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正统 > 正文
第一章 湖州秀才
作者:露尘  |  字数:3608  |  更新时间:2019-01-23 00:45:44 全文阅读

湖州府,位于江南鱼米之乡的中心,太湖之滨,是江南最富庶的州府之一。明初天下第一富豪沈万三就出生在这里,由此可见,这里物产丰富,商贸发达。湖州跟其他的江南府城格局相差不多,清一色的白墙青瓦,不同的是这里水多,跟意大利的威尼斯相似,城里水道星罗棋布,桥梁众多,宋朝诗人居简有诗曰;舟从城里过,人在水中合;闭门防惊鹭,开窗便钓鱼。

湖州府学大门照壁前,挤满了人,清一色的是身着月白色儒衫的书生。照壁上贴着大红榜文,书生们边看边念念有词;“第一名 湖州府 杨牧云 、 第二名 长兴县 黄维信、第三名 武康县 郑有年......"随着名字一个个念下去,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喜形于色,手握折扇,“

啪”的一声击打了一下手心。一个大约二十许的书生向他一拱手道:“恭喜杨贤弟,高中案首头名,今年杭州秋闱,必能高中举人呀!”这个少年就是今年湖州府试头名秀才杨牧云,今年刚满十五岁,身旁跟他说话的书生是他府学的同学罗志煜,杨牧云还礼到:“罗兄过誉了,小弟纯属侥幸押对题目而已,究竟如何,还得今年杭州乡试上才能见真章。”两人说着话从人群中闪身而出。

“今年杭州秋闱贤弟不知何时动身,愚兄想与贤弟一道同行。”

“此事需禀明家父方能确定行止......"

“杨贤弟,你不但是本府案首,还是整个湖州府最年轻的秀才,恐怕整个江南都找不到你这么年轻的。”

“就是,你看陆才兄,都三十有二了,还没中上秀才呢?”

“贤弟,为兄做东,在青云阁定了雅间,咱们一醉方休,你可不能不来呀!”

“......”

不知不觉,杨牧云身边已经簇拥了一大群人,成功者身边从不缺乏拥簇者。

众人正说话间,突然一个青衣小厮来到众人跟前,躬身道:“不知哪位是杨牧云杨公子?”

杨牧云排众而出:“我就是,你是......?”

青衣小厮忙道:“杨公子,令尊在我家老爷府上做客,因多喝了几杯,身体偶感不适,还请公子赶快过去。”

杨牧云心中一惊,忙向众同学拱手道:“家中有事,小弟就先行一步了。”说完就跟着那小厮匆匆去了。

小舟行于街闾窄巷间,也不知穿行了多久,终于在一个巷子口停下,弃舟登岸,小厮在前领路,杨牧云看看巷口的牌子“积云巷”心中一动,问那小厮:“请问小哥尊老爷名讳?”小厮头也不回,丢下一句:“我们老爷姓吕,公子请这边走。”

走不多远,突然眼前豁然开朗,巷子尽头是一片车马场,车马场右首立着两个大石狮子,大石狮子后面是两扇朱漆大门,上面挂着一个匾额,手书吕府两个大字。

吕老爷大概四十多岁,身体很胖,宽大的团花锦袍罩在身上,居然撑得紧绷绷的。他咪着眼盯着杨牧云一阵细看,越看越是高兴,脸上的褶子犹如菊花的花瓣一样,绽放开来。他围绕杨牧云转了一圈,频频点头,肥胖的身躯辗转腾挪间,如同一头发情的海象,除去下颌稀疏的胡须,就差两根长长的象牙了。

杨牧云被他瞅得浑身寒毛直竖,心道:这位员外面生的紧,而且与父亲往来的老友中,从未听他提过有姓吕的。忙施礼道:“吕员外,听闻我父亲在您府上,不知......”吕老爷嗯了一声,连道:“好,好,来呀,快服侍杨公子更衣。”杨牧云莫名其妙:“我来找我父亲,好端端的要我更衣干嘛?”正要分说几句,就见上来四五个人,把他连拖带拽了出去。

“放开我,你们这是干什么,我要告你们绑架......”杨牧云正和那些人推搡间。突然听到一个女子娇柔柔的声音说道:“轻着点儿,你们这些做下人的,一点儿规矩都没有。”话音一落,那些人立马垂首肃立:“小姐。”杨牧云循声望去,身子不禁抖动了一下,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淡绿襦裙胖大女子,体型跟吕海象不相上下,一张脸像一张摊开的大饼一样,再加上抹得血红的双唇,硕大的脑袋......杨牧云看的冷汗直冒,心中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人家好歹是一个秀才,功名在身,斯文一点儿。”说完冲杨牧云一笑,拖着庞大的身躯一步一挪的转身走了。杨牧云看着她熊跳舞一般的步态,一股寒气直从心底冒将上来。

“你们这样做,不怕我告到官府去么,你们这是绑架,触犯了大明律......”

