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启帝 > 第三卷天启大帝
第三十三章 调情【求收藏】
作者:井底之冰  |  字数:6061  |  更新时间:2019-04-12 09:40:01 全文阅读

第三十三章

御花园中,皇帝边走边询问道:“勇士营的事务都经手了?”

张世泽点了点头,“经手了。”

“军营内的将校可还用的顺手?若是使不惯,就让你爷爷帮你物色几员得力干将帮衬一二。”皇帝细心叮咛道。

闻言,张世泽面露为难之色,道:“皇爷,这怎么使得?”

是啊,这怎么使得?无论是边军、京营还是御马监这样的天子禁军,名义上都是皇帝私人的部队,是赏是罚,是升是降,都需要皇帝亲自拿主意,特别像是御马监这种天子禁军,若是让旁人安插进来几员将校,那皇帝晚上还睡得着?

不过皇帝似乎真的对张世泽放一百二十个心,他拍了拍张世泽的手,笑道:“你爷爷是谁?大明国公,与国同戚的武功勋贵!你是谁?你是朕潜邸时的玩伴,咱们什么交情?朕若是连你也信不过,普天之下还能相信谁?”

皇帝这话算是半真半假,若是说皇帝真的对张世泽放心,那是绝无可能的,以皇帝的脾气秉性,可能他这辈子都不会相信任何人,除了他自己。

但是他的确希望张世泽的爷爷英国公张维贤帮张世泽物色几个武将到御马监勇士营帮助张世泽料理营务。

对于骆养性、张世泽两个人,皇帝再清楚不过了,鱼肉乡里、欺男霸女皆是把好手,可是若让他们管理军备营务,以他们两个草包怂包的资质能耐,怕是要把御马监的战斗力给带到姥姥家去。

但是英国公张维贤就不同了,他在英国公的位子上做了那么些年,担任了那么些年的五军都督府都督,大明朝所有数得上号的悍将、干将,张维贤那个不知哪个不晓?帮自己亲孙物色一两个得力干将,帮忙管理营务还是绰绰有余的。

张世泽没有皇帝这般的花花肠子,听了皇帝亲口说下这么多暖心的话来,张世泽感动极了,“皇爷!有您这些话,我张世泽就没白活这一世!从今往后,我这条命就是皇爷您的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见张世泽红着眼睛表白,皇帝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小子,也忒粗鲁了,日后多读几本书吧,别连个拍马屁的话都不会讲,跟个江湖草莽相似,成何体统?”

张世泽见皇帝同自己打趣,又是感动又是羞愧,他挠挠头脑勺,尴尬的嘿嘿直笑,却是绝口不提用心念书的事儿。

皇帝带着张世泽一边赏景闲逛,一边同他讲述着一些后世的军事理念、军事思想,这些东西皇帝也是道听途说,没有多少心得体会,所以就更别提张世泽能领悟多少了,可是皇帝喋喋不休的讲着,张世泽只能哭丧着脸硬撑着,时儿摆出一副受教的模样,时儿又眉头紧皱,似乎正在领会领导的会议精神,正所谓“改配合你演出的我尽力在表演”。

皇帝也没有奢望张世泽能够明白多少,他之所以这么做,只是想看看自己肚子里到底能泛出多少墨水出来罢了。侥幸这个张世泽有几分屈意迎逢的天赋,给皇帝配合工作做的很好,令皇帝灵感爆发,讲了又讲,说了又说,从马其顿方阵讲到罗马军团,从步兵革命讲到火炮战舰,从大秦锐士讲到汉朝骑兵集团,从岳家军讲到戚家军,从蒙古骑兵战术讲到永乐年间京师三大营的冷兵器热*兵器协同作战战术......

皇帝正聊的尽兴的时候,忽然听到远处花园里传来阵阵喝彩声,皇帝眉头一挑,唤来魏忠贤道:“怎么回事?”

魏忠贤连忙要催人过去打探,但被皇帝阻拦下。

皇帝静下心来听了半晌,只闻远处的喝彩声竟都是姑娘们的莺歌燕语,皇帝搓搓手,朝张世泽笑道:“让你见笑了,这宫里的制度自嘉靖爷在位的时候就废弛了,这帮奴婢们也越来越没个规矩了。”话音落下,皇帝示意魏忠贤、许显纯等扈从散开,而他自己则是带着张世泽径直朝前头赶去。

大概三四十步的距离,穿过十数颗葱茏的香樟树,皇帝跟张世泽终于看到宫女们为什么喝彩连连了,原来在御花园这个僻静的所在,竟是被开辟出了一个蹴鞠场!

