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启帝 > 第二卷泰昌秘闻
第十六章 魏忠贤(二)
作者:井底之冰  |  字数:2330  |  更新时间:2019-02-24 18:48:20 全文阅读

李进忠的表现一度令朱由校十分的不满,这也是为什么到了这会儿朱由校也没有设法将李进忠搭救出来的原因。不过当琢磨着如何对付王安的时候,倒让朱由校又想起了李进忠。这个家伙在不久之前在乾清宫内得当时西李命令乾清宫内值日的太监蜂拥而上,将朱由校擒住,而李进忠非但不敢上前阻拦,反倒是跪倒在地,匍匐在西李脚边,瑟瑟发抖,连连求饶。朱由校气不过,还当场破口大骂了两句。不过现在想想,这个李进忠确实不容易,一来西李大权在握,那种局面,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来,即便反抗了也帮不了朱由校;二来这个西李本就是李进忠的主人,当初要不是朱由校使了点儿手段,收服了李进忠,说不定当时第一个冲上来擒拿朱由校的人就会是李进忠!

朱由校唤来一个太监,向他打听李进忠的下落。记得那天西李命太监们将自己押回慈宁宫软禁起来,而李进忠因为触怒了西李,被毒打了一顿,至于他最后是被放了,囚禁了还是干脆一刀砍了,朱由校却是不知。

一问之下,朱由校才得知,当时一顿胖揍李进忠的竟然就是王安。当时王安侍奉在西李身边,一边阴奉阳违,一边找机会搭救朱由校。当时王安尚且没有联系到外朝的东林党人,在那会儿时机尚不成熟,精明干练的王安不敢违背西李的命令,非但没有阻拦西李软禁朱由校,还在教训李进忠的时候,第一个跳出来表忠心。

王安带人狠狠的揍了李进忠一顿后,便将李进忠扔进仓库,严加看管起来。朱由校连忙命人将李进忠给他寻来,不多时,李进忠便被两个麻利的青年太监架着,来到了朱由校身前。朱由校抬眸一看,“嚯”伤的委实不轻——满脸的淤青,满头的乱发,满身的灰尘,走起路来一瘸一拐,似乎连腿骨都被打折了。再加上此时李进忠已经五十多岁了,被凑了这么狠,恐怕没个大半年功夫是甭想痊愈了。

不过朱由校也明白,这也很有可能是李进忠来之前,故意往自己身上摸的灰尘,乃至是自己打的自己,无非是想让自己看起来更惨。毕竟,当时朱由校可是朝他破口大骂来着,此刻想必李进忠的心里一定忐忑极了,不清楚朱由校捞他出来是要赏还是要罚。

想来是要赏的可能性多些,否则也没必要现在就把自己弄出来。

李进忠暗道。

虽然“身负重伤”但李进忠见到朱由校后,还是挣扎着跪倒在地,匍匐在朱由校脚边,痛哭流涕。他很聪明,只是不住的哭泣,既没有诉苦,也没有辩解跟表忠心。一个上了岁数的老人,默默的哭泣着,最能软化人心。

朱由校到底还是缺些火候,本想着质问李进忠一通,好好敲打敲打的,但是看到了他如今这么惨,便又把到嘴边的狠话收了回来。叹了口气,朱由校嚷道:“罢了罢了,追随孤左右,却也着实害苦了你。这样吧,你走吧,孤给你一大笔安家费,出宫安享晚年去了你。”

闻言,李进忠再也不能保持沉默,他凄惨的爬到朱由校脚边,可怜巴巴的抬手扯着朱由校的衣摆,哭嚷道:“小爷!小爷!奴才知罪了,奴才知罪了,您可千万别把奴才赶走啊。”他边说边把头磕的砰砰响,这副模样,就连一旁王安的几个心腹太监看了,都被勾起了恻隐之心。朱由校不动声色的盯着李进忠,低语道:“孤赏你黄金万两,打发出宫,做个富家翁,岂不比待在宫里当奴才好上千百倍?”

李进忠涕泣道:“小爷哪里话!奴才生是小爷的人,死是小爷的鬼,小爷...奴才的体内早已经种下了小爷您不可磨灭的印记啊——”

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朱由校撇撇嘴,刚刚李进忠这话若是个妙龄少女讲出来,似乎更能讨得他的欢心。

“这么说,你仍旧忠诚于孤?”朱由校反问道。

李进忠以为朱由校还在对之前乾清宫里发生的那件事耿耿于怀,他提起头,一咬牙,便开始狠命的抽自己嘴巴子,便抽便骂道:“奴才不是人,奴才不是人!当时在乾清宫被西李娘娘的阵势给吓傻了,吓的愣住了,没能及时护卫住小爷,真是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朱由校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你起来吧,既然你知道你罪该万死,那就应该更加忠于王事,努力勤勉,兢兢业业,以期赚的微末寸尺之功,替自己的过错赎罪!”

闻言,李进忠敏锐的察觉到朱由校已经打算放过自己,这一章总算翻篇了,他惊喜万状,不住的磕头,嘴里毫不吝啬赞美之词,讴歌朱由校的心怀与气度,真有古之大帝的风采云云。并且发下毒誓,要为王事进忠,为朱由校肝脑涂地,流尽最后一滴血云云。

朱由校相当满意的看着他,忽然,朱由校问了句:“孤记得奶妈给孤提及过,以前在宫外头的日子里,你是姓魏对吧?”

李进忠忙道:“圣明无过小爷,奴才未进宫之前,的确姓魏。”

“姓氏者,宗庙祖宗也。好端端的,为什么改姓?孤可不喜数典忘祖的不孝之徒。”

随着朱由校话音落下,李进忠吓的冷汗都出来了,他连忙答道:“小爷容禀,奴才本是直隶肃宁县的一个赌徒,整日游手好闲,嗜赌成性,终于是输光了家财,落了个妻离子散的下场。因此,奴才痛定思痛,挥刀自阉进了宫。奴才下定决心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所以便改了姓名,打算让一切都重新开始。”

朱由校自是不信李进忠的胡诌,什么回到自阉?你以为你是东方不败吗?要知道就算是现在,阉割也是个技术活,更何况是医疗水平有限的明末?自己把自己胯下的三两肉割掉,不疼死你,也少不了一个“破伤风”。

不过朱由校也不介怀,他压根不在乎李进忠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只要李进忠以后成为自己想要的那种人便足够了。

“那么好极了,从今天起,你便改回魏姓吧,让咱们主仆二人一块儿重新开始。”

朱由校笑道。

李进忠闻言忙道,“奴才魏进忠给小爷请安,拜谢小爷给奴才恢复祖姓。”

朱由校点了点头,摒退左右,直到慈宁宫内只余下李进忠一个人的时候,他才压低声音,嚷道:“你现在立即出宫,带着孤的手令,交给徐光启跟田弘遇,让他们速速回京,并且带回所有泰西人。对了,让田弘遇把船队的事先放下,立即率领麾下所有的水手,一并赶回京师,听候差遣。”

魏进忠闻言,先是一惊,而后不敢多加思索,立即拜倒道:“奴才尽忠王事,必不负小爷重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