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启帝 > 第二卷泰昌秘闻
第四章 红丸案(一)
作者:井底之冰  |  字数:4319  |  更新时间:2019-06-19 11:55:46 全文阅读

在朱常洛刚刚开始自己的皇帝生涯的时候,朱由校也没有闲着,他奏请朱常洛,想将“大明中央日报社”的担子担任了起来。当初老皇帝将这件事情的具体筹备交给了朱常洛,可那会儿朱常洛本就借助东林党掌控着大明的舆论,压根不需要再多一个“日报社”掺和。所以,这两年来所谓的“大明中央日报社”压根没什么起色,甚至连空壳子也没有立起来。

不过朱由校的奏疏呈递上去很久,也没个音讯,犹如泥牛入海一般。朱由校寻思着估计是被朱常洛给“留中不发”了。他不相信朱常洛没有看到自己的奏疏,毕竟,登基之后的这些天里,除了昨天朱常洛意外的没上早朝之外,一直以来都十分的勤政,从八月初一开始,不过十三四天的功夫,已经增补擢升了一千多名大小官员,这个工作量,实在是当得起“日理万机”这个词。

既然看到了自己的奏疏,可为什么连个口谕也不下来?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躺在慈宁宫里,朱由校苦恼极了,这一刻他无比痛恨起了这种“打哑谜”式的中国政治。

揣测来揣测去,朱由校忽然灵光一闪,而后懊恼的拍了拍额头,大喊:“失策,失策!”

大明中央日报社是干什么用的?还不是用来操控舆论,引导舆论的!而朱常洛是靠什么击败郑贵妃跟朱常洵,从而有惊无险的即位的?还不是因为手里有东林党,有士林舆论的支持!否则以朱常洛那个不受待见的模样,早被老皇帝废了十七八回了。

现在朱由校主动向朱常洛讨要组建“大明中央日报社”的权力,这不就是变相讨要操纵舆论的大权吗?虽然朱由校并没有揽权夺权的意思,但是落在靠着舆论安身立命的朱常洛眼里,却变了味道!

朱由校叹了口气,暗暗自责道:“还是操之过急啊,到底是自己太心急了。”

可他又不能不心急,因为他明白,朱常洛已经活不了几天了,而他也即将被东林党裹挟着,推上高高的王座。如今天下大乱将起,辽东“我大清”也日渐强盛,早晚是要跟大明决一死战的啊。为了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跟性命,朱由校现在是心急如焚,可惜只要朱常洛还在世一天,他就会处处受制。

正想着,李进忠进来了,并且向朱由校报告了一个要紧的消息——————皇帝又病倒了。

朱由校眉头一挑,问道:“不是已经让太医开过方子,抓过药了吗?不是说从今早上起,父皇的身体已经逐渐好转了吗?怎么又病倒了?真是群庸医!”

李进忠忙道:“可不是嘛,那帮太医,就会开一些昂贵的大补之物,并无甚稀奇之处。皇上已经下旨申饬了太医院,并且不再信任太医,转而让御药房的崔文升崔公公医治。”

“崔文升?他不是司礼监秉笔太监吗?怎么调到御药房去了?”朱由校蹙眉。

“小爷,您有所不知,这秉笔太监的活儿大都被王安包揽了去,崔公公这个秉笔太监不过是徒有其表罢了,他主要的职责还是兼管御药房的事宜。”

“那崔文升会治病吗?”

“这个奴才就不清楚了,不过听乾清宫里的人讲,这会儿崔公公已经给皇上开出药方子了。”

崔文升的确如李进忠所言,进入乾清宫给皇帝诊治病情。话说这皇帝朱常洛也真是的,头一遭太医们已经委婉的表示过了,要让他节制,不要纵欲过度,要爱惜身子。可是乾清宫里的住着八位体态丰腴的大同婆姨,她们一颦一笑,一个眼神,一个挑眉,皆是万种风情,这种诱惑朱常洛那里受得了?自然是将太医们的劝谏当做了耳旁风。

如此,朱常洛白天日理万机,晚上夜御数*女,这即便是顶级壮汉也吃不消啊,不累倒,病倒才怪嘞。

不过这个崔文升似乎也是个二把刀,装模作样给皇帝号过脉后,竟是开出一道方子,方子上只有一种药————泻药!一个夜晚“辛勤耕耘”,累垮了身体的人,怎么能服泻药呢?所以后来很多史书都十分肯定地得出了结论:这是个“塞外大夫”。