在吕府后院的一个花厅里,杨牧云冲着一个管家打扮的人嘶吼,那管家留着两撇鼠须,静静的等他发泄完,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公子和我家小姐郎才女貌,一见钟情,今日在我府正式举办婚礼,何谈触犯大明律法呀!”杨牧云心里一颤,盯着吕管家身后下人手里捧着的新郎大红袍服,抗声道:“人伦大礼,须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如此逼人成亲的?”吕管家哼了一声:“公子说的这些,等今晚入了洞房之后,回头补上就是了,你们几个,速速与公子更衣,如有怠慢,小心你们的狗腿。”说罢转身拂袖而去。只丢下杨牧云一个人直喘粗气。

“岂有此理,哪有双方连面都没见过,就逼着人成亲的?”话刚说完,其中一个小厮笑嘻嘻地说道:“我们小姐公子已经见过了,刚才从老爷房中出来时,跟您说话的就是我们小姐。”“天呐,果然是那头母海象。”杨牧云只觉眼前一黑,差点儿没晕过去。

天渐渐的暗下来了,杨牧云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房中转来转去,旁边吕府的下人在不断的劝他。

“公子,你就把这身衣服换上吧。”

“老爷说了,您要是不换上这身衣服,就别想走出这个门。”

“老爷吩咐过,这身衣服你换也得换,不换也得换。”

“公子,你这是成亲,又不是去砍头,至于这样么?”

“公子......”

杨牧云哼了一声,心道:“要我跟这头母海象成亲,我宁可被砍头。”可眼看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心中也不禁焦急万分。要怎样脱身呢?家人和朋友谁都不知道自己在这里,看来只有靠自己了。杀出去么?不行,师父不让自己在旁人面前暴露武功,况且吕府这样的大户人家家丁众多,自己能对付多少人也没把握。杨牧云不禁握了握拳头,对等着他更衣的小厮说:“我想喝酒......”

“公子还是赶快换上喜袍吧,再晚恐怕就耽误吉时了。”

“不行,我现在心里紧张的很,先喝杯酒压压神。”

两个小斯互相对视了一眼,心道:“跟小姐这样重量级新娘成亲,确实得需要喝点酒壮壮胆啊!”

“来,你们也喝一点儿,陪我说说话,我心里就不紧张了。”杨牧云说着给那两个小厮也斟上了酒。

几杯酒下肚,话也就说开了。

“你们家小姐不好找婆家么,让你们家老爷想了个榜下捉婿的法子。”

“公子,我们家小姐虽然胖了些,但家资丰厚,嫁给你也不算委屈了公子。”

“是呀,我们家老爷没有子嗣,只有小姐一个,娶了她就等于娶了万贯家财呀!”

“换成你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娶这万贯家财喽?”

“嘿嘿,公子真会开玩笑,我们哪有这胆子呀!”

“嗯-----!”杨牧云瞪起了眼睛。

“公子,不说这个了,来,喝酒......”

两个小厮都喝趴下了,杨牧云手脚利落的扒下一个小厮的衣服穿上,再把新郎袍服穿在他身上,又在他身上踹了一脚,哼道:“你没这胆子,你没胆子就害我,那头母海象还是你去消受吧!”悄悄出了门刚向外走了没几步,只见吕管家匆匆带了几个下人迎了过来,叫道:“怎么回事?还没办利索么?老爷都等急了,担误了时辰,小心打断你们的腿!”杨牧云低着头压低声音:“杨公子有些醉了,让小人去给他拿些醒酒汤。”吕管家嗯了一声,吩咐身后的几个下人:“你们守着门口,那杨公子再不听话,你们就进去帮他把衣服换上。”

看着吕府中来去匆匆的人影,杨牧云定住脚步:“往哪儿走呢?径直走向大门的话,恐怕还没走到就被人发觉了。”摸了摸下巴,来到一棵靠着院墙的树下,搓搓手,眼见四下无人,双足向上一蹿,一下抓住大树上的一根树枝,噌噌几下,就爬到了树腰上,向院墙外一看,见是一条河道,正踯躅间,突听一声大叫:“不好了,杨公子跑了。”府中登时乱成一团,杨牧云再不犹豫,纵身向河中跳去。

天黑了下来,湖州府已是万家灯火,街上的行人也寥寥无几,两个巡夜的衙差提着灯笼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

“李兄,歇一下吧,等会儿再走。”一个衙差说道。

“嗯,到前面桥头就停下,那儿地势高,能看得清周围的情况。”另一个衙差回道。

两个衙差不一会儿就来到一座拱桥上,坐在桥栏上就开始聊起天来。

“李兄,今天秀才放榜你知道吧?”

“嗯。”

“听说你表弟中了头名呢?是本府的案首。”

“他打小儿就爱读书,别说秀才了,就是中个举人都没问题。”

“啧啧啧,举人就可以做官了呀,他要发达了,你还用在衙门里当这个差么?到时候可别忘了小弟呀!”

“现在扯这远了,他要真有做官的命再说吧。对了,推官大人下发的江洋大盗凌无缺的通缉画像还在你身上吧?”

那个衙差打了个哈欠:“那还能忘了?络腮胡,扫帚眉,脖颈上老长一道刀疤,化成灰我也记住了,还用时时看那通缉画像?”

那个姓李的衙差道:“大人叫拿着就拿着,记没记住是一回事,拿没拿着是另一回事儿?”

正说着,忽听桥底下一阵响动。

“有人!”李衙差提起灯笼,握紧腰刀向桥下快步跑去,他的同伴也连忙跟了上去。

果然,桥下从水里刚刚爬上一个浑身湿漉漉的人。李衙差拔刀在手,喝道:“什么人,站着别动!”

那人果然一动不动,李衙差快步上前,拿灯笼在晃了晃他的脸,不禁脱口而出:“怎么是你?”

那人打着哆嗦:“表哥,别说了,一言难尽啊!”

那人便是湖州府的头名秀才,被榜下捉婿,又被迫跳河逃出的杨牧云杨公子。

露尘
作者的话

t?,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