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启帝 > 第三卷天启大帝
第三十二章 步兵革命
作者:井底之冰  |  字数:5727  |  更新时间:2019-04-11 09:34:34 全文阅读

第三十二章

翌日,皇帝在养心殿召见了徐光启、孙元化、李如柏、何可纲、张世泽等人。皇帝见了徐光启之后,满面春风地问道:“听说泰西书院已经开办起来了?”

徐光启忙道:“回皇上的话,已经开始筹建了。”

“地方选在哪儿了?”

皇帝问道。

徐光启道:“南堂。”

“南堂......地方是不是小了点儿?”皇帝问道。

徐光启道:“不小了,泰西诸人都对皇上感恩戴德,哪儿还敢得寸进尺?”

皇帝笑道,岔开话题道:“听说你要朕帮衬着,给书院取个名字?”

徐光启道:“泰西诸人开办书院,京中阻力不小,臣想着若是皇上钦定个名字,寻常宵小也就不敢造次了。”

皇帝点了点头,却又转过头去跟孙元化亲昵的聊起天来,这让徐光启措手不及,越发捉摸不透皇帝的心思来。

皇帝同孙元化寒暄了两句后,便步入正题道:“昔日孙卿在御马监校武之时,曾与朕讲过借重炮术,加强九边军备,抑制北虏、东虏的事宜。朕如若没有记错的话,当时孙卿有过两个主张,其一者筑台制炮,其二者养一支以红毛夷人、弗朗机人为主的枪炮部队,是也不是?”

孙元化闻言眼前一亮,忙道:“正是,正是啊皇上。”

皇帝笑道:“朕觉得这个法子可行。”

孙元化大喜,连忙拜倒道:“谢皇上信任,谢皇上信任。”

皇帝含笑盯着他,心中却是另有计较。这个孙元化跟徐光启可不一样,徐光启也算是宦海沉浮多年的老油条了,寻常帝王心术已经难以将徐光启折服,但是这个孙元化不同,他是个书呆子,是个纯粹的技术官僚,最为关键的是这小子现在连个功名也没有考中!虽然已经过了而立之年,却直到遇到天启帝才给弄了个一官半职。

孙元化没有进入过官场,也就没有被明末官场上的歪风邪气所玷污,他心目之中,对天子的形象还是书本中刻画的模样,皇帝只需稍加影响,恩威并施,这个孙元化必定会成为皇帝的死忠粉!

瞥了眼神色相当激动的孙元化,皇帝脸上的笑意更加温暖,他扶起孙元化道:“这法子既然是你想出来的,那么你就应该担起责任!”

“是,是。”

孙元化精神振奋的答道。

皇帝又道:“朕准会让广东巡抚从澳门等地招募超过2000人的红毛夷枪炮兵,这支枪炮兵日后就交由你来整训,可好?”

“孙元化定不负皇上重托!定为皇上训练出一支精锐的红毛夷枪炮兵队伍出来。”孙元化兴奋的红了脸膛,领旨谢恩。

皇帝点了点头,这才吩咐众人坐定,皇帝使了个眼色,魏忠贤开始端上茶水点心。皇帝抿了口碧螺春,朝众人道:“朕寻卿等前来,是要商讨一下,建立一支新式部队的事宜的。”

新式部队?

除了徐光启以外,孙元化、何可纲、李如柏、张世泽等人都是心头一震。

皇帝扫视众人一眼后,面色一正,忧心忡忡地答道:“徐老师曾经给朕进言道:大明九边军镇已初现藩镇割据、尾大不掉之势。”话音落下,皇帝抬手指着李如柏道:“就拿他们李家来说吧,从宁远伯李成梁开始,再有李如松,之后便是他李如柏,一门三边帅,可谓我大明朝二百年所未有。从万历二十九年开始,这辽东的兵马军户就统统改姓李了。”

闻言,李如柏面色惨白,“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泣不成声,“君父——君父——冤枉啊,冤枉啊,您可不能听信杨镐老贼的谗言啊,俺们李家世代忠良啊。”

皇帝对恐慌的李如柏视而不见,继续讲道:“你们算算,从万历二十九年至今,过去了几多春秋啊?三十年没有,二十载总是绰绰有余吧?用二十年的时间,将大明的辽东镇,化作李家的辽东将门,也是绰绰有余了吧?”

