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启帝 > 第三卷天启大帝
第五十四章 茅止生与孙旭
作者:井底之冰  |  字数:5345  |  更新时间:2019-05-03 08:51:01 全文阅读

第五十四章

两日后,皇帝静极思动,决定出宫散散心,便带上田秀英、魏忠贤、许显纯几人瞧瞧出了宫门。在历史上,无论是天启还是崇祯毕其一生都没有踏出宫门半步,原因很简单,群臣们不允许,不允许的原因有很多,既有公益也有私利。正大光明地出宫不行,偷偷摸摸的只怕他们也不行,这个原因更简单——守卫宫门的侍卫会通风报信。

可这一世,皇帝一上台就将兵权牢牢地抓在手心,哕鸾宫灾之后,皇帝更是将原本宫廷的侍卫撤换掉大半,现在的宫廷守卫多半都是御马监勇士营、四卫营的兵勇,跟群臣们的牵扯不深。

虽然已是十一月份,街道上,屋脊上堆满了大雪,可京师仍旧热闹。临近年关,这顺天府的生意又红火起来。皇帝领着几人四处闲逛,却也没有个好出去。这么一来倒让皇帝思念起骆养性跟张世泽了,若是有这两个花花公子作陪,想来什么有趣的、好玩的地方他们都晓得。

皇帝在街边摊贩上买了一些爆竹,边走边放,倒也不觉得寂寞,唯有田秀英撅着个嘴巴,闷闷不乐。她憋在宫里很长时间了,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又没带银钱,所以她虽然看上了好多好玩意儿,却都没钱买。想要让皇帝给买过来送给自己吧,又碍于颜面。一路上,田秀英哼哼唧唧的,满腹牢骚。

皇帝瞥了眼愁眉苦脸的田秀英,也不理会。照他的意思,本是想要带着张嫣出来的,可是张嫣陪着朱由检在内阁行走,内阁里又有那么多阁臣在,皇帝实在不方便把张嫣拐走,如此他才退而求其次,将田秀英带了出来。

一念至此,皇帝偷偷打量了一眼田秀英的胸脯,不禁失望的直摇头,虽然只比张嫣小两三岁,可是这个“规模”当真是差距太大。

几人怪过一个街角,皇帝抬眸望见了一排排的烤全羊摊贩,没一只烤全羊摊子边都围坐着五六个人,大家伙交杯换盏,吃的满嘴流油。令皇帝啧啧称奇的是店老板似乎是个蒙古人,寒冬腊月的一身光板皮衣,身上还乱七八糟的佩戴着很多喇嘛教的玉石首饰。

明帝国的首都里竟然也有蒙古人的商贩吗?

皇帝正好也饿了,便走了过去,坐在胡床上,朝老板叫道:“俺们这儿也来头烤全羊。”

蒙古老板操着一口标准的京片子道:“好嘞,爷您稍等,马上给您来。”

坐定之后,皇帝笑道:“没成想这顺天府中还有蒙古人开的饭馆。”

魏忠贤笑道:“皇爷怕是误会了,刚刚那人是个汉人。”

“哦?”皇帝蹙眉,“那如何一副蒙古人的装扮?”

魏忠贤掩嘴笑道:“还不是想让食客们错意,觉得他家的烤羊正宗。”

皇帝微微一愣,而后仰面大笑。

田秀英则是有些生气,可能也是因为她原本就不开心,“这个老板的坏心眼也特多了!”

皇帝倒是不以为意,“讨生活罢了。”

田秀英杠精的怼道:“讨生活也不能骗人嘛。若人人都想着些歪门邪道,天下还不乱套。”

皇帝笑着指了指田秀英,说道:“你似乎比朕更关心国事。”

田秀英骄傲的挺起胸脯,说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她这话说的声音很大,颇为失礼,惹来附近食客的瞩目。这会儿,一个醉汉拎着蒙古酒囊走过来,坐在了田秀英身边,赞叹道:“小姐好见识!将满朝文武都给比下去了。”

这醉汉口气不小,活似愤世嫉俗的文艺青年。

田秀英被醉汉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往皇帝怀里躲。见状,魏忠贤大怒,大声呵斥醉汉,而许显纯也将手悄悄探入怀中,握住了短剑的剑柄。

那醉汉并不觉得自己不受欢迎,仍旧喋喋不休的嚷道:“乱世将至,战火纷飞,而滚滚朝堂诸公却只知道声色犬马,对社稷安危熟视无睹!止生心里苦闷啊。王师覆没于东,天下震惊,可天下人震惊的是什么?只是一场惨败罢了。唯独我茅止生一眼瞧出来,王师之败,败在军纪败坏,败在将校畏死爱财,败在士卒不教而征!如若这种局面得不到扭转,天下人迟早还要震惊第二次,第三次,直至习惯了震惊,对东边的战败麻木不仁......”

