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启帝 > 第三卷天启大帝
第四十八章 暗流
作者:井底之冰  |  字数:5805  |  更新时间:2019-04-27 10:26:01 全文阅读

第四十八章

顺天府,安福坊,怡和楼三楼雅间。

一个五大三粗的军汉推开雅间的大门,走了进来。坐在房内等候多时的人正是东林党智囊汪文言。军汉见了汪文言抱拳笑道:“哈哈,守泰,你可想煞俺也!”

汪文言面露不喜之色道:“糙汉子,还不把们带上。”

闻言,军汉嘿嘿一笑,也不以为意,转身合上房门,大步流星地来到汪文言身边坐下,他眼瞅着满桌子的好酒好菜,早已是食指大动,不待汪文言开口,便是开动碗筷,活似饿死鬼脱胎转世一般。

汪文言见他有吃有喝,浑然不在意似的,不由得更加不满,他喝道:“来时怎么交代的?要乔装打扮,万一走路了风声,你我都是要掉脑袋的。”

军汉咧嘴笑道:“守泰,俺们干得就是脑袋别裤腰带上的活计,今日生明日死,生无可恋,死又何惧?好了好了,你同那帮酸儒混迹久了,竟也染上了瞻前顾后的毛病!开弓没有回头箭,婆婆妈妈的,哪还有半分成大事的样子?”

汪文言似乎真的被军汉的豪言壮语所鼓动,他忙道:“李大侠,今日约你前来,就是要仰仗你的人手,在京中调查任大侠的下落。”

军汉李大侠蹙眉道:“任增长?他不是被东厂的番子们押进大牢了吗?”

汪文言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啊,总之,他现在被秘密关押在京师某座民宅之内,我们想要搭救,却苦于不知道任大侠的下落,所以还请李大侠助拳。”

军汉李大侠这会儿终于收敛了粗鲁的举止,面露正色,他沉吟良久道:“任增长却是是条汉子!俺们在西北都听说过他行侠仗义的大名,前年还有幸见过他嘞。好吧,既然是为了搭救任大侠那样的英雄豪杰,这个活计俺接下了。但是佣金一分钱也不能少!”

汪文言笑了笑,从袖口摸出一张“二百两”的银票,递给李大侠道:“事成之后,还有五百两重酬!”

见了二百两的银票,李大侠眼放金光,一把夺过来,哈哈笑道:“痛快痛快,既是如此,俺便去了,早些吩咐儿郎们活动起来。”

汪文言拜倒道:“一切就都拜托李大侠了。”

“好说好说。”

李大侠笑了笑,却没有像他自己说的那样立即离开,而是搓着双手,一双眸子贪婪的盯着满桌子的佳肴。见状,汪文言,连忙从一旁摸出包裹来,将桌子上的好酒好菜,鸡鸭鱼肉统统倒进包裹内,让李大侠带走。

背上满满一背囊的包裹,李大侠这才心满意足的下了怡和楼。

待他离开,雅间屏风后头走出一人,坐在了汪文言面前,这人盯着满桌狼藉,不悦的蹙眉道:“守泰,你找的这人真的靠谱?瞧他的副模样,与他这种人相交,当真是有辱斯文。”

“黄兄,你有所不知。这个李大侠颇有来历。”

被称为“黄兄”的文人“哦”了一声,面上神态却全然是不屑一顾。

汪文言耐心地解释道:“黄兄,此人名唤李宿,字星辰。原也是名门之后,可惜触怒了朝中奸党,遭到迫害,家道中落。而他兄弟几人皆论罪充军,入了军户籍。李宿在西北边关屡立战功,砍杀了三四十颗北虏的人头,奈何边将贪腐,私吞军功,还侵占了李宿兄弟等人的军田。李宿活不下去了,一怒之下便纠集三五兵痞,斩杀了军中贪将,从西北边关逃到了京师来。甘愿追随他的人竟达五六十人之多,这些人都是大漠边关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亡命之徒啊!”

话说到这儿,黄兄这才点了点头,“如此说来,此人也并非一无是处。”

“何止啊。”

汪文言笑道:“这几年他仗着手中五六十个军汉,在京师市井之中也着实打响了名头,甘愿替他卖命的流氓地痞不知凡几,在顺天府这个地界上,他李宿的耳目,可不必锦衣卫差!”

