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春秋情爱三千年 > 《春秋情爱三千年》本纪
第一回
作者:作家南华真人  |  字数:2070  |  更新时间:2019-01-24 11:01:19 全文阅读

春秋时代,天子无能,诸侯争霸,纷争不休,四海割据,民不聊生。

  无义的战火殃及到南北方的大小诸国,接踵而至的是更加惨烈的复仇性杀戮……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茂密的树林间弥漫着晨露的清香,彩蝶当空舞,鸾鸟点叶飞,如此风光不禁让人憧憬神往直至迷惘!林间有一条蜿蜒曲折的黄土小路,小路上依稀长了些青翠的嫩草,看来平日里从这条小路经过的人儿也并不多。

  突然,小路通往树林的深处终于走出了个人来,那人挥汗如雨、满身湿透,一看就知道他已经疲惫不堪。他的下巴在不停地滴汗,双脚无力地迈着沉重的步伐摇摇晃晃地向前走着,嘴唇痛苦的张开着,看来是个又干又渴又热又累的小伙子。

  仔细一看,那个小伙子额头的正前方居然还有一只小鸟在扑腾着翅膀给他带路,那只小鸟每飞几步就转过身去看几眼,并且“叽叽”地叫几声,再转回来,继续领着那个小伙子往前走去。天下间竟然会有这种事情,实在是令人惊奇万分!

  那个小伙子名叫公冶长,是邻村的一位普通农民。偏僻之乡,草芥之人,乃为独子,无兄无弟,父母早逝,自幼家贫,为了养活自己,多年来靠劈柴卖薪为生,勉强可以糊口。

  然而,公冶长却是一位奇人,他懂“鸟语”,不仅听得懂,自己还能说。大周江山、普天之下,会这般本领的再无第二人!这回,他正是听这只喜鹊说,著名的大智人孔丘到首都曲阜办学来了,而且不收学费,这才星夜兼程、不辞劳苦,步行走了一整夜,天才刚亮了不久,便已走到曲阜郊外的大树林中来了,难怪会辛苦成这样。那只喜鹊“叽叽”的叫声到了公冶长的耳朵里就不是这种声音,而是“你也走快点呀,累也得挺住,马上不就到了嘛”。

  传闻说,孔丘是当世最聪明的智士,此人能言善辩、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年轻时曾周游列国,拜会过许多诸侯王,可惜未受重用,所以最后心灰意冷,干脆隐匿乡野教书治学来虚度余生,而且已经教出了仲由、颜回、端木赐等著名高徒,他们纵横官场或驰骋商界,都成就了不世功名!公冶长也欲求得“天下人尽知”的伟大名气,早就想拜到孔丘老师的门下,学得做人处事之术,则可“行遍天下无难事,遇事总为有理人”。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因为不晓得孔丘老师的行踪。这次幸亏喜鹊报信,机会终于降临,于是立即从家里赶往曲阜来拜师求教。

  曲阜是鲁国的都城,鲁国在众大国中的实力虽然不是很强大,但是曲阜却是全天下一等一的大都会,除了齐国的临淄和晋国的新田可能更为繁荣一些,周天子所在的洛邑都不能和曲阜相比。

  由于树林太大,直到中午,公冶长和喜鹊才刚刚走到林子尽头的几棵参天大树的边上。本来在树林中还有高高的树枝树叶可以遮挡艳阳之火,而这一出来,简直就跟蒸笼一样,烧烤般的暴晒!喜鹊转过身来,换了句话,说:“停停停,你先坐到树荫下休息休息,我们晚上再赶路,这么大的太阳,你不要命我还想多活几年呢!”说完便向上一飞,飞到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的树枝上乘凉去了。公冶长脚步一停,呆呆地把头一仰,用无奈的目光望着枝头上的喜鹊,说:“要是我们去晚了,孔丘老师他跑了或者把徒弟都收满了,那该怎么办,我不就白走这一趟了吗?”喜鹊蹲在树枝上一动也不动,用懒洋洋的语气说:“哎,不会啦,真是杞人忧天,反正‘我’是不会继续走咯,翅膀都晒糟。哎,晚上再去吧!”公冶长用鄙视的眼光瞟了它一眼,说:“这么热的天,我哪不难受啊,但是……好好好,你不去是吧,那我一个人去,我问下路人不就知道在哪啦,不用你带,哼!”喜鹊说:“哎,去吧去吧,我‘不’拦你。”公冶长便闷闷不乐地、一个人忍着晒向前走去了。

  没走到一百步,公冶长发现自己的影子渐渐暗去——忽大风起,乌云盖日,气温骤降,接着就是倾盆暴雨,天空中还不时地划出一道闪电,翻滚的雷声连续轰鸣。喜鹊的羽毛刹那间被雨水淋湿,马上大声尖叫着:“公冶长,你别走,救救我,快来救救我!”公冶长听见喜鹊有难,立马转身回头,向喜鹊待着的那棵树疾跑而去。此时雷声更响,球形闪电漫天乱炸,揭瓦的暴风狂吹,公冶长冒着被闪电劈死的危险,仍然向那棵大树下奔去。由于泥土地被大雨冲刷后很湿很滑,公冶长在跑动的过程中连摔数跤,一滑倒又马上爬起来,没跑多远又再次滑倒,短短的百步之遥却显得是那样的遥不可及!终于,满身是泥的公冶长还是跑到了大树之下,喜鹊马上扇动那对湿重的翅膀,向下一跳,跳进了公冶长的怀里。公冶长用双手保护着它再向林子外面那空旷之地跑了几步,接着往下一蹲,把喜鹊收进自己的胸脯下抵挡着,自己再低下头,伸到膝盖上,防止被雷电击中。

  不一会儿,一道霹雳形闪电将不远处那棵喜鹊刚刚待过的大树击中,顿时树干自上而下被闪电劈开,枝叶起火……

  没过一炷香的时间,雨又突然停了下来,乌云散去,火辣的太阳再次照耀着大地。喜鹊从公冶长的胸脯下跳出来,问:“咦?这雨……怎么……就这么停啦?”公冶长抬起头,望望天,再回答它,说:“这叫‘太阳雨’,会夹杂着暴风和闪电,破坏力极大,不过却很短,现在已经没事了。”喜鹊用喙滤了一下羽毛上的水,然后说:“刚才凉快了那么久,现在不怕晒了,走,我们继续赶路吧!”于是,喜鹊又领着公冶长向前方赶去。透过朦胧的空气,隐隐约约的可以看见不远处的曲阜城墙。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