这个自称茅止生的醉汉语出惊人,讲得尽是些助长东虏人气焰,灭自己人威风的话,此言一出,不但激怒了魏忠贤、许显纯、田秀英等人,还惹恼了附近的食客。自古以来燕赵之地多慷慨悲歌之士,有少部分吃了酒,脾气暴躁的,就是抡起拳头,扬言要胖揍茅止生一顿出气。

这会儿与毛止生一块儿吃酒的几个朋友连忙跑过来,一边拉扯茅止生离开,一边同附近的食客作揖道歉,好说歹说,这才作罢。

皇帝若有所思的盯着茅止生被人拉走,心中对这个醉汉充满了好奇心。魏忠贤误会了皇帝的意思,忙道:“皇爷不必为这种腌臜泼才置气,等用过膳,让许大人领人教训他一顿就是了。”

皇帝摇了摇头,道:“不,朕倒是觉得此人颇有见识。许显纯,你让人查查此人的底细,然后报之于朕。”

许显纯得令,转过身朝街对面一个游手好闲的人招了招手,那人竟是连忙跑过来,许显纯对他耳语两声后,那人远远的瞧了茅止生一眼,便点头离开了。

皇帝见状,环视四周,暗道:真不知道这附近有多少锦衣卫的暗哨嘞。

皇帝摊开双手,放在火堆上烤,很快便觉得浑身暖洋洋的,他舒服的眯起眼睛,轻嗅着烤羊的浓香,不知不觉间便已是满口生津,肚子咕咕叫了。烤全羊的妙处也正即于此处。

这时,一个茅止生的朋友拎着蒙古酒囊走来,向皇帝等人赔罪来了。这人生得虎背熊腰,作揖时皇帝瞧他指骨粗大,似乎是个练家子。

这人赔笑道:“在下孙旭,是刚刚那个莽汉的朋友。他吃多了酒,说了好些浑话,冲撞了诸位,实在是该死的很......”

这人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最后对着蒙古酒囊满饮了一大口,权当作是赔不是。

皇帝大度的笑道:“不,我觉得那位兄台确有一番自己的真知灼见。”

自称孙旭的大汉哈哈笑道:“不瞒这位公子,我那个莽汉兄弟还真有些学问,可惜流年不利,屡试不第啊。”

皇帝笑道:“正如他自己所说,乱世降至,何不投笔从戎?边关戎情急迫,生逢此世,并不一定要走科举的路子,才能成就一番功名。”

孙旭一拍大腿,朝皇帝比划了个大拇哥,“公子好见识,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皇帝笑道:“小可姓黄,孙兄还我一声黄兄弟便是了。”

孙旭也是爽快人,他坐了下来,摆出一副神神秘秘的表情,说道:“黄兄弟,还真不是同你吹嘘,我们哥几个最近的确撞了大运,时来运转喽。”

皇帝挑了挑眉,好奇的问道:“什么大运?”

孙旭笑道:“有个大人物看上了我那莽汉兄弟茅止生的学识,想着重金聘请他当幕僚嘞。”

“大人物?”一旁的魏忠贤忍俊不禁,再大的人物能够坐在你面前的黄公子大?

孙旭以为魏忠贤不信他,顿时急眼了,他喝道:“俺孙旭从不诓骗人,真的是一位贵人。”

“说来听听。”皇帝含笑道。

孙旭炫耀似的嚷道:“不知道几位有没有听说过英国公的名头?”

皇帝笑道:“英国公乃大明勋贵之首,如雷贯耳。孙兄提这个作甚?莫非那个大运竟是同英国公有关?”

