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启帝 > 第一卷万历末年
第八章 孙宝珠(挖坑)
作者:井底之冰  |  字数:3351  |  更新时间:2019-01-28 15:36:01 全文阅读

本章导语————“至瘦马家,坐定,进茶,牙婆扶瘦马出,曰:‘姑娘拜客。’下拜。曰:‘姑娘往上走。’走。曰:‘姑娘转身。’转身向明立,面出。曰:‘姑娘借手。’尽褫其袂,手出、臂出、肤亦出。曰:‘姑娘相公。’转眼偷觑,眼出。曰:‘姑娘几岁?’曰几岁,声出。曰:‘姑娘再走走。’以手拉其裙,趾出。然看趾有法,凡出门裙幅先响者,必大;高系其裙,人未出而趾先出者,必小。曰:‘姑娘请回。’一人进,一人又出。看一家必五六人,咸如之。”(张岱《陶庵梦忆》)

刘子墨引领着朱由校三人坐在厢房中后,便拍了拍手,召来一个老鸨,低声吩咐几句,这老鸨点了点头,独自去了。朱由校抓起桌子上的一个桃子,塞进嘴里,不满的嚷道:“刘老头,你搁哪儿嘀咕什么呢?”

“回公子的话,刚刚小人吩咐老妈妈,将府中最有姿色的几位姑娘请来,给公子过目。”刘子墨点头哈腰的解释道。

闻言,朱由校这才眉开眼笑。可是张世泽却是慌了神,他可没少卖扬州来的瘦马,这扬州瘦马虽然质量上乘,有口皆碑,但是也是出了名的贵啊。更何况,这个刘子墨还着重说是上乘货色,想来是价值连城。张世泽心虚的摸了摸瘪瘪的荷包,面色一窘,忙嚷道:“老小子,你可别坑骗我等年幼,以劣充好,坐地起价。”

刘子墨嘿嘿笑道:“我的小公爷,您就是借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蒙骗您不是,再说了这里不还有骆公子的吗?若是老汉我造了假,岂不是要被下到诏狱里去?老汉我这不是找死吗?”

几人瞧他说的在理,便将心放到了肚里。

不一会儿功夫,老鸨领着三个姑娘站到了半透明的纱幕后头,瞧得朱由校这三个纨绔子弟心里直痒痒。

见状,刘子墨忽然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忙道:“诸位公子,老汉斗胆多句嘴。这三位姑娘中,虽然都是绝色,但有一位却是天仙般的人物,格外的与众不同。可惜这天仙般的人物只有一个,公子却又三位,这让老汉好生为难啊。”

闻言,朱由校大吼一声:“谁也别跟我争!最漂亮的那个归我。”

骆养性跟张世泽面面相觑,都是满头黑线,却又不敢忤逆咱们的皇太孙,只好硬着头皮答道:“这是当然,这是当然。皇...黄公子吃肉,我们哥俩喝汤,不敢逾越。”

精于世故的刘子墨自然将三个小屁孩的表现放在眼里,心中已经将朱由校的身份猜测了个大概。能够让小公爵跟锦衣卫指挥使的长子这般低声下气的侍奉的人,定是龙子龙孙无疑。而现如今留在京城内的龙子只有当朝太子跟福王两个,所以他断定,朱由校定是太子或者福王的子嗣!

果然是好大一条大腿!

刘子墨眼放精光,心里却是在盘算着怎样才能攀上朱由校这条又大又粗的大腿。

朱由校放下啃了一半的桃子,快步走到纱幕旁,作势就要掀开纱幕,瞧一瞧,幕后之人,是不是如刘子墨吹嘘的那般惊艳。可当他探出手去,却是被老鸨拦住。老鸨卖弄风骚的笑道:“公子忒猴急了些。您请落座,让妈妈帮你代劳。”

朱由校只好耐着性子做了回去,而后便听见这老鸨朝纱幕后一女嚷道:“请姑娘拜客。”话音落下,朱由校看到纱幕后的那个小娘朝自己这儿娇滴滴的施了一礼。“请姑娘往上走。”老鸨继续催促道。纱幕后的小娘便从纱幕的一头走到另一头,然后又走回来,背对着朱由校。直到这时,老鸨才用一个贴如意微微掀开纱幕,向朱由校露出了姑娘窈窕的背影。

“请姑娘转身。”

老鸨复又嚷道。

然后姑娘转过身,朱由校这才有幸目睹了小娘的容貌。怎么说呢?太小了,这小娘跟朱由校似的,大概十一二岁,这让心智二十多岁的朱由校如何接受得了?他又不是萝莉控的变态大叔。不过,朱由校眯起眼睛打量着这个小娘,发现她的确是个美人坯子,肤若凝脂不说,最为难得的是一双星辰般的美眸。可惜,瘦马就是瘦马,她一定是被严格的调教过,所以在望向朱由校时,一双眸子竟是充满了挑逗的情趣与卖弄风骚。这让朱由校有些倒胃口,毕竟,这小娘才十一二岁啊!

万恶的封建社会!社会主义万岁!