因为明朝一直以来的敌人就只有蒙古,所以“塞外大夫”、“北虏商人”、“塞外匠人”一类的词句,都是表示一种轻蔑与贬损之意。翻译成现代语义“塞外大夫”的意思就是“兽医”。

天啊,堂堂大明皇帝生了病,竟然让一个兽医来开药方子,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不过现在也有一种崭新的观点,认为崔文升开泻药是正确的,是真正的对症下药!因为之前的史料中,有这样六个字:是夜,连幸数人。这句话的意思大家应该知道,就不解释了,但大家也应该知道,要办到这件事情,难度是很大的。对光宗这种自幼体弱的药罐子而言,基本就是个不可能的任务。但是他完成了。所以唯一的可能性是,他找了帮手,而这个帮手,就是药物。是什么药物,大家心里也有数,我就不说了,这类药物在明代宫廷里,从来就是必备药,从明宪宗开始,到天天炼丹的嘉靖,估计都没少用。明光宗初来乍到,用用还算正常。可这位兄弟明显是用多了,加上身体一向不好,这才得了病。在中医理论中,服用了这种药,是属于上火,所以用泻药清火,也还算对症下药。

既然咱们的崔大夫的诊断是正确的,可为什么后来朱常洛还是翘辫子了呢?

应该说,崔文升是懂得医术的,可惜,是半桶水。根据当时史料反映,这位仁兄下药的时候,有点用力过猛,手一哆嗦,下大了。错误是明显的,后果是严重的,光宗同志服药之后,一晚上拉了几十次,原本身体就差,这下子更没戏了,第二天就卧床不起,算彻底消停了。

这一次朱常洛同志病的很重,一夜拉稀几十次,整个人都虚脱了,现在他悔恨也来不及了,想要继续按照太医们开的药方,啃啃人参鹿茸啥的补补也不成了,正所谓“虚不受补”,朱常洛先是在短短几夜时间里,流出了常人一两年的流量,而后又服用了过量的泻药,身子骨可谓虚的一塌糊涂。

朱常洛现在已经虚弱的连睁开眼睛,抬起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冥冥之中,他似乎瞧见了先帝的影子。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吓得他急忙喊来内阁众臣,御前奏事,想听听他们的意见。他可不想死啊,刚刚当上皇帝,舒坦的日子还没过几天,就要撒手人寰?绝不!

当方从哲、何宗彦、史继偕、沈飗、刘一燝、韩爌等内阁重臣来到乾清宫后,朱常洛连忙拉扯住方从哲的手,哭泣道:“先生救我,先生救我。”

方从哲说:“微臣一定想办法,现在皇榜都已经贴出去了,征集天下草医(民间的大夫)来京为陛下问诊。”

“好好好。”

朱常洛感动的热泪盈眶。

而一旁的何宗彦却是开口道:“当务之急自然是为陛下的龙体安危,但也不能忽视导致陛下身体抱恙的罪魁祸首!”

闻言,朱常洛点了点头,虚弱的开口道:“何先生言之有理,王安,王安!立即着人擒拿崔文升下诏狱!”

王安闻言也早已经咬牙切齿,他嚷道:“皇爷安心,那个崔文升早被老奴按在阶下,业已着人兴师问罪了。”

朱常洛怒道:“朕要的不是不痛不痒的申饬!朕要杀他的头!不!杀他的头也不能消弭朕心中的愤怒,朕要将他凌迟处死!”

那个何宗彦见状连忙伏在地面,哭泣道:“皇上,这个崔文升杀不得啊,试想崔文升区区阉宦,哪儿来的胆子?竟敢谋害皇上?在他的背后一定另有凶手!”

闻言,朱常洛先是深以为然的暴怒,而后眼中却又闪过一丝慎重。

谋害?

怎么?这件事落在你们东林党眼里反倒成了谋害圣上了?

朱常洛疲倦的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他原本的意思是将崔文升处死,将此事按照一次医疗事故处理,治崔文升一个庸医之罪,草草结案。毕竟,朱常洛心里也清楚自己的病因病根,这确实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若是将他夜御数)女的事情传出去,那对他十几年来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贤名”将会是一场暴风雨般的打击。

不过现在看来,即便皇帝想要息事宁人,可东林党似乎并不这么认为!

他们想借题发挥?

