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穿陵记 > 《掘陵无下限》之冰封国师
第一回
作者:作家南华真人  |  字数:3273  |  更新时间:2019-03-18 21:25:15 全文阅读

第一回

  冬季的严寒,不言而喻。凛冽的寒风遇缝穿梭,在一幢幢高楼大厦的空隙间呼啸嘶吼,劲道十足、连绵不断。那一阵阵如落叶飞花般斜着飘洒的鹅毛大雪,令路上的行人缩头抱胸、蜷曲颤抖、面目狰狞、动作不雅。地面早已凝结了湿滑的寒冰,就连城市某些角落里那一株株罕见的植物,也披上了如银色衣衫般的霜冻。伴随着狂风暴雪的肆虐,沙尘也在不经意间笼罩着这座北方的欲望之城。

  辽阔的北方大地,地势平坦,空气干燥,没有像南方那般层峦叠嶂的山脉阻挡,植被覆盖也不够,浑厚的风沙可任意东冲西撞、南刮北往。然而,在这个看似平常的冬季,接下来将要发生的故事,也许并不平凡。

  大街上,一名穿着厚羽绒服的鸭蛋脸青年男子,正在疾速地奔跑。不一会儿,他便跑到了道路的某个尽头处,连蹦带跳地翻越了一根挡车横栏,进入了一个小型的标准住宅小区的大门。其实,该小区的门卫(年龄略大的保安大叔)从门亭的玻璃里面已经看到了整个过程的完整一幕,但是由于鸭蛋脸男子的跑速太快,门卫在恍恍惚惚间,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并没有在意,还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烤着他的炭火。这么冷的大冬天,当然是烘手取暖不管窗外事来得舒服实在。

  眨眼工夫,某栋某单元六楼的某个防盗门被敲响。咚、咚、咚……

  “喂,黄憨、黄憨,开门呐!我是老贾,快开门。”在六楼楼梯口大喊大叫的这个人,正是鸭蛋脸男子。

  “来了来了,别喊啦!我有那么憨吗?说了一万次让你叫我名字,你偏不叫,每次开口闭口都是黄憨黄憨,你损不损呀?赶紧进来吧,说,找我啥事儿?”房屋里面的人开了防盗门,快语速地回应道。从开门者那怒目凶光的眼神中,一面可以看出厌恶与愤怒,一面又透露着屈从和亲密。

  “还进个毛啊,出大事了!你……快快快,赶紧换身衣裳鞋子,跟我去区医院的太平间(殡仪馆),我有个远房亲戚家的表妹几个小时前就在我们市的那条大河跳河自尽了,尽管有路人把她捞了上来,可是由于溺水太久,送到医院的途中已经不行了,最终,医院还是没能把她救活。遗体现在正摆放在太平间呢,我表妹的家人从大老远已经赶到了现场,我是他们家在这里唯一的亲戚,你快陪我一起去现场看看。”那个自称老贾的鸭蛋脸男子急切地说道。

  “什……什嘛?什么情况啊,这是!你没搞错吧?让我陪你一起去参加遗体告别仪式?我……”没等那位黄憨把啰嗦的废话嘟哝完,只见老贾一把拽起黄憨的肩膀,拉扯着就往楼梯下面带。

  “我看你衣裳鞋子干脆也别换了!”老贾低声喃喃道。

  “喂喂喂,慢点,慢点。冷……冷冷冷!”黄憨一脸怂样地暴露出憨的本性,凄惨地嘶鸣道。一边用腿钩着防盗门的边沿把门关上,一边在老贾强有力的拉拽下迈起了高速的棉拖鞋步伐。

  数十分钟之后……

  “我草!这么多人,该不会都是来看热闹的吧?我有生之年还是第一次进太平间咧!”黄憨被带到区医院太平间的大门口后,看到眼前那人山人海的场面惊叹道。

  “你想第二次进太平间也行啊,等找个机会,你也去户外玩一回自杀,我保你免费进太平间。”只见老贾眼珠子一偏,用鄙视的目光斜视着黄憨,同时好似大人教训小孩一般地训斥道。即使老贾还能略带调侃的这么一说,其实充斥着他内心深处的东西也是恐惧,毕竟这种事情……

  尽管两人的心灵已然被现场复杂的气氛给彻底压垮,然而来都来了,总不能不进去吧?于是,紧接着,只见俩人肩蹭着肩、浑身发抖地进入了太平间大门,步伐颤抖,步速很慢。

  硕大的房屋里黑压压的一片,光线昏暗,气氛压抑,除了四周满满的站着各式各样的人,就只剩下房间最深处的那一副白色的冰棺。现场的声音很嘈杂,混乱不堪,有死者家属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有围观群众指指点点的议论声,有医院工作人员的安慰声,有见义勇为跳水救人英雄的惋惜声……

  “四姨妈,我来了。人死不能复生,愿表妹在通往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请您节哀!”老贾走到他那远房亲戚面前严肃而凝重地劝诫道。他的四姨妈此时正趴在冰棺旁形同瘫痪、眼神呆滞地流着泪。