前文已经提到过明人蹴鞠继承于宋人,蹴鞠的玩法大抵分为两种:白打与筑球。所谓“白打”,其实就是两个球队分别派出同样数目的球员(从一人到十人均可),在场中轮流表演,以头、肩、背、膝、脚等身体部位顶球(绝对不允许用手),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而球不落地。由裁判分别打分,以技高一筹者胜。显然,“白打”强调的是技巧性与观赏性,有点类似于花样足球。

而现在皇宫中的这场蹴鞠白打显然没有严格的分组分队,场中只有一个绝美的小娘在表演,周围几十个宫女太监在围观,由于这个小娘球技高绝,时常能够做出一些高难度的动作,围观的宫女太监们不时惊叫喝彩,颇为热闹。

皇帝眯起眼睛盯着已成成了全场焦点的那个小娘,他奇怪的“咦”了一声,“世泽,你瞧,朕怎么觉得那个小娘有些眼熟?”

张世泽不消得皇帝提醒,早早的便注意到了这个表演球技的小娘。不似皇帝的贵人健忘跟后知后觉,张世泽打第一眼起便认出了这个小娘的身份。原因为他,因为两年多来,这个小娘一直都是张世泽梦寐以求的女人。这两年来,张世泽甚至不惜重金从陕西、江南买进与这个小娘模样相近的女子纳作小妾,可以想见,张世泽见到这个小娘时的心情是多么的激动。

皇帝撇了失神的张世泽一眼后,笑问道:“世泽,你是不是跟朕一样,也觉得那个小娘有些眼熟?”

张世泽这才醒过懵来,连忙告罪,解释道:“臣刚刚一时失神,忽略了皇爷的问话,还请皇爷降罪。至于这个小娘,皇爷莫不是忘却了?他是田弘遇田大人的千金,芳名田秀英的便是。”

皇帝这才恍然大悟,然后皇帝兴致勃勃地嚷道:“朕犹记得这个丫头在醉宵楼时踹过朕一脚嘞。妙极妙极!这下选秀女把她选进宫来,算是落在了朕的手心,且看朕去羞辱她一番,出出气。”

见状,张世泽大急,忙道:“皇爷!皇爷!田姑娘生性单纯,加之又不识天威,未曾知晓皇爷尊贵的身份,正所谓不知者无罪嘛,还请皇爷多多包涵,赦免其过往之不察。”

皇帝跳跳眉头,一脸讳莫如深的盯着张世泽半晌,后又笑道:“朕有着大海一样的胸怀,你把心放肚里好了,朕就是逗逗她。”话音落下,皇帝卷起衣袍,走出香樟树林,走进了蹴鞠场。

将皇帝现身,一帮围观的宫女太监大惊失色,这群家伙有不少都是宫中老人,即便没有伺候过皇帝,也远远的瞧见过皇帝的模样,不似当初懵懵懂懂的张嫣,直到皇帝表明身份,才后知后觉。

皇帝还没有开口,宫女太监们便都跪倒在地。正在蹴鞠的田秀英见到皇帝后,先是愣了半晌,而后面色复杂的跪倒在地,深深的低着头,好似生怕皇帝认出她一样。

可惜,皇帝就是冲着她来的。

皇帝走到田秀英面前,看了眼滚落一旁的皮球。后世人对宋明古人蹴鞠所用之球多有误解,一部分人认为古人所用足球为实心的皮球或者藤球,事实上,早在宋代,我国就发明了跟近现代足球十分类似的空心皮球!

刚刚田秀英使用的球,就是空心皮球,它以牛或猪的膀胱为球心,充气后,外面再包以牛皮,弹跳性很好。能弹跳的球对圆形的要求很高,唐人做的皮鞠,由八片外皮缝合而成,还不够浑圆。宋人则用十二瓣硝过的软牛皮来缝合,这说明宋朝人的数学水平很高,因为几何学告诉我们,十二个五边形正好可以构成一个球形体。这样缝制出来的皮球便非常圆了。

皇帝一只脚踩在皮球上,趾高气昂的朝田秀英嚷道:“抬起头来!”

田秀英默不作声,倔强的低垂着脑袋,一旁的张世泽可真替她捏把汗!

皇帝冷哼一声,大喝道:“抬起头来,紫禁城中还没有人敢忤逆朕的意志!”

闻言,田秀英迟疑了半晌,估计也是在权衡利弊,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理智战胜了情感,她缓缓抬起头来,可这会儿她已经泪流满面,屈辱的红了眼睛。

皇帝不满的问道:“觉得跪在朕的脚下委屈你了?”

田秀英倔强的答道:“自古以来做臣子的哪有不跪拜自己的君主的?可是圣明的天子以仁德折服天下兆民,昏庸的皇帝只会作威作福,强迫人家下跪——”

她的话音还未落下,那边的张世泽已经是面色雪白。

“住口!”