黄兄恍然大悟,原来是个黑社会啊。

“此人如此凶悍,又怎肯踏踏实实的替咱们卖命?”收起了对李宿的轻蔑之心后,这个黄兄又不禁担心起了李宿的忠诚问题。

汪文言大笑道:“黄兄多虑了,他李宿再怎么凶悍,也是匪盗之徒,在京师能对付他,打压他,拿捏他的衙门大有人在。实不相瞒,这几日来,我已拜托了顺天府衙门的一些好友,让他们隔三岔五的上门寻衅,着实拿了李宿不少银钱好处。这会儿李宿手头正紧,为了钱财,他不敢不卖命。”

黄兄抚掌大笑道:“好你个汪守泰,当真是算无遗策。”话音落下,他又问道:“可是东厂那边传来消息说,一个叫董承天的人被下了狱,他是任增长的结拜兄弟,对咱们跟任增长之间的事情可是了若指掌。现在在这个节骨眼上他被弄进了东厂大牢,是不是说......”

汪文言给了黄兄一个心安的手势道:“放心好了,按照原来的计划,我们会启用安插在东厂内部的人,在任增长的牢饭里动手脚,谁知事到临头,任增长竟是被番子们秘密关押起来,似乎是嗅到了咱们这边的动作。不过,任增长虽是躲掉了,但董承天却是在劫难逃。黄兄放心好了,今晚或者明日,董承天必死。”

黄兄仍旧惴惴不安的说道:“今晚或者明日?这期间可是有七八个时辰的啊,董承天能咬牙不供出点什么吗?”

汪文言自信的答道:“黄兄但可放心,我对他们再了解不过了。行走江湖的草莽,大都义字当头,即便是豁出性命,也不会出卖朋友的!”

黄兄哈哈大笑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他顿了顿,笑问道:“守泰,你为何只拜托那个李宿寻着民宅?为什么不一并将宰杀任增长的事一并委托了?也使不了几个钱嘛。”

汪文言笑道:“黄兄有所不知,这帮人将‘义’字看的比生命都重要,若是我委托李宿去杀任增长,李宿必然会迁怒于我,认为我是背信弃义的小人,非但不会答应,甚至有可能反噬我一口嘞。”

黄兄怒道:“竖子不足与谋!这帮腌臜泼才懂什么?咱们是做大事的人,又岂能在细枝末节上婆婆妈妈?正所谓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欲成大事,牺牲一二棋子,也是在所难免。”

汪文言又笑道:“除了这个,其实最重要的原因是,我早已经知道了任增长被关押的场所,这才是我不直接委托他刺杀任增长的原因。”

黄兄大吃一惊,忙问道:“你这是何意?既然已经知道了任增长的关押地,直接派人杀过去就是了,为何节外生枝,惹出来李宿呢?再者说,雇佣他前前后后不还花费了七百两银子的?这也不是个小数目啊。”

汪文言笑道:“黄兄稍安勿躁,且听小弟一一道来。”

汪文言道:“杀了任增长容易,可不留下蛛丝马迹却很难。”

“现在让李宿大张旗鼓地去调查任增长的关押地,就会被东厂、锦衣卫的爪牙们留意到,一来可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方便咱们遣人刺杀,二来嘛,日后刺杀成功,咱们抽身而退,也好让东厂跟锦衣卫们将调查的目标转向李宿!这样一来,即杀了任增长永绝后患,又混淆了东厂跟锦衣卫们的视线,一举多得啊。届时咱们只需让李宿悄无声息的死去,这件事就算死无对证,再也赖不到你我君子头上!岂不美哉?”

黄兄不住的点头,在听完汪文言的全部计划后,喟叹道:“守泰真贤才也,我东林得之,如天降麒麟也。守泰,请受真长(黄兄的字)一拜。”

汪文言连忙起身,道:“守泰何德何能?愧不敢受,黄兄快快请起,真是折煞小弟了。”

二人一番寒暄唏嘘过后,黄兄不禁好奇的问道:“你是如何得知任增长的确切关押地的?”

汪文言神秘的笑了笑,从酒桌上蘸了点儿酒水,写下了一个大大的“骆”字!

见状,黄兄瞪大了眼睛,面露狂喜之色。

大明皇宫,文华殿内阁。

皇帝用过早膳之后,便步入内阁,同阁臣们一通披阅奏章,与皇帝一样勤政的还有年幼的朱由检。听张嫣说,自打皇帝准许朱由检入内阁听政以来,朱由检几乎每天都泡在内阁里,听阁老们讲学讲政,端是品学优良的好学生。阁臣们给皇帝的奏陈也对朱由检交口称赞,皆曰朱由检日后必成一代贤王云云。

皇帝是拿朱由检当继承人培养的,见自己的继承人受到这么多的夸赞,皇帝自然是得意洋洋,心情舒畅。可是翻看了几十本奏疏之后,皇帝的面色却逐渐阴沉下来。

原因无他,这些奏疏竟都是弹劾魏忠贤的!