想借着崔文升攻击谁?搬倒谁?整个朝堂还有比他们东林党更大的实力吗?他们还需要借这件事大做文章吗?

一念至此,朱常洛再次睁开眼睛,他问道:“爱卿察觉出什么了没有?”

何宗彦忙道:“崔文升在担任秉笔太监一职前,曾是贵妃娘娘的心腹,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啊,皇上。”

随着何宗彦话音落下,朱常洛瞳孔猛的一缩,面色陡然变的铁青。

“哪个贵妃娘娘?”

朱常洛反问这句话时,几乎是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的。

何宗彦不知深浅,答道:“还能有哪个贵妃?自然是先帝遗孀郑氏。”话音落下,朱常洛的面色更加难看了。

见皇帝面色大变,立在何宗彦身后的史继偕、沈飗、刘一燝、韩爌等东林君子都是面露喜色,想来是皇上也醒悟过来,此间定是郑贵妃动了手脚。可是不料下一刻朱常洛却是勃然大怒,将滔天的怒火倾泻在何宗彦头上,闹得东林诸君子面面相觑。

“混账!朕都要死了,你们还要争来争去?”朱常洛憋红了脸,破口大骂道:“怎么?你们的党羽已经遍布朝野了还不肯罢休?还想着将手伸进后宫不成?”朱常洛愤怒极了,他声嘶力竭的大吼大叫,脑门上青筋暴绽,再加上数日的“操劳”跟“腹泻”,他的面容消瘦、憔悴急了,此时又因为愤怒导致五官扭曲狰狞,真如厉鬼在世,阴煞之极!

见皇帝发怒,何宗彦等东林君子连忙跪倒磕头,请求皇帝息怒,保重身体。

自始至终只有方从哲一言不发,冷眼旁观。

这个久经沙场的老油条虽然面上古井不波,不动声色,可是心里已经冷笑起来,“真是群棒槌,不知天高地厚!看来没了顾宪成、高攀龙、李三才、叶向高领衔的东林党,也不过尔尔,一群书呆子罢了。”方从哲暗道:“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医疗事故了,也不是幕后凶手到底是崔文升还是另有其人的问题了,而已经演变成了皇帝与第一大执政党之间的权力博弈与制衡问题!这个才是古往今来第一大问题,为了这个问题,别说郑贵妃很可能就是被这帮东林党污蔑的,就是郑贵妃真的心存歹意,皇帝也宁肯放过郑贵妃,至少是暂时放过!”

是啊,站在朱常洛的角度,何宗彦刚刚的一些列言语当真是有些不知死活!

皇帝都快嗝屁了!你还想着权力斗争?还想着借此事搬倒曾经的宿敌郑贵妃?

你就不能像方从哲那样老成持重?至少表面要表现的心心念念都挂怀着皇帝的龙体安危!

至于此次事件背后到底有没有幕后黑手,可以徐徐图之嘛,至少也要等到皇帝身体好转了些不是?

再者说,现如今朱常洛为了报答东林党人十几年来的帮助与支持,提拔了一大批东林党人充任朝廷的骨干与要害部门的主管,可以说齐党、楚党、浙党已经随着万历老皇帝的崩逝树倒猢狲散,如今的朝堂是东林君子们的天下,是“众正盈朝”!这种局面虽然是朱常洛一手造成的,但他心里也并非没有疙瘩。

君王最忌惮什么?还不是手底下除了一个堪比自己权势的手下?

君王最得意什么?还不是平衡、制衡一类的权术,让臣子们互相争斗,互相制衡,如此君王才能高枕无忧,左右逢源不是?

可以这么说,在“众正盈朝”的那一刻起,东林党也给自己埋下了覆灭的祸根!

瞧见东林党逐渐羽翼丰满,身为帝王的朱常洛不可能在心里没有疙瘩,没被扎进一根刺儿!

就在君臣生隙,貌合神离的时候,你何宗彦还没头没脑的进言,想要插手皇帝后宫的事儿?这让皇帝怎么想?

你们东林党的手也伸得太长了吧!

朱常洛很生气,后果本应该很严重!

可是当他强撑着身子,又喷了何宗彦等人几句话后,便由于身体过于虚弱,导致大脑供血不足,险些猝死过去,饶是如此,也是好一阵心悸,浑身发颤,虚汗淋漓。朱常洛痛苦的呻吟一声,重重的跌落在床榻之上,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