  然而此时,站在一旁的黄憨脸上竟然露出了极为猥琐的神情。原本还心存惧怕的黄憨,当他注视到冰棺里的那位姑娘的容貌,情不自禁的身体起了本能的反应,眼睛为之一亮。

  (哎呀!我的个神呀!这……这简直就是天上下凡的仙女哇!这么美的小美人,我长这么大活了二十多岁,都没有见到过这么美的小美人,真的……就这么死了吗?那可真是太可惜了。这不是暴殄天物吗?这容貌,这身材,这双婀娜多姿的大长腿,还有我最最向往,哦不,是神往的飞机场小酥胸,哆哆哆哆,死了真是浪费呀!)黄憨的内心涌现了一股与气氛很不协调、很不相称的波澜。此时的他,不仅没有一丝的害怕,而且已经全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上目前仅仅穿着保暖睡衣,脚上套的还是棉拖鞋,第一个喷嚏的到来已经临近。

  就在这时,老贾又一把拽起黄憨的袖子,拉扯着他一同走到那位跳河救人的英雄面前,伸出手去跟那位英雄握手,感激地说道:“这位大哥,多谢你奋不顾身地跳入河中,才把我的表妹救上了岸,尽管捞上来的是我表妹的遗体,但是您的行为值得全社会学习,您是一位好人,是见义勇为的榜样。”只见那位英雄把头一低,唉声叹气地说道:“哎!先别急着谢我,其实……我也在自责,我受之有愧呀!小兄弟啊,你有所不知。你的这个表妹啊,站在跨河大桥的栏杆外头好长时间呀,刚巧我闲来无事,去大桥上散步,走着走着,就看到你表妹一个人站在桥的边缘,我觉着不对劲呐,于是便上前去问她,我就说啊,小姑娘,是不是有什么事想不开啊,年纪轻轻的,可千万别做傻事哟,轻生可不是闹着玩的,来,叔叔扶着你,赶紧爬到栏杆里面来。谁知,你这表妹头都不回一下,过了一小下,只听她一个人闷声闷气地嘀咕了一句话,哦,我记起来了,她好像是在说,‘他不要我了,我原以为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男人,没想到,我把我的一切都给了他,他却出轨了,还说要跟我分手,我就是一个傻瓜,我是这么的爱他,他为什么就不要我了呢,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活着就是无边的痛苦,何必再留在这个世上。’她说完这句,立马就跳下了几十米高的跨河大桥,噗通一声跳进了河水里。当时,很多路人都在场,议论纷纷。要不是我一时慌了神,顿时手脚不听使唤、不知所措,东看西看的犹豫了几分钟的话,第一时间就脱下衣服钻进水里,说不定……说不定就能把这小丫头给救活了。哎……都怪我呀!”

  “原来是‘你’!你为什么不早点跳下去救我女儿,啊,为什么要磨蹭,故意拖时间等着我女儿淹死吗?你这缺心眼儿,我诅咒你!”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刚刚还趴在冰棺边瘫倒着的老贾的这位四姨妈突然就弹了起来,披头散发、火冒三丈、怒气冲冲地用食指点着救人英雄的脑门破口大骂道。

  “吪!我的天呐!姨妈,姨妈,您先冷静,先冷静一会儿,这不能怪他,他是救上表妹的恩人哇,这跟他没关系!”老贾冲上前去一把抱住他的四姨妈往后挪,制止着她冲动的行为,并帮英雄解释道。

  即使四姨妈的身体拗不过老贾作为年轻人的力气,可四姨妈的嘴是谁也阻挡不了的,仍在以各种尖酸刻薄的语言对英雄进行攻击,全然颠倒了黑白,认了某一个死理,好比英雄是杀害女儿的凶手、仇人一般。老贾没办法,除了用手紧摁着四姨妈别让她再站起身去骂人,无奈之余,也只能多劝几句。

  而此时的黄憨,在老贾已经无暇顾及他的时候,居然色心发作,又一个人缓缓地走到了冰棺周围,凝视着透明棺盖内绝美女孩白皙的脸,浮想联翩、表情憧憬,从他的身后远远看去,不知他站在那里到底在干什么!

  突然,一个穿着道士长袍、衣服背后印着太极八卦图的青年男子“嗖”的一声从太平间的门外闪了进来,步子很轻地走到了太平间深处,然后望着正在按压一名中老年妇女的老贾说道:“贾笨,看我多给你面子,你一个电话,我就来了。换了别人,花大价钱请我,我都不一定来呢!哎,认识你这么个同桌了十二年的老同学,算我倒霉吧!”

  看来,这名新时代的道士跟老贾的关系非同一般。原来,他们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发小和兄弟,从小学开始,一直到初中、高中,都强行读到一个班级里,并互为同桌。后来,老贾考上了某个不知名的三流大学,读完三年毕业后,至今没找着一份固定工作,成天到晚游手好闲的无所事事。而这名道士,高三毕业后就跟着别人学做了道士,已经好几年了。至于他为何要当道士,原因不知。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