张世泽朝她怒喝一声,然后拼命的同她使眼色,可是田秀英倔强的昂起脑袋,狠狠的盯着皇帝,颇有股永不服输的士大夫的精神与骨气。

皇帝蹲下来,靠近田秀英那张绝美但稚气未脱的脸孔,说道:“你总是变着法子想要激怒朕,可你越是这样,朕就越是对你欲罢不能。”抬手捏了捏田秀英婴儿肥的两腮,皇帝哈哈笑道:“朕刚刚瞧见你在卖弄球技,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也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

皇帝又道:“朕知道你觉得朕不学无术,是个昏庸的皇帝,也不喜欢被拘束在皇宫的深墙大院之中,那么好吧,朕就给你一个机会如何?给你一个离开皇宫的机会!”

田秀英眼前一亮,忙问道:“此话当真?”

皇帝笑道:“你有见过说话不作数的皇帝吗?”

田秀英低头沉思便可后,点了点头,说道:“好,你说什么机会?”

皇帝努努嘴,示意田秀英看向自己脚下的皮球,道:“与朕较量一下可敢?赢了朕即刻下旨,送你出宫。”

听皇帝竟然不自量力的要同自己比拼球技,田秀英大喜过望,她生怕皇帝反悔似的,满口答应下来。

“你说怎么比吧?”

田秀英信心满满的问道。

皇帝摸摸下巴道:“朕大丈夫也,身体强健,若是同你比筑球,未免有欺负你这个小姑娘的嫌疑。这样吧,咱们就比颠球。”

所谓颠球就是足球的一门基本功,指的是用身体的某个或某些部位连续不断地将处于空中的球轻轻击起的动作。是增强球感、熟悉球性的有效方法。用脚背正面击球最为常见,是最简单、最重要的颠球练习。此外还有用脚内侧、脚外侧、大腿、肩部、胸部、头部击球、触球的。

此刻皇帝口中的颠球显然应作广义*解释。

田秀英拍手笑道:“好呀,好呀,你就等着输掉比赛吧!”

皇帝轻笑道:“口气不小,那咱们就脚底下见真章啦。”话音落下皇帝指了指脚下的皮球道:“那么朕这便先打个样儿。”说罢,皇帝用脚轻轻一搓,便把皮球挑起,开始颠起球来。见皇帝专心致志颠球的模样,田秀英的心脏怦怦直跳,倒不是说皇帝认真起来的模样很帅,而是皇帝认真起来后像变作另一个人似的。再也没了半点儿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意思,取而代之的竟是一抹杀气。

田秀英隐隐有些担心,莫非皇帝真是个深藏不露的蹴鞠高手?

待皇帝一口气颠了一百个球以后,仍然游刃有余时,就连张世泽也瞪大了眼睛,他陪在皇帝身边的日子可不算短,却也不曾知晓皇帝还会这一手!

此刻太监宫女们纷纷围上来,朝皇帝赞不绝口,大拍马屁。

皇帝紧绷着脸,不为所动,直到颠球第二百零九次的时候发生失误,遗憾的结束了此次颠球。皇帝摸了把脸上的汗,心中得意的将大罗小罗小小罗挨个致敬了个遍,最后他才朝田秀英轻蔑地撇撇嘴,道:“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田秀英咬咬牙,捏紧拳头道:“我是不会认输的。”话音落下,田秀英也开始颠球,不过没有见识过学习过后世现代足球理论的田秀英颠球的方法明显跟皇帝不同,也很不科学。虽然在颠球的方法上田秀英没有皇帝那么科学合理,但是奈何田秀英天赋极强,动作也很娴熟,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四平八稳的颠了七八十个球,看这架势超过皇帝只是时间问题。

见状,张世泽衷心的拍手叫好,在他的感染下,其余几个太监宫女也喝彩出声。皇帝眉头一挑,面色不悦的望了过去,张世泽面色一变,连忙低下头去,不敢动弹,而那几个太监宫女更是吓得瑟瑟发抖,跪倒在地。

皇帝哼哼唧唧的瞥了高歌猛进的田秀英,心里很不是滋味,本来想堂堂正正的折服这个小丫头一回的,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在足球上拥有这么高的天分。

难道真的要在她这儿栽个跟头?

皇帝面色有些难堪,然后一转眼的功夫,田秀英又颠了五六十个,丝毫不见颓势,瞧到这儿,皇帝算是彻底慌了神,他转过头瞪了张世泽一眼,后者一脸懵逼不解其意,皇帝朝田秀英那边努努嘴巴,示意张世泽赶快过去搞破坏,不然皇帝的颜面都要被田秀英这个臭丫头给嚯嚯一空了。

张世泽面色一苦,踌躇起来。

若是遵从内心的想法,张世泽巴不得田秀英早早脱离皇宫这座苦海,否则田秀英即便不被选中成为妃嫔也会一辈子被囚禁在宫中,做打杂儿的宫女,被人使唤。那样的话他张世泽这辈子都别想有机会靠近田秀英,更别提他张世泽对田秀英的那点儿非分之想了。

可是瞧皇帝的意思,似乎并不打算让田秀英离开,或者说皇帝并不愿意在田秀英面前输掉比赛,是啊,他可是皇帝,若是比输了,皇帝的颜面何在?

