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寻道问仙途 > 云瑶篇
第一章 沈信
作者:醉后星辰  |  字数:3141  |  更新时间:2019-01-18 12:21:09 全文阅读

云瑶山脉隔南北断东西,森林繁密不知其种之数也,有万兽,亦不知有多少类,其不乏通灵者,鸟鸣虎啸狼嚎龙吟不绝于耳。有无数天材地宝使人追觅,人与兽无时无刻不在争斗。

只是有一天,山脉里安静异常,进山寻宝的人也是感觉烦闷非常。何来乌云蔽空,其间却又有霞彩流转而后又被玄雷冲散,也不知过了多久,乌云中渐渐露出一缕霞光,又有宏大声音传出:“哈哈,沈天老狗,你是追不上我的,替我向那狗屁老祖道个别,多谢还我北斗二化镜。”

霞光中一颗巨大火球直冲向地面,直直地撞在一个大的湖泊上,偌大的湖泊瞬间蒸发,迷蒙水汽四溢,遮人眼帘。

“咳咳,镜子,没事吧,喂,回我话啊。”从水雾中隐隐约约能看见一道说不上伟岸的身影半跪着,做着拍打东西的动作。

“别拍了!臭小子,再拍就真的散了”声音有些萎靡,“老夫信了你的邪,带你破开壁障。”

身影摸了摸头,声音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啦,老家伙,谁会想到家里的老祖宗这么不讲信用,这也是一时死局嘛。”

沈信,沈家名义上的二少爷,实则是被沈家长老不知从哪里找来的乡野孩子,准备培养成暗手的。不料“东窗事发”,那长老被沈家大少爷沈谛当场击毙。而沈信就是揭发他的人,条件是将本属于他的北斗阴阳镜还给他,只是不料被那老匹夫欺骗,要不是和沈谛关系好,提前告知,沈信也不会用这最下策:让镜子借助玄雷破开壁障逃离而去。

“还不快走!山里的人兽都往这边过来了,闹了这么大动静,能不被知道么。”萎靡的声音有些急促的说道。

“明白,你先修复着,我会想办法寻找材料补好你的。”身影站了起来,左右看了下,便朝山地低缓的地方飞奔而去。

一年后,云瑶东方的山脚下,琱岚镇集市上,一名猎装少年,背着簧竹猎弓站在一个摊位后面,摊位上是分解好的各种野兽的肉及脏腑。少年靠在树上眼睛微闭,嘴里叼着草梗,一副闲适的模样。丝毫不顾及那些在摊位上挑挑拣拣的顾客。

“阿石啊,帮忙切块肥瘦相间的野猪肉。二两!”一名佝偻渔翁笑着比出两根手指头。虽然那褶皱的脸皮都能夹死苍蝇了。

阿石,就是沈信,之前沈信伤势过重,晕倒在琱岚镇前不远的石桥边,被一个猎户捡了回去,悉心照料,这才缓了过来,等身体稍微好了点,便帮助猎户进山打猎赚取些财物作为报答。

沈信睁开眼睛,微笑着点了点头,随手拿出屠夫刀对准猪肉就是一刀,一块半肥半瘦的野猪肉就这么好了,穿过野草梗打上绳结递给渔翁,渔翁从裤腰带里细细摸出九枚铜板递给沈信。沈信接过铜板,又拿出其中一枚抵还给渔翁。

渔翁道:“余叔我也没多少钱,一直承蒙你照顾。每次都会多给我点肉,这我还是知道的,这一枚铜钱你收着,别给那个吝啬的老鬼了。”渔翁姓余。而吝啬的老鬼就是照顾沈信的猎户了,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都管他叫老鬼。

沈信没有推脱,只是把钱全部收好,放在肩上的褡裢里,把多余的一枚也是学老余塞在裤腰带里,放好后还拍了一拍表示已经放好了,对老余做出感谢的动作。老余摆了摆手,提着猪肉就往镇外走,嘴里还哼着小曲:“山东的湖泽河鲜多哦,山西的野兽肉紧致哦,山南的美女遍布广诶,山北的风景最是好诶。”声音渐渐小去。

沈信无奈地摇了摇头,来这里一年有余,虽然刚开始语言不通,但也渐渐学会这里的话语,主要还是这个渔翁每次都会哼着莫名其妙的小曲,听多了,也就会了。沈信平常装作一个哑巴,怕被人认出来,只是装的有些深入,从哑巴变成了先天有些缺陷的呆头鹅了,将错就错,呆就呆吧,至少这样还能清净些。

老余没走多久,镇上唯一的酒家——云峰的店小二就来到摊位前,两根手指翻看着摊子上的肉,皱着眉头有些傲慢道:“明天送来两头成年的云鹿,要野的,要一公一母的,还要是童子身,巳时之前送到,明白了吗。”沈信点了点头。小二便抛下一两银子,似是很嫌弃他身上的肉膻味。

