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启帝 > 第一卷万历末年
第二十五章 人生几何,恋爱三角
作者:井底之冰  |  字数:2911  |  更新时间:2019-02-02 13:48:13 全文阅读

田秀英哭泣着跑下醉宵楼,不由纷说的就往马车里钻,却是被随后赶到的张世泽一把拉住。两人扭打纠缠间,张世泽打碎了田秀英手腕上的青白玉手镯,趁着这个空档,在侍女的帮衬下,田秀英终于摆脱了张世泽的纠缠,匆匆登上马车。等着马车远去,张世泽怅然失神,而后他连忙捡起地上断裂的青白玉手镯,还郑重地掏出丝绸手帕,小心翼翼地将一块块断裂的手镯包裹起来,藏进了怀里。

当张世泽回到客房时,发现朱由校正笑的前仰后合,丝毫没有动怒的意思。见状,张世泽松了口气,来的路上,他还想着如何安慰朱由校,让皇爷暂息雷霆之怒呐。

朱由校大笑着嚷道:“起初我还真没认出来,直到她踹了我这一脚,噢,想起来了,除了那个胆大包天的小丫头,还有谁敢这么堂而皇之的袭击本朝皇太孙呢?”

骆养性也是陪笑道:“端是变化太大,也无怪乎皇爷没认出来。不过,这个小丫头也忒是气焰嚣张,竟敢出手伤人!皇爷放心,我马上知会锦衣卫,把这个小丫头缉拿归案。”

闻言,张世泽心头一紧。

朱由校摆了摆手,道:“算了,不知者无罪。更何况田弘遇我正用着呢,却是不好背地里欺辱他的姑娘。”

张世泽忙道:“皇爷气度当真是古代大帝还世也远不及也!”

朱由校嚷道:“不提这个,你们来看看这封信,田弘遇可算是送给我一份大礼啊。”

骆养性、张世泽二人接过信来,读了读,发现前文都是些流水账,是近几个月来商号的买卖的账本。只在书信的最后田弘遇提及一事。便是朱由校拜托他寻着一个名叫郑芝龙的家伙的事。

两年来,田弘遇的生意越做越大,已经在徐光启跟那数百名泰西人的帮助下,打造了十数艘战船及五十多只运输船,往来于中国的南北海域,没少跟西洋船队、日本萨摩藩船队以及各海盗船队打交道,由于明政府的海禁政策,大陆上尚有明朝的官吏维持秩序,可到了大海大洋之上,明政府就鞭长莫及了。从黄海、东海、南海绵延万里的海疆之外,辽阔的西太平洋上,现如今正值鱼龙混杂的时期,中国人、朝鲜人、日本人、荷兰人、葡萄牙人等等都聚集在这一块,这些人大都扮演着海商与海盗的双重身份,若是明朝的水师出动,或者地方的巡抚出*台了平靖海患的政策,他们就安安分分的做贸易,若是明朝水师龟缩进渤海、长江,地方的巡抚官员收手了贿赂,开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样的话,他们又摇身一变,成了人人闻风丧胆的凶残海盗!

郑家在大陆破产以后,为了讨生计,便都瞄上了大海。郑芝龙跟两个弟弟芝虎、芝豹便是在这个时候下了南洋,跟家族里的长辈们,混迹东南亚,干着海商与海盗的勾当。此时,郑芝龙不过区区十五岁!

还没有崇祯时期那般的风云之气,可以在广大的黄海、东海、南海之间呼风唤雨,叱咤风云。

田弘遇在朱由校的指示下,跟郑芝龙接触了几次,想把这个未来的西太平洋诸多派系海盗的总瓢把子拉拢过来,可惜郑芝龙压根看不上田弘遇。因为田弘遇的财力有限,船队也不够多。虽然经过两年的飞速发展,田弘遇的生意越做越大,但终究是没有什么底蕴,撑死了不过几百万两银子的家底,有这个实力的船队,在此时的西太平洋上,不知道有多少,没有五十家,也有三十家,他郑芝龙现在效力的东家,就比田弘遇更有财力,船队也更多,前途自然也更广大。

朱由校命骆养性呈上来笔墨纸砚,写信给田弘遇,首先肯定了这几个月来,他的勤勉,赚了三四十万两银子的成绩很不错。朱由校在信里有意无意地透露出,大明将在未来重振三宝太监年代的强大水师,组建更为庞大的“宝船舰队”!朱由校还模棱两可的透露出,他有意让田弘遇来挂这第一支宝船舰队的帅印。

至于朱由校心里是不是真的这么想,呵呵,总之,想让驴子拉磨,不在它头顶悬挂一根胡萝卜怎么成?

