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全职阴阳先生 > 正文
章1 任务
作者:周小辫儿  |  字数:4323  |  更新时间:2019-01-18 16:44:34 全文阅读

“里面的游魂野鬼听着!我是吉庆市里正黄尖,你已经被包围了,我命令你立刻放下武器,出来投降!重复一遍!我是……”

  正在喊话的是我的上司,名字叫黄尖。根据多年来和他一起出任务的经验,不出一炷香的时间,他就会被里面的厉鬼暴打。

  挨打也活该,一个毫无战斗力的文职鬼差,偏爱大喊大叫,吸引注意,不挨揍天理不容啊。

  黄尖旁边站着我师弟,他叫高亮,是个狠人!

记得当年我还没学道法,就被他拉着冲进了一个女鬼家。

这小子发了两张符被女鬼躲开后,骄傲地告诉我,他没带武器,全身上下就只有这两张符,已经用完了。

  那天,我们俩差点儿把命撂那。

今时不同往日了,现在他手里有刻了“风雷破煞咒”的桃木棒,身上还贴着一张“六甲护身符”,这让他底气十足。黄尖这边刚刚喊完,他就跟箭打的一样,蹿进了面前这栋“鬼宅”里。

  我没动,因为我心里有疑问。

  第一、黄尖说里面的鬼被包围了,我特马的想问一句,加上我咱们一共就三个人,是怎么对敌人形成的包围?

  第二、从屋里传出的戾气看,这只鬼,少说得几百年了。为什么给我的资料里写着是个刚死了没几天的小鬼?黄尖这个货是从哪个线人手里获得的这么离谱的情报?

  唉!说实话,有的时候我真感谢老天——跟着这两个队友捉了十年的妖魔鬼怪,我竟然还顽强地活着……

  鬼屋里传来了师弟的喊声:

  “我X,今天这个够劲儿!小辫儿,赶紧上啊!”

  小辫儿是我的绰号,我挺喜欢这个绰号的。因为我真名叫周大彪,一般别人都管我叫彪哥,实在是太难听了,而且跟我的形象也不搭配。

  我从小瘦弱多病,到现在也才长到一米七四,一百二的体重。这身形儿,在东北这疙瘩属于“二等残疾”,根本不具备“彪”的气质。

  长相也不“彪”,五官端正,因为缺乏户外活动,所以皮肤很白。好吧,如果有人非要叫我小白脸,我也没有办法。

听见高亮在鬼屋里喊我,我把嘴里的烟头吐掉,用脚碾灭了,喊了一声:

“那破房子那么小,让我进去找死啊?你赶紧把它弄出来!”

我跟高亮是虽说是师兄弟,修炼的路数却完全不同。

这小子虽然脑子不怎么好使,却是警校出身,一身横肉,格斗擒拿样样精通。至于我这身体条件,也就只能玩玩符,布个法阵什么的。

上半夜我花了一个多时辰,在这里布好了法阵,原定的计划是黄尖负责喊话,高亮负责冲进去把里面那个猛鬼引出来。虽说屋里的鬼有几百年的道行,但是只要踏进法阵,我们就能轻轻松松地完成这次任务。

屋里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打斗声,夹着高亮的回话:

“好几年没碰上这么猛的了,我再玩儿会儿!”

我心里一阵暗骂,又不按照套路出牌。高亮又犯病了,见了鬼他就犯糊涂,玩什么玩?你这分明是玩命!果不其然,他喊完没出三秒钟,他就被里面的猛鬼打出了窗户。

这是一个老旧的破房子,窗户被几块破木板封着,现在被他撞得稀碎。自己挨揍也就算了,这货从窗户里飞出来,一下子摔在了我的法阵中。

摔在我的法阵中也就算了,他还耍帅,不好好爬起来,非得来个鲤鱼打挺!这连摔带扑腾的,一下子踩坏了我刚刚布好的四五张符。

因为之前的情报不准,以为是个小鬼,东西都带的不全,加上时间紧迫,这个法阵本来就不是很严谨,纯属我临时发挥简单布置的。现在被队友拆得一塌糊涂。

前排那几张能困住猛鬼行动的缚魂符肯定是不能用了,中间这几张安魂符是拿来消除鬼身上的戾气的,现在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发挥作用。

跟他们一起出任务就没有一次顺利的,本来以为今天这个是挺简单的任务,整完了我还约了朋友,没想到高亮这混小子给我横生枝节!

“我X的,小辫儿,赶紧上吧,这个真猛,我一个人可能整不了!”