孙旭被搔中了痒处,笑的更得意了,他拱了拱手,假谦虚道:“黄兄弟猜得没错!当代英国公的嫡孙张世泽就是俺口中所说的大人物。”

皇帝吃了一惊,他的确没有想到张世泽私下里竟是在网罗四方才俊。不过转念一想,皇帝又觉得这大概是英国公张维贤的主意。当初皇帝将御马监的兵马交给初出茅庐的张世泽节制,就预料到了这一点。毕竟以张世泽的才干,皇帝可不觉得他能够统帅御马监的数万精锐兵马。

“小国公张世泽?这个我倒是听说过,他现在似乎掌管着御马监的兵马。”皇帝说道。

孙旭眼前一亮,说道:“公子好阅历,没错,张小公爷深受今上器重,手底下有好几万兵马嘞。”顿了顿,孙旭却是换了一副腔调,长吁短叹道:“可惜啊,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张小公爷相中了茅止生,茅止生还瞧不上张小公爷嘞。”

皇帝奇道:“这是为何?”

孙旭说道:“我这位茅兄弟虽然预感到未来投笔从戎必定会有一番作为,可仍旧对科举不死心啊。更何况,茅兄弟跟普天下的大部分读书人一个臭脾气,不大瞧得上武将,即便大明勋贵,一样瞧不上眼。刚刚茅兄喝醉酒,还跟我说,他这辈子一身文武艺,最好能卖给帝王家,不然也应该给当世重臣名帅做幕僚,而张世泽不过是依靠祖宗功勋荫庇的黄口小儿罢了,他不屑与之为伍。”

“哼,好大的口气,竟然连大明国的勋贵都瞧不上眼,他算个什么东西!”魏忠贤怒道。

孙旭冷笑道:“这位公公还别不服气,在我等兄弟眼里,茅止生的才干不下于岳武穆、戚少保!否则人家英国公府也不会三顾茅庐,眼巴巴地来求他。”

闻言,皇帝面色微变,田秀英也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她问道:“你瞧出他是公公了?”

孙旭哈哈大笑,面露讥讽之色,说道:“这位小姐,你难道不知道这京城之中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人割掉那玩意儿,想要进宫谋个差事吗?瞧这位爷也是一把年纪了,嘴巴上却一根毛也没有,不是骟了男人的那玩意儿又是什么?”

“你...”

魏忠贤大怒,却碍于皇帝在侧不敢发作。

孙旭朝皇帝拱了拱手道:“告罪,告罪,黄兄弟,俺多喝了两杯,言语有些失态,你可不要怪罪俺啊。俺就是一个匹夫,没读过书,也不懂得啥礼仪。”

皇帝轻笑道:“你就不奇怪我身边为什么会有个阉人?”

孙旭哈哈笑道:“这有啥可奇怪的,阉人这东西在别的地儿兴许是个稀罕玩意儿,可是在咱们顺天府那可真是一抓一大把!”

“每年想要进宫谋个差事的人不知凡几,可宫里并不需要那么多人手。这些骟掉那玩意儿的人只好一边打工,一边等待时机。但终究是狼多肉少啊,宫里头若是没人,手里也没有银子上下打点,那么很多骟掉下边的人根本进不了宫门!如此蹉跎了岁月,有些人也就心灰意冷,便找个富贵人家投了。”

“京中的富贵人家对于这些人还是很欢迎的,一来用这些人照顾家中女眷,无后顾之忧,二来连皇家用的都是这种人,你想想,这得多有面子?”

皇帝恍然大悟,“孙兄阅历丰富,我不如也。”

孙旭哈哈笑道:“黄兄弟家财万贯,我亦弗如。”

皇帝觉得孙旭是个妙人,就同他多聊了两句。一旁的魏忠贤却是对此人恨的咬牙切齿,不由得他不恨,孙旭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人身攻击啊。身为一个阉人,本就心里有点儿扭曲,你不去招惹他,他还想法子招惹你嘞。你若是招惹了他,那必定是不死不休了。

魏忠贤怨毒的瞪了孙旭一眼,心中打定主意,回宫以后,定要差遣些东厂的番子将此人结果了。

交谈间孙旭还透露给皇帝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刚刚那个醉汉茅止生竟然在写书。还说茅止生的书已经写完,只待明年开春印刷社大量刊行之后,茅止生必定随着此书扬名天下。

