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春秋弭兵记 > 《春秋弭兵记》本纪
第九章 晴天霹雳
作者:作家南华真人  |  字数:2931  |  更新时间:2019-02-06 18:50:44 全文阅读

虢射见对方一员将杀得自己大败,急忙鸣金收兵。

  公孙文勇回到大帐,命人将何鸣带上来,不一会,何鸣被五花大绑的压上来,公孙文勇喝道:“下面的是何人?见了本先锋为何不跪?”何鸣眼皮一翻,怒道:“你小小一个先锋,我凭什么给你跪?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公孙文勇一听,心想:“想不到这家伙还是条汉子。先押下去再说,等沈大哥来再做定夺。”挥了挥手,两旁小兵将何鸣押下去。

  当天傍晚,沈笑带着三万七千大军,来到帐前,身后还跟着一个手拿一把三尖两刃刀,长的白白净净的年轻人。公孙文勇向沈笑说了战况,还把何鸣的事说给了沈笑听,沈笑一听何鸣两个字,急忙道:“快带他上来。”公孙文勇亲自去将何鸣押来,沈笑一看,急忙喝退公孙文勇,亲自为何鸣解绑。

  何鸣一见沈笑,也是一愣,只听沈笑道:“师兄,我是笑儿啊!”何鸣一听,问道:“紫轩山前,一笑问天?”沈笑露出了难得的微笑,何鸣拉住沈笑双臂,哈哈大笑:“没想到你长那么大了。小师妹呢?她好么?”沈笑一听,脸色立马沉了下去,沉声道:“师妹她……她去世了。”何鸣一听,如同晴天霹雳,沈笑道:“这事以后在说,你怎么会被文勇抓了?”何鸣摆了摆手,坐在了一旁,沈笑见何鸣这副模样,是什么也听不进去的,便跟公孙文勇商讨军情。沈笑料定,虢射今晚必来偷营,便叫公孙文勇协同使三尖两刃刀的大汉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这大汉,是沈笑经过青龙山时收的,姓陆名霄字伯渊,

  分配已毕,沈笑将众人打发出去,来到何鸣面前,将嵇湘如何遇害的说了一遍,何鸣听得目瞪口呆,但此事已如此,伤心也没用,也只得作罢。

  何鸣跟沈笑说了怎么会在晋国效力。

  原来,当年何鸣沈笑都喜欢嵇湘,两人的感情又非常好,都不愿伤害对方,直到七年前的中秋节,嵇湘将随身携带的香包送给了沈笑,何鸣才明白,师妹喜欢的是师弟,便留书出走,从此浪迹天涯。

  在江湖上闯出了银枪客的名头,最近几个月,虢射到处召集侠士,何鸣才去投效,无奈虢射只知享乐,自己才被公孙文勇活捉。

  当晚,初更刚过,远处便传来了马蹄声,不一会,百余人冲进大帐,只见大帐中一个人也没有,主帅是个紫脸大汉,他一见如此状况,知道不好,大叫一声:“快走!”话还没说完,只见四面杀声四起,百余人被围在当中。陆霄当先出马,笑道:“尔等小辈,还敢偷营截寨,还不快快下马受绑?”紫脸大汉叫道:“你们别以多欺少,有本事跟某家单打独斗。”陆霄一听,爽朗一笑,道:“报上名来,我刀下不死无名之鬼。”那人道:“俺姓祝名扬,你是谁?”陆霄笑道道:“我姓祖名宗。”:祝扬一听,心头火起,一挺九股钢叉,向陆霄叉来。陆霄不慌不忙,待钢叉临近面门,手中三尖两刃刀向外一磕,反手一刀把,将祝扬打下马来。陆霄在马上笑道:“孙子,还来么?”祝扬一听,紫色的大脸涨的通红,九股钢叉一扔,道:“你要杀便杀,何故戏耍于我?”陆霄跳下马来,笑道:“刚才是我不对,我姓陆名霄。我也不杀你,跟我去见沈大哥吧。”说着将九股钢叉拿起来,带着他来到大帐。

  只见沈笑身穿白甲,坐在椅子上,左有公孙文勇,右有何鸣。见陆霄将偷袭之人带上来,道:“你是何人,为何偷寨?”祝扬道:“俺叫祝扬,只因今天白天这个小孩连赢我们四仗,又活捉了何将军。”说着指了指公孙文勇,又道:“主公说他年纪小,必会放松警惕,所以叫我来偷营,结果一进来就被你们包围了。”沈笑听完,道:“我也不杀你,你帮我跟虢射带个话,晋国永远姓姬,还轮不到他虢射。”说完,将祝扬放了出去。