朱由校在心中喊了句口号后,心思却是一转,暗道:“她虽然年纪小,但我是谁啊,皇长孙,未来的大明皇帝,有钱有势的。不如将把她买下来,在在京中置个房产,把她养起来。等把她养到二十岁左右,自己再给她开*苞不迟,嘿嘿。

不得不说,一旦干系到自己下半身的‘性福’,男人们就会被激发潜能,即使平时再愚笨的男人,也会在这一刻,才思泉涌。

见朱由校面露笑意,老鸨继续展示她的‘商品’,道:“姑娘借手。”

听到妈妈的命令后,纱幕后的小娘,怯生生地伸出了自己的手臂,老鸨接过手臂后,将小娘的衣袖撸上去,给朱由校展示这匹瘦马纤细的手掌,葱葱的玉指,莲藕一般的手臂,以及白里透红的肌肤。朱由校上辈子也是常年流连在夜店和高档会所的富家公子,可即便以他挑剔的眼光,也觉得这小娘无论是手、臂还是肌肤都是难得的上上之品。要知道这里可是大明,小娘们可没有后世那般各种化妆品可以倚重。

朱由校是越看越满意,越看越欢喜,心里头已经在琢磨着如何上张世泽或者骆养性放血,替自己在京中买套房产,金屋藏娇了。

“姑娘相公。”

老鸨继续卖弄道。

这小娘听话的很,在老鸨的号子尚未落下的时候,便已经按照流程,望向了朱由校,一双美眸里,尽是情愫,充满了挑逗之色。见状,朱由校不禁生出了惋惜之意。小小年纪,却要经受老鸨的严苛训练,为搏客人一笑,卖弄风情,搔首弄姿,怎能不令仁人志士痛心疾首?

来到这个世界数月了,这是第一次,我们的皇太孙同志忽然生出了一股子使命感,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这个世界变的更美好些。

“姑娘几岁?”老鸨复又问之。

这小娘道:“十一。”

“姑娘芳名?”

小娘答道:“孙宝珠。”

听着小娘脆生生的答话,朱由校满意极了,他笑道:“不用瞧了,我很满意。”

不料,那刘子墨有意卖弄他这儿的瘦马,便嚷道:“公子此言差矣,刚刚展示的这些都只是皮毛,咱们扬州瘦马最妙的地方还没有来得及给您看勒。”

“哦?”

朱由校又来了兴致,他很好奇,这个让刘子墨引以为傲的“最妙”是什么,想来这个最妙之处,也正是扬州瘦马比别处瘦马的高明之处!也是扬州瘦马的最大卖点!

难不成是琴棋书画?

朱由校兴致勃勃地盯着孙宝珠,决定继续看下去。

只听老鸨嚷了句:“请姑娘再走走。”当孙宝珠深情款款的走到朱由检身前时,老鸨微微掀起了孙宝珠的裙摆,直到这时,朱由检才知道,这个小娘一直是赤着脚的。可当朱由校定了定神,看仔细了孙宝珠的一双脚丫子时,不禁面色大变,差点儿呕吐出来。

这个孙宝珠竟然长着一双猪蹄子!!

“他妈的,这是怎么回事?”

朱由校“嘭”的一声拍在了茶几上,无论是张世泽、骆养性两个还是刘子墨、老鸨跟孙宝珠都是吓了一跳。

刘子墨忙道:“怎么了?怎么了?”

朱由校指着孙宝珠的一双脚,嚷道:“这是怎么回事?”

刘子墨忙道:“回公子的话,这是‘折骨缠’,江南那边最受追捧的缠足方式。被这种方式缠足,无论小娘们长到多大,都是一对‘三寸金莲’,岂不美哉?想想吧,汉朝的赵飞燕为什么能够在‘掌上起舞’,还不是因为脚小!实不相瞒,这也正是俺们扬州瘦马最异于常人处。公子可能不知道,在江南,这种‘三寸金莲’那可是有价无市啊,不知道多少富商巨贾打破了脑袋也争抢不来勒。”

朱由校面色铁青,眼里跳跃着愤怒的火焰!

三寸金莲!

三寸金莲!

三寸金莲!

没错,朱由校上辈子的确不学无术,并且这辈子也打算继续混吃等死下去,可是并不代表他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是个毫无血性,毫无民族荣誉感的人。恰恰相反,像他这种富二代,恰恰是特别热血跟中二的人。上辈子他到日本旅游的时候,还曾在靖国神社大门口撒过尿嘞。

三寸金莲跟东亚病夫无疑是最刺痛朱由校的两个词汇!

这激起了他的羞耻感,暴怒的皇太孙脑门上青筋爆绽,随时都有暴走的趋势。

原本的历史上,也的确如此,从宋至明,虽然缠足文化也是大行其道,可那都是“侧缠”,即缠住脚的两侧,让脚变小,变细。但是到了清代,起源于江南的‘折骨颤’大行其道,所谓的‘折骨颤’就是将脚从中间这段,变成一个“V”型,这太残忍了,极大的摧残了中国女性的身心健康!

“折骨缠”的大行其道,究其原因,还是明代江南经济发达,超级富裕的盐商跟士大夫们闲的蛋疼,逐渐扭曲了审美观,再加上程朱理学本就歧视女性,所以逐渐形成了这种风俗。

见朱由校一副暴跳如雷的模样,骆养性急了,他忙道:“怎么了?皇...黄公子?这三寸金莲多美啊,我看就不错。”

“不错你麻痹————”

朱由校愤恨地抓起桌子上的茶碗,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吓的骆养性下意识跪倒在地。

朱由校冷哼一声,狠狠的瞪了刘子墨一眼,转身离开了这个大院......

井底之冰
作者的话

天启帝皇后,名唤张嫣,小名宝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