高亮说着话,向后退了两步,这回我可以确认那几张安魂符也完蛋了。他这几步退的,把那几张符全踩进了泥地里。

行了,法阵是完全指望不上了,跟着高亮一起玩命吧。

一抬头,屋里的猛鬼从破掉的窗子里蹿了出来,我心头一惊!刚刚明明感觉屋里是个百来年的鬼!怎么出来这么个玩意儿?

从窗子里出来的,不是个鬼,而是个僵尸。从穿着上看,死了有些年头了,衣服虽然腐化得不成样子,但是隐约还能看出穿的是清朝服饰,也不知道这古董是怎么来的?

判断僵尸的危险程度,需要看他的眼睛的颜色,最猛的是金瞳,银瞳次之,再往下是红,绿,蓝,灰,黑。今天这个呢?

TMD!这个没眼睛!

这怪物一出来,黄尖喊了一声:

“交给你们了,记着要活的!”

多次挨打的经验,让他长了记性,这句话喊完,他肥硕的身躯迅速地飘出了数丈,躲进树丛里偷偷观看。

我瞪了他一眼,要个屁的活的,我们今天能不能活还两说呢!

“急急如律令!去!”

我一抬手,甩了一道五雷符,笔直地打向僵尸的胸口。这张符意在试探一下对手的实力,没想到一出手我就觉出了不对。

一般的僵尸都会因为尸体僵硬而行动不便、动作怪异,所以才被称为“僵”尸。

眼前的这个怪物,见符到面前了,居然一侧身躲了过去,那动作又流畅又快速,看得我目瞪口呆。

发出去的符打在了房子上,轰隆一声,激起一阵热浪,我这么多年的道术不是白炼的,符的威力巨大,这股热浪推着僵尸,朝着我的方向一个趔趄。

高亮就在我面前,见僵尸站立不稳,挥动球棍朝着它扫了过去。僵尸双手一抬,在面前一档,接住了这一棍,一道金光闪过,僵尸被打退了两步。

一个回合下来,虽说打了个势均力敌,但是我看明白了,这个怪物不是单纯的“僵尸”。因为高亮的棍子打在他身上,我隐约见到他身上的魂魄一晃。

僵尸是不会有这么完整的魂魄的,这个怪物应该是有个鬼魂附身的僵尸。

今天真是倒霉透顶了,居然遇到了一个“鬼、僵复合体”!捉鬼这么多年,这种东西还是头一次见!不知道哪个鬼这么不开眼,也不嫌恶心,居然找这么个怪东西附身!

不管怎么说,今天晚上的事情变得复杂了,得认真点儿了。

高亮已经跟那个怪物展开了第二回合的战斗,只见他球棍上下翻飞,在空中划出道道金光,逼的那怪物连连后退,我已经很多年没见他拿出真本事了,今天这几下打得还有点儿意思。

再打了两三个回合,只见高亮向那怪物当头一棍砸了下去。怪物一抬头,想抬手挡住这一棍。不料却是高亮的虚招,这一棍在怪物头上晃了一下,他身子一缩,一伸脚,在下面给怪物来了个扫堂腿,踢在了怪物的脚踝上。

这一下要是踢在普通人身上,肯定直接扫倒了。踢在这怪物身上,只让他身形晃了一晃。高亮真不含糊,见这一脚没起作用,顺势一个翻身,手中的棍子扫向怪物的腰眼。怪物哼了一声,伸出右手一把抓住了棍子头。

这根球棍可不是凡品,百年老桃木的材质,上面有我亲手篆刻的“风雷破煞咒”,威力非凡。加上高亮灵气驱动,这么大力挥舞过去,一道金光过后,竟然被硬生生地接住了。

只见那怪物抓着棍稍,手上“嗤嗤”地冒出白烟,“风雷破煞咒”可不是白给的,眼看再一会儿手就得烧焦。那怪物却浑若不知,高亮拽了几下,都没能把球棍拽回来。这家伙是要玩儿横的啊!

只听那怪物吼了一声:

“不识好歹!”

MD僵尸还说话了!?这也是头回见了。不过这些年见的怪事儿多了,况且我心里有数,这不是僵尸说话,是附在他身上的那个鬼在说话。

识不识好歹先不管,揍你丫的是真的!

“急急如律令!去!”

两张五雷符脱手而出,打向那怪物。

怪物抓着高亮的球棍用力一甩,力气真大!高亮连带着球棍被直接甩飞了出去。

接着,他左手连挥,轰轰两声,我的两张符被它打得在空中炸开。

一阵热浪袭来,吹得我脸颊生疼!