魏忠贤冷笑道:“写书立言可不是什么宵小之徒都能轻易为之的。”

孙旭似乎颇为推崇茅止生,对任何对茅止生的指责都大为恼火,他争辩道:“你一介阉人懂个屁!我茅兄弟一生心血全在这部书上,又岂容你妄加指责。我还就告诉你,这部书名唤《武备志》,有240卷之多,其中不但深入浅出的讲解了古来兵法、阵法、谋略,还记载部分濒临失传的武器使用方法,乃至朝鲜国、倭国的武器方法都有收录。我孙旭闯荡江湖十数载,也结交过无数强人,学了一身杂七杂八,连自己都叫不出名堂的功夫,可在茅兄弟这儿,他便能一一叫出名字,到处出处!这还都不算什么,最了不起的是《武备志》保存了大量边疆的地理以及鞑子们的风土民情,用兵特点等等。除此之外还有《郑和航海图》、闽粤疆事、中外火器、兵事富强等等等等。可以说一套《武备志》就囊括了我衣冠之国千百年来的用兵韬略啊。”

皇帝来了兴趣,他朝孙旭笑道:“那么明年开春的时候,我定要买上一本,好好钻研。”

孙旭笑道:“还是黄兄弟有见识,不过钻研倒是大可不必。整套《武备志》有240卷之多,堆起来有二三尺高,若非有志奔赴沙场,还是别废那个劲了,读不完的。”

皇帝盯着孙旭笑道:“我看孙兄生得一副好身板,孔武有力,就没有想过投身军营,报效朝廷吗?”

孙旭嘿嘿笑道:“咱以前就是军户!”

“不过朝廷给的军田被将军给侵吞了,没了地里的产出,俺们家就只好自求营生。不怕黄兄笑话,俺后来干过镖师,行情好了就押镖吃佣金,行情不好了,就落草为寇,吃押镖的商队!”孙旭估计是喝大了,竟是讲出这要脑袋的事儿来。

皇帝好心的提醒他道:“孙兄小声说,隔墙有耳嘞。”

不料孙旭哈哈笑道:“不妨事,不妨事。俺现如今早已洗白了案底,成了锦衣卫了。”

“哦?”

皇帝眯起眼睛,大感意外。

孙旭继续侃侃而谈道:“其实即便俺没被锦衣卫相中,也是不会投身军营的,就算落草为寇,为世人所不齿,也绝不吃兵饷。”

皇帝不解的问道:“这是为何?”

“为何?哼!”

孙旭愤懑的嚷道:“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当了兵乡邻们也瞧不起,跟做草寇也相差无几。再者说,无论是京营还是边军,你上头也没有将校照顾着,就算你当兵十年,也保准你还是个苦大兵,不得晋升。这还不是最惨的,若是摊上个黑心的上司,你当兵十年,连一个子儿的兵饷也不会发给你,就是日常吃饭,也只能吃糠咽菜。肚皮都填不饱,何谈将士用命,何谈大破敌寇?”

“再者说,咱大明朝承平日久,视武夫不亚于奴隶!俺日久即便是做了将军,也不风光,乡邻们也照样瞧不起咱,你说,何苦嘞?俺这么好一个丈夫,何苦去投军受那个窝囊气嘞?”

孙旭的话句句在理,说在了皇帝的心坎儿上。

“你说的对。若是大明朝想要重振武德,首先就是提升武将地位,再次就是提高士卒的待遇。还有,还有就是制定一整套的制度,抚恤战死的士卒,由朝廷出资,供养战死士卒的遗孤遗孀,乃至父母双亲。如此以来,将士们再无后顾之忧,定会拼死效力。”皇帝说道。

孙旭哈哈笑道,他拍了拍皇帝的肩膀,唬得一旁的许显纯差点儿摸出短剑将他捅死。孙旭道:“黄兄弟,你的想法不错,可是大明朝重文轻武多少年了?这个风气难以扭转啊。至于多给士兵们发饷银的事,更是虚无缥缈啊,这个钱谁会出?”

皇帝嘿嘿一笑道:“若是朝廷不出,我出这个钱好了。”

孙旭哈哈笑道:“黄兄当真风趣,好好好,我倒要看看黄兄有多少钱够那帮臭丘八吃的,来来来,今日幸会黄兄弟,干!”

“干!”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