弹劾的理由五花八门,有说魏忠贤贪污的,有说魏忠贤跟客氏不清不楚的,有说魏忠贤欺君的,还有说魏忠贤陷害忠良的。总之能够想到的污名都被按在了魏忠贤头上。

皇帝自然明白魏忠贤不是啥好鸟,贪污腐败的水平虽然没有和珅强,但比东林党人来说却是高明数倍。东林党也就是小打小闹,他们的银子大都是“官商勾结”而来,不像魏忠贤这个“无产者”,只能靠收受贿赂“创收”。

按照群臣们的说法,现在外臣要觐见皇帝都已经被魏忠贤明码标价了,一品大员见皇帝需要给魏忠贤一千两的孝敬,二品三千两,三品五千两,四品一万两云云,总之巧设名目,攫取了不知道少财富。

放下手中的折子,皇帝对正在“披红”的魏忠贤问道:“折子都看了吧?都是骂你的,作何感想?”

魏忠贤道:“奴婢惶恐。”

今日执勤的叶向高忙道:“皇上,不过是些后生像借此出名罢了,不足取信。魏公公一片赤诚,不像是权阉奸佞。”

魏忠贤感激的望了眼叶向高,仍旧跪在地上。

皇帝笑道:“还是叶阁老识人有术啊。”话音落下,皇帝将弹劾魏忠贤的折子丢在一旁,嚷道:“凡是弹劾魏忠贤的折子一概不理,都说说还有什么别的新鲜事没有。”

皇帝这么做,倒也不是一味的袒护魏忠贤,实在是皇帝深知这帮人弹劾魏忠贤是没安好心。这些时日,魏忠贤接过了骆思恭的位子,对哕鸾宫灾一案进行调查,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现如今那个幕后黑手慌了神,这才有了唆使群臣上书弹劾魏忠贤的一幕。否则以现在魏忠贤的权势还到不了被群臣群起攻之的地步。

应该享受这个待遇的其实是徐光启,因为他搞了个“泰西书院”出来,闹得士林人心惶惶,朝野上下骂声一片。可是由于哕鸾宫灾一案迫在眉睫,倒是让魏忠贤露了把脸,将本应该被骂的狗血喷头的徐光启给保护了下来。

见皇帝坚定的站在了自己这边,魏忠贤自鸣得意的笑了笑,扣恩起身,说道:“皇爷,武库司郎中孙元化大人上了个折子,说仿造的六十门红夷大炮已经造出了二十门,而招募来的2000名红毛夷人也悉数到京,孙大人恳请皇爷命他操练这帮红毛夷士兵。”

“哦?”

皇帝摸摸下巴,朝魏忠贤勾了勾手,接过孙元化呈上来的那份折子。

孙元化在折子上重点陈述了自己在武库司督造红夷大炮一事,现在已经打造出二十门,且都检验合格,可以部署军队使用。最后在折子的末尾,孙元化提及广东巡抚招募的2000名泰西人已经赶到京师,现在就驻扎在京营之内,由王象乾大人看管着。

皇帝合上折子,他闭目沉思片刻后道:“吩咐武库司,将这二十门红夷大炮统统配给给辽东水师。”

给辽东水师?

随着皇帝话音落下,无论是以魏忠贤为首的秉笔太监还是以叶向高为首的阁臣们都是面露惊诧之色。要知道,之所以仿造这些价格高昂的红夷大炮,就是为了部署在辽东,抵御咄咄逼人的东虏人,怎么到头来反倒是便宜了田弘遇?

皇帝瞧出了群臣的不解,便解释道:“辽东海陆兼备之地,备下一支强大水师,是有必要的。一来,辽东水师可以通过鸭绿江深入东虏腹地,令虏腹背受敌,首尾不能兼顾;二来,辽东水师可以往来于辽东、山东、朝鲜三地,周转海运,供给前线,较之陆路多有便利。”顿了顿,皇帝又道:“更何况,这红夷大炮本就是一种舰炮,配给水师舰队,才能发挥出他最强的战斗力。至于辽东,不是还有四十门大炮没有造出来吗?等日后造出来了,二十门配给辽东,十门配给京师,十门配给其余九边军镇。”