皇帝缓缓讲述的同时,李如柏不住的磕头,“砰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听的孙元化、何可纲等人揪心不已。只有徐光启眼观鼻、鼻观口,装聋作哑,面无表情。

“辽东镇如此,宣府镇、大同镇等其余九边也不会好到哪儿去!”皇帝大手一挥,算是给这件事定了性质,无法再做一字更改。

“九边军务积弊难返,将校士卒只知边帅不识皇帝,只闻军令,不听圣旨久矣!朕已无法继续仰仗借重,此朝廷去一臂膀也。”皇帝喋喋不休的说个没完没了,丝毫没有让李如柏起身的意思。

“至于戍卫京师的三大营,名义上倒是好听,有二三十万的兵员,可是诸位常在军营行走,想来比朕更清楚这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且不说目前的三大营还能不能凑出账目上的人数来,可即便是凑足了这个人数,一旦北虏或者东虏叩关,这支队伍拉到边关,能打仗吗?”皇帝面色阴沉的从魏忠贤那儿摸出一个折子,朝众人示意道:“这是王象乾老大人日前呈上来的奏疏。王老大人干练啊,这才走马上任几日?就已经总结出了京营的三百多个纰漏!触目惊心啊,触目惊心啊!”

皇帝不知是真的愤怒还是为了表现出愤怒,竟是将这封奏疏狠狠的砸在地上,吓得孙元化、何可纲几个身形颤栗,面色发白。

“现在京营之中,出了老弱残兵外,就是靠着裙带关系、靠着贿赂混入军营,吃皇粮,吃饷银的地痞、市井小人!能拉出来打仗的人不足五万!而这五万人又不是缺少训练,就是缺少马匹、军械、武器等。朝廷每年拨发给三大营多少银子?每年为了供养他们朝廷又拨划多少良田?简直是欺君罔上!”皇帝起了雷霆之怒,便什么也管不了了,当着众人的面破口大骂起来。“养兵千日啊,养兵千日!可朝廷这养的是什么兵?赶到战场上连五万头猪都不如!”

皇帝兴许是骂累了,便又坐了回去,他两根手指,面露悲戚之色,道:“此朝廷又去一臂膀也!边军无能,京营无用!一旦祸起,朝廷当如何自处?朕当如何自处?将置天下百姓于何等境地?”

众人都低垂着脑袋,不敢搭话,大气都不敢多喘。

直到这会儿皇帝才“恍然”发现磕头如捣蒜的李如柏,皇帝连忙将李如柏扶起,不满的嚷道:“将军这是作甚?朕既然命你做了金吾卫统领,就是相信将军绝不会背弃朕。”

磕头磕得有点儿头晕目眩的李如柏艰难的答道:“是...是,末将誓死忠于君父,但有二心,叫末将不得好死。”

皇帝执着李如柏的手,仰面大笑道:“将军言重了!朕既然任命你做了金吾卫统领,就是相信你跟李成梁、李如松一样,是忠诚于大明的良将!辽东镇现如今这副糜烂的局面,并非你的过错,即便是跟李家有关,可是你李如柏也是无辜的。再说了,朕要一个死掉的李如柏作甚?朕要你好好活着,找回你父亲,你兄长的威风来,替朕训练出一支天下无双的骑兵队伍,将军,你可愿意啊?”

李如柏忙再次拜倒道:“末将愿意,末将发誓,要在三年内为皇上训练一支横扫东虏的铁骑出来。”

皇帝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而他满意的标志就是松开了李如柏的手。

徐光启眯起眼睛,注意到了这一细节。

皇帝就是这样,拉扯住你的手,表面上开起来似乎很亲昵,颇有点儿推心置腹的意味,但实际上这时候的皇帝对你才是最不放心的,因为不放心,所以更要仔细叮嘱几句。

若是松开了你的手,便意味着,皇帝准许你可以放手一搏,抛却顾及,大胆的施为。

皇帝顿了顿,开始向众人详细的阐述自己有关如何建立一支新式军队的思想。总结下来就是三点:

其一,建立一支一流的枪炮部队,这支枪炮部队将以雇佣的外籍兵团,也即是欧洲人的水平为标准,提升枪炮兵的素质,增强火炮鸟铳的威力;

其二,步兵革命,终中国封建王朝两千年,似乎都没有发生过步兵革命,自打汉朝事情汉匈之间绵延百年的大骑兵集团作战以来,在世界的东方,骑兵都是一种对步兵呈现绝对压倒性优势的兵种,除了岳家军等少数时期的少数军队,拥有以步兵反制骑兵的战力外,几乎骑兵赶着步兵杀就是东亚战争的铁律!

