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启帝 > 第一卷万历末年
第二十章 蛇蝎
作者:井底之冰  |  字数:2633  |  更新时间:2019-04-05 22:52:21 全文阅读

“岂有此理!去你麻痹!”回宫以后,朱由校大发脾气,雷霆震怒。以李进忠、客氏为首的宫女太监们瑟瑟发抖,纷纷跪倒在地。“堂堂皇太孙,堂堂皇太孙啊,竟然因为囊中羞涩,被一群宵小泼皮当众羞辱,大明衰败之象,由此可管窥一二矣!”朱由校愤怒的将茶碗掷在了地上,摔了个稀巴烂。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李进忠不住的磕头,哀嚎道。

朱由校一脚将他踹翻在地,怒斥道:“你的确该死!主辱臣死,自古之理也。来啊,把他拖出去,弄死!”

“啊~小爷饶命,小爷饶命啊。”

李进忠慌了,面色大变,磕头如捣蒜,额头破皮流血了都不自知。

客氏连忙讲好话,苦苦哀求,朱由校这才作罢。

气呼呼地坐在椅子上,朱由校眼里都快喷出火来了。奇耻大辱啊,奇耻大辱。朱由校平息了一下暴怒心情,转而开始沉思,是时候攫取穿越以来的第一桶金啦!朱由校打定主意,下定决心要发一笔财,充实自己的荷包。“作为大明级别最高的官二代、富二代,我竟然是个穷逼,这简直难以忍受,必须改变这种局面。”朱由校开始转动自己的小脑瓜,他冷不丁的朝已经被吓了个半死的李进忠问道:“李进忠,你说外边干什么来钱快?”

“啊?”

李进忠一脸懵逼。

看他一副没出息的逼样,朱由校大怒道:“这次你要是给不出我一个满意的答案,你就真的可以去死了。”

李进忠战战兢兢,为了活命,这个曾经的泼皮无赖,竭力开发自己的脑瓜,答道:“古往今来,最赚钱的生意莫过于高利贷、盐铁生意跟走私!但这些都不是正经生意(犯法),小爷却是不能涉足。”

“继续讲下去。”

朱由校喝道。

“奴才才疏学浅,但出身底层,倒也有两个正经的营生能赚大钱。一者:丝织业。丝织品这玩意儿非但达官显贵们喜欢,平民百姓也趋之若鹜。但是最赚钱的却不是‘内销’,而是贩卖到海外去,赚番子们、红毛们的钱,他们对丝绸一类的玩意儿,着魔般的迷恋。”李进忠道。

朱由校点了点头,李进忠的话,让他想起来一些事情:中国的丝织业有着悠久的历史,从业者众多,物美价廉,品种繁多,在西方没有工业化之前,在世界上没有对手。甚至有学者推论,在16、17世纪流入中国的白银大概在7000——10000吨,约占当时世界上白银产量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在这一时期内,世界经济秩序是以中国为绝对中心的。而中国的这一贸易中心地位又是如何获取的呢?无外乎就是丝绸、茶叶、瓷器之类的,其中尤以丝绸最为赚钱。

“至于那个当铺牟利也很惊人,有俗语说‘三年过来,七八本利相等’。也就是说当铺的利润在原物的三分之一至一半左右,这个利润简直让人闪了舌头。”

朱由校点点头,“丝织业跟典当业的确是赚快钱的好去处,不过,那是对老百姓而言,我是谁?朱由校啊,皇太孙啊,不够不够,利润还远远不够。”

朱由校眼珠子一转,猛地一拍脑袋嚷道:“蠢货蠢货,真是蠢货,正经行当哪有违反行当来钱快?”

闻言,李进忠忙道:“如此说来,小爷想要涉足高利贷、盐铁生意跟走私?这些虽然都可以几十倍的赚取利润,但毕竟是违反乱纪的事,小爷三思啊。”李进忠吓坏啦,这日后若是东窗事发,朱由校是皇太孙,法律不会怎么着他,但是却会牵连李进忠,治他个蛊惑君上,蛊惑少主之罪。

不料,朱由校轻蔑地嚷道:“小家子气,我是谁?会干这种事?”