叶向高并不以知兵事著称,对于九边军事更不是行家,听皇帝这么一说,自然也想不出反驳的理由,至于司礼监的秉笔太监们,他们都是一群应声虫,皇帝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做,比外臣们可好使唤多了,更是一个屁都不敢放。

皇帝盯着折子,沉吟道:“至于那2000名泰西人,可以先让孙元化操练着,但是不能因此而荒废了武库司的工作。这样吧让张世泽帮衬着他点儿,毕竟,孙元化可没什么军旅经验。”

“是,皇爷,奴婢一定好好知会孙大人。”

魏忠贤领旨道。

处理了孙元化的事后,皇帝抬眸朝叶向高问道:“叶阁老,整顿九边的事,可还顺利?”

叶向高苦笑道:“边将骄横,戍卒顽劣,从九边到朝廷,他们的势力盘根错节,整顿九边军务,牵一发而动全身,非一朝一夕之功啊,还望皇上多容老臣一些时日。”

“多容些时日?朕容得,可东虏人容得吗?袁应泰可已经呈上折子了,他说东虏人现在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而他也吸取了熊廷弼被弹劾下台的教训,主张积极向东虏开战。辽东战局可以说是一触即发,之所以现在还没有开打,是因为冬季的来临,但可以预见明年开春的时候,辽东的一场战事是在所难免了。”皇帝顿了顿,继续道:“国家正是用兵之际,叶阁老可不能有丝毫懈怠啊。”

叶向高一边保证自己一定尽心尽力,一边又腹诽道:怎么皇上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对辽东战事的悲观看法?

莫不是被萨尔浒一战给打怕了?

“皇上,袁应泰精明强干,辽东又陆陆续续汇聚了朝廷十多万精兵强将,明年开春剿灭东虏指日可待。皇上毋庸自扰。”叶向高说道。

皇帝冷笑一声,不置可否地撇撇嘴。

“总之,整顿九边的事务要再加把劲儿!将九边贪腐的将领们统统下狱,重新编制军户戍边,加强训练!要快!要快!要放开手脚,大刀阔斧的整顿,不要有后顾之忧,朕永远是阁老的坚强后盾。”皇帝喋喋不休的鼓励着叶向高,言辞之中颇为急切。

可叶向高却是面露难色,说道:“操之过急唯恐军中哗变......”

皇帝不动声色的说道:“哗变?整顿九边,整顿的是将领,不是士卒,哗变什么?即便是哗变了,也是你们的手段有问题!总之,成王败寇,朕不在乎你们用什么手段,但结果必须让朕满意。这样吧,六个月之内,将九边诸镇整顿完毕,将校大换血!重新编制军户!”

六个月!

除了辽东镇正值战乱,不能整顿外,大明上有八个军镇,这还不算后来增添的几个军镇,六个月整顿完毕的话,一个镇还摊不上一个月!这也太着急了点儿。

按照叶向高原来的计划,整顿九边至少要耗时两年,现在时间几乎缩短了四分之三,这让叶向高傻了眼。

皇帝却是有自己的算盘,假如九边不出乱子,他怎么有借口罢黜一批东林党人?至于九边哗变之后,应当如何自处,皇帝倒是不担心。事实上,九边哗变的可能性很小,所以皇帝才会这么催促叶向高,用来增大这个可能性。

因为整顿九边,朝廷是拿边将开刀,而不是克扣军饷,不发兵饷,大兵们没了收入,自然会哗变,但现在这副局面,头疼的应该是九边的将领们,苦大兵们不再此列。

不过九边将领可能会勾结北虏,让北虏入寇,这样边关一旦打起仗来,整顿的事务就不得不搁置下来,这么一直拖下去,才是九边诸将的上策。

皇帝不希望同九边的将领们这么拖下去,所以只能催促叶向高整顿的手段再激烈些,最好逼反一些将领。这样皇帝就有理由惩处一部分东林党人,然后安插一些更听话,用起来更得心应手的人进入朝廷。

现如今皇帝面临的最棘手的局面其实并非东虏,并非辽东的烂摊子,而是内政。朝廷上下,充斥着的都是前朝的臣子,皇帝用着并不顺手,更无法推行他雄心勃勃的新政,所以旧臣子必须被洗牌,在这个过程之中,没有善恶,没有黑白,只有对错。

东林党不合时宜,那皇帝只好痛下杀手。

“只要目的纯正,又何须在乎手段呢?”

皇帝自嘲的笑了笑,有些疲惫的闭上眼睛。

有奖竞猜:

文中的黄兄是谁?

留言有奖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