而步兵革命则是皇帝为了打破这一铁律而适时推出的。所谓步兵革命,就是用廉价的步兵反制、消耗昂贵的骑兵的一场军事变革。

按照军事学的说法,武装一名骑兵的价钱足以装备十名精干的步兵还不止。一名合格的骑兵,让游牧民族来培养到不需要消耗太多的钱粮与时间,可是对于农耕的大明朝而言就太金贵了。首选一匹战马的价格就比好几个步兵加起来都更值钱,其次,养一匹战马的费用也不小,然后就是少数三年的骑兵训练,以及精良的装备,这样一名合格的骑兵才算出炉。

步兵就不同了(排除弓箭手,弓箭手价格也不菲),几乎随便给个武器糊弄糊弄就能上战场,否则古代哪来的那么多农民军起义成功的案例?

但是这种廉价的步兵(排除弓箭手)对上骑兵,特别是成建制的骑兵队伍,就没有丝毫的威胁了。因为从纯粹战术角度考虑,两军对峙时,骑兵从正面发起的冲锋更多的是一种心理威慑。经过训练的步兵只要不被骑兵排山倒海的气势和巨大声响吓到,严守阵型而不给骑士留下冲击空间,那么骑士的战马很可能止步不前或者在步兵阵前转身而走,而如果玩命的骑士冲倒前排步兵,后排的会毫不犹豫补上,以保持阵型不破。

这种情况下,对步兵的心理素质和战术纪律要求非常高,显然刚刚所述的廉价步兵与寻常农民军并不具备这种素质。

而步兵革命简单来说就是赋予步兵这种素质。

当然,这还只是最低级的革命,更高级的步兵革命就是近现代枪炮的大量装备,速射枪炮的产生,正式宣告了骑兵主导战场时代的终结。

现在的大明还没有进行过充足的技术积累,并不足以让皇帝攀登如此高的科技树,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掀起一场低层次的步兵革命,也就是说训练一支兵员素质堪比岳家军、戚家军跟永乐时期的京师三大营的队伍。

在明代或者说在中国古代大多数封建王朝的大多数时期,由于这样或者那样的因素,导致了统治集团盲目的偏信骑兵至上主义,对步兵没有过充足的信任与投入,一直以来,中国古代的步兵大都是强征来的农民,然后发给一口刀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赶上战场,说白了就是炮灰,战斗力低的令任何有良知的将校都无地自容。

当然,步兵革命也有不足之处——投入巨大。

这也在所难免,毕竟,步兵日后充当的可是反制骑兵的重任,骑兵价格不菲,能够反制他们的步兵也不应该差到哪儿去。

但是因为出去了养马的过程,算来算去,即便是步兵革命后的,培养一名步兵所需的费用还是远远少于骑兵的。

其三,骑兵部队。皇帝雄心勃勃的要建立一支举世无双,天下无敌的骑兵部队!而这样一支横扫八荒六合的骑兵部队也只能诞生在世界的东方。因为明末这会儿,想要建立一支地表最强的骑兵队伍简直有太多榜样,往远了说有成吉思汗、忽必烈时代的蒙古铁骑可以仿效,往近了说有朱元璋、朱棣时期的铁骑可以借鉴,就是放到目前来说,无论是北边的林丹汗还是东边的努尔哈赤都卯足了劲儿要打造一支第一流的骑兵部队。

但是在皇帝心目中这些都还不够!

一代天骄,只识弯弓射大雕!

数百年前的骑兵,朕无意复燃之。要打造就打造一支崭新的,富有明国色彩的骑兵部队,这支部队要比八旗更强,比蒙古更强,比关宁铁骑更强!

比任何时期任何地方的任何一支骑兵队伍更强!

皇帝兴致勃勃地同徐光启、孙元化、何可纲、李如柏、张世泽等人谈论了很久,皇帝甚至宠命优渥的留众人在宫中用膳,皇帝无比鸡贼的示意了魏忠贤一眼,后者点了点头,便给众人呈上来几碟儿寻常农家的小菜,有醋蒜瓣儿、腌茄子、盐水豆腐、辣白菜以及一桶白面馒头,一盆稀粥。

见状,即便是徐光启也是面露惊容,他难以置信的问道:“皇...莫非皇上平日里就吃这些?”