不开眼的怪物,敢硬接老子的五雷符!炸不死你个老僵尸!……

嗯?还真是炸不死的老僵尸,两张符下去,把这个怪物的左胳膊打没了。

而且……

还把这个货,打分身了!

僵尸还站在那里,身边站着刚才附在他身上的百年老鬼!

更可怕的是僵尸眼睛一翻,有眼珠了!

——蓝瞳!

这可不多见,上次跟蓝瞳僵尸放对儿,还是五年前,我跟高亮俩人都被打得住了半个月的医院。何况现在他旁边还站着个有着百来年道行的厉鬼!费了半天劲把这两个玩意分开了,结果单一个就比刚才的怪物强大!

事态不仅没有控制住,反而变得更危急了!

“别玩了!出全力!”

我吼了一声,右手一甩,六张灵符脱手而出。这是我单手甩符的极限数量了,三张五雷符直奔僵尸的上中下三路,另外三张缚魂符左中右三个方向飞向厉鬼。

动真格的了!随着我甩出灵符,高亮也怒吼一声,身上金光暴起,挥起球棍,攻向厉鬼。

我面前的僵尸毫无惧色,或者是说脸烂得没什么表情了,害怕也看不出来。这一坨烂肉迎着三张符向我扑了过来。随着轰隆隆的一阵响声,炸的僵尸血肉横飞,一阵焦臭味道夹着热浪扑面而来。

捉鬼这些年,我最烦僵尸,这玩意太脏。

而且面前这个僵尸真皮实,三张符只是阻断了它一下,烟雾中,一个血肉模糊的怪物冲了出来。

被他扑中,光尸毒就能要了我的小命,更何况这货的尖牙还没有被炸坏,闪着森森的寒光直奔我咽喉,吓得我连忙后退。

要说我这运动能力也是没谁了,才退了两步,就脚下拌蒜,一个屁墩跌坐到地上。眼见着那一大坨碎肉奔着我压了下来……

没办法了!

我抬起手,一阵红光“呼”地笼住了整个手臂,继而化为一根长鞭,在面前打了个旋儿,一下子把僵尸掀飞了出去。

这是她给我的仙骨。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从来不用,因为每次使用都会让我刺骨锥心般的疼痛!

今天是破了例了!

我左手一抬,长鞭鞭稍卷住僵尸的脖颈,将它高高举起!随即从兜里掏出一张折叠成三角形的符咒。

“急急如律令!去!”

这是张复合符,是几种符咒的集合,非常难画,我身上就带了两张。也是很少使用的东西,今天真是气急败坏了!竟然逼着老子出长鞭!

符咒脱手,化为数道金光,打向了吊在空中的僵尸。

越厉害的符咒副作用越小,灵力丝毫没有浪费,这几道金光打在僵尸身上悄无声息,却像火点燃纸张一样,偌大的僵尸身体在几秒钟之内“嘶嘶嘶”地化为了青烟。

我左手一抖,收起长鞭,从地上爬了起来。

高亮那边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

我刚刚发的三张缚魂符,那个老鬼虽然躲过了两张,到底还是中了一张。这让他行动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已经被高亮打中了好几棍。我一抬手,又补了两张缚魂符,老鬼直接躺在地上,被死死地捆住了。

高亮一脸不高兴:

“你就不能再让我玩儿会儿?”

我瞪了他一眼,朝着远处的黄尖喊道:

“黄爷!出来洗地啦!”

黄尖从树丛里蹦了出来,屁颠儿屁颠儿地跑过来,他是个鬼魂,是有腰牌,有文书的正统鬼差。长得很像篮球飞人里的安西教练。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圆乎乎,肉嘟嘟的胖脸。小眼睛眯成一条缝,让人感觉总在笑。

黄尖从怀中掏出了几根细绳,缠在了那个老鬼身上。这细绳是个法宝,是他专门用来拘魂的工具。被这个细绳缚住,任鬼有天大的本事也逃脱不掉。

我舒了口气,事情总算是解决了。

高亮凑过来对我说道:

“小辫儿今天真急了,连鞭子都出了?”

我没回答他,蹲了下去。高亮叹了口气,递给我一根烟。我伸手接了过来,他一边儿帮我点着火,一边说道:

“这都十年了……别老想了……”

我深吸了一口烟,瞧着袅袅飘散的烟雾……

是啊,十年了。

十年前我还是个创业公司的小美工,不会道法,过着寻常人的生活。

都是那个掉进马葫芦的夜晚,让我的人生从此走上了“歧途”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