云鹿在云瑶山脉很常见,周围城镇主要的肉食来源,只要稍微了解一下云鹿的生活习性便可以在家里圈养几头,野生的少点,也不会少到哪里去,但又要成年又要童子身的就少见很多了,肉质也是最为细嫩,不像平常的鹿。许多有钱人认为这种条件下的鹿最为养生(壮阳),所以会到处收购这种鹿。

接近晌午时分,集市上的人也少了,只剩下一些平常摆摊的小商贩。肉也卖的差不多了,还剩一些碎肉和几根剃干净、没有丝毫肉色的棒子骨。沈信便收拾一下回去了,临时的住所在镇西边外的一个茅草屋内,是老鬼和老余帮沈信建的,就建在老鬼的茅草屋旁,间隔不到一仗丈距离。

回到茅草屋内,挂好猎弓,然后将褡裢里的钱全部倒在桌上,数了一下,除了那一两银子外全是铜板,有三串余三枚,沈信除了留下老余给他的那枚铜板外,便重新放回褡裢里,带着卖剩下的肉去了老鬼的那间茅草屋。

敲了敲竹板做的门,看见门外挂着一条约莫五斤重的白鲢。里面传来有些虚弱的声音:“是石头吧,进来吧。”沈信进去。屋内的陈设很简单,方桌加四条长凳,两张床,只是都有些旧旧的。朝南靠窗的床上躺着一个妇人,老鬼的妻子名叫古琦。半老徐娘,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很好看。

古琦想要坐起来,沈信连忙上去搭把手,将枕头竖过来放好,再让她靠在上面,古琦歇了口气道:“老鬼和孩子进山打猎去了,估计很晚才能回来,老余刚才送过来一条挺大的白鲢,你拿去吧,我也吃不下。”沈信摇了摇头,将褡裢挂在另一张床的床头,把挂在门口的白鲢取下,鱼鳞和脏腑都已经清理干净了,只剩下满肚子的鱼子。

炊具被建在门外,沈信熟练地生起了火,做起来了饭。其实贫苦人家的饭菜很简单,一些野菜和腌菜,只是多了沈信的碎肉和老余的白鲢。很快的,伴随着炊烟和油滋滋的声音以及阵阵饭香,三菜一汤就完成了,火还在烧,沈信要把剩下的鱼肉熏制一下免得浪费。

短腿桌放在古琦的床上,奶白的鱼汤,翠绿的野菜,黄黄的鱼子,油亮的碎肉腌菜沫,呈现在古琦面前,不禁令古琦食指大动,有些无奈道:“你这孩子,虽然傻傻的,这饭做的可真不错,来,一起吃吧。”

沈信点了点头,却没有坐在床边,而是盛了一大碗饭浇了点鱼汤,放了点野菜腌菜坐在桌前大口吃了起来。古琦早已经习惯了沈信的做法,慢慢吃了起来,动作很优雅。饭后,古琦朝沈信招了招手:“石头,过来,今天再教你一些字。”沈信在这里所学的文字文化都是古琦教给他的,可以说是他半个老师。

傍晚,沈信的肚子叫了起来,也听着门外有人大喊:“娘,我回来了,爹爹今天的收获很好,抓到一只野生的成年公云鹿呢。”

沈信起身走过去看门,门外,一个中年壮汉牵着一头胸口有白毛的云鹿(有白毛的是童子身),旁边一个皮肤有些黑的小姑娘,名随古琦叫古蝶,古蝶开心地道:“啊,是石头哥哥。看看我们有多厉害。”

沈信笑着点了点头牵过雄鹿将它单独绑在一棵树上,随意弄了点植物给它吃,随后便又开始做起晚饭来。

饭桌上,老鬼问道:“云峰的那个二赖子是不是又要让你去抓云鹿了?”沈信点了点头,老鬼继续道:“他给了你多少?一两?”沈信继续点了点头。

“真是反了他了!”无来由的,老鬼一拍桌子,本来就脆弱的桌子发出碎裂的悲鸣,古蝶也是吓得不敢说话,“你知不知道,那种云鹿,一头能卖出近百两的价格,他最后给你多少?每次都挑三拣四克扣下来能有十两给你就不错了。那是什么价格?也就比圈养的多出一两来!”

沈信沉默,不到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老鬼继续道:“这样,明天没有集市,我陪你去酒店,看他怎么辩解。”

沈信想到老鬼只是个猎人,没啥实力,就狠狠地摇了摇头,拿出一块碳在桌子上写道:“明天一个人去。”

老鬼也是知道沈信的脾性,又呆又耿容易钻牛角尖,只能无奈道:“好吧,以后你忍不住了,就找我,二赖子吃软怕硬,迟早要把他那些吃进去吐出来。”沈信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月正当中。沈信从修炼中起来,长出一口气,自语道:“终于可以开口说点话了,可快憋死我了。”出门望了望星稀的月空,伸了个懒腰,便朝云瑶山脉的方向飞速前进,要说为何沈信有自信能这么短时间内捉到那么稀少的云鹿,他有自己的办法。

醉后星辰
作者的话

写着玩玩,大家喜欢的话自然是极好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