皇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朝魏忠贤怒骂道:“朕在宴请朕最心腹的几个臣子,你就给朕的心腹臣子们吃这些?还不煮些鸡蛋儿送过来,对了,再把朕那半斤地瓜烧儿取来,朕要与众卿痛饮!”

被骂了一句后,魏忠贤非但不羞不恼,反而差点儿大笑出声,露出后槽牙来。

娘嘞,原来搁皇爷您这儿,煮鸡蛋就是最好的招待了?

还有,那半斤地瓜烧儿是什么鬼?

这东西也能喝醉吗?

再说了区区半斤,你们五六个人,还痛饮?一人一杯都够呛儿吧?

魏忠贤心里犯着嘀咕,可脚底下不敢含糊,急匆匆地跑去御膳房了,实在是因为这宫里头杀琼浆玉液都有,就是没有地瓜烧儿,他还真待抓紧时间吩咐御膳房去做,去买,要是露了馅儿,让皇爷在臣子面前出了丑,魏忠贤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自己会有怎样一个凄惨的下场。

魏忠贤对皇帝心知肚明,可徐光启、孙元化等人却是不知,闻言,一个个哭红了眼,激动异常,感慨万千。

皇帝苦笑道:“唉,国事艰难,国库空虚,又逢连年灾荒,百姓们食不果腹,朕又怎能为了一己私欲,穷奢极欲?”

徐光启哭嚷道:“可是皇上,您年纪小,身子骨弱的很,正是要大补的时候啊,这..这可怎成啊?皇上您大可不必如此,只要不兴建酒池肉林什么的,就不是昏君所为,正常的皇帝膳食还是要保障的。”

孙元化等人也沙哑着嗓子,劝说道:“是啊皇上,俺们做臣子的吃这些也就是了,您九五至尊,可不能吃糠咽菜啊,皇上——”

不料,皇帝面色一正,喝道:“朕意已决,不必再劝!朕代天牧守,护佑兆民,现在天下生民多遭苦难,朕这个时候又如何吃得下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炉猪、炉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酱肉、香肠、什锦酥盘儿、熏鸡白脸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件儿、卤子鹅......”话音未落,皇帝发现徐光启几人的口水都已经流满了整张酒桌。这让皇帝又羞又恼,他重重的拍拍酒桌,嚷道:“这个...那个啥?醋蒜瓣儿、腌茄子啥的虽然寒颤了点儿,但是朕相信,在朕的英明领导下,在诸位贤能之臣的辅佐下,大明会一天比一天强盛,国库会一天比一天充盈,天下黎民跟朕的饭桌上将会有越来越多的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

皇帝突然振奋的举起酒杯道:“朕曾听老师们讲,岳飞曾经与帐中将校们盟誓说: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尔!那么今日朕也与卿等盟誓,待大明家家户户谷满仓之时,朕定备上最好的酒肉,款待卿等!”

听到皇帝拿岳鹏举的例子来激励大家,大家伙的兴致都高涨起来,中国的士大夫没有一个不想着名留青史的,而岳飞岳鹏举就是再好不过的奋斗目标了!

一时间皇帝与众人虽然吃着最普通的饭菜,可心里都是无比振奋,一顿饭下来,也是君臣尽欢,呃,除了地瓜烧实在难以下咽外,一切都好。

事儿谈了,饭也吃了,皇帝就不留众人了,皇帝在于众人一一惜别的时候,还嘱咐他们,又岂是孙元化跟李如柏,这两个人一个负责训练外籍兵团,一个负责训练骑兵部队,肩上的担子额外重。

皇帝将所有人都打发走了,却唯独留下了张世泽,徐光启等人也不多心,毕竟这个张世泽乃是未来的英国公,皇帝的玩伴,留在宫里也没甚么不可。

皇帝瞥了烟张世泽,嚷了句:“咱们哥俩儿好久没在一块儿处过了,今晚就住下宫里,好好陪陪朕,说说贴己的话。”

皇帝的这段话若是放到数百年后的大天朝,恐怕这会儿张世泽都要感到菊花一紧儿了,但是在封建王朝,皇帝留宿一个外人在宫中,无疑是对其最大的恩宠。

张世泽感动的无以复加,唯有领旨谢恩而已。

“走,陪朕到御花园走走,朕不日即将大婚,这个心情有点儿复杂啊,走走,边走边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