  当晚,沈笑在大帐中思索如何攻破晋国城门,只见帐篷掀起,走进一个手拎茶壶的小兵,沈笑见是来送水的,也就没注意,只见这小兵倒了杯水递给沈笑,道:“沈将军喝水!”声音细嫩,不像是个当兵的。沈笑抬头一看,“当啷”一声,水杯掉落在地,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弄玉公主,沈笑急忙站起来,道:“你怎么来了?你是怎么来的?”来人正是弄玉。弄玉将头盔拿下,露出了一头乌黑的长发,只听她笑道:“你先别管我是怎么来的,帐篷外面还有一个呢!”只见她来到帐篷外,又拉进一个小兵,沈笑一看,当时就愣住了。这人长的跟嵇湘一模一样,是公孙支的女儿,公孙雨露。

  沈笑道:“你们两个不要命了?怎么到这儿来了?”弄玉笑道:“都听大伙说,沈将军面对千军万马都特别冷静,怎么今天面对我们两个弱女子,就变结巴了呢?”说着咯咯的笑了起来。

  沈笑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军营,是战场,是男人该来的地方,更何况你还是金枝玉叶,若你有个好歹,要我如何跟主公交代?”弄玉见沈笑真生气了,将小嘴厥的老高,拉住沈笑的臂膀,道:“沈大哥,我就是想看看你是怎么打仗的,这次你就原谅玉儿了吧,玉儿保证,绝对不给你添乱。更何况,还有公孙姐姐呢。你不是天天都想着她吗?”公孙雨露一听,小脸绯红,道:“你这丫头,又胡说。”说着走上两步,对沈笑道:“沈将军,我也是想看看你如何打仗的,你就留下我们吧!”沈笑见公孙雨露也如此说了,只得点了点头,道:“明天我们很可能要跟虢射一场恶战,你们注意安全,到时候打起来,我很难保护你们。”弄玉跟公孙雨露见沈笑答应,都点了点头,弄玉抱着沈笑的胳膊,笑道:“我就知道,沈大哥对玉儿最好了。”说着亲了沈笑的脸颊一下。

  第二天一早,两军在城前摆开阵势,三百弓箭手压住阵脚。对方阵中出来一个浑身灰袍,手提一条禅杖的道士,往脸上看,只见他满脸的肉疙瘩,极其难看,骑的也是一匹又瘦又黑的马。他来到阵前,道:“昨天是我们疏忽,今天老道来讨教阁下高招。”沈笑一提战马,便要上前,陆霄道:“元帅,杀鸡焉用牛刀,让我去跟他过两招。”沈笑点了点头,道:“你别看他马丑,那条禅杖分量可不轻,万事小心。”陆霄点了点头,来到阵前,道:“道士通名,我刀下不死无名之鬼。”那道士道:“贫道寒阳,你是谁?”陆霄道:“我姓陆名霄字伯渊。我说你不在寺观里扫佛堂,干嘛到这里来送死?”寒阳道人哈哈一笑,道:“小儿莫夸海口,吃我一杖。”说着一催坐下马,搂头就是一杖。陆霄双膀较力,将三尖两刃刀横过来,“当”的一声,刀杖相交,只震的陆霄双膀发麻。陆霄一拉战马,侧身一刀,向寒阳头顶削来。寒阳道人急忙一低头,刀锋擦着他的帽子而过,头发立刻散了。寒阳道人坐直身子,笑道:“果然有两下子!”一拉战马,又向陆霄冲去,两人马打盘旋,战在一处。

  两人打了二三十个回合,不分胜负。突然对方阵中冲出一个和尚模样的人,手上也提着一条禅杖,向陆霄冲来。公孙文勇一看不好,双脚一踹镫,迎住和尚便砸。沈笑问道:“师兄,这和尚是什么人?”何鸣道:“这是虢射请来的洪武和尚,这条禅杖不比寒阳真人的轻。”沈笑点了点头。只见洪武和尚将禅杖抡得呼呼带风,公孙文勇的锤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公孙雨露在万马军中见弟弟久战不下,额头的汗珠慢慢的滚了下来。只见洪武和尚一杖拍下来,眼见公孙文勇便要血溅当场,哪知公孙文勇左手锤向上一架,右手锤丢出,正正的打在洪武和尚胸口,将他砸的口喷鲜血,当场毙命。

  寒阳道士一见洪武和尚死了,微一愣神,陆霄三尖两刃刀已到咽喉,只听陆霄叫一声“着!“三尖两刃刀已刺入寒阳真人咽喉。陆霄双膀一较力,“唰!”的一声,寒阳道人身首异处。

  众兵丁一看,两个主将都已身首异处,转身便往城里跑,“砰!”的一声,将大门关闭,逃回城中。沈笑见对方逃走,便鸣金收兵。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