“小爷英明。”

李进忠松了口气,轻拍起了自己的小胸脯。

不料,皇帝下句话却是将他唬了个半死————“我要卖官粥爵!”

“啊?”

李进忠差点儿咬了自己的舌头,什么鬼?卖官粥爵!

朱由校对李进忠道:“散播消息出去,就说你李进忠这儿卖官、卖爵位、卖生员、卖秀才、举人、进士的头衔!具体事宜你来办,私下里就打着我的旗号去做。一项项的都给我明码标价,下手狠点儿,即便是九品芝麻官,也要炒他个千八百两纹银!”

见主子这般胆大妄为,李进忠慌了神,连连磕头,口称饶命。

朱由校怒道:“你怕甚?又不是让你卖万历朝的官儿!放出风去,就说卖的官与爵位都是皇太孙朝的,知道了吗?”

“啊?”

朱由校怒道:“怎么?又不听话了?”

闻言,李进忠浑身一颤,他又想起了“玉扳指”的事,以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的皮肉之苦。“奴才不敢。”李进忠哭泣道。

朱由校却是铁石心肠,压根不去理会李进忠的难处。他现在正为自己的点子窃喜嘞。从一个纯粹功利主义者的角度来看,朱由校的这个点子堪称绝妙。一者:不卖万历朝的官,而是卖一种信誉,卖一种期待可能性。但凡来买*官的,都发一张凭证,并承诺等日后皇太孙即位后,便兑现官位爵位。二者:这件事是李进忠办的,骂名什么的,也只能他背着,若是日后出了什么岔子,朱由校大可一脚将李进忠踹开,自己矢口否认,让李进忠去死,去担责任。最不济,不过是个御下不严而已。朱由校还可以替自己辩解勒,老子年纪小,被这个狗奴才,窃取了权柄,败坏了我的名誉,我也是受害者啊。三者:假如这个卖官粥爵的生意做大做强,就会在社会上形成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这个利益集团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凭证兑换出官位爵位,就会拼了命的将朱由校扶上皇帝宝座。因为万一让别的龙子龙孙继承了大统,他们买*官的钱不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吗?

一石三鸟,自己还不用承担任何责任,还能赚大钱,妙啊!

朱由校情不自禁的哼起淫词艳曲,道:“我吻过你的脸,你双腿搭在我的双肩....”

他开心了不假,可李进忠却早已是面无血色。李进忠大本事没有,这点“揣摩圣意”的小聪明还是不缺的,他细细一想,便是明白了朱由校的心思,心里难过极了,也恐惧极了。日后这件事若是东窗事发了......

嘶,李进忠都不敢想,他似乎已经遇见了自己的未来————替朱由校坏事做绝,背尽了黑锅。然后群臣激愤,纷纷上书弹劾,要求朱由校杀李进忠以谢天下!最后,摄于中外的压力,朱由校会将李进忠招致床榻,握着李进忠的手,虚情假意的抹眼泪道:“你是朕的好奴才,朕本不愿意杀你,但是奈何那帮天杀的文官言官要杀你,朕也不能因你一人而忤逆了天下人不是?为了朕,为了天下,为了黎民,你去吧,你虽然死了,但朕会记着你的,因为你是替朕而死的云云。”

“啪嗒。”

李进忠的一滴眼泪滑落在地,他哽咽道:“奴才,奴才知道了,奴才此生必定会替小爷搜刮民脂民膏,惩治文官言官那帮不知好歹的家伙。从今天起,只要能讨得小爷欢心,奴才都将不择手段,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闻言,朱由校阴测测的笑了,他抬手拍了拍李进忠的肩膀笑道:“别觉得跟我亏待了你似的,这是交易,不是吗?公平的交易,你替我做事,我给你荣华富贵,给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柄!”

“砰砰砰!”

李进忠磕头道:“奴才永生永世也不会忘记小爷的大恩大德!”

“好,好极了,你很乖。”

朱由校抬手摸了李进忠的脑袋,笑容更加阴鸷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