紧接着,朱由校命令田弘遇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不要有任何顾忌。总之就是一个字,造更多的战船,商船,赚更多的银子。像什么舟山群岛、澎湖列岛之类的海外岛屿,能抢过来就抢过来,反正这些岛屿也不在明廷的掌控之下,早被荷兰人、葡萄牙人抢了过去了。多圈地,多占岛屿,建立海上根据地,总之,就是生意要做的更大,船队要更多,银子也不能少赚!

最后,他令田弘遇不要气馁,继续利诱郑芝龙,并且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将郑芝龙收入麾下。

写完信,朱由校愣住了,因为田秀英已经被他气走了,这封回信却是如何送还回去?

瞧出了朱由校的窘迫,张世泽跳将上来,自告奋勇的嚷道:“皇爷,就让我给送到田宅去吧。”

朱由校点了点头,将信抵还了过去。

阴沉的天气已经持续了整个晌午,可雨势非但没有减缓,反而越来越大了。撑着油纸伞,张世泽满怀期待的跑到醉宵楼旁的田宅,叩响了房门。

“吱呀”

门开了,是个干瘦的管家。

张世泽笑道:“劳烦通报,就说....就说是黄公子差人送信来了。”

管家狐疑的瞥了张世泽一眼,道:“请稍后。”话音落下,便毫不客气地关上了大门。

身为大明最高爵位英国公的隔代继承人,张世泽几曾吃过这种闭门羹?他刚要发怒,却在脑海里闪过了田秀英的姿容。张小公爷咬咬牙,强按下性子,独自等候在风雨里。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养尊处优惯了的张世泽,竟然在风雨里染了风寒,哆哆嗦嗦,鼻涕不住的流淌,好生狼狈。直到这时,管家才重新开门,将张世泽迎了进去,带到了客厅。

一走进客厅,刚刚还牢骚满腹的张世泽一下子便笑出声来,他又看到了田秀英,便感觉一切的等待与风雨都是值得的。走到田秀英身前,张世泽努力回忆着小时候,家里逼着他学习的贵族礼仪,朝田秀英行了个最标准,最有风度的礼仪。他盯着田秀英的脸庞,笑道:“又见面了,田姑娘。”

田秀英撇撇嘴,没有搭腔,而是探出手来。

盯着田秀英葱白色的手腕,张世泽艰难的吞咽了口口水,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与狼狈,他连忙将朱由校的信递了过去。

接过信来,田秀英这才肯讲话,道:“如何,是黄小贼写的?”

张世泽连忙嚷道:“田姑娘切莫妄言,我家黄公子可不是什么小贼,以后莫要再提了。”

田秀英不以为意的嚷道:“你们怕他,本姑娘可不怕!”话音落下,就要拆开信来瞧瞧。

张世泽大惊,连忙阻止道:“不可,不可。田姑娘,这是我家黄公子写给令尊的。”

田秀英皱皱鼻头,不满的嚷道:“我爹不在,否则又怎会托我捎信过去。”话音未落,她已是拆开信来,便瞅见了信纸上,歪歪扭扭的字迹,见状,田秀英“扑哧”一声,笑逐颜开,并叫道:“瞧啊,黄小贼还是这般不学无术。古人云,字如其人,如此丑陋的字迹,怪不得黄小贼品行卑劣!”

见她笑了,张世泽顿时心神失守,也顾不上田秀英对朱由校的诸多不敬言语。他呆呆的看着田秀英,一时间竟有些痴了。

田秀英抬眸见张世泽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不由得嗔怒的喝道:“不许看!”

张世泽被惊吓的不轻,连忙转过头去。

田秀英恼怒地嚷道:“果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跟黄小贼厮混久的人,都是大色狼,滚开,离开我家。”

张世泽一听,连忙辩解,可田秀英的大小姐脾气一上来,那里还听的下去?喊来管家、下人,有部分说的将张世泽轰出门外。

随着田宅的大门轰然合闭,张世泽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般。他颓废的跌坐在田宅门外,湿漉漉的台阶上,脑子里全是刚刚田秀英的笑脸,挥之不去。

远处,朱由校、骆养性、李进忠等人不知何时出了醉宵楼,正朝他这边望过来。嫩柳扶风,细密的落雨中,朱由校撑伞站在石街上,骆养性想要喊来张世泽,但是被朱由校给阻止了。

皇太孙眯起眼睛,打量着灰头土脸的张世泽,竟是一脸的讳莫如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