神仙保佑,定是个贤明君主。再者说那些受了恩惠的烟火商贩,更是逢人便说皇帝的好,一时间皇帝在民间的声望层层的往上涨。

乘着这股东风,温体仁的京报馆正式开张,并且刊行了第一期报纸和第一篇社论。

京师外城梁园。

梁园本是万历朝大臣梁梦龙建造的园林,后来梁家衰败后,将院子几经转手,现在落在了江南一个大富商的手里。这个富商常年居住在江浙一带,这座梁园自打被他盘下来之后,他几乎没有来住过,而是吩咐家中长子在京应酬。

梁园占地不小,建有湖泊、假山、园林、楼阁,文人墨客最喜欢的几样风雅之物,这里应有尽有。那个富商的长子在京中做的首要应酬,就是同京官们搞好关系。

这一日,富商的长子请了一个戏班子来到梁园唱戏,同时他还邀请了十多个好友,这些人中,便有周延儒、魏大中、钱谦益、汪文言、阮大铖等赫赫有名的人物。

而戏班子唱的戏曲则是阮大铖的《燕子筏》,阮大铖做官兴许脑袋不大灵光,可是作诗作曲,写写戏词儿却是一顶一的高才,较之汤显祖犹有过之。

原本能在梁园这种大别墅里,听戏班子唱脍炙人口的《燕子筏》,是文人墨客的一大幸事。可是今天大家伙似乎都提不起兴致来。

魏大中摸出一张大纸出来,这张纸长约一尺,宽也有一尺,上面或是密密麻麻写满了字,或是刊印了生动的书画。这张大纸正反两面都印有字迹,是一种明代士大夫们从未见过的新鲜玩意儿。

这便是温体仁鼓捣出来的京报纸!

而这开天辟地的头一份报纸在头版头条的位置刊印了一行醒目的粗体大字:真龙天子下凡市井,铲除恶霸,为民伸冤。

下头还有一行小子——震惊!皇上眼里生着两条龙。

这篇文章的作者名叫庄敬祖,一个曾经在斜街靠说书糊口的落魄秀才。

“这个便是温长卿的京报馆衙门鼓捣出来的玩意儿,要不大家都瞧瞧?”魏大中面露讥讽的说道。

阮大铖忙道:“嘘,小声点,孔时(魏大中字)岂不知人家现如今已是温侍郎了?此所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魏大中冷喝道:“为了区区一个侍郎官,他这是连脸也不要了。”

钱谦益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暖炉,从茶几上端起热茶,饮了小口后,说道:“这‘京报纸’你还是自己留着瞧吧,我们都看过了。”

魏大中忙问道:“受之怎么看?”

钱谦益苦笑道:“你自己不也瞧仔细了吗?真龙天子?还眼里生着两条龙?简直一派胡言!”

魏大中附和道:“可不是嘛!我看完之后,气的连午饭都没用。我现在总算明白这个温长卿怎么突然之间就得到了皇上的赏识,进授侍郎官了,感情就是屈意迎逢!就像江湖中的神棍神婆那样,将这些鬼神之事,糊弄皇上,糊弄天下百姓!简直将我辈读书人的脸面给丢尽了。”

这时,年纪最轻,但声望很高的周延儒,插嘴道:“孔时,你不觉得这件事之中,有比温体仁更令人生气的事情吗?”

“哦?”

魏大中挑起眉头,望了过去。梁园之内,可以说魏大中的资历是最高的,毕竟他是杨涟、左光斗一辈的显赫人物,比钱谦益、阮大铖等东林党的后起之秀要来的有名望的多。但是他却是十分重视周延儒的话。

因为周延儒在众人之中,书读得最好!

在周延儒20岁那年,他便连中会元、状元,这个成绩即便放眼三百年之大明朝也能排进前二十了。这在向来看重成绩、资历的明代官场,无疑是极大的加分项。

周延儒道:“皇上竟然微服私访!多危险的事情啊。”

周延儒说出“危险”二字的时候,面有异色,但众人都瞧得真切,也都明白他的意思。这个“危险”无外乎两层含义,其一,皇帝微服出宫,宫外凶险莫测,若是皇帝遇到什么不测,大明朝难免现如有一场动荡之中;其二的这个危险,就有些难以启齿了。

明代祖制,大明朝的官宦,不得从事工商业。也就是说,当了官,除了吃俸禄跟种地之外,就没有别的合法来源了。但是大明朝官员的俸禄那可是出奇的低啊,而且这个俸禄的数额还是数百年前定下的。可是现在的通货膨胀多严重啊,就越发现得这点儿俸禄入不敷出了。至于种地嘛,一来既然做了官,业务就很繁忙了,应酬的应酬,公干的公干,哪有时间和精力种地?二来嘛就是种地太辛苦了,好不容易通过“耕读”,进入了国家编制,谁还会回过头去种地?面朝黄土背朝天?