张世泽咬咬牙,从怀中取出一枚玉佩,而后瞅准时机,将玉佩丢在了田秀英的脚下,田秀英猝不及防一脚踩在玉佩之上,另一只脚踩空,直接跌坐在地,而她颠球的数字也永久的停留在了一百九十九上。

“你干嘛?”

田秀英朝张世泽怒目而视。

张世泽老脸一红,忙道:“没...没装好,滑掉的,赖不得我。”

田秀英愤怒的捡起地上的玉佩,走到五步外的张世泽处,嚷道:“滑掉的?怎么可能?你就是成心没盼着我好!”

皇帝这时候也站出来,朝张世泽不满的嚷道:“就是,你这是何意?难不成还是怕朕会输给她不成?”

张世泽有苦难言,百口莫辩,一味的耷拉着脑袋,摆出一副愿打愿罚的模样。

皇帝见状,越发不满的说道:“这算什么?本来这丫头都快输了,被你这么一搅和,好似朕在作弊一样?”

田秀英闻言都快气疯了,她怒道:“我才没有输!我还能再颠两百个,这局不算,我们重来!”

皇帝不悦的朝田秀英批评道:“小丫头,愿赌服输,你刚刚明明就快要支持不住了,怎么还不承认了呢?”

田秀英嚷道:“我才没有,大伙可以作证,我刚刚明明还可以再颠!”

“哦?是吗?那么好吧,朕就来问上一问。”话音落下,皇帝便阴沉着脸超一个太监勾了勾手,问道:“这丫头刚刚还能再颠吗?你可想好了再说啊。”

那个太监忙道:“田女官刚才已经力竭,身形摇摇欲坠,即便是咬牙坚持,顶多再颠两三个而已。大家伙说是不是啊!“

这个太监朝身边的人呼吁道,这些人稀稀拉拉的附和起来,都说田秀英输了。

田秀英都快哭了,她抬手指着那个太监,质问道:“刘时敏你在胡说些什么?”

名唤刘时敏的这个太监嘿嘿一笑,朝田秀英拱了拱手,道:“不好意思了田女官,虽然这么说您面上会很难堪,可这毕竟是事实啊,胳膊拧不过大腿,你能赢得了皇爷?”

闻言,田秀英大怒,冲着刘时敏就是一通拳打脚踢,然后红着眼睛向皇帝怒目而视道:“现在你满意了?你压根就是跑过来拿我寻开心的是不是?你成心想看我笑话对不对?”

皇帝两手一摊,无赖的笑道:“被发现了嘛?你还真是迟钝啊。”

“你...你太卑鄙了!”

田秀英冲过来竟是要掐皇帝的脖子,皇帝被气乐了,心说这个丫头还真是无脑的厉害,竟然还敢朝皇帝动手!

皇帝都不消得自个儿动手,张世泽便站出来将田秀英挡住,然后苦口婆心的劝阻,可是田秀英那里肯听,还在那儿叫嚷着要让皇帝给个说法。

“不用你在这儿烂充好人,若不是你暗中作祟,我早赢了!早离开这儿了。”田秀英无力的哭泣道。

张世泽默不作声,心痛到没法呼吸。他想要解释可皇帝就在一旁!

皇帝眯起眼睛,打量着两个人,片刻后,皇帝插着腰问了句:“皇宫多好啊,你就那么嫌弃?一刻也不愿意多待?”

田秀英朝皇帝怒冲冲地吼道:“有什么好?没了自由还要给你这么个烂人做奴做婢!”

烂人......

皇帝扬起唇角,拍手大笑起来。

“有趣有趣,你怎么总也一副常山赵子龙,浑身都是胆的模样?你就从来不知道惧怕吗?朕可是皇帝耶,你敢骂皇帝?就不怕朕降罪于你?”皇帝好奇的问道。

田秀英瞪大了眼睛,答道:“有什么好怕的?人固有一死!”

皇帝盯着愤怒的青蛙似的田秀英,忽然觉得这丫头莫名其妙的有点儿萌萌哒。便开口恐吓道:“你不怕死,不知道你爹怕不怕?”

田秀英面色一变,“你...你什么意思?”

皇帝皮笑肉不笑的吓唬她道:“你说朕什么意思?”话音未落,皇帝摆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吓得田秀英捂住嘴巴,哽咽起来,她指着皇帝的鼻子骂道:“你...你简直不是人——你拿人家的爹爹威胁人家,臭不要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