收入来源实在低的可怜的明朝官僚们,为了活下去,只好“自力更生”。想要获取俸禄与种地之外的收入,一般有两种:贪污受贿与兼职。

像钱谦益、阮大铖等名满天下的大才子,他们的一首诗词歌赋,在民间可以被炒到数千两银子之多,而阮大铖作的戏曲价格就更高了。当然,这也与他们本身是官员有关,不少商贾为了贿赂他们,自然乐于高价购买他们的作品。

可是明代的文化市场毕竟有限,而且像钱谦益这样的大才子也为数不多,所以多数大明朝的官员想要谋求更多的收入,只能依靠贪污受贿。譬如大名鼎鼎的能臣张居正、胡宗宪或者是名帅戚继光,都是擅长此道的高智商官僚。

另外,除了卖诗词歌赋,钱谦益等人出身商贾文化颇为厚重的江南,对于经商也很有心得,不知在京师,就拿江南来说吧,钱谦益等人的房产、酒楼、妓院就数不胜数,说是日进斗金也不为过。

东林党人自我标榜是正人君子,这一点的确不是空穴来风。第一代东林党人诸如杨涟、左光斗、魏大中等人,的确洁身自好,鲜有收受贿赂的。但这并不是说他们就没有别的灰色收入。终明一代,除了海瑞和于谦等少数人以外,很少有官员作到真正的清廉的。

东林党人不屑于贪腐,可他们整日寻欢作乐,游山玩水,买田产置房产的钱财又是哪儿来的?一靠家族周济,二靠经商有道。

明末的官员鲜有不经商的!

明代的官员也鲜有不是地主家出身的!

还是那句话,在古代,读书可是富贵人家的游戏,不说笔墨纸砚、名师指点这些都要钱,也不提进京赶考这一路上所需要高昂的盘缠,单论“十年寒窗苦读”,贫苦人家那里舍得让家里的一个壮劳力,十年不耕作,而是去读书的?

寒门自古难处贵子,这个才是血淋淋的事实。什么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之类的美好愿景,不是万中无一,就是天方夜谭。

总之,京师之中,有太多百官们经营的产业,或者说京师之中所有上档次的产业,没有一个不跟百官有牵连,或是百官们直接投资经营,或是官商合营,或是官员的家人族人在经营,或是在百官的庇护下在经营。总之,官商勾结是常态。

皇上若是常常这么微服私访出来溜达,早晚有一天,这种事是要东窗事发的!

经周延儒这么一提醒,魏大中等人皆是面色大变。

魏大中怒道:“早在皇祖在世的时候,今上就性情顽劣,经常出宫玩耍,长此以往荒废了朝政还是小事,万一路遇歹人,伤了龙体,这才是天大的事啊。”

魏大中的话说的很委婉,但在座的各位哪一个不是满腹经纶?

自然明白他的弦外之音。

阮大铖第一个跳出来附和道:“今天就上折子,劝谏皇上以国家大局为重,日后万万不能再出宫半步了!”

周延儒也说道:“言之有理,言之有理。还是孔时兄的法子周全,就拿安全问题来劝谏吧。”

自始至终,作为东林党两大智囊之一的汪文言都不发一言,他也是唯一一个接过魏大中带来的京报纸的那个人。

汪文言皱着眉头盯着手中的京报纸,不住的摇头。

似乎是察觉出了汪文言的异状,魏大中忙问道:“守泰,怎么了?魂不守舍的?”

汪文言苦笑道:“魏大人,钱大人、周大人,阮大人以及诸位大人,咱们恐怕都没有抓住重点。”

闻言,魏大中忙问道:“守泰此话何意?”

汪文言放下手中的京报纸,叹了口气道:“这京报纸,这京报纸太可怕了!”

“若是让京报纸流传开来,无异于是割掉了你我之辈的口舌啊。”

“你们发现没有,这京报纸通篇用的都是粗俗鄙陋的口语,大白话。我士林中人自然不屑一顾,认为有辱斯文。可是大明朝多的是目不识丁的老百姓,之乎者也什么的老百姓也听不明白啊。但是大白话就不同了,别说大明朝的老百姓,就是北方的夷狄也听得明白。”

“听说温体仁的京报馆衙门养了不少京师的评书人、神棍神婆,这京报纸一经刊印,这些人就手持报纸走街串巷的,给老百姓们念报纸上的内容嘞。”

不料,听了汪文言的话,东林君子们大都不以为意,魏大中笑道:“守泰,你言重了。这大明国最关键的乃是你我这样的读书人,而不是那外头的芸芸众生!”

“只要咱们以圣人之言,圣人之道,号召天下数十万读书人坚持正道,匡扶正义!就不需要害怕温体仁这种小人妖言惑众。”

“毕竟,治国理政需要的是读书人,而不是目不识丁的老百姓。”

魏大中话音落下,梁园内的东林君子们纷纷叫好。

“黄钟大吕之言呐!”

“孔时,你说的真切!这治国理政就是需要我们这些读书人,正人君子,而非那些窃君威灵的内臣阉宦!迟早有一天,咱们要铲除魏忠贤那条阉狗。”

见大家伙纷纷站起来道好,给魏大中敬茶敬酒,汪文言无奈的摇了摇头,眼神迷茫的望向窗外大雪纷飞的林园,默默无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